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沈斌

法院:广东省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一庭

电话:

沈斌,男,1976年12月22日出生,1999年7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法律硕士学位,现任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一级法官。

2 裁判要旨

行为人明知驾驶汽车高速追逐、挤逼他人可能会致人伤亡,并且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应认定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而非过失致人死亡罪。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7.5

6 当前得票

0

刘浩武、黄家斌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浏览量:       

广东省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51刑终74号
原公诉机关潮州市潮安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男,1966年4月4日出生,汉族,住潮州市潮安区,系本案被害人林某1之父。
上诉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1,女,1966年1月12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本案被害人林某1之母。
上述二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冯洽文、丁有生,均系广东道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浩武,男,1995年7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潮州市枫溪区。
辩护人陈仪斌,广东乔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家斌,男,1996年2月20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地潮州市湘桥区。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潮州市湘桥区潮枫路联通新时空大厦9楼。
负责人林某3,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绿水,男,1991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系该公司职员。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男,1998年6月2日出生,汉族,住潮州市潮安区,系本案被害人。
委托代理人李潮揭、刘春晓,均系广东正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女,1987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潮州市潮安区,系涉案车辆粤U×××××小轿车的驾驶人。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1,男,1983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涉案车辆粤U×××××小轿车的所有人。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潮州市枫春路中段邮电大楼北侧。
负责人林某,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余晓炯,男,1990年9月4日出生,汉族,系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谢晓烁,女,1996年3月8日出生,汉族,系该公司职员。
潮州市潮安区人民法院审理潮州市潮安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曾某1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7年6月1日作出(2016)粤5103刑初178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原审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不服,均提出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9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潮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静芬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林某2、方某1及其委托代理人冯洽文、丁有生,上诉人刘浩武及其辩护人陈仪斌,上诉人黄家斌,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绿水,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的委托代理人刘春晓,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黄某1,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谢晓烁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5年9月28日凌晨,被告人刘浩武的女朋友方某2之弟方某因琐事在潮州市枫溪区“牧歌”KTV与被害人林某1、曾某1、曾某2等人发生纠纷并打架。方某2得知情况后,联系刘浩武过去“牧歌”KTV现场看情况,刘浩武遂驾驶一辆车牌号为粤U×××××小轿车来到“牧歌”KTV附近,同时通过电话联系被告人黄家斌到场帮忙。随后,刘浩武、黄家斌在“牧歌”KTV附近发现被害人一方追赶方某后返回“牧歌”KTV,并共同驾乘多辆二轮摩托车沿潮汕公路往汕头方向行驶。方某2过来让刘浩武驾车跟上去看看,刘浩武以为对方在追赶方某,遂驾车沿潮汕公路往汕头方向追赶被害人一方。当追至潮汕公路潮州市枫溪区白塔村路段时,刘浩武驾车追逐、挤逼驾驶摩托车在右侧车道行驶的曾某2等人,还让黄家斌在车内持铁制汽车方向盘锁出来威吓对方,致使曾某2驾驶的摩托车碰撞到道路右侧花圃,造成曾某2摔倒受伤。
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发现被害人曾某2一方摔倒受伤后,仍共同驾乘小轿车追赶驾驶摩托车乘载被害人林某1逃离现场的被害人曾某1;追至潮汕公路乌洋村老爷宫前路口时,二车并排行驶,刘浩武驾车在潮汕公路的中间车道与右侧车道之间追赶、挤逼曾某1一方。当二车行驶至潮汕公路乌洋村路段时,适逢该路段右侧车道有许某1临时靠边停放的一辆车牌号为粤U×××××小轿车,曾某1驾驶的摩托车遂碰撞到许某1的小轿车,造成曾某1、林某1摔倒在地。与此同时,刘浩武、黄家斌驾驶的小轿车超过许某1的小轿车后,听到曾某1驾驶的摩托车发出碰撞的声音但仍共同驾车逃离现场。事后,曾某1、林某1因受伤被送至医院治疗,其中林某1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天下午死亡。
