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边锋

法院: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一庭

电话: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刑一庭庭长

2 裁判要旨

本案系一起被告人利用机动车实施犯罪的案件。公诉机关指控罪名为故意杀人罪,能否认定杨盼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需要从犯罪动机、客观行为以及罪过形态进行判定。故意杀人需要犯罪动机,公诉机关以一名未成年人所作的与多名证人证实并不一致的证言认定被告人具有杀人动机,并不符合证据裁判标准,达不到确实、充分并能排除被告人辩解的程度,从有利于被告人角度出发,在案证据无法确认被告人具有故意杀人的动机。在无犯罪动机驱使的场合下,被告人驾驶机动车造成被害人伤亡,不能当然认定被告人主观上积极追求被害人伤亡的结果,需要综合现场勘查、尸检报告等客观性证据进行评价。本案被害人的伤情系一次撞击形成,被告人撞伤被害人后并未继续实施加害行为,结合其委托家属报警、到医院探望等情节,不能得出其主观上具有杀人故意。被告人半封闭厂区内驾驶机动车过程中,未尽驾驶人合理注意义务,导致其驾驶的车辆将周广俊撞伤致死,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基于以上对行为动机、实行行为以及主观罪过的分析评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盼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杨盼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辽01刑初5号
公诉机关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盼,女,1986年6月22日出生于沈阳市,锡伯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沈阳市于洪区,住沈阳市皇姑区。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符合孕期不宜羁押条件,于2016年5月11日被监视居住,因哺乳婴儿于同年11月1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蔡明福,辽宁欣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沈检刑诉[2017]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盼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1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白天、于福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盼及其辩护人蔡明福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杨盼与周某1(被害人,男,殁年46岁)系亲属关系。2016年5月6日下午,被告人杨盼驾驶号牌为辽A2***银灰色尼桑轿车来到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周某1经营的冷库院内,找到周某1向其索要欠款并与之发生争吵。当周某1走到冷库门卫室附近时,杨盼驾车从后面撞击周某1,之后杨盼又两次倒车欲对倒地的周某1撞击碾压,当他人赶至现场保护周某1后,杨盼驾车逃离现场。经鉴定,被害人周某1系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造成颅脑损伤导致脑机能障碍而死亡。2016年5月10日,被告人杨盼被公安机关抓获。
