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欧阳明程

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民二庭

电话:

2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法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五条对于涉外民事关系中自然人经常居所地的判定采取了一种叠加标准,即“连续居住1年以上”和“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所谓 “连续居住1年以上”标准并非要求一种绝对连续居住状态,而是指一种相对持续的居住状态。而“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的标准则除了要考察当事人的主观意愿之外,还要注重考察当事人的客观生活状况。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79.67

6 当前得票

0

郭宗闵、李恕珍与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民终22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宗闵,男,1925年3月3日出生,美国国籍,现住青岛市崂山区。护照号码为:710545515。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振伟,山东海之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宗阿秀,山东海之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青岛经济开发区香江一路21号。
法定代表人:刘明森,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隽,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昌禄,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恕珍,女,1951年1月5日出生,台湾地区居民,现住山东省青岛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兆龙,山东海沃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郭宗闵、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因与李恕珍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青民四初字第227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郭宗闵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振伟、宗阿秀、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隽、被上诉人李恕珍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兆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郭宗闵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依法改判郭宗闵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持有14.763%的股份。一、二审诉讼费由李恕珍和青岛昌隆文具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在认定郭音伟和李恕珍的夫妻财产关系上,选择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本案证据,郭音伟和李恕珍的户籍地址都在台湾地区台北市中山区新福里20邻新生北路三段1号3楼之六,李恕珍是台湾籍,郭音伟有台湾和美国双重国籍,二人共同国籍为台湾地区。除非有充足证据证明二人共同居所地为何地,只能依据共同国籍确定适用的法律。一审判决将青岛确定为二人在郭音伟死亡前共同经常居所地,主要证据是郭音伟的2011年至2013年的出入境记录,但该记录显示郭音伟在去世前的一年的时间里并未形成在青岛连续居住超过一年的事实。而且在本案中未出现李恕珍的出入境记录。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二人共同居所地为青岛,从而适用中国大陆地区法律确定夫妻共同财产关系,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本案应当适用台湾地区民法的规定判断郭音伟的股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2、台湾地区民法第1017条第1项规定为:“夫或妻之财产为婚前财产与婚后财产,由夫妻各自所有。不能证明为婚前或婚后财产者,推定为婚后财产;不能证明为夫妻所有之财产,推定为夫妻共有”,以及民法亲属编施行法第6条之2规定“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修正前适用联合财产制之夫妻,其特有财产或结婚时之原有财产,于修正后视为夫或妻之婚前财产;婚姻关系存续中取得之原有财产,于修正施行后视为夫或妻之婚后财产。”根据上述规定,郭音伟的股权虽属婚后取得,应属郭音伟个人所有,不属于夫妻共有。3、一审判决在法定继承的法律选择适用上也是错误的。郭音伟死亡地是在台湾,在经常居所地不明的情况下,应以其死亡时居所地确定法律适用,即依台湾地区法律进行分割。依据台湾地区民法第1138条第1项和第1144条第1款之规定,应由郭宗闵与李恕珍各自分得遗产的二分之一。
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郭宗闵和李恕珍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郭宗闵和李恕珍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判决错误地认定了郭音伟生前的经常居住地,导致法律适用错误。2、一审判决认定郭音伟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并没有确认郭音伟是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该调解书只是解决了美国昌隆公司的股权问题,并未解决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权问题。一审法院(2007)青执一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执行的内容超过了生效法律文书的内容,属于错误执行,而且工商部门并没有执行该裁定,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也从未接受过该裁定书及执行告知函。一审法院以该裁定书及执行告知函认定郭音伟直接成为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是错误的。另外,一审法院没有考虑青岛昌隆文具公司是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未经其他股东同意,就变更了企业的合作者,违反了中作合作经营企业法的规定,属于人民法院干涉企业自主经营。
