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黄庭岗

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审监庭

电话:

黄庭岗,男,1972年8月生,法律硕士,现任省院审监庭副庭长,三级高级法官。

2 裁判要旨

 根据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内容,虽然该合同中载明的保证人为富鑫公司与陈阿娜,但只有富鑫公司在合同保证人栏加盖公司印章,而陈阿娜的印章则加盖于富鑫公司印章下方法定代表人(授权代理人)处,鉴于陈阿娜系富鑫公司法定代表人,故陈阿娜关于其在合同上盖章系履行职务行为的主张理由充分,农商行海峡支行关于陈阿娜系作为保证人在合同上盖章的主张依据不足。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75.67

6 当前得票

0

陈阿娜、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闽民再143号
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陈阿娜,女,1983年2月5日出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住福建省晋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文,福建安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奕山,福建安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审原告):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安吉路人民日报社记者联谊中心一楼。
负责人:杨帆,该支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小英,福建伟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连仕,福建伟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涵口村。
法定代表人:陈国富,该公司董事长。
原审被告: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永春县工业园区榜德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陈清转,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涵口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刘美红,该公司董事长。
原审被告:陈国富,男,1958年5月29日出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住福建省晋江市。
原审被告:刘美红,女,1962年3月1日出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住福建省晋江市。
再审申请人陈阿娜因与被申请人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下称农商行海峡支行)及原审被告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下称闽超公司)、原审被告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富狼公司)、原审被告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下称富鑫公司)、原审被告陈国富、原审被告刘美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17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7年2月21日作出(2016)闽民申371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陈阿娜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奕山及被申请人农商行海峡支行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小英、孙连仕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闽超公司、富狼公司、富鑫公司、陈国富、刘美红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农商行海峡支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闽超公司偿还借款本金500万元及从2014年8月21日起至实际还清款项之日止按合同约定的利率支付尚欠的利息、罚息(利息暂计至2014年10月21日金额为130866.08元);2.富狼公司、富鑫公司、陈国富、陈阿娜、刘美红履行连带保证责任,对上述应偿还的借款、利息、罚息承担连带偿还责任;3.诉讼费用由各被告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9月27日,闽超公司与农商行海峡支行签订一份编号为闽超(借)字第20130926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该合同约定:借款金额5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9月27日起至2014年9月26日止,利率为年利率9%,逾期罚息按借款利率加收50%,按月结息,结息日为每月20日等。合同签订当日,闽超公司依据合同约定提出贷款支付申请,请求农商行海峡支行将借款500万元汇入其指定账户:户名福建商祺贸易有限公司,账号13×××14,开户行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农商行海峡支行遂依约于当日将500万元汇入闽超公司指定的上述账户内。为保证上述债务履行,此前于2013年3月14日,农商行海峡支行分别与富鑫公司、陈阿娜签订了一份编号为闽超(保)字第2013001号《最高额保证合同》,担保的债权本金最高余额为1000万元;于2013年9月12日与陈国富签订了一份编号为闽超(保)字第2013002号《最高额保证合同》,担保的债权本金最高余额为1000万元;于2013年9月12日与富狼公司、刘美红签订了一份编号为闽超(保)字第201303号的《最高额保证合同》,担保的债权本金最高余额为500万元。上述三份保证合同约定:富鑫公司、陈阿娜、陈国富、富狼公司、刘美红作为保证人,自愿为农商行海峡支行与债务人闽超公司于签订上述《最高额保证合同》之日起两年内形成的债权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债权所涉业务具体包括人民币/外币贷款、银行承兑汇票(扣除保证金部分)等,保证担保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主债务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及其他应付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等),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上述贷款发放后,闽超公司仅支付利息至2014年8月20日,之后利息未再支付,借款期限届满后,也未按约偿还借款本金,富鑫公司、陈阿娜、陈国富、富狼公司、刘美红也未按约履行保证担保义务。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借款本金500万元,并按双方合同约定的标准计付自2014年8月2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还款之日止的利息、罚息;二、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陈阿娜、陈国富、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刘美红对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上述第一项债务的清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陈阿娜、陈国富、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刘美红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追偿。
上述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陈阿娜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