经法医鉴定:林某1的尸表多处软组织损伤,均符合钝性暴力作用所致。其中头部损伤致左颞枕部硬膜外出血,左右颞部、顶枕部硬膜下出血,顶部蛛网膜下腔出血,小脑挫裂伤,左侧小脑核内出血,左侧颅底粉碎性骨折,其头部损伤严重,足以致死;其下腹部腹壁结缔组织凝血块,出血量较小,且腹部脏器均未见外伤性异常,不足以致死;综合分析林某1符合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曾某1的左颞部、左额部、下颌下、右颈部、左锁骨处、右上胸部、左胸部至右上腹部、右腹部、左腹外侧、右小腿下段前侧、右足背有8处挫擦伤、2处瘢痕,并致左顶部硬膜下血肿、左额部硬膜下积液、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锁骨骨折;其中蛛网膜下腔出血,但未出现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构成轻伤二级;左侧锁骨骨折,构成轻伤二级;左额部硬膜下积液,构成轻伤一级;左顶部硬膜下血肿,但未出现明显的脑受压症状和体征,构成轻伤一级。曾某2的右大腿中段背外侧、右小腿中段前处侧擦伤痕累计229.75cm2,其损伤构成轻微伤。
另查明:(一)涉案车辆粤U×××××小轿车的所有人是被告人刘浩武,该车于2014年12月18日向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财保险潮州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其中交强险的保险期限自2014年12月19日0时起至2015年12月18日24时止,商业三者险的保险期限自2014年12月19日0时起至2015年12月18日24时止,保险金额人民币300000元。
(二)涉案车辆粤U×××××小轿车的所有人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1,使用人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该车于2015年3月7日向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联财保险潮州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其中交强险的保险期限自2015年3月31日0时起至2016年3月30日24时止,商业三者险的保险期限自2015年4月7日0时起至2016年4月6日24时止,保险金额人民币200000元。
(三)被害人林某1的户口性质系农村居民户口,案发前在潮州市潮安区浮洋镇陇美村经营潮州市潮安区浮洋镇祥和电器商行,系个体户。其于2015年9月28日因本案受伤后,到潮州市中心医院抢救,当天因抢救无效死亡,死亡时19周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系林某1的父母。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的户口性质系农村居民户口,案发时系未成年人。其于2015年9月28日因本案受伤后,到潮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至2015年10月26日出院,共住院28天,用去医疗费人民币51353.04元;出院诊断:1、颅脑外伤,2、胸部闭合伤、肺挫伤、肺部炎症,3、左侧锁骨中段骨折,4、多处软组织的挫裂伤;出院医嘱:1、出院带药,继续治疗;2、骨伤科门诊随诊治疗。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病历及医疗费用单据、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实。原审判决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定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均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刘浩武在共同犯罪中,纠集同案人参与作案且在犯罪过程中负责驾驶小汽车追逐、挤逼被害人,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黄家斌明知同案人实施驾驶小汽车追逐、挤逼被害人,仍在同案人的纠集下参与作案,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的行为与本案事故后果的发生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且起主要作用,应对被害人一方因本案所产生的经济损失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被害人曾某1虽然在本案中存在一定的交通违法行为,但鉴于其系在驾驶摩托车摆脱被告人刘浩武一方驾车追逐的过程中发生事故,其违章行为对本案伤亡结果的发生不起决定作用,不应对本案所产生的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责任,也不能据此减轻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及相应民事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曾某1提出的赔偿请求合法有据部分予以支持。结合本案的实际,确定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共同承担本事故70%的赔偿责任,其中被告人刘浩武承担70%,被告人黄家斌承担30%,二被告人系共同犯罪,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承担本事故30%的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1对本案不承担赔偿责任。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向林某2、方某1赔偿因被害人林某1在本案死亡所产生的相应经济损失,向曾某1赔偿因其在本案受伤所产生的相应经济损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的责任范围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应承担的赔偿责任。被告人刘浩武在本案中的犯罪行为已违背了其与保险公司在保险合同中的约定,故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可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五)项,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八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被告人刘浩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被告人黄家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3、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因被害人林某1在本案死亡所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13606.74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人民币133269.73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人民币97969.27元,由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共同赔偿人民币82367.74元,其中被告人刘浩武承担70%即人民币57657.42元,被告人黄家斌承担30%即人民币24710.32元,二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上述款项均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付还。