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王静

法院: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事审判第三庭

电话:

王静,女,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法学硕士,现任宁夏高院刑三庭副庭长,四级高级法官。从事刑事审判工作期间,先后审理了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职务犯罪、经济犯罪、重大毒品犯罪案件等,具有较为丰富的审判经验。

2 裁判要旨

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公安人员为了抓捕毒品买家,出于侦查安全等需要,往往将假毒品或者假币交由已经被抓获的卖家用于双方进行交易。毒品买家以贩卖为目的误将假毒品当作真毒品买卖,属于对犯罪对象认识上的错误,而这种对犯罪对象认识上的错误,实质上属于刑法理论上对象不能犯的未遂,并不影响被告人主观上贩卖毒品故意的成立,也不能否定其客观上实施的贩卖毒品行为。故本案上诉人秦光明与原审被告人马莉以贩卖为目的购买250克假毒品的行为属于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对犯数罪的被告人进行数罪并罚时,由于刑法针对新罪和漏罪规定了先减后并、先并后减两种不同的计算方法,算法不同导致刑期计算结果不同,需准确区分新罪与漏罪,确保法律适用正确。故本案上诉人秦光明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后因患病被决定暂予监外执行,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先后犯非法经营罪和贩卖毒品罪,属于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前又新犯罪,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先减后并进行数罪并罚。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1.75

6 当前得票

0

马玉倩、秦光明、马莉贩卖毒品二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宁刑终18号
原公诉机关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玉倩,女,1991年8月1日出生,回族,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县人,大专文化,无业,捕前住贺兰县。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3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看守所。
辩护人梅亚利,宁夏兴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于若楠,宁夏兴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秦光明,男,1971年8月29日出生,汉族,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人,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固原市。因犯盗窃罪于2001年12月11日被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06年1月18日刑满释放。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2年7月24日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2年8月14日因患病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因吸食毒品于2015年3月5日被银川市公安局兴庆区分局决定强制隔离戒毒二年。因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6月2日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与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的余刑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现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监狱服刑。
辩护人张建荣,宁夏合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王力平,宁夏方和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马莉,女,1988年3月27日出生,回族,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人,中专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固原市,捕前暂住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3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赵术萍,宁夏辅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李玉婷,宁夏辅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银川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马玉倩、秦光明、马莉犯贩卖毒品罪一案,于2016年11月23日、2017年6月20日作出(2015)银刑初字第77号刑事判决和刑事裁定。原审被告人马玉倩、秦光明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马梅英、胡雅君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马玉倩及其辩护人梅亚利、于若楠,上诉人秦光明及其辩护人张建荣、王力平,原审被告人马莉及其辩护人赵术萍、李玉婷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2015年3月4日,被告人秦光明让被告人马莉帮其购买毒品,后马莉电话联系赵某协商以四万元购买250克甲基苯丙胺(冰毒)。当日13时许,被告人马玉倩受赵某指使在银川市兴庆区银古物流园银川某物流仓库门口取包裹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当场从该包裹内缴获甲基苯丙胺1008.3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0.65克。在公安机关对马玉倩讯问过程中,赵某电话指使被告人马玉倩将250克甲基苯丙胺交给被告人马莉。同日20时许,公安机关在被告人马玉倩的配合下,在银川市兴庆区南门某大厦一楼卫生间内将前来与马玉倩进行毒品交易的马莉抓获。后侦查人员对被告人秦光明与马莉位于永宁县某小区租住房进行搜查,当场搜出甲基苯丙胺二包,净重7.51克,海洛因一包,净重69.67克。