公诉机关为指控被告人杨盼的上述犯罪事实向法庭提供了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盼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被告人杨盼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有异议,其辩称案发时与被害人谈论混凝土工程事宜,未与周某1发生争吵,后其因身体不适驾车去往医院,低头找手机欲联系家人时撞伤被害人,并非故意开车撞人,其发现撞人后时顺势向右前方行驶,车身方向与院门平行,只有倒车才能驶出院门;因急于就诊未下车,但其向在场工人提出尽快送被害人去医院救治,故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盼具有故意杀人的犯罪动机缺乏证据支持,证人周某2证言与其他证据相矛盾,其监护人证实侦查机关对周某2询问时有提示性语言,申请对周某2证言予以排除;2.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故意开车撞击被害人的犯罪事实缺乏证据支持,证人王某某的证言前后矛盾,且与尸检报告、现场勘查等证据相矛盾,申请对王某某证言予以排除;3.案发后,杨盼及丈夫等人主动去医院探望周某1,不能因杨盼撞伤周某1后没有立即施救而推定被告人主观上构成间接故意;4.被告人杨盼构成自首,案发后杨盼委托其丈夫报警,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依法构成自首;5.本案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并考虑到案件发生于亲属之间,且被告人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请求对被告人减轻处罚。
公诉机关当庭答辩称:1.在案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杨盼具有杀人动机,杨盼与周某1之间确有债务关系,证人周某2证实其目击二人争吵过程,证人周某3亦从侧面印证此节;2.机动车与行人碰撞的鉴定意见以及现场勘查能够证实被告人杨盼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碰撞时车速达41km/h,又两次倒车欲撞击被害人,且撞人后始终未下车施救,说明杨盼积极追求死亡结果的发生,杨盼主观状态系直接故意;3.被告人杨盼不构成自首,抓捕经过证实杨盼系公安人员抓捕归案,且到案后未如实供述,不符合自首条件。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杨盼与被害人周某1(男,殁年45岁)系亲属关系,2013年周某1筹建冷库时,杨盼投资人民币100万元。2016年5月6日下午,杨盼驾驶号牌为辽A***银灰色尼桑轿车来到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周某1经营的冷库与周某1见面,后杨盼驾车离开。当该车行驶到冷库门卫室附近时,从后面撞到正在车前行走的周某1,周某1后脑部与车前风挡玻璃发生碰撞后摔倒在地。事故发生后,杨盼两次倒车后驶出冷库大院。周某1被闻讯赶至的某冷库员工王某某等人送往医院救治。当晚,杨盼丈夫朱某拨打122交通事故报警电话告知上述经过。5月7日11时许,周某1妹妹周某4拨打110报警电话称其哥哥被杨盼故意开车撞伤。5月8日11时54分,周某1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害人周某1系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造成颅脑损伤导致脑机能障碍而死亡。5月10日,公安人员到沈阳市皇姑区杨盼家中将其抓获。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1.书证案件来源、报警情况登记表、调派出动单、病历,现场勘查、证人周某4、付某某证言等证据证实本案的案发情况。
(1)报警情况登记表证实:2016年5月7日11时24分,市民周某4拨打报警电话称在沈阳市张士开发区冷库内,其哥哥周某1被人故意开车撞伤,现在医院抢救。
(2)证人周某4系报警人,其证言证实:我接到妹妹周某3电话说我哥周某1被杨盼开车撞伤了。我从韩国赶回来探望周某1时,他已经不省人事,没多久就死于脑损伤。2016年5月7日中午12点我用电话报警。
(3)病历、死亡证明证实被害人周某1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事实。
(4)抓捕经过证实:2016年5月10日,公安人员在沈阳市皇姑区杨盼家中将杨盼抓获。
(5)调派出动单证实2016年5月6日20时49分,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开发区交警大队接到男子报警称在沈新路某冷库院内发生交通事故,行人被撞伤。
