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董令军

法院: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审判管理办公室

电话: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三级高级法官。

2 裁判要旨

本案系涉及多名被告人共同犯罪、数罪并罚的第二审案件。对于非法拘禁共同犯罪案件,应当充分考虑各被告人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正确认定各被告人的罪责并适用刑罚。在共同犯罪中起着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应作为主犯对经过预谋、有共同故意的全部罪行承担责任。合议庭认为,被告人陈明亮、郑登庆,尽管均未在施暴现场直接侵害他人人身自由和生命健康,但在共同犯罪中起策划或组织、指挥作用,均系主犯。陈明亮如何定罪量刑,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合议庭确认被告人陈明亮作为传销组织“大主任”级的最高层管理人员,系共同犯罪的组织、策划和安排者,因此在其安排下,其他同案犯以暴力方式强迫被害人加入传销组织致人死亡结果亦应由陈明亮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判决在准确确认各被告人罪责的基础上,裁定维持一审对作为组织、领导者,罪行最为严重的陈明亮无期徒刑的判决。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0.5

6 当前得票

0

陈明亮等故意杀人、非法拘禁二审刑事裁定书

浏览量: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7)赣刑终127号
原公诉机关江西省新余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力,男,1986年2月15日出生于陕西省宁陕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陕西省宁陕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辩护人蒋兵华、陈娜,江西弘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南鹏,男,1987年8月6日出生于湖北省浠水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北省浠水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辩护人沈润明,江西配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登庆(化名”云飞”),男,1974年11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石门县,土家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石门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明亮(化名”龙威”),男,1994年5月22日出生于贵州省福泉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贵州省福泉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帅发强,江西宏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刘志峰(化名”庞峰”),男,1990年12月18日出生于江西省余干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江西省余干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向宏献(化名”金皓”),男,1981年3月21日出生于湖南省沅陵县,苗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沅陵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赵益,男,1995年8月29日出生于湖南省会同县,苗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会同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梁伟,男,1981年3月4日出生于湖南省古丈县,土家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古丈县。1996年3月12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0年11月12日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010年12月21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11年3月14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米长朋,男,1993年1月10日出生于湖南省中方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中方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赵凤平,男,1981年2月19日出生于河南省安阳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雷军,男,1989年3月5日出生于湖北省房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北省房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辩护人曹向红,湖北陵燕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李小平(化名”李欣怡”),女,1983年5月8日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覃礼秀,女,1982年4月6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2006年8月21日因传播邪教组织活动被劳动教养一年。2011年4月14日因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2013年3月2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阳满(曾用名”阳喜乃”),男,1990年3月15日出生于湖南省耒阳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耒阳市。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周方喜(化名”冯明”),男,1978年10月3日出生于陕西省安康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2015年5月28日因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5年10月12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石凤扬,男,1988年8月21日出生于湖南省新邵县,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新邵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于珺,男,1983年5月27日出生于河北省井陉县,汉族,大专文化,无业,住河北省井陉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李平均,男,1979年11月6日出生于河南省尉氏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河南省尉氏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罗正义,男,1988年11月6日出生于湖南省桂东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桂东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滕福远,男,1982年12月20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乐业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广西壮族自治区乐业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5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余市看守所。