另查明,2012年7月24日,被告人秦光明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2年8月14日因患病被暂予监外执行。201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秦光明多次向王某、金某某、马某3等人贩卖毒品。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质证、认证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扣押清单及照片、称量笔录、搜查笔录及视频、毒品检验鉴定报告、物证检验报告、毒品收据、通话记录、机主信息、短信照片、银行交易明细、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户籍证明、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书、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马玉倩明知赵某贩卖毒品而为其提供帮助,数量达1008.98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马玉倩与赵某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二人不宜划分主从犯,可根据二人的犯罪行为区别量刑。被告人马玉倩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马莉,有重大立功,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秦光明、马莉为贩卖而购买毒品,海洛因数量达69.67克,甲基苯丙胺数量达257.51克,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秦光明、马莉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二人作用相当,不宜划分主从犯。被告人秦光明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又犯贩卖毒品罪,系毒品再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秦光明在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应当数罪并罚。各被告人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马玉倩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秦光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与犯非法经营罪、贩卖毒品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被告人马莉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四、依法从被告人秦光明处扣押的三星牌手机一部、苹果牌手机二部,从被告人马玉倩处扣押的三星牌手机一部、JUSTER牌手机一部,从被告人马莉处扣押的人民币四万元,电子秤一台、三星牌手机一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其中扣押的人民币四万元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
上诉人马玉倩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马玉倩帮助赵某取快递,不知道包裹内装有毒品。2.马玉倩和赵某之间没有共同贩卖毒品的合意,事先不知道赵某与秦光明、马莉的毒品交易情况,不构成共同犯罪。3.马玉倩没有贩卖毒品的主观故意和行为,在被公安机关控制后,按照公安机关的指示约马莉交易毒品,系特情介入行为。4.涉案毒品未流入社会,马玉倩有坦白情节,协助抓获同案犯,具有重大立功表现,系初犯、偶犯,应从轻处罚,原判量刑畸重。
上诉人秦光明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秦光明系吸毒人员,秦光明出资由马莉代购毒品的目的是供自己吸食,无证据证实秦光明购买毒品用于贩卖,从秦光明家中查获的毒品应当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原判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改判秦光明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2.公安机关利用持毒人员马玉倩向秦光明贩卖毒品,系特情介入犯罪,应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涉案毒品全部被收缴,没有给社会造成实质性危害,应在量刑时酌情考虑。
原审被告人马莉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马莉从赵某处购买毒品供秦光明吸食,没有贩卖行为,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量刑。2.公安机关为抓捕下线将假冰毒交给马玉倩用于和马莉进行交易,属于因意志以外因素致使交易无法完成,系犯罪未遂。3.马莉受秦光明指使,被动、消极参与到取毒品行为中,系从犯;本案毒品未流入社会,社会危害程度大大减轻,马莉具有坦白、犯罪未遂、从犯情节,应从轻处罚。