(6)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以及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证实:交警付某某于2016年5月7日来到冷库事故现场进行勘查并制作笔录等材料。
(7)证人付某某证言系事故现场勘查交警,其证实接受指派到冷库进行勘查:我是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开发区交警大队民警,2016年5月6日我值班。当晚8点多,我接到122指挥中心报警台通知,在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某冷库发生交通事故,报警人是杨盼的父亲,他说杨盼在某冷库院内开车把她姐夫刮了,人在医院。我问报伤者怎么样,杨盼父亲说正在抢救。我告诉他让杨盼来交警队,他说杨盼怀孕回家了。我之后给杨盼打电话,问她现场情况,杨盼告诉我她在冷库把周某1撞了,现在正在家保胎。杨盼告诉我肇事车辆让她爱人开走了。5月7号上午10点多,我接到通知让我跟刑警大队一起勘查现场,我就来到某冷库查看现场,看到门卫的墙体有撞击裂痕,现场有遗留的肇事车辆碎片,没有车辙痕迹,也没有紧急制动的轮胎痕迹。
2.证人周某2系被害人周某1长子,其目击周某1被撞伤经过,其于2016年5月9日所做证言内容如下:
2016年5月6日下午,我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沈新路某冷库的家中玩,我小姨杨盼开车来到我家,跟我爸爸周某1争吵起来,小姨让我爸还钱,我爸说没有钱,争吵中我小姨打我爸胸前一拳,我因为害怕把头蒙在被里,听见有摔东西的声音,之后我爸让小姨走,用手把小姨推出门外。大约过了十分钟,我爸朝屋外收发室走去,我跟着出去到院子北边的狗笼子边上看狗,我看见小姨的车停在狗笼子东侧冷库旁边。我爸在要往收发室小路走的时候,小姨开车冲向我爸,从后面把我爸撞了,我爸倒向小姨的车,后脑勺撞在小姨车的风挡玻璃上,风挡玻璃当时就碎了,之后我爸双手撑地站起来后,小姨驾车往后倒了三米左右又正面撞向我爸,我爸倒地后不动了,这时工厂的王叔叔(王某某)跑过来,我小姨驾车往后倒了三米左右又要撞向我爸,王叔叔在我爸前面拦着,小姨就刹车没有撞过去,然后小姨驾车往后倒,车尾部转向东侧门柱子,车头向北侧厂子院里转,在门口转了一圈开出厂子大门,开出大门后我小姨向西侧开车。小姨开的是一辆银色的小车,撞到我爸后始终没下车。
常住人口登记卡证实周某2于2007年1月16日出生,案发时其年龄为九岁。
证人安某系某冷库库管,案发当天其受托照看周某2、周某5,其证实周某2精神状态并无异样:2016年5月6日晚上七点左右,我把我孩子接到家后,陈某1跟我说让我帮忙照看一下周某2、周某5,我就把两个孩子带到我自己屋里,周某2和周某5一直玩,周某2的精神状态挺正常,跟往常没什么不同,当晚九点多孩子就睡觉了。
3.证人王某某系现场目击证人,其在侦查阶段共有三份笔录,审查起诉阶段有一份复核笔录,可证实杨盼撞伤周某1后有倒车行为的事实,但关于倒车细节不一致,内容如下:
(1)第一份笔录制作于2016年5月7日,内容如下:2016年5月6日17时左右,我在院里6号库干活,听见撞击声,应该是肇事了,我往门卫室走的途中看见有人倒地,倒地的人前面有一辆灰色东风日产轿车往院外开,我走到人边上时车已经不见了,我看到倒地的人是我老板周某1,他头出血了,我就用手台喊陈某1。这时我喊周某1,但他没有动静,已经不省人事了。陈某1过来后给120打电话被告知没有车,薄某某就开着皮卡和陈某1还有我拉周某1去八院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我打车回到单位,看见那辆东风日产轿车停在门卫室,车前风挡玻璃碎了,这辆车是周某1小姨子杨盼的车。
(2)第二份笔录制作于2016年5月9日,内容如下:2016年5月6日晚上五点左右,我当时在院里靠北面的狗笼边拌狗食,听见身后有车行驶的动静,这个声音与平常的车不一样,声音很大,就是起车时油门给的特别大,我回头看是杨盼平时开的那辆车,就没太注意,突然我听到”咣”的一声,我看到杨盼的车停在门口,我以为车撞到门垛上,就走过去看,走到院子中间,发现我们老板周某1趴在地上,我就跑过去,这时候杨盼的车先是慢慢往前开,然后突然加速往回倒,这时我急忙拍车尾,示意她停车,但车没停,直接用车后面撞了周某1,这次撞完车又向门口开,我急忙把周某1往大门垛方向拽,担心车再撞回来,结果车又往回撞,但没撞到人,车的左后面撞到门卫边的大理石门垛上,左后车灯都撞坏了,车就直接开走了。然后,我一边用对讲机喊陈某1,一边用胳膊担着周某1的头部喊他名字,当时周某1大口喘气,太阳穴边有伤口在流血,身体一动不动。陈某1跑过来让我打120,120告诉我没车,薄某某、陈某1和我用皮卡车把周某1送到八院,期间,陈某1给老板娘陈某2打了电话告诉这件事。到医院之后,我就回来了。