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新余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明亮犯故意杀人罪、非法拘禁罪;原审被告人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犯故意杀人罪;原审被告人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周方喜、石凤扬、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犯非法拘禁罪一案,于2017年4月25日作出(2016)赣05刑初13号刑事判决。宣判后,新余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错误,依法向本院提出抗诉。原审被告人陈明亮、向宏献、赵益、张力、赵凤平、雷军、南鹏、郑登庆、李小平、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不服,提出上诉。本案审理期间,江西省人民检察院于今年8月28日撤回抗诉。原审被告人陈明亮、向宏献、赵益、赵凤平、雷军、李小平、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于今年9月6日申请撤回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陈明亮、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周方喜、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石凤扬、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以从事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产品直销为名,在新余开展传销活动。陈明亮是该传销组织”大主任”级别的管理人员,刘志峰、向宏献、郑登庆、周方喜是陈明亮管理下的”主任”级别的管理人员。刘志峰是本市渝水区长青南路纪元新村8栋1单元402室传销窝点的”家长”,赵益是该传销窝点的”管家”,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是该传销窝点的成员。郑登庆是本市渝水区新钢公园北村113栋2单元5楼西传销窝点的”家长”,石凤扬是该传销窝点的”管家”,李小平、于珺、李平均、阳满、罗正义、滕福远是该传销窝点的成员。该传销组织对不愿加入传销组织的新人采取暴力按压身体、恐吓、捂嘴、灌水等方式迫使其加入传销活动。
一、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11月20日,李小平为发展传销组织下线,以谈男女朋友的名义将被害人赵某1骗至新余市。陈明亮、郑登庆二人得知赵某1来新余的消息后,指示李小平和覃礼秀二人将赵某1接至郑登庆担任”家长”的渝水区新钢公园北村113栋2单元5楼西侧传销窝点。赵某1到达该传销窝点前,周方喜到该窝点内安排窝点内传销人员准备对赵某1实施控制,并安排阳满、罗正义、李平均、滕福远四人对赵某1实施控制,安排石凤扬和于珺担任”黑脸”恐吓赵某1,安排阳满和罗正义担任”师傅”负责给赵某1上课并进行全程看守。同日18时许,李小平和覃礼秀将赵某1带进该传销窝点。赵某1发现进入了传销窝点后打算离开时,阳满、罗正义、李平均、滕福远四人将赵某1拦住并按倒在地,石凤扬和于珺也一起按压赵某1。为防止赵某1挣扎和呼救,李平均和罗正义使用事先准备的毛巾捂住赵某1的嘴巴,石凤扬对赵某1进行恐吓,其余人员按住赵某1的身体四肢。在赵某1停止反抗后,石凤扬搜查了赵某1的背包并收走手机防止赵某1与外界联系。阳满和罗正义采取给赵某1上课、看守等方式限制赵某1的人身自由。
2015年11月21日7时许,公安机关抓获郑登庆、石凤扬、于珺、李平均、阳满、罗正义、滕福远、李小平,并解救被害人赵某1;同月23日,抓获陈明亮、覃礼秀;同月25日,抓获周方喜。
为证实上述事实,原审法院列明经其质证的以下证据附卷:
1.书证
(1)户籍证明十一份,证实陈明亮、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周方喜、石凤扬、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的身份情况及上述十一名被告人实施犯罪时均已成年,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2)归案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11月21日,公安机关在渝水区新钢公园北村113栋2单元5楼西侧的出租房内,抓获郑登庆、石凤扬、于珺、李平均、阳满、罗正义、滕福远、李小平。2015年11月23日,公安机关在渝水区胜利北路步步高六楼,抓获陈明亮、覃礼秀。2015年11月25日,公安机关在渝水区胜利北路新亚新北面一位于六楼的出租房内抓获周方喜。
(3)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抓获郑登庆、石凤扬、于珺、李平均、阳满、罗正义、滕福远、李小平的时间为2015年11月21日上午7时许。
(4)梧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梧劳字[2006]xx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证实覃礼秀于2006年7月22日因在藤县进行传播邪教组织活动时被查获,于2006年8月21日被梧州市人民政府决定劳动教养一年。
(5)广西壮族自治区藤县人民法院(2011)藤刑初字第45号刑事判决书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通知书,证实覃礼秀因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2011年4月14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刑期自2010年5月16日至2013年8月15日止,期间减刑4个月26天,于2013年3月20日刑满释放。
(6)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2015)雨法刑初字第176号刑事判决书及释放通知书,证实2015年5月28日,周方喜因犯非法拘禁罪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于2015年10月12日刑满释放。
(7)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证实陈明亮、郑登庆、李小平、石凤扬、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均无违法犯罪记录。
2.辨认笔录、通话记录
(1)辨认笔录,证实:被害人赵某1辨认出石凤扬、李平均、罗正义、于珺、阳满、滕福远、李小平。李小平辨认出罗正义、阳满、于珺、李平均、石凤扬、滕福远、周方喜、郑登庆、陈明亮、覃礼秀及被害人赵某1。覃礼秀辨认出阳满、石凤扬、滕福远、郑登庆、周方喜、李小平、陈明亮及被害人赵某1。周方喜辨认出石凤扬、郑登庆。郑登庆辨认出陈明亮、李小平、李平均、阳满、于珺、滕福远、石凤扬、罗正义。石凤扬辨认出李小平、郑登庆、李平均、于珺、阳满、滕福远、罗正义、周方喜及被害人赵某1。于珺辨认出石凤扬、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郑登庆、李小平及被害人赵某1。李平均辨认出罗正义、于珺、滕福远、阳满、石凤扬、李小平、周方喜及被害人赵某1。阳满辨认出李小平、李平均、滕福远、于珺、罗正义、石凤扬、郑登庆及被害人赵某1。罗正义辨认出李平均、阳满、滕福远、石凤扬、于珺、郑登庆、李小平及被害人赵某1。滕福远辨认出罗正义、阳满、于珺、李平均、石凤扬、李小平、郑登庆及被害人赵某1。
(2)通话记录。李小平的通话记录,证实2015年11月19日、20日李小平与赵某1之间有着频繁的电话联系,其中:19日有8次通话记录、20日有6次通话记录;2015年11月20日15:58:05—18:56:45,李小平主叫陈明亮5次。覃礼秀的通话记录,证实2015年11月20日,18:07:05-19:33:57覃礼秀4次主叫陈明亮。周方喜的通话记录,证实2015年11月19日11:34:28—20日8:46:40周方喜与陈明亮之间有5次通话记录;19日12:14:29—17:00:27周方喜与覃礼秀之间有3次通话记录。郑登庆的通话记录,证实2015年11月20日9:00:39—20:32:40郑登庆与陈明亮之间有10次通话记录。
3.被害人赵某1的陈述,证实其基本情况、身份证号、手机号和QQ号。2015年11月20日下午17点40分他坐K878次火车到新余,然后被两个女的带到21日民警找到他的那所房子里。在9月份通过网站认识了一个叫李欣怡(李小平)的女子,然后和她加了QQ聊天谈男女朋友,这个女的叫他来新余玩。她的QQ号30×××61,QQ名叫”贪醉”。到了新余,李欣怡叫他打车到三叠园见面,然后李欣怡和那个胖的女人一起来接的。晚上18点左右他被带进房间,里面有6个男的,觉得不对劲就转身想走,这六个男的就把他按倒在地,房间外面还有一个人从外面把房间门关起来了。六个人中有的压手,有人用湿毛巾捂住嘴巴,一边按一边威胁不让喊叫,否则就会弄死他。他们放开后,对他搜身,把他的手机钱包拿走了。姓石的(石凤扬)把其带来的包翻了一遍,姓石的威胁老实待着,不听话就随时弄死其,砍掉手什么的,接着他就坐在板凳上跟他们说话,左右各坐一个人守着他。姓阳的师傅(阳满)和另外一个师傅(罗正义)给他上课。上厕所都要跟着,睡觉被左右夹着。姓石的晚上在客厅守着,直到21日早上被解救。
4.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