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的检察意见是: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原审被告人马莉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4日,上诉人秦光明以贩卖为目的让原审被告人马莉帮其购买毒品,后马莉电话联系赵某(另案处理)协商以4万元购买250克甲基苯丙胺。当日13时许,上诉人马玉倩受赵某指使在银川市兴庆区银古物流园银川某物流公司取包裹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从该包裹内缴获甲基苯丙胺疑似物1008.3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疑似物0.65克。在公安民警对马玉倩讯问过程中,赵某电话指使马玉倩到贺兰县某小区附近以4万元的价格将250克甲基苯丙胺卖给他人。马玉倩遂配合公安机关按照赵某提供的买家电话联系对方,约定毒品交易地点。同日20时许,在银川市兴庆区南门某大厦一楼卫生间内,马玉倩将公安民警提供给其的250克假毒品交给前来进行毒品交易的原审被告人马莉,马莉在对假毒品进行称重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后公安民警在上诉人秦光明与原审被告人马莉位于永宁县某小区的租住处抓获秦光明,并从房间内查获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两袋,净重7.51克,海洛因疑似物一袋,净重69.67克。从某小区赵某住处查获黑色电子秤一台、透明塑料自封袋20个。经鉴定,从马玉倩处查获的甲基苯丙胺疑似物及甲基苯丙胺片剂疑似物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其中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中甲基苯丙胺含量为79.7%。从秦光明和马莉租住处查获的海洛因疑似物中检出海洛因成分,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情况说明,证实银川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在工作中发现赵某伙同他人经常从外地购买毒品在银川进行贩卖,遂立案侦查。2015年3月4日13时许,公安民警在银川市兴庆区银古物流园11号库银川某物流公司内将取货的马玉倩当场抓获,从马玉倩领取的货物包裹内查获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一袋,甲基苯丙胺片剂疑似物一袋。马玉倩被抓获后,赵某电话让马玉倩卖给他人甲基苯丙胺250克,公安机关遂用250克假毒品作为诱饵抓捕下线。在马玉倩的协助下,公安民警在银川市兴庆区南门广场附近的某大厦一楼卫生间内将前来进行毒品交易的马莉抓获。当晚21时30分,公安民警在银川市永宁县某小区秦光明与马莉的住处抓获秦光明,在房间内查获海洛因疑似物一袋,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两小袋。
2.检查笔录、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照片,证实(1)公安民警从马玉倩领取的包裹内查获并扣押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一袋,甲基苯丙胺片剂疑似物一袋(七片);从马玉倩处扣押灰白色蛇皮袋一个,写有”马某1,189XXXXXXXX”字样;广州(银川)某快运物流托运单两张(托运人赵先生,手机号码137XXXXXXXX,收货人马某1,收货电话189XXXXXXXX,回单要求栏中写有马倩,×××字样);粉色直板手机一部(手机号码189XXXXXXXX)、白色三星手机一部(手机号码132XXXXXXXX)。(2)公安民警从某小区内查获并扣押黑色电子秤一台、透明塑料自封袋20个。(3)公安民警从马莉处扣押人民币4万元,电子秤一台,三星手机一部(手机号码157XXXXXXXX)。(4)公安民警从秦光明和马莉在银川市永宁县某小区的租住处查获并扣押一袋海洛因疑似物(块状),两小袋甲基苯丙胺疑似物(颗粒状);从秦光明处扣押黑色三星手机一部、黑色苹果4S手机一部、白色苹果5S手机一部。
3.称重笔录、照片及称重视频,证实经称量,从马玉倩处查获的甲基苯丙胺疑似物净重1008.3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疑似物净重0.65克;从秦光明、马莉住处查获的海洛因疑似物净重69.67克,两小袋甲基苯丙胺疑似物分别净重6.42克、1.09克。
4.鉴定聘请书、银川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银公(物)鉴(理化)字[2015]390号、391号毒品检验鉴定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公物证鉴字[2015]2262号物证检验报告、鉴定机构资质证书、鉴定人资格证书、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从马玉倩处查获的一袋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七片甲基苯丙胺片剂疑似物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中甲基苯丙胺含量为79.7%;从秦光明、马莉住处查获的一袋海洛因疑似物中检出海洛因成分,从两小袋甲基苯丙胺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鉴定意见已告知马玉倩、秦光明、马莉。
5.宁夏回族自治区禁毒委员会办公室20150017号毒品收据、银川市禁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2015039号毒品收据,证实涉案毒品除检材及损耗外均已上缴。
6.机主信息及通话记录,证实(1)马玉倩持有的132XXXXXXXX手机号码(机主为马玉倩)自2015年3月4日至3月5日与152XXXXXXXX手机号码(机主为赵某)、189XXXXXXXX手机号码(机主分别是银川某物流有限公司和贺兰县银河东路某手机店)电话、短信联系频繁。(2)马莉持有的157XXXXXXXX手机号码(机主为马莉)自2015年3月3日至3月4日与马玉倩持有的189XXXXXXXX手机号码(机主分别是银川某广告有限公司和贺兰县银河东路某手机店)电话、短信联系频繁;自2015年2月28日至3月4日与189XXXXXXXX的手机号码电话、短信联系频繁;自2015年2月28日至3月4日与秦光明持有的187XXXXXXXX的手机号码电话、短信联系频繁;2015年3月4日与158XXXXXXXX手机号码(机主系秦光明前妻)电话、短信联系频繁。
7.短信照片,证实赵某、马玉倩与马莉、秦光明通过短信联系买卖毒品情况。