被上诉人李恕珍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1、一审法院对于郭音伟经常居住地以及夫妻财产关系的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郭音伟在80年代末就开始在青岛进行投资经商,而且在大陆地区主要生活的城市就是青岛,在一审中被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的郭音伟自己所有的在青岛办理的各种证件及出入境资料,均可以证实青岛是郭音伟的经常居住地。虽然郭音伟的死亡地是台湾地区,原因是郭音伟一直以来身体有慢性疾病,××,也并非在台湾生活居住,一审中被上诉人向法庭提交了郭音伟在台湾无财产亦无纳税的证明,完全可以证实台湾地区不是郭音伟经常居住地的事实。同时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出入境纪录,也完全可以证明被上诉人人至今都长期居住在青岛。2、郭音伟应当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2001年5月28日青岛市政府颁发的外商投资企业登记证书中,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就已经将美国昌隆公司的股权变更为郭音伟等六个自然人共计占股32.5%,后在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中确定,全部股权归郭音伟个人所有,并且一审法院对此已经进行执行,仅仅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有进行变更登记而已,并不影响郭音伟是青岛昌隆文具公司股权持有人的事实。3、郭音伟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所持有的股权属于与李恕珍的夫妻共同财产。在郭音伟去世后,按照法定继承,继承人只能对郭音伟所有的50%的财产进行继承。一审法院判定由郭宗闵与李恕珍对郭音伟所有的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权的50%予以继承,各占该份额的二分之一,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郭宗闵针对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上诉辩称,1、认可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上诉理由第一条,即本案应以台湾地区法律确定夫妻财产关系。2、对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第二条上诉理由不予认可。郭音伟在死亡前成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首先由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其次由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出具的担保函予以确认,再次由一审法院的执行裁定予以确认。因此,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事先已经确认郭音伟为其美方股东,在本案中又否认是不能成立的,一审法院对于这个问题查明事实清楚。郭音伟确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美方股东,并且依据公司法的规定,其股权可以发生继承。
郭宗闵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郭宗闵继承郭音伟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资格;2、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为郭宗闵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3、本案诉讼费用由青岛昌隆文具公司承担。
李恕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郭音伟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份的一半为李恕珍所有,剩余的二分之一系遗产,在李恕珍、吴君瑶、吴家毓、郭宗闵之间平均分配。
一审法院认定以下事实:
一、有关当事人的身份情况
1990年11月25日,李恕珍与郭音伟在台湾台北地方法院公证结婚,符合当时台湾民法第982条的规定,“结婚,应有公开仪式及二人以上之证人。”郭宗闵提交的台湾地区法律意见书中亦认可上述二人的婚姻效力。吴君瑶(1970年10月12日生)、吴家毓(1976年3月15日生)均系台湾地区居民,系李恕珍与前夫吴昭仁的儿女。李恕珍与吴昭仁离婚后,吴君瑶、吴家毓由其母亲李恕珍监护。郭音伟与李恕珍结婚后未履行关于吴君瑶、吴家毓的收养手续。
郭宗闵与张秀兰系郭音伟的父母,张秀兰于1925年11月9日出生,于2001年9月29日死亡,婚后冠郭姓,即郭张秀兰。郭宗闵提交的张秀兰的护照与户籍证明显示的台湾地区身份统一编码一致,可以认定美国护照中的郭秀兰与台湾地区护照中的张秀兰系同一人。张秀兰先于郭音伟死亡。
郭音伟于1952年11月16日出生,于2013年8月20日在台湾地区死亡。郭音伟生前同时持有美国护照与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
上述事实由相验尸体证明书、户籍证明、死亡医学证明书、张秀兰护照、台湾地区法律意见书、李恕珍提交的212、613、614号证明书及当庭陈述笔录在案为凭,经庭审质证和法院审查,可以认定。
二、与本案有关的判决、调解及执行情况
1999年,一审法院受理(1999)青知初字第41号案件,原告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以郭音伟为被告、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为第三人提起本案诉讼,要求郭音伟停止对原告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所享有的股东权利的侵害。2000年10月30日,一审法院作出判决,第二项为“1986年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享有的股权由第三人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和被告郭音伟按比例分享,具体比例如下:郭宗闵享有其中50%的股份,郭台玉享有其中18%的股份,郭音伟、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各享有其中8%的股份。第三人及被告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持本判决到有关部门办理相应的变更登记手续。”