(1)李小平的供述和辩解,证实赵某1是2015年11月20日傍晚17时许到公园北村这个家的,是她和覃礼秀带进来的。赵某1是她在QQ(30×××61)和他谈男女朋友骗过来的,她在网上叫李欣怡,想把赵某1骗过来搞直销。19号的时候赵某1就告诉她已经买好了票,20号晚上到,当天就将这个事情告诉了云哥(郑登庆)。公园北村这个家,云哥是领导,平时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他安排;石凤扬是管家。她有两个手机,白色VIVO对应159××××6153的号码,黑色红米对应138××××1116的号码。覃礼秀的手机号是159××××6642。云哥的电话是131××××1783。是A龙(陈明亮)安排去接的,将赵某1骗到新余这件事先后向云哥和A龙汇报了,云哥问了赵某1的情况,还问了赵某1什么时候到,然后云哥就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A龙,赵某1快到新余的时候,她打了A龙的电话,A龙要她在公园北村等他,他会过来接其,没多久,A龙和小宝(覃礼秀)坐一辆的士过来了,三人又坐车到了渝州大桥那里,下车后,A龙说将赵某1接到公园北村的这个家去,他会安排冯某(周方喜)做临时领导。把赵某1带进家时,里面有4个人,分别是阳满、李平均、滕福远、罗正义,冯某当时就在女寝。于珺和石凤扬在厨房,他们扮黑脸。听到赵某1在男寝内大喊大叫,有人制止他大喊大叫。行业里面对付大喊大叫的帅哥一般都是先压住帅哥,再用毛巾捂嘴巴。赵某1应该被人压了,也被人捂了嘴巴,因为赵某1叫喊了几声之后就没有声音了。赵某1到家后,冯导(周方喜)在家里安排接待。
(2)覃礼秀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20日傍晚17点左右,龙某1(陈明亮)和云哥(郑登庆)打电话,要她陪着李小平去接人,这个帅哥是李小平骗来新余的,交代将帅哥送到公园北村云哥的家里去,并说冯某(周方喜)会在那个家里等。她和李小平在渝州大桥等到18点左右,帅哥打的过来了,然后三人就拦了一辆的士到了公园北村的家。当时房间内有阳满、李平均、于珺、滕福远4个人在男寝接待帅哥并关上了门,还有一个人是冯某负责安排的,当时在女寝。听到帅哥大喊大叫的声音,接着就听到有人捂住帅哥的嘴巴,还听到帅哥被按倒在地板上的声音,准备离开时,看到罗正义和石凤扬进了帅哥那个房间,开门的时候还听到了帅哥被捂嘴叫喊的声音。
(3)周方喜的供述和辩解、证实公园北村这个家的领导是云飞(郑登庆)。他去这个家灭火过,就是指帅哥到家后,安排谁当大师傅、谁当小师傅、谁当大黑脸、谁当小黑脸。2015年11月20日下午17时左右,他到云飞家里安排六个业务员接待新朋友,吩咐他们帅哥快到的时候,大小黑脸躲进卫生间或是厨房,大小师傅和两外两个人在男寝打牌。安排完这些就走了。大小师傅是给帅哥解释规矩的,帅哥洗漱上厕所也是由大小师傅陪同,大小黑脸是吓唬帅哥的。
(4)郑登庆的供述和辩解,证实他的家在公园北村出租房的五楼,家里有李小平、石凤扬、阳满、于珺、滕福远、李平均、罗正义和一个新来的帅哥。在新余做天津天狮产品直销。山东帅哥是11月20日晚上叫李小平接回来的。11月19日下午五点左右,龙威(陈明亮)打电话告诉其:”今天有个帅哥过来,到你家,你安排一下。”他安排管家石凤扬去讲课,叫李小平去和龙威的人一起去接山东帅哥。石凤扬熟悉行业中如何对待新来帅哥,就上课、聊天、保管手机、看着上厕所之类。如果帅哥跳的话,有些家的人就会把帅哥按在地上,用毛巾捂住嘴,防止乱叫。石凤扬告诉家里来了帅哥,他给龙威打了电话,汇报了情况。龙威是大主任,管着他们,当天接人也是龙威安排的。
(5)石凤扬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四五月来新余的,做天津天狮产品直销。云飞是郑登庆,是这个家的负责人,他是管家,家里还有李平均、阳满、罗正义、李小平、滕福远、于珺。赵某2哥来的时候,云飞不在家。但是他知道帅哥要来。姓赵的帅哥是2015年11月20日晚上19时左右到家的。姓李的国宝(李小平)和另外一个国宝(覃礼秀)把赵某2哥带到家里,他和于珺在厕所躲着,滕福远、阳满、李平均、罗正义在男卧室里面打牌,她们把帅哥带进男寝就关上门。赵某2哥看到房间里人多,发现不对劲,可能发现是搞传销的。家里在帅哥来之前,冯明(周方喜)就安排好了,他做大黑脸。看到阳满按住赵某2哥的脚,其他三人按住帅哥的手,如果帅哥喊叫的话,就会有人用湿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巴,不让帅哥喊叫。具体谁做什么忘记了。他就在那里吓唬帅哥,于珺也吓唬帅哥。大小师傅负责保管手机,不能让帅哥打电话,怕帅哥打电话给家人报警,上厕所跟着怕帅哥吃洗衣粉。当时帅哥带了一个背包,他叫赵某2哥自己把物品拿出来检查。
(6)于珺的供述和辩解,证实在公园北村的一个出租房做天津天狮的产品传销,云飞(郑登庆)是领导,石凤扬是管家。赵某1是2015年11月20日下午18时左右到家的,是李欣怡(李小平)在网上骗来的,也是李欣怡还有一个广西女孩(覃礼秀)接来的。除了云飞没有在家(晚些时候回的家),其他人都在家里。冯明(周方喜)安排阳满为大师傅,罗正义为小师傅,负责看守。他看到有4个人压着赵某1的身体,阳满压左腿,罗正义、滕福远、李平均压胳膊,他坐在赵某1身上,并且压住了赵某1的一只手,从右手边拿了条半干的毛巾去堵赵某1的嘴,赵某1用手极力反抗挣脱了毛巾,李平均拿了条毛巾去堵嘴,堵了两三分钟后,赵某1直到21日上午9点被公安抓才离开这个家。赵某1的手机和行李被搜走了,不允许赵某1私自打电话与外界联系,赵某1上厕所和睡觉都要守着。赵某1睡觉、上厕所的时候罗正义和阳满看着他,其他人负责讲解这个行业。
(7)李平均的供述和辩解,证实11月21日早上7点被公安抓获。石凤扬是管家,大家在新余做天津天狮生物发展公司的产品直销。11月20日下午下午6点钟左右,他挡在门口,阳满、滕福远、罗正义三人拉住帅哥,然后就把帅哥按倒在地。他和滕福远、罗正义手上都各自拿了一条毛巾,就用毛巾的两端轮流捂住帅哥的嘴巴,石凤扬和于珺也用手压了帅哥的脚。石凤扬恐吓了帅哥。帅哥不跳了,大家就松开了。石凤扬把帅哥把手机拿出来后由石凤扬收起来了。然后家里的其他六个人就轮流和帅哥聊天,管家石凤扬安排阳满、罗正义专门负责跟守帅哥,去哪里都要跟着,晚上还和帅哥睡在一起,防止帅哥逃跑。帅哥在家里没有人身自由,不让打电话。所有这些行为都是石凤扬安排的。冯导(周方喜)11月20日下午5点左右来到家里,说晚上会有帅哥来家里,然后就安排四个人在客厅打牌,2个人去厕所接待帅哥,还安排了阳满做大师傅、罗正义做小师傅。
(8)阳满的供述和辩解,证实11月20日晚7点多,有两个女生带了那个姓赵的山东人到家里来,当时房间里有李平均、罗正义、广西人,后来又进了石凤扬和于珺。六个人将姓赵的压倒在地,他按脚,其他人按手和脚,有人用毛巾捂嘴巴。大家轮流跟姓赵的聊天,他当姓大师傅,罗正义当小师傅,负责洗脑。姓赵的上厕所他和罗正义跟着,睡觉时也睡在他旁边。石凤扬拿了姓赵的手机,家里面门会反锁,里面会有一把锁锁着,不让新人走。钥匙是石凤扬管着。
(9)罗正义的供述和辩解,证实11月20日晚上7点钟的时候,姓赵的帅哥被两个女的带到家里来,进门后就把门反锁了。四个人把姓赵的帅哥放倒在地上压他,他用毛巾捂住嘴巴,滕福远、李平均抓住两边的手,阳满抓脚。石凤扬和于珺都进来了,六人就叫他把手机和身上物品拿出来,手机被石凤扬保管。石凤扬安排于珺给他上课,阳满当他的大师傅,他当小师傅。晚上睡觉、上厕所的时候他和阳满陪着,石凤扬守着那个门过夜。
(10)滕福远的供述和辩解,证实11月20日傍晚18、19时左右,他和李平均、阳满、罗正义在男寝打牌,于珺和石凤扬在另一寝室。李小平带着帅哥到男寝来时,帅哥向往外面走,李平均、阳满、罗正义他们三个人就冲过去,抱着他,不让他走,这个帅哥就反抗,还往窗户那边跑,他就拦住这个帅哥,抱着他的头,李平均、阳满和罗正义他们三人按着这个帅哥的手和脚,把帅哥按倒在地,于珺和石凤扬也一起按着帅哥。帅哥不反抗后就放开了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帅哥睡在男寝的中间,阳满和罗正义是帅哥的师傅,时刻陪着帅哥,睡在帅哥旁边,上厕所也陪着。新来的人不可以出门。郑登庆是家中领导。
(11)陈明亮的供述和辩解,证实郑登庆的窝点在公园北村,他安排过一个帅哥去他家,当时是安排李小平和覃礼秀将那个帅哥接过去的。
二、故意伤害事实
2015年11月19日,阳满以谈男女朋友的名义将被害人胡某1骗至新余市。陈明亮、郑登庆、刘志峰得知胡某1来新余的消息后,刘志峰主动向陈明亮要求将胡某1接至其管理的传销窝点,陈明亮、郑登庆指示李小平和覃礼秀二人将胡某1接至刘志峰担任”家长”的渝水区长青南路纪元新村8栋1单元402室传销窝点。陈明亮指使刘志峰在该窝点外等候并要求向宏献到该传销窝点领导、指挥该窝点内成员。向宏献安排赵益、米长朋、梁伟、南鹏四人在男寝准备对胡某1实施控制,安排张力、雷军、赵凤平担任”黑脸”负责恐吓胡某1并在厨房准备。21时许,李小平和覃礼秀将胡某1带进男寝后,二人与向宏献一起在女寝内观察动向。胡某1发现进入了传销窝点后打算离开。赵益、米长朋、梁伟、南鹏四人将胡某1拦住并按倒在地,胡某1开始反抗,张力、雷军、赵凤平三人从厨房冲进男寝按压胡某1。为防止胡某1挣扎和呼救,赵益坐在胡某1的胸口与张力、米长朋、梁伟用事先准备的毛巾捂住胡某1的嘴巴,赵益和张力二人还对胡某1进行恐吓,其余人员继续按压胡某1的身体四肢。胡某1失去反抗后,赵益、张力、米长朋、梁伟、南鹏、雷军、赵凤平才停止对胡某1按压、捂嘴。待胡某1稍微好转,张力要求胡某1蹲下并接受问话,因胡某1未听从命令并再次反抗,张力指示其他人继续按压胡某1。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南鹏、雷军、赵凤平七人便再次采取上述方式对胡某1实施控制。其中,赵益再次坐在胡某1的胸口与张力、米长朋使用毛巾捂住胡某1的嘴巴,赵益和张力对胡某1进行恐吓,赵益与米长朋提议向嘴中灌水,赵益与张力向嘴中灌水,其余人员继续按压胡某1的身体四肢,直到胡某1失去意识,呼吸微弱处于昏迷才停止按压、捂嘴。向宏献于22时许打电话向陈明亮汇报,陈明亮指示向宏献将胡某1背出传销窝点丢弃在马路上,向宏献便指示赵益等人将胡某1背出传销窝点。赵益打电话向刘志峰汇报向宏献的指示,刘志峰要求赵益听从向宏献的安排。赵益、张力、梁伟和雷军将胡某1背出传销窝点,将其遗弃在渝水区长青南路251号店门口。刘志峰随后将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雷军、南鹏、赵凤平等人转移至渝水区城南万家山70栋1单元6楼南侧出租房内躲藏,胡某1被群众发现已经死亡。经依法鉴定,胡某1系被他人捂塞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15年11月25日,公安机关抓获向宏献、刘志峰,同日,向宏献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赵益、张力、雷军、南鹏、米长朋、梁伟、赵凤平。