8.中国农业银行个人客户关联合约信息、交易明细,证实秦光明名下×××的农业银行卡资金往来情况;秦光明之子秦某名下×××的农业银行卡于2015年3月4日在农业银行永宁县支行望通路分理处通过ATM机取款三次,金额分别为5000元、5000元、3100元,共计13100元。
9.证人高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1日其坐朋友秦光明的车从固原到银川,暂住在永宁县某小区秦光明的出租房里。3月4日20时许,其在秦光明家看电视,民警将秦光明抓住并对秦光明租住的房屋进行了搜查。当天中午其看到秦光明在屋里吸食毒品,看见秦光明家中有用钱包起来的小包子。
10.证人王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年3月份,其经朋友介绍认识秦光明并长期在秦光明处购买毒品。其每次在秦光明手中购买200元的冰毒(约0.2克)和100元的海洛因(约0.1克),共购买过十多次冰毒和海洛因。最后一次购买是在2014年1月8日,其在秦光明开的黑色本田CRV车上从秦光明处购买了100元的海洛因和200元的冰毒。其知道金某某在秦光明处购买过毒品海洛因。王某辨认出了秦光明就是多次给其贩卖毒品的人。
11.证人金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系吸毒人员,以前吸食的毒品海洛因是从秦光明手中购买的,共购买过三四十次毒品海洛因。其每次到秦光明在原州区的家中购买200元至300元的毒品海洛因,大概有0.2克至0.3克。其知道秦光明还给王某、海某、贺某、马某2等人贩卖过毒品。秦光明贩卖的毒品有冰毒和海洛因。2014年3月其跟着秦光明到银川,见到秦光明从银川人手中购买过毒品。金某某辨认出了秦光明就是给其多次贩卖毒品海洛因的人。
12.证人马某3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08年其认识秦光明后,从秦光明手中购买过五六次冰毒。每次从秦光明处购买200元的冰毒,200元能买0.2克。最后一次在秦光明手中购买毒品是2013年11月18日,在固原市经济开发区秦光明驾驶的白色本田轿车旁花200元购买了一小包冰毒。其知道金某某也在秦光明处购买过毒品。马某3辨认出了秦光明就是卖给其冰毒的人。
13.证人谢某某的证言,证实其系秦光明前妻,2009年二人离婚。其和秦光明一起生活的时候,秦光明用其的身份证办理了一个手机号码。
14.被告人马玉倩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与赵某系情人关系,平时在赵某位于贺兰县某小区的房子里同居,赵某的手机号是152XXXXXXXX和189XXXXXXXX。2015年3月4日上午,赵某打电话让其去银川市兴庆区银古物流园某物流公司的货仓内帮他取货,收件人是马某1,联系电话是赵某189XXXXXXXX的手机号码。当日中午12时左右,其借哥哥马某4的车到银古物流园某物流公司门口取货。货是用一个白色的蛇皮袋子包裹好的大的货件,其打开车门,让货运部工作人员将袋子放在车上,其刚走到车门口就被民警抓获。民警从包裹里牛仔裤的中间夹层发现一个塑料袋包裹的东西,打开塑料袋后,其看到里面是一袋白色颗粒状的冰毒,还有七片红色药片。其知道货里面装的是冰毒,也知道赵某是卖冰毒的。大概是2014年12月左右,具体日子不记得了,其帮赵某送过两次冰毒,都是赵某让其将装有冰毒的软云烟烟盒扔在银川市兴庆区凤凰北街靠近贺兰山路口东边公交站台的马路牙子上,具体装了多少不知道,都是赵某事先装好的,说会有人来取。赵某让其将货取上以后给他回个电话,并把这批货放到他家里。其被警察抓获后,赵某打电话让其从他家里拿一部粉色的小手机到贺兰县某小区附近给人送五个包子(250克),总共是4万元。赵某让其收到钱以后,把钱打在他的银行卡里。后赵某给其发了一个短信,短信内容是一个电话号码”157XXXXXXXX”,让其用他的粉色小手机和这个号码联系。接了电话后,民警给其做工作、讲政策,其决定配合公安机关,就按照赵某的要求从贺兰县家里的电视柜抽屉里面拿了一部粉色的直板手机去了某小区。其给赵某发给其的号码打了个电话,是个女的接的电话。其和该女子约定在南门广场的德克士见面,到德克士以后,一个女的用157XXXXXXXX的电话和其联系,双方见面,来的女子手里提着一个纸袋子和一个带红色长毛毛的包,女子见到其后让给她称”东西”。后双方来到某大厦一楼的卫生间里,女的从其携带的红色包里拿出一个银色的电子秤,其将毒品交给该女子,该女子接过毒品准备称重时被民警抓获。马玉倩辨认出赵某,并辨认出马莉就是与其在某大厦卫生间内进行毒品交易的女子。
15.被告人秦光明的供述和辩解,证实其系吸毒人员,租住在永宁县某小区,和马莉系男女朋友关系。2015年3月4日17时许,其的冰毒快吸完了,马莉说她朋友赵某是卖冰毒的,可以从赵某那里买毒品。马莉和赵某在电话里约定4万元购买250克冰毒。其交给马莉3.3万元现金和一个银色的电子秤,马莉说秦某(秦光明之子)的农行卡上还有钱,可以取出来凑够4万元,其就让马莉取钱去了。马莉用黄色的纸袋子将钱和电子秤装好后就出门了。晚上21时许,民警在其住处将其抓获,并搜出一袋海洛因、两小袋冰毒。搜出的毒品是2015年2月16日中午12时许,其在同心县汽车站从”马三”处花1.6万元购买了70克海洛因,买来用于自己吸食。因为纯度不高,其抽了几口就放在电脑桌上。其认识金某某、王某,二人都是吸毒人员,马某3其不认识,其没有向三人出售过毒品。金某某曾在固原市原州区其租住处吸食过两次毒品海洛因,王某曾在其开的天赐修理厂办公室内吸食毒品海洛因,毒品都是其提供的。
16.被告人马莉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7月份其经人介绍与秦光明处对象,后搬到秦光明在永宁县某小区的家中同居,其经常看见秦光明在家里甩壶壶。秦光明有两部苹果手机、一部三星手机,号码分别是158XXXXXXXX、132XXXXXXXX、187XXXXXXXX。2015年3月4日中午,秦光明说他的冰毒快没有了,让其帮忙联系购买冰毒。其电话联系赵某,双方谈好用4万元购买250克冰毒,赵某说他在固原,会有一个女的给其打电话。秦光明给了其电子秤和4万元钱,让其买冰毒。当天下午6点左右,一个女的给其打电话,说赵某让她和其联系,双方约在南门广场的德克士见面。在德克士见面后二人来到某大厦一楼的卫生间进行交易。在卫生间里面,其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电子秤,那个女的把冰毒递给其,其准备称冰毒重量时被警察抓获。秦光明购买冰毒用来吸食。马莉辨认出马玉倩就是与其在某大厦卫生间内进行毒品交易的女子。
17.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对秦光明进行吗啡、冰毒检测试剂检测,结果呈阳性。