各方当事人对上述判决不服,上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年7月6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1)鲁经终字第103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2年12月28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1)鲁经监字第104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关于86年成立的美国昌隆公司的解散时间为89年,原审认定为94年解散不妥。但是该解散时间的确认并不影响本案的基本事实。”“原审判决除认定86年美国公司解散时间有误外,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2001年,一审法院向青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商局作出(2001)青执字第32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执行(1999)青知初字第41号判决的事项,将1986年美国昌隆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享有的股权按郭宗闵享有50%的股份,郭台玉享有18%的股份,郭音伟、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各享有8%的股份比例办理变更登记,该局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中予以了变更登记,且该登记情况一直维持到现在。
郭音伟不服原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06年7月26日,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于致函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应郭音伟先生的请求,在该案最终确定我公司美方股东股权全部划归郭音伟的前提下,郭音伟先生支付的1500万元人民币须由我公司从美方股东历年分配利润中予以支付。……”2006年8月2日,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再次致函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在该案最终确定我公司美方股东股权全部划归郭音伟先生的前提下,郭音伟先生支付的1600万元人民币可以由我公司从美方股东历年未分配利润中予以支付。上述支付的前提是该案最终达成如下调解协议:1、我公司美方股东股权全部归郭音伟先生;2、……”
2006年8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以下协议内容:一、1986年在美国成立的昌隆国际投资公司的全部股权归郭音伟个人所有。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放弃在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中的股权,并且在任何时候不以任何方式主张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中的股东权益。二、郭音伟向郭宗闵、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支付人民币1600万元,分两次付清:于调解书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人民币800万元,于2007年4月30日前支付人民币800万元。上述款项付至郭宗闵、郭音宏、郭音诚共同指定的银行账户……三、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向郭宗闵、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出具为郭音伟支付上述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担保函,为本调解协议生效的前提。四、郭台玉退出本案诉讼。五、各方为解决本案纠纷已发生的费用,包括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由各方自行承担。
2006年9月25日,郭宗闵、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作为申请执行人,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郭音伟及第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在(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确定的义务,一审法院于2007年6月15日作出(2006)青执一字第229号民事裁定书,确认该案的款项已经全部发还申请执行人,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执行终结。
2006年12月7日,郭音伟作为申请执行人向一审法院提出执行申请,要求将被执行人郭宗闵、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郭台玉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变更登记到申请执行人郭音伟名下。一审法院于2007年1月29日作出(2007)青执一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被执行人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在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转移给申请执行人郭音伟所有。”2007年6月6日,一审法院作出(2007)青执一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载明“本院依法受理后,于2007年1月25日裁定将被执行人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在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转移给申请执行人郭音伟所有,并于同年1月29日向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和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黄岛分局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本案现已执行终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执行终结。”