(3)第三份笔录制作于2016年9月22日,内容如下:2016年5月6日下午5点多,我在冷库院内喂狗时听见车一声响,好像是撞到了什么。我就往大门口走,当我走到8号库房的时候看见一辆银白色轿车和一个人,车停在大门口,倒在地上的人是我老板周某1,我往周某1那跑的时候,那辆轿车向后倒车,我抱着周某1上半身向门卫室和大门中间的空地躲,这时车还是向后倒,车后保险杠撞在了周某1腰下部位,随后车向前开了一段又向后倒车,由于周某1被我拉到大门后面没有被车撞到,那辆车撞到大门上之后,向前开走了。当时周某1躺在地上不动了,呼吸急促,面部出血。第一次做笔录时我害怕摊事,不敢说实话,第二次做笔录我说的是实话。
(4)复核笔录制作于2017年1月18日,内容如下:2016年的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在某冷库狗笼子处喂狗,听见有车加速的动静,我回头看见杨盼的车正在加速前进。紧接着我听见撞击声,我转过身往大门走时发现杨盼的车撞人了,被撞的人是我老板周某1,我跑到车跟前时,杨盼的车正往后倒,压到周某1的腿了,车速不快,我就喊压到人了,并拍了杨盼车两下。车接着往前开,我用手抱着周某1往大门和门卫室之间的空地挪动,这时杨盼的车又往回倒,这次没有撞到人,车后保险杠撞到门卫墙上,然后车向前开出了冷库。
4.证人陈某1、薄某某、崔某某的证言证实将被害人周某1送往医院救治的事实,内容如下:
(1)证人陈某1证实,2016年5月6日17时30分许,我在某冷库的仓库楼顶修广告牌子,听见对讲机中王某某喊”有人被车撞了”,我向下看见一个人趴在地上,同时还有一辆银灰色尼桑轿车在大门附近停着,我从梯子下来跑到伤者跟前发现是我大哥周某1,这时我抬头看那辆银灰色轿车已经不在了,周某1昏迷不醒,脸上有血,后脑勺有个包,地上有血,我让王某某打120,120说没车,我们几个把周某1抬上单位的皮卡车,打算去八院,同时我让薄某某打电话给大嫂陈某2告诉周某1被撞的事情。路上我接到陈某2询问周某1情况的电话。18时左右,我们到了八院,22时左右,八院说救不了,需要转院,我们坐车去陆军总院。我从陆军总院回到单位看见收发室附近迎面停着辆银灰色尼桑轿车,风挡玻璃碎了,前机盖上有一个坑。
(2)证人薄某某的证言与证人陈某1的证言基本一致。
(3)证人崔某某证实其看见大门柱边地上有汽车尾灯碎片,其余内容与陈某1、薄某某一致。
5.证人杨某1、杨某2、朱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后与杨盼取得过联系,内容如下:
(1)证人杨某2系被告人杨盼三伯父,其证实杨盼到其家中借走手机的事实:杨盼是我侄女,2016年5月6日17时左右,我在家吃饭,杨盼来到我家向我借手机,并对我说她开车把周某1撞了,我把电话借给她,她就往医院走了,手机一个月以后才还给我。
(2)证人杨某1系被告人杨盼父亲,其证实案发后杨盼与其通话:2016年5月6日下午5时许,杨盼在我家吃饭时说她要去冷库跟她姐夫周某1谈送混凝土的事,然后就开车走了。没过一会儿,我接到杨盼电话说她肚子疼,我就让她去沙岭的医院赶紧看看。又过了几分钟,杨盼打电话告诉我她在冷库院里把周某1撞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开车的时候低头找手机,突然就撞到人了,撞得挺重,她让边上的工人赶紧找车抢救,她因为肚子疼先去医院了。我赶到冷库时被告知周某1被送到八院。我到八院看见陈某2和周某1家人,过了一会儿杨盼也来了,杨盼先去探望周某1,之后去做检查。当晚周某1被转到陆军总院,随后去世了。杨盼是用她三大爷杨某2的手机告诉我以上事情的,周某1建冷库的时候杨盼投资100万元,一直没往回要,两家关系挺好的,没有别的债务纠纷,也没有矛盾。
(3)证人朱某系被告人杨盼丈夫,其证言证实杨盼撞伤周某1后与其通话的事实:2016年5月6日晚,我妻子杨盼给家里座机打电话,电话里说她开车把周某1刮了,因为开车时找电话不小心撞的,杨盼让她爸杨某1去医院。我问杨盼在哪,她说在大兴附近,具体不知道在哪,说话语无伦次。我合计杨盼怀孕状态不好,让她把车停在某狗肉馆等着,我打车去找她的路上,她用她三大爷杨某2的电话告诉我她先去医院看看周某1,车停在狗肉馆门口,并告诉我电话和钱包可能落在某冷库,让我去找。我到狗肉馆门口看见我媳妇的车,前挡风玻璃坏了,前机盖向内有凹陷。然后我开车到某冷库,打车去的八院,在医院四楼找到正在等着做B超的杨盼,一直陪着她直到回家。
6.证人陈某2、周某3的证言证实杨盼投资冷库以及杨盼与周某1平时关系的事实:
(1)证人陈某2系被害人周某1妻子,其于2016年5月7日所做证言证实:5月6日晚上我接到库管电话说周某1被撞了,我就赶到八院,八院大夫说需要转院,我就将周某1转到陆军总院,陆总大夫说没有手术必要,现在周某1已经脑死亡了,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现在知道是杨盼驾车撞的周某1,前几天杨盼打电话要找周某1谈混凝土的事,我说周某1旅游去了,最近能回来。5月6日杨盼打电话问我周某1回家没,我告诉杨盼回来了。2013年我跟周某1建冷库的时候,杨盼投了100万元,至今没有还给她,杨盼跟我们家关系挺好,没有什么矛盾。
(2)证人周某3系被害人周某1二妹,其于2016年9月5日所做证言证实:冷库是我哥周某1建的,当时我哥没有那么多钱,杨盼投资了100万元,没听说杨盼和周某1有矛盾,他们两家平时关系挺好。
7.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提取经过、指认照片等证据证实现场情况。
(1)沈阳市公安局出具的现场勘查材料证实:现场位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沈新路某冷库,中心现场为某冷库院内。现场为坐北朝南院落,院门朝前,院内西侧为冷库,东侧由南向北依次为门卫室、办公楼、冷库。院内距门卫西外墙0.9米、距大门4.8米有一辆灰色尼桑牌轿车,牌号为辽A****,车头朝南,车尾朝北。勘查发现褐色尼桑轿车前机盖上距下缘2厘米、距左缘55厘米处见一凹陷;前风挡玻璃外侧距下缘3.5厘米、距左缘21厘米处见一凹陷,风挡玻璃凹陷处的碎碴内夹有毛发;车辆后保险杠中部见一处刮擦痕迹,痕迹上附着刮擦残留物;车辆左后翼子板见一处刮擦痕迹,相邻尾灯罩碎裂。门卫室西外墙上由北向南见两处刮擦痕迹,痕迹上附着刮擦残留物,大门东门柱见上、中、下分布的三处刮擦痕迹,痕迹上附着刮擦残留物。门卫室与大门东门柱之间地面上见一处红色斑迹,近东门柱地面上见车灯碎片若干。
(2)提取登记表证实:以上风挡玻璃凹陷处毛发、门卫室西外墙北侧刮擦残留物、门卫室西外墙南侧刮擦残留物、大门东门柱上、中、下部三处刮擦残留物、车辆后保险杠中部刮擦残留物、车灯碎片、地面红色斑迹均已提取送检;同时提取车辆后保险杠漆片、门卫室外墙漆片送检。
(3)指认现场照片证实,被告人杨盼于2016年7月1日、同年12月7日在侦查机关组织下对案发现场、第一次撞击被害人位置进行指认。
8.书证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车辆档案证实:被告人杨盼于案发当天驾驶的车牌号辽A****银灰色轿车被依法扣押。辽A****号汽车登记所有权人为朱某,登记日期为2012年9月6日。
9.沈阳金杯机动车司法鉴定所共出具三份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项目分别为轿车与行人事故、轿车与门柱、墙体碰撞事故和轿车制动、行驶、传动系技术性能检验。
(1)轿车与行人事故鉴定意见书证实:轿车碰撞行人时速度约为41km/h;轿车加速距离约为40m。
(2)轿车与门柱、墙体碰撞事故鉴定意见书证实:轿车与行人碰撞后正行驶至冷库大门内侧、顺势急向右转向前行后快速倒车时,其后保险杠中部左侧与门卫窗户下墙体表面瓷砖相碰撞,碰撞后,轿车又向前行后快速倒车时,其车身左后部与冷库大门柱西北角碰撞,碰撞后轿车驶出冷库大门。轿车后保险杠中部左侧与某冷库门卫室窗户下墙体表面瓷砖为第一接触部位;轿车车身左后部与某冷库东侧门柱西北角为第二接触部位。
(3)轿车制动、行驶、传动系技术性能检验鉴定意见书证实:辽A****号轿车行车制动、行驶、传动系技术性能均符合国标GB7258-2012《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标准相关要求,上述各项技术状况处于良好状态。
10.沈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尸表检验显示本例右大腿前侧中段有青色图案纹身,四肢其它部位表面未见异畸形、变形等异常;本例右额顶部、左额部眉弓上、左颧部至左眼外眦外侧、右顶枕部、右肩外侧、骶部正中处均有表皮剥脱;下唇正中、左肩部处均有青紫变色。本例损伤集中于尸体头部、面部及肩部,骶部正中有一处孤立损伤,上述各处均为表皮剥脱,其损伤形态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形成,其中右顶枕部与骶部表皮剥脱分析为与车辆撞击中形成,其他部位损伤分析为撞击后摔跌过程中形成。经解剖检验,本例头部右侧骨折,其下对应处硬脑膜下血肿、脑组织挫伤,并有广泛蛛网膜下腔出血,故可以认定被害人周某1系因头部遭钝性外力作用造成颅脑损伤导致脑机能障碍而死亡。