18.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人民法院(2001)西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书、宁固监(2006)释字第7号释放证明书、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2012)原刑初字第185号刑事判决书、(2012)原执初字第185-1号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2014)原刑初字第263-1号刑事判决书、银川市公安局兴庆区分局银兴公(解放)强戒决字[2015]第56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证实秦光明因犯盗窃罪于2001年12月11日被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06年1月18日刑满释放。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2年7月24日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2年8月14日因患病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因吸食毒品于2015年3月5日被银川市公安局兴庆区分局决定强制隔离戒毒二年。因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6月2日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与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的余刑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19.户籍证明,证实马玉倩、秦光明、马莉犯罪时均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二审期间,出庭检察员补充出示下列证据:
1.证人余某某证言,证实其系银川市某物流公司工作人员,2015年3月4日马玉倩到该公司取包裹时公安民警抓获。
2.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人资格证书一份,证实鉴定人具有鉴定资质。
上述证据,除上诉人马玉倩辩称不知道包裹内装有毒品,与赵某没有贩卖毒品的共同故意以及上诉人秦光明、原审被告人马莉关于购买毒品用于秦光明吸食的供述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外,其他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相互关联印证,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马玉倩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马玉倩帮助赵某取快递,不知道包裹内装有毒品;马玉倩和赵某之间没有共同贩卖毒品的合意,事先不知道赵某与秦光明、马莉的毒品交易情况,不构成共同犯罪;涉案毒品未流入社会,马玉倩有坦白情节,协助抓获同案犯,具有重大立功表现,系初犯、偶犯,应从轻处罚,原判量刑畸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通话记录、短信照片、扣押清单、证人证言等证据证实,上诉人马玉倩明知赵某贩卖毒品,仍受赵某指使收取装有毒品的包裹,马玉倩在公安机关亦作过”知道货里面装的是冰毒,也知道赵某是卖冰毒的”供述,并供称”帮赵某送过两次冰毒”,原判认定马玉倩犯贩卖毒品罪正确。马玉倩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又翻供,不构成坦白。马玉倩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有重大立功表现,原判在量刑时已充分考量,量刑并无不当。故上诉人马玉倩及其辩护人的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秦光明及其辩护人提出”秦光明系吸毒人员,秦光明出资由马莉代购毒品的目的是供自己吸食,无证据证实秦光明购买毒品用于贩卖,从秦光明家中查获的毒品应当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原判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改判秦光明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涉案毒品全部被收缴,没有给社会造成实质性危害,应在量刑时酌情考虑”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通话记录、短信照片、称量记录、搜查笔录、扣押清单、刑事判决书、证人证言等证据证实,上诉人秦光明让原审被告人马莉从他人处一次性购买250克甲基苯丙胺,马莉在发给赵某的短信中明确表示希望促成双方的交易,实现都挣钱的目的,结合秦光明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刑罚,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多次向他人贩卖毒品,案发后从秦光明与马莉暂住处查获数量较大的毒品等情节,能够证实秦光明购买毒品用于贩卖,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从其住处查获的毒品数量应计入贩卖毒品的数量中。原判认定秦光明犯贩卖毒品罪定性准确。鉴于秦光明系毒品再犯,在刑罚执行期间不思悔改又重新犯罪,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大,原判根据其犯罪事实和情节判处无期徒刑,量刑适当。故上诉人秦光明及其辩护人的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及其辩护人共同提出”马玉倩在被公安机关控制后,按照公安机关的指示向秦光明、马莉贩卖毒品,系特情介入行为,应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通话记录、短信照片、马玉倩及马莉的供述等证据证实,案发前,原审被告人马莉已经与赵某商议好毒品交易的数量、价格及交易地点,达成买卖毒品的合意,上诉人马玉倩协助公安机关将前来进行毒品交易的马莉抓获,系在公安机关控制下的交付行为,不属于特情介入行为。