上述事实有郭宗闵、李恕珍提交的民事判决书、民事调解书、执行裁定书、驳回再审通知书、协助执行通知书、担保函及当庭陈述笔录在案为凭,经庭审质证和法院审查,可以认定。
三、其他有关事实
1986年成立的美国昌隆公司(JUMPLONGINTERNATIONALCORP.)在美国纽约州登记成立,该公司的股份情况为:郭宗闵持股50%,郭台玉持股18%,郭音宏、郭音伟、郭音远、郭音诚各持有8%。1988年3月5日,该公司与青岛市商业机械制造厂签订《关于建立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合作合同》,双方合作建立青岛昌隆文具公司。1989年1月6日,美国昌隆公司解散。
2001年,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召开董事会,确认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四方股东对于增加注册资本额人民币1000万元按比例缴纳出资,其中美国昌隆公司增加出资人民币325万,占32.5%。发证日期为2011年5月28日的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显示,该公司投资者为四个法人股东,其中乙方股东为美国昌隆公司,出资额为163.925万美元,占出资比例的29.53%。
青岛昌隆文具公司2015年11月24日的工商登记情况显示,企业注册资本555.2万美元,股东名单为:日本川上技研株式会社、台湾熊猫文具有限公司、青岛金瑞商业机械有限公司、郭台玉、郭音诚、郭音宏、郭音伟、郭音远、郭宗闵,其中郭氏出资额为163.93美元,占注册资本29.526%。
郭音伟于1999年在青岛成立了外商独资企业青岛昌发家具有限公司,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同时于1998年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副董事长,于1999年任青岛珍珠文具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郭音伟于2002年4月24日领取了青岛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发放的驾驶证,于2008年4月24日在青岛进行了驾驶证的年审和换证工作。郭音伟持有青岛市公用事业收费服务便民卡(卡号为40×××30),该卡自2006年起即有充值记录。青岛市市北区海伦路街道办事处、海伦路社区居委会出具证明,郭音伟自1994年7月长期居住在实验小区海伦一路1号201户。郭音伟分别于2011年9月13日、2013年3月22日在青岛市崂山公证处出具委托书各一份,委托李恕珍作为其全权代表,代理行使委托人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全部股东权利。台湾地区台北市税捐稽征处中北分处于2013年8月26日出具的财产查询清单显示郭音伟在台湾无财产资料亦无纳税资料。
上述事实有李恕珍提交的增资批复和董事会决议、公司解散证明、一审法院调取的工商登记材料、郭音伟的驾驶证、公用事业卡、郭音伟的出入境记录、营业执照副本、证明、委托书及当庭陈述笔录在案为凭,经庭审质证和法院审查,可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同时,审理该纠纷还涉及法定继承问题。由于郭宗闵系美国国籍,李恕珍系台湾地区居民,本案诉讼程序按照涉外程序进行审理。就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涉及多重法律关系,一是郭音伟与青岛昌隆文具公司是否存在股东权利义务关系;二是郭宗闵、李恕珍与郭音伟之间的法定继承关系;三是郭音伟与李恕珍的婚姻关系;四是郭音伟与李恕珍的财产关系。首先,就法定继承而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本案被继承人郭音伟虽然在台湾地区死亡,但其死亡前长期工作生活于青岛,故郭音伟死亡时的经常居所地应认定为大陆地区,且本案中涉及的遗产为郭音伟在大陆地区公司中的股权,故就法定继承而言应当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法律作为准据法。其次,郭音伟与李恕珍的婚姻关系属于继承的“先决问题”,不受继承准据法的支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对于该部分法律关系的认定应当按照台湾地区当时的法律予以确认。第三,关于郭音伟与李恕珍的夫妻财产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夫妻财产关系,对于没有选择适用法律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根据郭音伟与李恕珍的出入境记录,李恕珍在郭音伟死亡前长期在青岛居住,故夫妻财产关系的认定应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法律。第四,关于公司股东权利义务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涉及股东权利义务等事项,应当适用法人登记地法律,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登记地为大陆地区,故本案中关于股东资格问题的认定与继承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法律。同理,关于美国昌隆公司解散问题的理解和确认也应适用该公司登记地法律,即美国纽约州法律的规定。
本案的焦点问题有三个,其一,郭音伟是否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其二,郭宗闵、李恕珍可否继承郭音伟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资格;三、各继承人的继承份额的确定问题。
关于第一个问题,郭音伟是否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首先,在1999年郭氏家族内部就股权产生争议之前,1986年成立的美国昌隆公司确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但该公司已经于1989年1月6日获得纽约州颁发的解散证书,该解散获得了纽约州税务财务部相关部门的批准。根据美国纽约州公司法的规定,公司解散之后在理论上还将持续存在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公众可以因公司解散之前遗留下来的各种责任对公司起诉,“但是根据纽约州的诉讼程序法,对不同种类的诉讼规定了年限不等的追诉期……所以公司在解散后成为被告的可能并不是无时效限制的。”且本案诉讼距离美国昌隆公司解散已经过了20余年的时间,另根据郭宗闵提供的法律意见书的意见“如果上述属于纽约的公司于1989年通过合适的方法得到解散或者废止,付清了其应缴纳的所有税款,拿到了《公司解散证书》,那么作为一个实体,该公司不应该继续存在”。“对于只有一名股东的公司来说,剩余的资产及这些资产的所有权全部归这一名股东所有。”故可以认定1986年成立的美国昌隆公司已经不具备我国诉讼法意义上的主体资格。