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赵凤平、雷军、南鹏、阳满与被害人家属(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闵某、胡某4)达成调解,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被害人家属撤回对陈明亮、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阳满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
为证实上述事实,原审法院列明以下经举证、质证的证据附卷:
1.物证,本案被告人作案过程中使用的手机等物品。
2.书证
(1)户籍证明九份,证实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的身份情况及实施犯罪时均已成年,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2)户籍信息,证实被害人胡某1的出生日期等身份情况。
(3)受案登记表,证实2015年11月19日,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刑侦大队接该局北湖路派出所转报警称:渝水区长青南路公交公司对面的路上发现一具男尸。经初查,死者为胡某1,系19日晚被骗至长青南路纪元新村8栋3单元402室的传销窝点中,22时许,胡某1被数名男子从该窝点中搬出。
(4)归案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11月25日,公安机关在渝水区胜利北路新亚新北面一位于六楼的出租房内,抓获向宏献、刘志峰。2015年11月25日23时许,向宏献协助民警在新余市城南万家山一出租房抓获赵益、张力、雷军、南鹏、米长朋、梁伟、赵凤平等七人。
(5)情况说明,证实:《受案登记表》中接报时间为侦查员在警务综合应用平台录入案件时的时间。接到报警后,经过初查,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刑侦大队发现该案可能系刑事案件,便立即受理。根据调查走访情况,首先发现案件情况的是谌某而非范某。公安机关抓获赵益、张力、雷军、南鹏、米长朋、梁伟、赵凤平等七人的地点位于:新余市城南万家山70栋1单元6楼南侧的出租房。公安机关办理的胡某1被非法拘禁一案,该案中”秦武”的真实身份尚未查实;公安机关对赵益的提讯提解某2016年2月17日记录的侦查员是张某、欧某,为登记上的误差,当日对赵益进行讯问的侦查员系张某、杜某,但侦查员欧某也在市看守所。
(6)房屋出租协议,证实刘庆(房东丈夫)将纪元新村8栋1单元4楼西租赁给彭湘朝。
(7)湖南省古丈县人民法院(2010)古刑初字第69号刑事判决书及古丈县看守所刑满释放证明书,证实梁伟因犯盗窃罪,于1996年3月12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犯抢劫罪,于2000年11月12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0年12月21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于2011年3月14日被释放。
(8)公安机关出具的复函及证明,证实刘志峰、向宏献、赵益、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均无违法犯罪记录。
(9)谅解书、收条、从重处罚请求书,证实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赵凤平、雷军、南鹏、阳满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被害人家属建议法院对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赵凤平、雷军、南鹏、阳满从轻处罚;对陈明亮、梁伟、米长朋、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从重处罚。
(10)刑事附带民事撤诉申请书、本院(2016)赣05刑初13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闵某、胡某4向本院申请撤回对被告人陈明亮、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阳满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准许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闵某、胡某4撤回起诉。
3.现场勘验笔录,证实本案的案发现场渝水区长青南路纪元新村8栋1单元402室及抛尸现场渝水区长青南路251号的现场情况。
4.鉴定意见
(1)新余市渝水区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渝)公(尸)鉴(法)字[2016]001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证实死者胡某1系被他人捂塞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江西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赣省)公(司)鉴(化)字[2015]1246号《理化检验鉴定意见书》,证实死者胡某1胃组织及胃内容物中未检出毒鼠强、甲胺磷、甲拌磷、甲氰菊酯、氯氰菊酯、安定及三唑仑成分。
(3)南昌大学司法医学鉴定研究所昌大司鉴所[2016]病鉴字第0303255号法医病理学检验报告书,证实死者胡某1肺淤血、水肿,代偿性肺气肿;心肌间质水肿;肝、脾、肾淤血;脑水肿。
5.证人证言
(1)证人石某的证言,证实在2015年11月25日晚上7点左右一起被公安机关抓获4个人都是做天津天狮产品传销的。
(2)谌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22时25分左右,看到四名男子背着死者从对面走过来,其中一个男子背着死者,另外两个在旁边扶着死者,还有一个男子站在旁边好像在打电话,听到他说:”搞定了没有?”打电话的男子往里木塘方向走的时候。在中国董酒附近的一早餐店门口发现了那个死者,当时也有其他人在场,但是背死者的那三个人不见了。周围的人有人拿出手机照了下,发现死者已经没有呼吸了,肚子没有动了,然后就有人说赶紧打120,其就叫老公报警110,五六分钟后警察来了,里木塘的村长也来了。
(3)证人范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22时41分许,是其拨打110报警,其家住在通道东边第一个单元的三楼,这个四楼白天的时候经常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来,便怀疑是传销。其和老婆看到四个男子背着一个男的扔在炒粉店门口就往广场方向跑掉了,就打了110报警。
(4)证人谢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22时30分左右,看到四个人搬了一个人从地下室门口路过,把那个人放在前面炒粉店门口后,一个一个陆陆续续往广场方向走了。那四个搬人的都是男的,年纪都比较轻。被搬的人是一个男的,30岁左右。
(5)证人赖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9日22时许,其从外面回家,走到楼下的时候碰到村长和一个民警拿着电筒迎面走过来,就问村长什么事,村长说打死了一个人,看着那个男的好像是住在其家楼下402室的,有几次看到有几个年轻的男子在402室进进出出。
(6)证人冉某的证言,证实其房子位于纪元新村8栋1单元4楼西,户主为其丈夫刘庆。其在2015年6月12日将该房租出租给彭湘朝。
(7)证人胡某2的证言,证实胡某1是其弟弟,胡某1的手机号码是158××××2036。胡某1是2015年11月19日早上出去的,其估计胡某1是被微信里一个女的好友叫出来的。因为胡某1说过,过几天会去见一个女性微信好友,但是去哪里没有说。其弟弟胡某1右胸前有个老虎头,11月21日在殡仪馆看到的死者也有。
(8)证人胡某3的证言,证实胡某1是其弟弟,其是2015年11月20日才听弟媳吴咏香打电话告诉其胡某1是这个月18日出来的。去哪里其不知道。
6.辨认笔录、指认笔录及照片、通话记录
(1)辨认笔录,证实:冉某辨认出承租人彭湘朝。胡某5、胡某3辨认出被害人胡某1。陈明亮辨认出刘志峰、向宏献及被害人胡某1。刘志峰辨认出陈明亮、向宏献、张力、米长朋、赵凤平、赵益、梁伟。李小平辨认出被害人胡某1。覃礼秀辨认出赵凤平及被害人胡某1。向宏献辨认出李小平、覃礼秀,陈明亮,南鹏、赵益、梁伟、米长朋及被害人胡某1。赵益辨认出南鹏、梁伟、雷军、张力、赵凤平、米长朋、李小平、向宏献、刘志峰。南鹏辨认出赵益、梁伟、雷军、张力、赵凤平、米长朋、刘志峰、向宏献、李小平、覃礼秀及被害人胡某1。米长朋辨认出赵益、梁伟、雷军、张力、赵凤平、南鹏、刘志峰、向宏献及被害人胡某1。梁伟辨认出南鹏、赵益、雷军、张力、赵凤平、米长朋、李小平、覃礼秀、向宏献、刘志峰及被害人胡某1。张力辨认出南鹏、赵益、梁伟、雷军、赵凤平、米长朋、刘志峰、向宏献、李小平、覃礼秀及被害人胡某1。赵凤平辨认出南鹏、赵益、梁伟、雷军、张力、米长朋、覃礼秀、李小平、向宏献、刘志峰及被害人胡某1。雷军辨认出南鹏、赵益、梁伟、张力、赵凤平、米长朋、李小平、向宏献、刘志峰及被害人胡某1。
(2)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陈明亮、刘志峰、李小平、向宏献、赵益、梁伟、张力、赵凤平、雷军、覃礼秀指认渝水区长青南路纪元新村8栋1单元入口处及四楼西侧的案发现场。赵益、梁伟、张力、雷军指认渝水区长青南路251号店面门口遗弃被害人胡某1尸体的现场。覃礼秀指认高能广场沃尔玛商场门口系其与李小平接到30多岁男子的地方。