故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及其辩护人的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原审被告人马莉及其辩护人提出”马莉从赵某处购买毒品供秦光明吸食,没有贩卖行为,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量刑;公安机关为抓捕下线将假冰毒交给马玉倩用于和马莉进行交易,属于因意志以外因素致使交易无法完成,系犯罪未遂;马莉受秦光明指使,被动、消极参与到取毒品行为中,系从犯;本案毒品未流入社会,社会危害程度大大减轻,马莉具有坦白、犯罪未遂、从犯情节,应从轻处罚”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通话记录、短信照片、称量记录等证据证实,原审被告人马莉与赵某联系购买毒品,在短信中表明希望生意能做成,大家都挣钱,并让赵某把上次欠的单另装一个袋子,结合当场查获的毒品数量以及从马莉与秦光明住处查获的毒品数量,能够认定上诉人秦光明、原审被告人马莉贩卖甲基苯丙胺257.51克、海洛因69.67克,二人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马莉联系赵某商议毒品交易数量、价格及交易地点,亲自接取毒品,与秦光明作用相当,原判未区分主从犯正确。马莉归案后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不具有坦白情节。秦光明与马莉以贩卖为目的购买的250克甲基苯丙胺,虽然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但综合考虑秦光明与马莉贩卖毒品的数量、情节及归案后的表现等,不予从轻处罚。故原审被告人马莉的辩护人所提马莉购买250克甲基苯丙胺系犯罪未遂的辩护意见成立,马莉的辩解及其辩护人其他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马玉倩贩卖甲基苯丙胺1008.3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0.65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马玉倩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有重大立功表现,原判在对其量刑时已予以体现。上诉人秦光明和原审被告人马莉贩卖甲基苯丙胺257.51克、海洛因69.67克,二人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其中贩卖甲基苯丙胺250克,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原判未予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虽然秦光明与马莉具有部分犯罪未遂的情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但综合考虑秦光明和马莉的犯罪事实和情节,不予从轻处罚。在共同贩卖毒品犯罪中,秦光明与马莉作用相当,不宜划分主从犯。上诉人秦光明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期间,又犯贩卖毒品罪,系毒品再犯,依法应从重处罚。上诉人秦光明在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又犯罪,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数罪并罚。原判认定秦光明在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条的规定数罪并罚,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原判认定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原审被告人马莉犯贩卖毒品罪的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马莉的辩护人所提马莉购买250克甲基苯丙胺系犯罪未遂的辩护意见成立,马莉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关于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马玉倩、秦光明、原审被告人马莉犯贩卖毒品罪的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的检察意见正确,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一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八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银刑初字第77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即被告人马玉倩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马莉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依法从被告人秦光明处扣押的三星牌手机一部、苹果牌手机二部,从被告人马玉倩处扣押的三星牌手机一部、JUSTER牌手机一部,从被告人马莉处扣押的人民币四万元,电子秤一台、三星牌手机一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其中扣押的人民币四万元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
二、撤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银刑初字第77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被告人秦光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与犯非法经营罪、贩卖毒品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秦光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与原贩卖毒品罪、非法经营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刑期八个月零四天,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赵丽萍
审?判?员??王静
审?判?员??杨峰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张钰
?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