其次,争议股权经过一审法院另案一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及一审法院执行,已经变更为由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和郭音伟按比例持有,基于上述事实以及郭音伟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06年出具了(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确定“1986年在美国成立的昌隆国际投资公司的全部股权归郭音伟个人所有。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放弃在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中的股权,并且在任何时候不以任何方式主张美国昌隆国际投资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中的股东权益。”且在最高人民法院出具上述调解书之前,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出具了担保函,明确系在上述案件最终确定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美方股东股权全部划归郭音伟的前提下出具的该担保函。第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调解书,一审法院基于郭宗闵等人的申请,依法执行了相应案款并作出(2006)青执一字第229号民事裁定书,确认该案的款项已经全部发还申请执行人;一审法院又根据郭音伟的申请,于2007年1月29日作出(2007)青执一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被执行人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在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转移给申请执行人郭音伟所有。”并作出了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执行终结的裁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一审法院的生效裁定已确认郭音伟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份持有人,虽然工商管理部门未予进行变更登记,但不影响郭音伟系上述股权持有人的事实。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为郭音伟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其持有的股份占注册资本29.526%。
关于第二个问题,郭音伟的股东资格是否可以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公司章程没有规定股东死亡后继承人不能取得股东资格的情况下,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直接继承股东资格。继承人继承股东资格后,应将其记载于股东名册并办理变更登记。本案中,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公司章程中未对自然人股东死亡后继承人能否继承股东资格的问题作出约定,而郭音伟作为该公司股东在死亡后,其继承人当然可以继承郭音伟的股东资格。
关于第三个问题,关于继承人的继承份额问题。遗产系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继承始于被继承人死亡时。股东的合法继承人继承的是股东生前享有的股份,而非股东生前的出资额。郭音伟取得青岛昌隆文具公司股东资格系在其与李恕珍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故本案郭音伟所持有的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份为夫妻共同所有,李恕珍拥有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份为14.763%,剩余14.763%的股份为郭音伟的遗产,因郭音伟生前未订立遗嘱,由被继承人郭宗闵与李恕珍按照法定继承予以继承,即两原告各占上述遗产份额的二分之一。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确认李恕珍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持有该公司股份为22.1445%。二、确认郭宗闵系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持有该公司股份为7.3815%。三、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办理股东变更登记。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649元,由青岛昌隆文具公司负担。
二审程序中,被上诉人李恕珍提交其持有的台湾居民往来大陆通行证1份,主张其自2012年至2013年8月21日在中国大陆地区长期居住,能够证明中国大陆地区是其经常居所地。上诉人郭宗闵及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对李恕珍提交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只是提出需要对其在大陆停留的时间进行核对。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述证据系原件,两上诉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基于该证据,本院认定以下事实:
被上诉人李恕珍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台湾居民往来大陆通行证(签发日期为2012年1月30日,有效期至2017年1月29日,证件号码为02448740),于2012年1月30日至2013年8月21日多次往返中国大陆地区。其中,2012年1月30日至2013年2月5日出入境8次,共在中国大陆地区停留296天,2013年2月27日至2013年8月21日出入境3次,共在中国大陆地区停留158天。