(3)通话记录,证实:陈明亮的通话记录,证实陈明亮与刘志峰在在2015年11月19日8:50:58至20日10:10:54之间有14次通话:与郑登庆在2015年11月19日9:31:46至19:43:47之间有6次通话;与李小平在2015年11月19日13:35:22至21:50:08之间有6次通话;与覃礼秀在2015年11月18日有频繁的通话记录及2015年11月19日21:00:51-21:42:01之间有8次通话;与向宏献在2015年11月19日11:23—23:48有19次通话,其中21:09—22:39之间的10次通话,基站均显示为渝水区城北里木塘或城北工商局。向宏献的通话记录,证实向宏献与刘志峰在2015年11月19日19:53—23:21之间有3次通话;与陈明亮在2015年11月19日11:23—23:48有19次通话,其中21:09—22:39之间的10次通话,基站均显示为渝水区城北里木塘或城北工商局;与赵益在2015年11月19日21:01—23:11之间有11次通话,其中21:01—22:37之间的8次通话,基站均显示为渝水区城北里木塘或城北工商局。郑登庆的通话记录,证实郑登庆与陈明亮在2015年11月19日9:31:46至19:43:47之间有6次通话;与李小平在2015年11月19日17:29:21、21:47:39各有1次通话;2015年11月19日17:42:39郑登庆被叫覃礼秀1次。李小平的通话记录,证实李小平与胡某1在2015年11月19日10:50:39至21:04:46有7次通话;与郑登庆在2015年11月19日17:29:21、21:47:39各有1次通话;与陈明亮在2015年11月19日13:35:22至21:50:08之间有6次通话;与刘志峰在2015年11月19日21:34:44至21:54:32有3次通话。覃礼秀的通话记录,证实覃礼秀与陈明亮2015年11月18日有频繁的通话记录及2015年11月19日,21:00:51-21:42:01之间有8次通话;2015年11月19日17:42:39覃礼秀主叫郑登庆1次。赵益的通话记录,证实赵益与向宏献在在2015年11月19日21:01—23:11之间有11次通话;与刘志峰在2015年11月19日10:29:07—20日18:31:18之间有27次通话;与米长朋在2015年11月19日23:14:45—23:41:02之间有3次通话。米长朋的通话记录,证实米长朋与赵益在2015年11月19日23:14:45—23:41:02之间有3次通话。梁伟的通话记录,证实梁伟与刘志峰在2015年11月19日23:14:26—23:24:37主叫、被叫各1次。赵凤平的通话记录,证实赵凤平在2015年11月19日当天的通话地点有铁路中学、里木塘,说明赵凤平具有人身自由,可以自由进出传销窝点。被害人胡某1的通话记录,证实胡某1与李小平在2015年11月19日10:50:39至21:04:46有7次通话。
7.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阳满的供述和辩解,证实他骗来的人叫胡某1(QQ名叫心中有你),是通过QQ(QQ号为13×××52,QQ名叫爱的术语)编造自己是女性与胡某1交男女朋友,为了发展下线,他叫胡某1来新余玩,并将胡某1要来的信息告诉了石凤扬。期间,李小平拿了其的手机,继续和胡某1聊天。后来胡某1把来新余的火车票拍照发给他看。
(2)陈明亮的供述和辩解,证实他第一次供述不属实。他是领导,是新余火车站附近一个家的领导,手机号是159××××6467,152××××9961。他们称呼其为”龙威”。他管位于火车站附近的家,云飞(郑登庆)管公园北村附近的家,庞峰(刘志峰)管位于新亚新附近的家,金某1(向宏献)管火车站附近的另一个家。帅哥来新余的事情,是李小平和云飞先知道的,云飞知道后又叫李小平打电话给他。到了2015年11月19日18时许,他接到云飞电话,云飞说有点事要其帮忙去顶下,其接完电话就去抱石公园,云飞和李小平、秦某(覃礼秀)已经在抱石公园等帅哥,其到了之后云飞就走了,20时许,那个帅哥打李小平电话说到了,李小平让帅哥到沃尔玛楼下的肯德基来,其听见帅哥来的电话,就走到肯德基对面的公交站台看,看见李小平、秦某、帅哥上了的士去庞峰里木塘的家,就打电话给金某1,说已经上车了。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自家来帅哥,自家的主任不用在家,要另一个家的主任来负责。2015年11月20日早上9点,七个主任在渝州大桥附近见面,金某1告诉他,那个帅哥被压的呼吸低弱,被扛出里木塘的家,金某1叫里木塘家里的人全部离开。他当晚不在现场。行业里不成文规定,自家来帅哥,自家主任不用在家,要另一家主任来负责。如果帅哥又跳又叫,在男寝的四个人先把帅哥压倒在地,一个压双脚,一个压左手,一个压右手,一个压头,如果帅哥大喊大叫,就会由压头的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毛巾蒙住嘴巴,不让帅哥叫。那个帅哥进入庞峰家时,他家应该有金某1、南鹏、雷军、张力、李小平、秦某,那个帅哥,还有三个不知道名字的男子,一共十人。他打电话给庞峰,对庞峰说”待会你家接个人,你打电话给金某1,叫金某1到你家安排一下。”到了晚上8点,打电话给金某1,告诉金某1帅哥快到了,金某1知道后,自己安排庞峰家里人接待帅哥。帅哥进入庞峰家后,大概过了几十分钟的样子,金某1打电话说:”帅哥进家后就跳了,家里的业务员把他压在地上,帅哥现在躺在地上装死。”他说:”你让家里的业务员把帅哥背出去,放到路边,装的话,他自己会走掉。”他当时不太放心,也到里木塘去了,在公交公司对面,看到几个人又从公交公司对面的口子进入了里木塘,大概三、四个人,但是没看清是谁,在里木塘菜场旁边见到了金某1,金某1说:”那个帅哥躺在那里,还有气息,但是不说话。”他当时没问什么。金某1作为安排接待帅哥的领导,查看帅哥的手机后,会再把帅哥的手机给他,他再把手机给帅哥所在家的领导。
他和刘志峰、郑登庆、向宏献等人每天上午9时至10时之间会见面,下午18时至19时30分之间也会见面,见面主要是商量怎么安排帅哥,怎么把传销做好。刘志峰负责里木塘菜场旁的一个窝点,2015年11月他家来了个帅哥,这个帅哥是刘志峰主动要求接去他的窝点的。那天上午,郑登庆说马上会来一个帅哥,刘志峰听到之后,就说他家没有帅哥,希望把这个帅哥安排到他家里去。
(3)刘志峰的供述和辩解,证实他是做家长的。2015年11月19日下午,他接到龙某1电话:”你家里今天可能接帅哥。”到了晚上,收到一条短信,是金某1(向宏献)发过来的,短信大致内容是:哥,辛苦了,帅哥已经安全进家,帅哥跳了。他回复:感谢哥为小弟家辛苦付出。这时他就知道家里已经进了帅哥了,还是金某1去帮忙安排工作接待帅哥。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接到管家赵益的电话,说:”帅哥人不行,领导说要把他送出去。”他说:”知道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龙某1打电话说:”你把里木塘这个家里的人调出去,调到抱石公园那个家里去。”他说好,然后就给管家赵益打电话说:”你们出来,到抱石公园来。”之后他和赵益、梁伟、张力、雷军四个人在抱石公园的大石头处汇合了,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米长朋、赵凤平、南鹏三个人也过来了,带着他们七个人到了抱石公园的家里,在抱石公园的家里住了两三天就搬走了,赵益他们继续住在这个家里。
(4)郑登庆的供述和辩解,证实陈明亮叫发威,是大主任,管着几个主任,还管了金某1(向宏献)、冯明(周方喜)两个主任,他是主任。2015年11月19日接到发威的电话,说:”有一个人会到家里来,你叫李小平到抱石公园旁去接一下。”于是他就打了李小平的电话,叫她到抱石公园去。到了晚上,李小平打电话给他说:”人已经到家了。”应该是带到了发威公交公司对面那个家里。他就叫李小平回到公园北村的家里。在法庭对质发问中供述是刘志峰在胡某1来新余之前主动说过要胡某1到他的窝点,还供述胡某1是被阳满骗来的。
(5)李小平的供述和辩解,证实阳满说有个人过来,要她帮忙打个电话,她打了胡某1电话,知道19号晚上会到。19日中午的时候,云哥要她再打胡某1电话,问胡某1是否上车。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云哥和阳满一起找到她,阳满说你等下去接下胡某1,云哥又说等下有个女孩子和你一起去接他,你先和那个女孩子汇合。云哥给了我那个女孩(覃礼秀)的手机号码,并和她在下午5点多集合了。晚上8点多,胡某1打电话告诉其到了新余,她就要胡某1到抱石公园来,晚上21点左右,胡某1打的到了抱石公园,见面后就对胡某1说回家,并带上楼,进去后看到有四个男子坐在客厅里面打牌,他们看到胡某1就拉他过去打牌聊天。她对胡某1说去做饭,然后和那个女孩下楼离开了。这期间,她一直在接电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6)覃礼秀的供述和辩解,证实好像是11月19日下午,她先后接到云哥和龙某1的电话,要她接到帅哥之后将帅哥接到里木塘那个家去,跟我说金某2会在那个家等着。就找到了李小平,两人在抱石公园等到晚上20点左右,那个帅哥打电话告诉李小平到了,李小平要帅哥打车到抱石公园,然后三人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她给金某2发了一条信息,告诉金某2帅哥已经接上车了。之后把帅哥带进了里木塘那个家里。进去的时候当时家里看到了七个人,分别是雷军、赵凤平、张力等人。看到帅哥就把帅哥拉去聊天并进了房间,她和李小平就对帅哥说要去做饭,两人就进了女寝,当时金某2在女寝,接着听到帅哥大喊大叫,然后就听到有人捂住帅哥嘴巴的声音,这个时候她和李小平怕出事,就准备离开,开门之后看到金某2和南鹏进帅哥在的那个房间,他们两个当时在厨房里待着,如果帅哥不配合他们就出来吓唬帅哥。开门的时候其还听到了帅哥被捂着嘴巴叫喊的声音。应该是用毛巾捂的,因为在男寝的四个男子中,有一个人裤子后面口袋里装了一条湿毛巾。这个是我们行业规定,一般帅哥不跳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行为,每次里木塘的家里新来了帅哥,龙某1都会事先说好,如果帅哥跳的话,就要对帅哥做出上述行为。里木塘这个家的领导是庞哥。在这个家待了十多分钟后,李小平接到了云哥的电话,云哥要她和李小平两个先到附近等。她和李小平接那个帅哥时旁边会有一个领导在旁边看着她们两人接帅哥,她们接上车之后领导才会走。当天应该是龙某1在旁边看着,但当时没有看到龙某1。