4、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因本案受伤所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98424.99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人民币38339.79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人民币22030.73元,由被告人刘浩武、黄家斌共同赔偿人民币38054.47元,其中被告人刘浩武承担70%即人民币26638.13元,被告人黄家斌承担30%即人民币11416.34元,二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上述款项均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付还。5、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对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1的诉讼请求,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林某2、方某1、曾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林某2、方某1上诉称:1、一审判决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是错误的,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2、一审判决没有支持上诉人关于尸体保存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是错误的。3、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是必然发生的费用,一审判决以被害人林某1的近亲属尚未办理丧葬事宜为由,没有支持上诉人的该项请求不当,请二审法院改判支持上诉人该项请求。
上诉人刘浩武上诉称:1、一审判决将其行为定性为故意伤害罪是错误的,应认定其犯过失致人死亡罪。理由是其主观上不存在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犯罪故意,客观上也不存在实施故意伤害他人的行为。其是以车辆追赶的形式示威,恐吓被害人一方停止对方某的追打,在驾驶车辆追赶的过程中,对可能造成被害人一方伤害至死亡的后果因未能预见或者轻信能够避免。2、原审判决没有认定被害人一方存在过错是认定事实不清,导致量刑畸重。综上,请二审法院予以改判并从轻量刑。
其辩护人辩护称:1、一审判决将上诉人刘浩武的行为定性为故意伤害罪不当,应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理由是刘浩武追赶被害人摩托车的目的是为了阻止被害人继续追赶及伤害方某,主观上不存在故意伤害他人的故意。客观上刘浩武实施的行为不存在故意伤害的犯罪构成,同案人黄家斌持铁制汽车方向盘锁仅是威吓对方,刘浩武驾车追赶被害人仅限于挤压迫使被害人摩托车停车或减速,而没有采取其他暴力行为及互相碰撞对被害人进行身体伤害。刘浩武在实施上述行为时由于疏忽大意,轻信能避免交通事故的发生而最终导致发生事故造成被害人一死一伤的后果,应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2、本案被害人存在过错,原审判决未予认定不当。
上诉人黄家斌上诉称:原审判决对其量刑过重,请二审法院予以减轻处罚。
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上诉称:原审判决判令其公司在交通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缺乏法律及事实依据。理由是本案的致害人的行为是故意伤害行为,不属于交通事故,且涉案的粤U×××××车辆的停车行为与受害人伤亡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故其公司不应在交通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的委托代理人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所判赔金额恰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黄某1对原审判决均没有意见。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对原审判决没有意见。
出庭检察人员意见:1、上诉人刘浩武、黄家斌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二上诉人的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和受伤具备刑法上的因果关系。2、上诉人刘浩武、黄家斌的主观动机是故意而非过失。二上诉人在案发当晚的追赶行为是故意为之的,其二人明知追赶行为使被害人驾驶摩托车处于高度危险状态,可能会造成被害人伤亡的后果,但主观上仍然放任这种情况发生,属于间接故意。3、上诉人黄家斌与刘浩武之间构成共同犯罪。综上,一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恰当,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浩武、黄家斌合伙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共同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均应依法予以惩处。上诉人刘浩武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黄家斌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上诉人刘浩武、黄家斌应赔偿上诉人林某2、方某1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因本案而遭受的经济损失,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的违章停车的行为与本案发生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应对本案所产生的经济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上诉人林某2、方某1、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提出的赔偿请求合法有据部分予以支持。结合本案的实际,确定由上诉人刘浩武、黄家斌共同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其中由上诉人刘浩武承担70%的赔偿责任,由上诉人黄家斌承担30%的赔偿责任,二上诉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由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具体认定如下:1、鉴于涉案机动车粤U×××××号小轿车在人财保险潮州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涉案机动车粤U×××××号小轿车在联财保险潮州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故应由人财保险潮州公司、联财保险潮州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向上诉人林某2、方某1赔偿因被害人林某1在本案死亡所产生的相应经济损失,向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赔偿因其在本案受伤所产生的相应经济损失。