另外,依据一审法院依职权从青岛市公安局调取的郭音伟出入境记录,本院查明,郭音伟于2012年1月30日至2013年7月21日多次往返中国大陆地区。其中,2012年1月30日至2013年2月5日出入境7次,共在中国大陆地区停留211天。2013年2月27日至2013年7月21日出入境3次,共在中国大陆地区停留93天。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本案能否将中国大陆地区确定为郭音伟的经常居所地以及其与李恕珍的共同经常居所地,进而适用中国大陆地区法律作为解决本案包括夫妻财产关系争议和继承关系争议的准据法;二是郭音伟是否具有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资格,进而其股权可以被分割和继承。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夫妻财产关系,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主要财产所在地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第三十一条规定:“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动产法定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对于如何判断经常居所地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五条规定:“自然人在涉外民事关系产生或者变更、终止时已经连续居住一年以上且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规定的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但就医、劳务派遣、公务等情形除外。”
从上述规定来看,在处理涉外民事关系中的继承关系和夫妻财产关系时,我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将经常居所作为连结点。而在自然人经常居所的判定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采取的是一种叠加标准,即包含两个构成要素:一是“连续居住1年以上”;二是“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只有具备了上述两个要素,才能被认为是经常居所。但是,对于何为“连续居住1年以上”,是绝对连续还是相对连续,是要求连续居住12个月甚至365天以上,还是要求居住时间不少于多少个月或日,上述司法解释并未明确,需要本院在本案中予以判断确认。对于如何认定“作为生活中心的地方”,亦需要本院加以解释。
本院认为,所谓“连续居住1年以上”,并不是指一种绝对连续状态,而是指的一种相对持续的居住状态,在居住期间,即使当事人因工作派遣、短期学习、出国旅游、赴外就医等原因导致其不能始终居住在某一地,但只要其居住状态是相对持续的,且达到1年以上,并不影响对其经常居所的判断。而对于“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这一标准,则既要注重考察当事人的主观意愿,又要看当事人的客观生活状况,然后进行综合判断。即从当事人的主观意愿、家庭生活、社会关系、主要职业、财产状况等各方面进行综合考察。就两个标准之间的关系而言,本院认为,二者除了是并列条件的关系,还是判断时重要的相互参考因素。也就是说,在判断是否连续居住时,除了要看当事人在某地居住的连续状态,还要看当事人主观上是否有将其作为生活中心的居住意图。在判断当事人是否将某地作为生活中心时,除了要看当事人主观上的居住意愿,还要看当事人的持续居住状态。
本案中,在郭音伟于2013年8月20日死亡之前,无论是郭音伟还是李恕珍,从二人的出入境记录来看,虽然并不是一直在中国大陆地区停留,但从二人停留的时间和相对连续状态来看,均可以认定为在中国大陆地区已连续居住1年以上。从郭音伟在青岛的财产状况、投资活动、居住证明、驾驶执照、公用事业收费服务便民卡持有情况等可以得出结论,郭音伟生前是以中国青岛作为其生活中心。李恕珍在本案中虽然提交的证明其在中国青岛生活的证据相对较少,但从其与郭音伟的夫妻关系、郭音伟对其委托授权情况以及在青岛连续居住情况等也可以看出李恕珍在郭音伟生前是以中国青岛作为其生活中心。综合以上两个方面,本院可以判定,中国大陆地区既是郭音伟的经常居所地,也是郭音伟与李恕珍的共同经常居所地。因此,一审法院适用中国大陆地区法律作为解决本案中夫妻财产关系争议和继承关系争议的准据法并无不当。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本院认为,在本案争议之前,上诉人郭宗闵与郭音伟及郭宗闵其他子女围绕美国昌隆公司在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中股权的继受问题,自1999年在一审法院引发诉讼,直至2007年1月29日一审法院作出执行终结裁定,方才尘埃落定。期间,经过了一审法院一审、本院二审、再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无论是一审,还是二审,均确认了美国昌隆公司在被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中的股权由郭宗闵、郭音伟等人按比例持有。因郭音伟不服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后进行了调解,并作出(2005)民四提字第4号民事调解书。各方存在争议的是该民事调解书中“1986年在美国成立的昌隆国际投资公司的全部股权归郭音伟个人所有”的内容如何理解问题。本院认为,由于该案的诉争标的是美国昌隆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中的股权由谁继受的问题,无论是一审、二审还是审判监督程序,均是围绕这一争议焦点进行审理,因此,该文字表述内容应当理解为美国昌隆公司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权全部由郭音伟个人享有。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虽在本案中持有异议,但从其2006年7月26日、8月2日两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出具担保函的内容可以看出,其对公司美方股东股权全部划归郭音伟所有这一调解结果的认知是清晰的,且担保函作为调解协议生效的前提,已被纳入到民事调解书中,并成为第三条的内容。另外,一审法院于2007年1月29日作出了(2007)青执一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已经裁定将郭宗闵、郭台玉、郭音宏、郭音远、郭音诚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权转移给郭音伟,该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并产生股权变动的结果。因此,本院认为,郭音伟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中的股东资格问题在本案之前已经通过另案诉讼及执行程序予以确定,郭音伟具有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股东资格,其在青岛昌隆文具公司中的股权可以在本案中予以分割和被继承。
综上,本院认为,上诉人郭宗闵和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得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649元,由上诉人郭宗闵负担20162元,上诉人青岛昌隆文具有限公司负担6048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欧阳明程
审 判 员 赵  童
代理审判员 刘 福 贵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王  瑞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