(7)向宏献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19日下午,大主任龙威召集六个主任,安排湖北帅哥接到刘志峰家里去,并安排他去接待。刘志峰打了电话给他说已经安排了四个人,米长朋、赵益、梁伟、南鹏在男寝,其他三人在厕所。帅哥出事后赵益把帅哥晕过去的事告诉了刘志峰。当时家里有七个人:赵益、张力、雷军、南鹏、米长朋、梁伟及一个叫赵什么平的男子。到了这个家,他对七个人作了具体安排。叫赵益、米长朋、南鹏、梁伟在男寝打牌,等会和帅哥聊天;安排张力、雷军和姓赵的躲在厨房,到时候出来扮黑脸吓唬帅哥。过了一会儿,李小平发短信说帅哥快到了,他就叫大家准备好。帅哥是被李小平和覃礼秀带回家的。帅哥进来之后应该被按了两次,时间大概一个小时。帅哥进了男寝后,张力、雷军、赵凤平到了男寝门外,他看到雷军和赵凤平从外面拉住男寝们的把手,防止帅哥跑出来。之后其听到男寝里面很吵,帅哥开始跳了,男寝的人压了帅哥,怎么压的没有看到,也就按手按脚,应该还捂了嘴,有没有灌水不清楚。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赵益出来对他说:”帅哥躺地上不动了,晕过去了。”他就去看了一下,帅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又摸了一下颈动脉,感觉还在跳。他叫赵益去按压帅哥的胸口,但按了几下帅哥还是没反应,他就打电话给龙某1说帅哥晕过去了,龙某1说:”是不是装的”,他说不像装,要不要送医院。龙某1说:”你先等一下”。过了几分钟,龙某1回电话说:”叫几个人把帅哥抬出去,放到马路边去,过了下,帅哥就会好起来的。”之后他就叫赵益、张力去抬帅哥,赵益又叫梁伟、雷军帮忙,一起把帅哥背下去了。在楼下,他看到了龙某1。
(8)赵益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中下旬的一天晚上,两个女孩子接进来一个帅哥,金某2安排他、米长朋、南鹏、梁伟四人在男寝打牌等帅哥来,雷军、赵凤平、张力三人在其他房间等,金某2安排张力做黑脸。帅哥一进来,在客厅的四人就去和帅哥聊天,没多久,帅哥就突然站起来说要走,他挡在帅哥面前不让走,梁伟、米长朋、南鹏三人从帅哥身后将帅哥按倒在地,他也过去按住帅哥的脚。帅哥开始反抗很激烈,有人用块干毛巾捂住了帅哥的嘴巴,雷军、张力、赵凤平三人从外面进来一起按住帅哥。他蹲在帅哥旁边说:”你给我老实点,不老实我就弄死你。”他还是一直反抗,他就坐到帅哥的胸口上,然后用干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巴,说:”拿水来”,就有人拿了一杯水过来,杯子里没有多少水,接过杯子,往毛巾上到了点水,倒水时,捂嘴的是梁伟。这时米长朋抢过杯子,往帅哥的脸上倒水,将帅哥的脸全部打湿了,这样按住帅哥并捂住嘴巴过了四分多钟,帅哥就没动,大家就放开帅哥并观察了一会,帅哥一直没有动。其当时觉得帅哥是装的,就要他们将帅哥扶起来。他往毛巾上倒水是为了让帅哥难受,吓唬吓唬帅哥。捂嘴的毛巾在帅哥进家之前就准备好了的,第一次捂嘴的毛巾是梁伟拿出来的,梁伟也捂过帅哥的嘴。第二次的毛巾不知道。松开帅哥之后,帅哥没有动弹了,大家都去试了帅哥的脉搏、呼吸、心跳、发现帅哥比较正常。他上完厕所回来,看到帅哥又被按倒在地,并被捂住了嘴巴,他就蹲到帅哥旁边观察,看了一两分钟,帅哥一直没有任何反应,他就要他们不要捂嘴了,松开帅哥。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帅哥脉搏、呼吸、心跳都有。他到外面跟金某2说了这一情况,金某2进来之后看了帅哥的情况,骂了一顿,然后出去了。过了10多分钟,金某2打电话给他,要将那个帅哥送出去,他又打电话向庞哥汇报了这一情况,庞哥说,你们听金某2安排。然后他和张力、雷军、梁伟就将那个帅哥背出了,并将帅哥放到了长青路的马路边上。到了马路上时,帅哥一动不动,整个人都是一摊泥一样的,整个人是软的。
(9)南鹏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家里来了个叫金某1的领导说:”晚点有点事情,具体什么事情我不说你们也应该知道。”家里的老业务员就说肯定是有新帅哥来。然后金某3介绍了帅哥的情况,接着开始安排工作,金某3要他、米长朋、赵益、梁伟四人在卧室里打牌等,雷军、张力、赵凤平三人在外面。金某3叫米长朋准备了一条毛巾,用来捂帅哥的嘴。过了会,有一胖一瘦两个女的将帅哥带进来,帅哥站起来说要上厕所,就自己去开门,赵益挡在门口,米长朋就在帅哥背后一手拿毛巾捂住帅哥的嘴,一手扳住帅哥,从后面将帅哥扳倒在地上,其他人就赶紧扑上去,按住帅哥的手脚,不让他动弹,他按住了帅哥的一只手,梁伟按了脚,赵益按住了另一只手,雷军、赵凤平、张力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也都进来了,他们三人就去按住脚,米长朋一只手放在帅哥头下,一只手拿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巴,赵益按住帅哥的手问帅哥:”你还老不老实,还会不会大叫。”帅哥被按的无法动弹,嘴巴也被捂住,只是在不停地挣扎。赵益又说:”不老实我弄死你。”张力也说:”进了我的家,你还敢大喊大叫!”米长朋也说了同样的话。压了不到十分钟,见帅哥不怎么挣扎了,就松开了他,把帅哥拉起来坐着。张力是扮黑脸的,张力就要帅哥蹲着听他说话,帅哥没有蹲,直接站了起来,米长朋、赵益和梁伟看到帅哥站起来了,又扑上去,米长朋把帅哥从后面扳倒,赵益和梁伟一人按一只手,其他人也冲上去,按住他的脚,米长朋同时用毛巾捂嘴。张力坐在帅哥的肚子上,也按住毛巾。米长朋就说:弄水来,赵益就去拿着之前帅哥没有喝完的小半杯水,倒在毛巾上,同时还说:”想死我成全你。”又压了不到十分钟,发现帅哥不挣扎了,就松开了,帅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米长朋、赵益就说帅哥在装死,过去拍了帅哥的脸,按了人中,没有反应,等了两分钟,发现还是没有动,张力就出去了和金某3说了下情况,金某3进来看了下帅哥,按下人中,发现没有动就出去了。赵益也跟着出去了。没多久赵益又回来了,安排张力、雷军、梁伟和他自己一起把帅哥背出去送医院。其他三人就在家里等。等了20分钟左右,米长朋接了个电话,然后大家收拾了一下,就跟他一起出去到抱石公园和家长庞导汇合。没多久,赵益、梁伟、雷军、张力也到了这个家,直到被抓。
(10)米长朋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家里来了个叫金某2的领导说:”你们家里等下会来一个帅哥,我来安排你们怎么接待帅哥”。过了半个小时,就有一个新面孔进来了,雷军、赵凤平、张力跟在后面进来了,他们进来后就把卧室的门关上了。帅哥说要出去,就开始跳,这时就有个人拿毛巾捂住帅哥的嘴,把帅哥扳倒在地,其他人就冲上去压住帅哥。他压住右手,张力压左手,雷军、赵凤平、南鹏压腿,具体怎么分工,没有注意。帅哥被压倒后,赵益坐在帅哥肚子上,拿毛巾捂住帅哥嘴巴,问帅哥:”你还跳不跳?”期间张力和赵益都对帅哥说过:”你不说话,想装死,想死我可以成全你。”帅哥还是没有说话,大家继续压,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帅哥不挣扎了,就松开了。然后帅哥扶起来,张力接着问帅哥话,还要帅哥蹲下去,帅哥不肯蹲,又开始反抗,跳了起来,梁伟就从帅哥后面把帅哥扳倒了,然后大家继续压着,张力继续问帅哥话,帅哥没说话,赵益也问话,还是没有说话。赵益就说拿水来,倒点水。然后他就去端了小半杯水给赵益,赵益就把水慢慢倒在捂嘴的毛巾上,倒了水后,帅哥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了。帅哥躺在那里不动。赵益就说帅哥是装的,说完赵益出了卧室,去外面了,没多久,金某2就进来了男寝,并摸了下帅哥的脉搏没说话就出去了,同时把张力和赵益叫出去了,张力和赵益进来后,张力背着帅哥,雷军、梁伟、赵益在后面拖着帅哥,四人把帅哥背出了家。他和南鹏、赵凤平坐在家里等,过了几分钟,赵益给他打电话,叫他到抱石公园去,三人到了那里见到了赵益、张力和家长庞哥,庞哥把大家带到了被抓的第二个家,没多久雷军、梁伟也来了这个家。
(11)梁伟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7点左右,金某3到家里来说会有一个帅哥进家,并安排他、米长朋、赵益、南鹏四人在男寝打牌等,赵凤平、张力、雷军三人就在房间外等,如果帅哥跳,就要进房间吓唬帅哥并和房间里的人一起压帅哥。晚上9点左右,帅哥由两名女子接进家。在男寝的四人就和帅哥聊天,聊了一会,帅哥站起来说要去上厕所,赵益就拦在门口不让出去,另外三人也站起来将帅哥围住,赵益和米长朋就上去将帅哥扳倒在地上,他和南鹏也上去按住帅哥的脚,他还用手往上推帅哥的下巴,不让他发声。赵益和米长朋一前一后站着,赵益在帅哥的正面,米长朋在背面,米长朋用毛巾去捂帅哥的嘴巴,但是被帅哥挡开了。帅哥被按倒后,米长朋用一块毛巾捂帅哥的嘴巴,外面三人进来按帅哥的上半身。张力和赵益大声对帅哥说:”你给我老实点,再不老实我弄死你。”赵益还做到了帅哥的胸口上,有人拿了个杯子往毛巾上倒水,又按了一会,帅哥就没有挣扎了,躺在地上不动了,大家就松开了。当时捂嘴巴的应该是赵益、赵凤平、张力、雷军、米长朋五个中的一个,记得张力、米长朋好像也用毛巾捂住过帅哥的嘴巴,说要倒水也应该是他们五个中的一个。赵凤平拿的水,往毛巾上倒水是赵益。从被按倒捂嘴,大约二三分钟。他还听到帅哥往下咽水。他们用毛巾应该捂住了帅哥的鼻子,因为松开帅哥的时候,一动不动,但是一直在猛的吸气,像缺氧一样。第一次松开帅哥之后,将帅哥扶起来,扶到张力旁边,张力就问帅哥问题,帅哥一直闭着眼睛不理,张力就吓唬他,但帅哥不认真回答,他就用手推了下帅哥的头说:”我们力哥问你话,你好好回答。”这时大伙当中一人说这家伙就是欠压,然后七个人又将帅哥按倒在地,这次是他把帅哥推到的,还是他和南鹏压下半身,其他五个人压上半身。赵益又坐到了帅哥的胸口上,还用毛巾捂帅哥的嘴巴。帅哥反抗很激烈,压了两三分钟后就没动了。大家就松手,围着看帅哥的反应,后又去扶起来,但是整个人都是软的,扶不起来。这时赵益就到外面去了,去请示领导。金某3和赵益一起进来后,金某3摸了帅哥的脉搏、试了呼吸和心跳,金某3就说:”没事,帅哥晕过去了。”接着骂了大伙,还问灌了水没有,说完金某3就出去了,过了10分钟左右,赵益接到电话,赵益要将帅哥送出去,他、雷军、赵益、张力四人将帅哥背出了家,背到外面马路上的时候,赵益要把帅哥放到马路上,这时帅哥没有任何反应。