11.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证实:对提取的门卫室西外墙北侧刮擦残留物(检材1)、大门东门柱下部刮擦残留物(检材2)、大门东门柱中部刮擦残留物(检材3)、门卫室西外墙南侧刮擦残留物(检材4)、大门东门柱上部刮擦残留物(检材5)、轿车后保险杠中部刮擦残留物(检材6)、轿车后保险杠提取的银灰色油漆(比对1)、地面红色车灯碎片(比对2)、门卫室外墙油漆(比对3)进行比对检验,检材1、检材2、检材3、检材4与比对1,检材5与比对2,检材6与比对3红外光谱图上各吸收峰峰位相同,相对峰高比例无明显差异。门卫室西外墙北侧刮擦残留物、大门东门柱下部、中部刮擦残留物以及门卫室西外墙南侧刮擦残留物与辽A****轿车后保险杠上提取的银灰色油漆红外光谱相符,检出元素种类相同,各元素相对含量无明显差异;大门东门柱上部刮擦残留物与现场地面红色车灯碎片红外光谱相符,检出元素种类相同,各元素相对含量无明显差异;轿车后保险杠中部刮擦残留物与门卫室外墙油漆红外光谱相符,检出元素种类相同,各元素相对含量无明显差异。
12.沈阳市公安局出具的DNA鉴定书证实:标记”地面红色斑迹”与”周某1尸血”在检出的D8S1179等20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其似然率为4.2796×1018倍。
13.被告人杨盼在侦查阶段共作了三次供述,均称其开车撞伤被害人周某1是无意行为,内容如下:周某1是我姐夫,我们之间没有经济纠纷,在某冷库扩建的时候我投资100万,一直没有收回。2016年5月6日17时左右,我开车去周某1某冷库的家中,想让他帮我联系混凝土工程。我把车停在靠东侧的冷库旁边后,来到周某1平时住的房间,看见周某1和他的两个孩子在家。我进屋之后跟周某1聊了混凝土工程的事情,聊了十多分钟的时候,我感觉肚子疼,就起身离开。我先到冷库院内取车,上车后往门口开,这时我的下体流血了,我就开始找电话打算给我爸打电话,这期间车一直向前开,我不知道周某1什么时候出来的,在我低头找手机的过程中听见一声响,我看见周某1的头撞在我的车前挡风玻璃上,身体从我的前机器盖左上方滑下去,这时我向右边打方向盘踩刹车把车停下来。停车后我打算挂停车档,但是我错挂成倒档,车开始向后走并撞到东西了,具体撞到什么我不知道,然后我把车停下来,又向前开了一段之后停下车,我打算下车看看周某1,但是没有打开车门,这时我看见冷库工人过来,我就对他说把人送医院去,随后我开车离开冷库去找我爸,我开到于洪区沙岭镇繁荣村路过我三大爷家时,我下车跟我三大爷借电话给我爸打电话,告诉他我开车把周某1撞了,我让我爸带着钱去医院看周某1情况,之后开车给我丈夫朱某打电话告诉他撞人的事情,朱某问我的状态如何,我告诉他我肚子疼,然后我把车停在大兴的一个狗肉馆,下车打车去八院。大约天刚黑的时候我到的八院,在急救室看见周某1的朋友告诉我周某1没事,我就去挂妇产科的号,随后朱某也到了,值班大夫说只能做B超,我就跑去做B超。做完检查我要去看看周某1,大家不让我去,我就往家走,朱某告诉我他报警了,快到家的时候交警给朱某打电话,向我跟朱某了解情况。
辽宁省医疗门诊收费票据证实:被告人杨盼于2016年5月6日到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就诊。
常住人口信息表证实被告人杨盼案发时系成年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本院认为,根据庭审认定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本案系一起被告人利用机动车实施犯罪的案件。利用交通工具故意杀人的案件在司法实践中并不常见,囿于驾驶员的驾驶水平参差不齐,在某些情景下出现难以解释的严重后果的事故也屡见报端。因此,与机动车相关联的故意杀人案件与恶性交通肇事案件的区分更需谨慎。此类案件认定故意杀人犯罪,除需查明被告人的行为手段外,还需深入论证被告人的犯罪动机、罪过形态等主观方面,并排除过失犯罪与意外事件等合理怀疑。故结合公诉意见、被告人辩解以及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本案故意杀人动机问题。公诉机关所提被告人杨盼因向被害人周某1索要欠款并与之发生争吵进而产生杀人动机的指控,以及杨盼所提其与周某1商谈混凝土工程事宜、并未与之发生争吵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所提公诉机关指控杨盼具有杀人动机证据不足、证人周某2证言真实性存疑、且与证人安某证言等证据相矛盾、申请排除周某2证言的辩护意见,经查,2013年周某1筹资建设某冷库时,杨盼投资入股100万元,至今未返还本金,亦未分得红利;案发当天,杨盼与周某1见面时周某1九岁儿子周某2在场,其证实杨盼与周某1发生争吵;证人安某证实案发当晚周某2玩耍时精神状态正常,房间内无打斗、摔东西痕迹;杨盼到案后始终供述其与周某1商量混凝土工程事宜,并未与之发生争吵;周某1妻子陈某2案发后第二天证实,案发前杨盼想与周某1谈混凝土工程,案发当天杨盼从陈某2处得知周某1在家便驱车前往;周某1和杨盼双方亲属陈某2、周某3、杨某1、朱某等人在本案未达成民事调解协议时亦证实杨盼与周某1无矛盾纠纷,平时关系良好。