2、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联财保险潮州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的责任范围内赔偿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应承担的赔偿责任。3、因上诉人刘浩武与人财保险潮州公司签订的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中约定“被保险人、驾驶人或受害人故意导致事故发生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且保险公司在订立合同时,已对上述免责条款尽了提示和说明义务,因此,上诉人刘浩武在本案中的犯罪行为已违背了其与保险公司在保险合同中的约定,故人财保险潮州公司可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
上诉人林某2、方某1上诉称一审判决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是错误的,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的意见,经查,被害人林某1虽系个体户,但其商行的经营场所系在浮洋镇乌洋村,且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害人林某1具有已在城镇居住超一年的情形,原审判决据此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并无不当,故该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上诉称一审判决未支持其关于尸体保存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是错误的的意见,经查,二上诉人所提该二项请求于法无据,故原审判决对其该二项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上诉称一审判决未判赔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不当的意见,经查,由于受害人亲属尚未办理丧葬事宜,尚未发生相关费用,因此受害人家属可在相关费用发生后另行起诉。
上诉人刘浩武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审判决认定刘浩武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系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意见,经查,第一,上诉人刘浩武驾驶小汽车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追逐、挤逼被害人驾乘的摩托车,小汽车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摩托车处于明显的劣势地位,此种状态使二被害人受到巨大的心理压力,对被害人的人身安全构成高度危险,发生实际危害结果具有必然性,因此二上诉人的行为与被害人的伤亡后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第二,刘浩武、黄家斌的行为过程中的罪过形式是间接故意。刘浩武、黄家斌驾乘的小汽车与被害人驾乘的摩托车虽未发生直接碰撞,但刘浩武驾车追逐、挤逼及黄家斌挥舞汽车方向盘锁对被害人进行恐吓的行为,对驾乘摩托车的被害人的人身安全构成高度危险,发生实际危害结果具有必然性,根据一般人的普通经验即可认识到。刘浩武、黄家斌做为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应当认识到此种高度危险。此种高度危险并非刘浩武等人正常驾乘小汽车所形成,而是刘浩武等人故意追逐、挤逼被害人所驾乘的摩托车而形成,明显是放任被害人因此受到伤害结果的发生,且刘浩武、黄家斌在得知二被害人所驾乘的摩托车发生碰撞并倒地受伤后,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而是驾车直接离开现场,由此也可看出刘浩武、黄家斌对于危害结果的发生不反对、不排斥的心理,因此,刘浩武、黄家斌主观上是间接故意而非过失,应认定刘浩武、黄家斌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而非过失致人死亡罪,故上述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提出原审判决没有认定被害人一方存在过错是认定事实不清的意见,经查,被害人曾某1虽然在本案中存在一定的交通违法行为,但其驾驶摩托车加速是为了摆脱上诉人刘浩武一方的追逐、挤逼,刘浩武等人的追逐、挤逼行为是导致被害人伤亡结果发生的直接原因,而曾某1的违章行为与本案伤亡结果的发生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审判决据此认定被害人一方不存在过错并判决刘浩武、黄家斌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故该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上诉人刘浩武及其辩护人、上诉人黄家斌提出原审判决对刘浩武、黄家斌的量刑畸重,请求二审法院予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刘浩武、黄家斌合伙驾车追逐、挤逼他人,共同致一死亡,一人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论罪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原审判决根据刘浩武、黄家斌的犯罪事实、情节及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对刘浩武、黄家斌所判处的刑罚均无不当,故该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中心支公司上诉称原审判决判令其公司在交通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缺乏法律及事实依据的意见,经查,原审判决认定本案的发生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许某1的违章停车的行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许某1应对本案所产生的经济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及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依法判决许某1所承担的赔偿责任由联财保险潮州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和在商业三者险的责任范围内负责赔偿并无不当,故该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的委托代理人所提意见经查属实,均予以采纳。
出庭检察人员所提意见经查属实,均予以采纳。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江 瑾
审判员 沈 斌
审判员 张秋芸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吴 湉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