(12)张力的供述和辩解,证实11月19日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两个女的把帅哥带进家,当时家里有七个人,包括赵益、赵凤平、米长朋、南鹏、梁伟、雷军和他自己。家长是一个叫什么”峰”(刘志峰)的男子,赵益是管家,当晚在帅哥来之前来了另一个领导(向宏献)安排七个人如何接待帅哥,赵益后来又安排了一遍。帅哥刚进家门没多久,就开始跳,梁伟就从帅哥后面拿毛巾捂住帅哥嘴巴,把帅哥扳倒在地,他冲上去压住了帅哥的右脚,雷军压住了帅哥的左脚,赵凤平压右小腿位置,南鹏压左手手腕,米长朋压右手手腕,赵益坐到帅哥的肚子上,对帅哥说:”来了我家你还不老实。”帅哥一直在反抗,用力挣扎,大家就使劲按住帅哥,梁伟一直用毛巾捂住嘴巴,整个过程持续了10分钟左右。这期间,他和赵益都对帅哥说”你再不老实,你想死我们成全你”来吓唬他。后来赵益再次问帅哥会不会老实,帅哥点了点头,大家就放开了他,还把帅哥扶起来了。然后赵益坐在凳子上,开始问帅哥问题,帅哥没有说话,赵益叫帅哥蹲下来,帅哥不听,南鹏和米长朋就踢帅哥的腿腕子,用手压帅哥的肩膀,都没有让帅哥蹲下去。这时梁伟又用毛巾捂住帅哥嘴巴,将帅哥扳倒在地,其他人也都冲上去,其继续压右脚,赵凤平压右小腿,雷军压左脚,南鹏压左手,米长朋压右手,赵益坐在帅哥的肚子上,继续问话,帅哥还是没有回答。米长朋就说”给他灌点水。”谁去拿的水忘记了,当时那里小半杯水过来给了赵益,梁伟就用双手捂住帅哥脑袋,不让帅哥的头乱动,毛巾同时也捂住帅哥的嘴巴上,赵益就往毛巾上倒水,把小半杯水倒了之后,帅哥的挣扎就越来越弱,最后没挣扎了。大家就全松开了。帅哥躺着不动,他就过去拍了帅哥的脸,还是没有反应,他就说帅哥是不是在装死,就没有管帅哥了。过了几分钟,他就压了几下帅哥的胸,还是没有反应。赵益就出去了几分钟,回来后安排他背着帅哥,赵益、雷军、梁伟三人在后面帮忙拖着,把帅哥背下楼,他、梁伟、赵益、雷军共同将帅哥放在一个店面门口就走了。
(13)赵凤平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11月19日晚上,两个女的将帅哥带进家,当时家里有:金某3、米长朋、南鹏、赵益、梁伟、张力、雷军和他自己。这个家的领导是庞峰。当时他和雷军、张力躲在厕所,南鹏、米长朋、赵益、梁伟在男寝,两个女的把帅哥带进了小客厅,之后在女寝的金某3叫他和雷军、张力出来,到男寝外面拉住男寝的门,防止帅哥跑出来,梁伟按住帅哥的双脚,南鹏按右手,赵益按左手,米长朋按头,把帅哥仰面按倒在地上,帅哥总挣扎,雷军也去按帅哥的脚,赵益叫我去按手,张力按住头,米长朋拿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巴。张力对帅哥说:”你来了老子家,再不老实,老子弄死你。”当时赵益坐在帅哥的胸口上,对帅哥说:”你不老实,老子弄死你。”帅哥一直不停地挣扎,大概持续了20分钟左右,帅哥不怎么反抗了,赵益让大家把帅哥放开了。接着,赵益和梁伟叫帅哥蹲下,米长朋、梁伟去扶帅哥,把帅哥扶到扮黑脸的张力跟前,张力又说:”你再不老实,我叫他们弄死你。”帅哥这时又不停地挣扎,张力这时说:”再压。”米长朋、赵益、梁伟、南鹏又把帅哥按倒在地,米长朋按头,梁伟压双腿、雷军也压腿,南鹏按左手,赵益按住右手,米长朋一边按头,一边拿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张力在旁边帮忙按头,他按住右手,赵益就又坐到帅哥的胸上,帅哥还是不停地反抗,赵益说:”你来了老子家,还不老实,还跳,再跳,老子就灌水。”米长朋也说:”再不老实,直接灌水得了。”这时,赵益帮忙按头,米长朋捂住帅哥的嘴,米长朋拿了一杯水,往捂嘴的毛巾上倒,倒水是张力倒的,就张力一人倒水,倒了三次,每倒一次,帅哥就呛一次,挣扎一下,倒到第三次,帅哥就不动了。这次又按了十几分钟。赵益说:”帅哥,你装死。”接着赵益叫大家起来了。赵益看帅哥不对劲,就去报告金某3了。灌完水之后,帅哥不动了,好像窒息一样,眼睛眯着,张力背帅哥的时候,帅哥的手也是搭下来的,身子也是软的。金某3进来后摸了帅哥的鼻息,心跳,脉搏。金某3说:”谁让你们灌水的。”赵益还说:”没有灌水”。金某3当时也吓坏了,打了几个电话之后进来叫人把帅哥抬下去。之后,张力、雷军、梁伟、赵益四人一起把帅哥背到屋外去了。捂嘴的毛巾是一条带花的毛巾,四个人把帅哥背下后,米长朋叫他把毛巾洗一下,因为上面有帅哥的血,他洗好以后挂在卫生间里面。
(14)雷军的供述和辩解,证实帅哥是在2015年11月19日晚上两个女的带进来的,当时家里有七个人还有金某3在家。这个家的领导是庞导,他当时不在家,是为了以后树立威信。金某3来到家里安排接待帅哥。他安排米长朋、南鹏、赵益、梁伟在男寝等帅哥进来,安排张力扮黑脸,他和赵凤平跟着张力躲在厕所等。帅哥被带进男寝,四个打牌的人就和他聊天,当时帅哥进去男寝后,赵益他们四个把帅哥按倒在地,他按住帅哥的左腿,梁伟按右腿,其他的人按手和身子之类,赵益或张力用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巴。张力和赵益对帅哥说:”你给我老实点。”吓唬帅哥,当时帅哥一直在反抗,按了三四分钟,帅哥没什么力气了,赵益就叫大家把帅哥放开。张力对帅哥说:”你给我蹲好,老实点。”但是帅哥不蹲,这时帅哥又缓过劲来开始跳了,张力、赵益又叫大家再压帅哥,他和梁伟按住帅哥的腿,米长朋、南鹏接着按住帅哥的手,赵益坐在帅哥的胸口,张力或赵益用毛巾捂住帅哥的嘴。大家按了两次。按住是怕帅哥跑了,捂嘴是防止帅哥大喊大叫。在按第二次的时候,张力或赵益拿了杯水,往帅哥额头上倒。倒完帅哥突然不动了,赵益就叫大家把他放开了。赵益去向金某3报告,金某3进来后,摸了帅哥的心跳、鼻息说:”你们把帅哥压成这种款式了。”接着金某3打电话去了,打完电话后,金某3说把帅哥背下去。张力、梁伟、赵益和他就一起把帅哥背到楼下去了。当时帅哥晕过去了,背的时候人总是从背上滑下来,双手也搭了下来,张力、梁伟和他轮流背,其他人在边上扶,最后背到了马路旁的一个店铺门口就放下了。当时他准备了一条毛巾,房间里四个人也准备了一条毛巾。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明亮、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南鹏为迫使被害人胡某1加入传销组织,非法拘禁胡某1并使用按压、捂嘴、灌水等暴力行为致胡某1窒息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阳满明知所在的传销组织对被骗入窝点的人会限制人身自由并以暴力方式迫使加入传销活动的情况下,将胡某1骗至新余、接入传销窝点,致胡某1死亡,同时为迫使被害人赵某1加入传销组织,采取殴打、按压等方法非法剥夺赵某1的人身自由,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陈明亮、周方喜、石凤扬、于珺、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为迫使被害人赵某1加入传销组织,采取殴打、按压等方法非法剥夺赵某1的人身自由,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对陈明亮应数罪并罚。在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胡某1过程中,陈明亮、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郑登庆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凤平、雷军、南鹏、李小平、覃礼秀、阳满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在非法拘禁被害人赵某1过程中,陈明亮、郑登庆、周方喜、石凤扬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李小平、覃礼秀、阳满、于珺、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处罚。梁伟、覃礼秀、周方喜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以内再因故意犯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向宏献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具有立功情节,可以从轻处罚。