考虑到辩护人就周某2证言真实性提出的质疑,周某2监护人陈某2对侦查人员询问过程不尽规范的质证意见,以及周某2证言关于杨盼和周某1争吵缘由及程度等重要内容并未提及,本院发函要求侦查机关对周某2证言进行复核,但侦查机关出具情况说明表示监护人陈某2以周某2精神状态不好为由拒绝配合。现公诉机关以周某2所做的与多名证人证实并不一致的证言即排除杨盼所提辩解,并确实地认定杨盼因索债未果而产生杀人动机的指控事实,证据并不充分。
2.关于被告人杨盼驾车撞人行为的评价。公诉机关所提被告人杨盼高速撞伤被害人周某1系直接故意杀人行为的指控,以及被告人杨盼所提其因低头翻找手机时无意撞伤被害人的辩解,经查,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证人周某2、王某某证言等证据可以认定杨盼驾驶的机动车与周某1发生碰撞,碰撞时车速为41km/h,但案发现场已被破坏,且院内监控设备未开启,本院发函要求侦查机关进行模拟实验以还原涉案车辆行驶轨迹及停止方位,但侦查机关以实验有一定危险为由拒绝配合。鉴于前述认定本案故意杀人动机证据并不充分,考虑案发当天杨盼有与多位证人前往医院看望周某1、并主动委托他人报警的行为,在案证据仅能认定周某1系被杨盼驾车撞伤致死的事实,公诉机关关于杨盼明知周某1在其车前仍实施驾车撞人行为并积极追求周某1死亡结果的指控,证据并不充分。
3.关于被告人杨盼倒车行为的评价。公诉机关所提被告人杨盼撞伤周某1后,两次倒车欲对被害人周某1进行碾压的指控,以及被告人杨盼所提倒车系为驶出院门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所提证人王某某的证言内容存在多处矛盾、且与现场勘查和尸检报告不符、申请排除该证言的辩护意见,经查,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证人王某某证言等证据可以认定杨盼驾车撞伤周某1后有两次倒车行为,并与某冷库院内墙体发生刮擦,尸检报告证实周某1系右顶枕部被车辆撞击造成颅脑损伤导致脑机能障碍而死亡,其身体并无其他撞击、碾压伤;王某某系本案关键目击证人,其证言欲证实杨盼倒车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关联,即杨盼两次倒车行为的目的系欲对周某1进行碾压并追求死亡结果的发生,但王某某所做四次证言关于倒车的过程说法不一:其第一次证实什么都没看见,第二次证实车突然加速往回开,车后面撞了周某1,第三次证实车后面撞了周某1腰下部位,第四次证实倒车速度不快,压到周某1的腿,四份证言关于杨盼倒车车速、是否撞击周某1以及撞击部位前后矛盾,公诉机关关于四次证言取证程序合法的答辩意见亦无法合理解释上述矛盾,且该证言与尸检报告明显不符,相关待证事实无法确实认定,故公诉机关关于杨盼倒车欲对周某1实施碾压的指控,证据并不充分。
被告人杨盼在某冷库院内驾驶机动车过程中,未尽驾驶人合理注意义务,导致其驾驶的车辆将周某1撞伤致死,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基于以上对行为动机、实行行为以及主观罪过的分析评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盼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杨盼系抓捕到案,故辩护人所提杨盼构成自首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杨盼积极悔罪,主动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可从轻处罚。鉴于社区矫正部门已经出具同意对被告人适用非监禁刑的书面意见,故可对其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判决如下:
被告人杨盼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边 锋
审判员 袁俊峰
审判员 于晓微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张九超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