陈阿娜申请再审称,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第三项有关陈阿娜责任承担的内容,驳回农商行海峡支行原审对陈阿娜的诉讼请求或者将本案发回重审。事由与理由:1.根据农商行海峡支行提供的2013年3月14日闽超(保)字第2013001号《最高额保证合同》载明的内容,该合同中”保证人、法定代表人、授权代理人”栏的”保证人”处加盖”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授权代理人”处加盖”陈阿娜”私章,在另一栏”保证人、法定代表人、授权代理人”的”保证人”处由吴尔闵签名并捺手印。可见该《最高额保证合同》的保证人是富鑫公司,陈阿娜在合同中盖章是履行职务的行为,并非是保证人,原审认定陈阿娜应承担保证责任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2.富鑫公司的投资人(股权)和法定代表人已于2013年9月24日由陈阿娜变更为刘美红,且闽超公司与农商行海峡支行于2013年9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期间,陈阿娜不在大陆而在香港,故陈阿娜对此并不知情,农商行海峡支行在起诉状中将富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列为陈阿娜是错误的,原审据此作出的判决也是错误的。
农商行海峡支行答辩称,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明确约定富鑫公司和陈阿娜作为保证人,陈阿娜作为富鑫公司唯一股东,如果没有其同意,吴尔闵不可能持有并加盖其私章。陈阿娜对其在合同保证人处加盖私章的事实并无异议,只是认为是履行职务的行为,但本案中吴尔闵才是履行职务的行为,而非陈阿娜。退一步讲,富鑫公司属一人独资公司,陈阿娜作为公司唯一股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也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陈阿娜主张富鑫公司股权及法定代表人于2013年9月24日发生变更,其对闽超公司与农商行海峡支行2013年9月27日签订的借款合同不知情,但陈阿娜与陈国富、刘美红系父(母)女关系,其不可能不知情。综上,陈阿娜在涉案保证合同保证人处加盖私章且该合同保证人也明确为富鑫公司及陈阿娜,因此应认定陈阿娜为涉案借款的保证人。原审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驳回陈阿娜的再审请求。
闽超公司、富狼公司、富鑫公司、陈国富、刘美红未提交答辩意见。
本案再审期间,陈阿娜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证据一《出入境记录查询结果》及护照,证明陈阿娜在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及《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签订期间均不在境内,不清楚上述两份合同的签订情况,原审认定其应承担涉案借款的连带偿还责任没有依据;证据二《外资企业登记情况表》,证明富鑫公司的投资人(股权)及法定代表人已于2013年9月24日由陈阿娜变更为刘美红。
农商行海峡支行质证认为,上述证据一只能显示陈阿娜的实际位置,其仍可通过其他方式与公司人员取得联系,且富鑫公司是独资企业,陈国富与陈阿娜系父女关系,陈阿娜不可能不知情;证据二中鉴于陈阿娜与陈国富、刘美红为直系亲属关系,股权只是形式上的转让,有可能存在未支付转让款的情形,陈阿娜也未提供受让方支付转让款的证据。上述两组证据均不能证明陈阿娜对涉案借款不应承担保证责任。
本院审查认为,陈阿娜再审期间提交的《出入境记录查询结果》、护照及《外资企业登记情况表》,即便可以证明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及《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签订期间陈阿娜不在境内,且《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签订时陈阿娜已不是富鑫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但该事实与本案待证事实即陈阿娜应否为涉案借款承担保证责任并无关联,故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原审查明的事实,陈阿娜除认为其不是涉案保证合同的保证人不应承担保证责任外,对原审查明的其他事实无异议;农商行海峡支行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本案再审审查期间,农商行海峡支行提供经公证的委托书两份,证明陈阿娜作为富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委托吴尔闵向金融部门办理贷款及对外提供担保等相关事宜,吴尔闵是陈阿娜的委托代理人。该两份委托书上载明的委托人均为富鑫公司,受托人为吴尔闵,委托事项为向金融部门办理开户、资金结算、借款、银行承兑汇票及对外提供担保等,陈阿娜在富鑫公司落款及印章下方法定代表人处签名。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陈阿娜是否为涉案借款的保证人而应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
本院再审认为,根据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内容,虽然该合同中载明的保证人为富鑫公司与陈阿娜,但只有富鑫公司在合同保证人栏加盖公司印章,而陈阿娜的印章则加盖于富鑫公司印章下方法定代表人(授权代理人)处,鉴于陈阿娜系富鑫公司法定代表人,故陈阿娜关于其在合同上盖章系履行职务行为的主张理由充分,农商行海峡支行关于陈阿娜系作为保证人在合同上盖章的主张依据不足。案外人吴尔闵虽在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另一保证人栏签名(捺印),农商行海峡支行亦主张吴尔闵系陈阿娜的委托代理人,但农商行海峡支行于本案审查期间提交的委托书中载明的委托人是富鑫公司而非陈阿娜个人,陈阿娜仅是作为富鑫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委托书上签名,故吴尔闵在《最高额保证合同》中的签名行为仅能代表富鑫公司而不足以代表陈阿娜。原审认定陈阿娜系涉案借款的保证人并据此判决其承担保证责任不当,应予以纠正。
综上,陈阿娜的再审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173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借款本金500万元,并按双方合同约定的标准计付自2014年8月2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还款之日止的利息、罚息;
二、变更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173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陈国富、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刘美红对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上述第一项债务的清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三、变更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1734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陈国富、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刘美红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追偿。
四、驳回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7716元,由福建省晋江闽超鞋业有限公司、晋江富鑫鞋业有限公司、陈国富、福建省富狼皮具服饰有限公司、刘美红共同负担;再审案件受理费47716元,由泉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峡支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庭岗
代理审判员  黄清秀
代理审判员  赵士旭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陈 婷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