陈明亮、向宏献、赵益、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周方喜、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石凤扬、于珺、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赵凤平、雷军、南鹏、阳满能积极赔偿被害人胡某1亲属的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陈明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刘志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三)被告人向宏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四)被告人赵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五)被告人张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六)被告人梁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七)被告人米长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八)被告人赵凤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九)被告人雷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十)被告人南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十一)被告人郑登庆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十二)被告人李小平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十三)被告人覃礼秀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十四)被告人阳满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五)被告人周方喜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十六)被告人石凤扬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十七)被告人于珺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八)被告人李平均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九)被告人罗正义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十)被告人滕福远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张力上诉及辩护人提出,张力只是听从其他被告人的安排对胡某1进行言语恐吓,系从犯、初犯、偶犯,有悔罪表现。原审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南鹏上诉及辩护人提出,南鹏有被胁迫的情形,且只是按照主犯的指示参与了对被害人的第一次按压,未实施第二次按压,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不承担刑事责任,只承担非法拘禁的刑事责任。另外,南鹏系初犯、偶犯,归案后如实交代构成坦白,积极赔偿得到被害人亲属谅解,具有法定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原审判决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郑登庆上诉提出,对致死胡某1他只是打了电话,没有其他实行行为。原审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理。
陈明亮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陈明亮构成故意伤害罪系定性错误,其行为仅构成非法拘禁罪,致受害人死亡只是加重结果;案发时不在现场,相对现场指导和实施按压、堵嘴的人来说,陈明亮的作用相对较小,且系偶犯、初犯,具有坦白情节,应从轻处罚。
雷军的辩护人因雷军撤回上诉而放弃提供辩护意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并对原审证据进行了审核,确认其真实、合法,并能证实本案事实。
关于张力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理由。经查,张力在故意伤害致死胡某1的过程中,除了对被害人进行言语威胁,还连续实施按头、压身、捂嘴、倒水等极易威胁他人生命健康的伤害行为,且该行为与本案其他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一起,共同导致了被害人窒息死亡的严重后果,故作为直接造成死亡后果的伤害行为实施者,原判认定张力为本案主犯,与事实相符。上诉和辩护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南鹏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理由。经查,同案犯证实,南鹏在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胡某1的过程中,主动按压胡某1手脚,且自始至终,与其他同案犯一起共同致死了胡某1。南鹏对被害人实施的伤害行为积极主动,未见被胁迫情形存在。作为实行犯,原判认定南鹏为本案从犯并减轻处罚,已经作了充分的考虑,再要求从轻,与事实和法律将严重不符,不能成立。
关于郑登庆上诉理由。经查,郑登庆系传销组织”主任”级管理人员,在案发当晚打电话安排李小平等人将被害人胡某1接到刘志峰管理的传销窝点。郑登庆虽不是暴力伤害行为的直接实施者,但作为组织者,指使同案犯实施非法拘禁他人行为,根据法律规定,他应当承担由同案犯非法拘禁他人并致人死亡的加重后果。郑登庆还组织同案犯将被害人赵某1接到其作为”家长”的传销窝点,非法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郑登庆作为组织者,在两起非法拘禁案中起主要作用,原判认定其为非法拘禁的主犯,与事实和法律相符。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陈明亮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陈明亮作为该传销组织”大主任”级管理人员,管理着数个由”主任”、”家长”、”管家”以及多个成员组成的传销组织,该组织采取暴力按压身体、捂嘴、灌水、限制与外界联系和言语恐吓等方式,强迫不愿意进行传销活动的被骗者加入传销组织,由此造成他人人身自由被非法限制、身体被故意伤害甚至致死。这种暴力行为的组织者和实施者,其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和伤害他人身体的主观故意显现无疑。所以,陈明亮安排该组织相关人员以上述暴力方式强迫赵某1、胡某1加入其传销组织,并最终造成赵某1被非法拘禁、胡某1被伤害致死的严重后果,作为组织者,陈明亮依法构成故意伤害罪名并应承担包括致死他人在内的全部后果。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陈明亮、向宏献、赵益、赵凤平、雷军、刘志峰、梁伟、米长朋和上诉人张力、南鹏在非法拘禁被害人胡某1时采用按压、捂嘴、灌水等暴力方式致胡某1窒息死亡,该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李小平、阳满、覃礼秀、于珺、李平均、罗正义、周方喜、石凤扬、滕福远将被害人赵某1骗入传销窝点并实施暴力强制以限制人身自由,李小平、覃礼秀、阳满将被害人胡某1骗入传销窝点致胡某1死亡的行为,均构成非法拘禁罪,上诉人郑登庆和原审被告人陈明亮作为两起犯罪的组织者,其行为同时构成非法拘禁罪。对各上诉人和被告人均应依法惩处,对陈明亮还应数罪并罚。陈明亮、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梁伟、米长朋、郑登庆、周方喜、石凤扬在各自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凤平、雷军、南鹏、李小平、覃礼秀、阳满、于珺、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梁伟、覃礼秀、周方喜系累犯。向宏献具有立功情节。陈明亮、向宏献、赵益、梁伟、米长朋、赵凤平、雷军、周方喜、郑登庆、李小平、覃礼秀、石凤扬、于珺、李平均、罗正义、滕福远具有坦白情节。刘志峰、向宏献、赵益、张力、赵凤平、雷军、南鹏、阳满能积极赔偿被害人胡某1亲属的损失,并取得谅解。对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上述各样法定情节,均应依法适用。鉴于上诉人张力、南鹏、郑登庆的上诉理由及有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对其要求从轻的请求,本院不予采纳。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原审被告人陈明亮、向宏献、赵益、赵凤平、雷军、李小平、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撤回上诉,符合法律规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一条第二款、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准许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
二、准许原审被告人陈明亮、向宏献、赵益、赵凤平、雷军、李小平、于珺、阳满、李平均、罗正义撤回上诉。
三、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董令军
审 判 员 汤媛媛
审 判 员 周素阳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
代书记员 韦之涵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