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李欣

法院:郑州铁路运输法院

部门:刑事审判庭

电话:

承办人李欣,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硕士,现任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自2016年主持刑庭工作),郑州铁路运输法院首批入额法官。先后在本院政治处、民一庭、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四庭(挂职锻炼一年)、刑事庭工作,政治、业务素质过硬,在刑事庭工作期间主审了一系列最高院、省高院指定管辖案件,在审判一线积累了大量工作经验。

2 裁判要旨

被告人不认罪的零口供案件,间接证据能够形成完整证据链且被告人辩解没有证据支持、不符合经验法则,可以认定被告人构成犯罪。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74.67

6 当前得票

0

韦必盗窃一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郑州铁路运输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7101刑初49号
公诉机关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
被告人韦必,男,1968年2月4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宜州市,壮族,小学文化程度,无业,住宜州市。2000年4月因犯盗窃罪被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1年8月7日因犯盗窃罪被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5年12月3日因犯盗窃罪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2016年6月9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7年5月29日被郑州铁路公安处抓获并刑事拘留,经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决定,于同年6月23日被逮捕。
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以郑铁检公诉刑诉〔2017〕5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韦必犯盗窃罪,于2017年9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次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军伟、杨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韦必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控,2017年4月28日4时许,被告人韦必在海口开往郑州的K458次列车上盗窃被害人张某1黑色腰包内的现金人民币12000余元,后从桂林北站下车。同年5月29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的证据,认为韦必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韦必认为公诉机关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称自己于案发当日乘坐K458次列车后,在柳州存入银行的9600元现金系赌博赢得,其没有盗窃行为。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28日4时许,被告人韦必在海口开往郑州的K458次列车上盗窃被害人张某1黑色腰包内的现金人民币12000元,后从桂林北站下车。同年5月29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出示,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柳州铁路公安处桂林北站派出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情况说明,郑州铁路公安处乘警五大队出具的工作情况说明、犯罪嫌疑人归案情况说明
证实2017年4月28日4时许,K458次旅客张某1在桂林北火车站出站后,发现随身携带的黑色腰包内装的12000余元现金被盗,遂向柳州铁路公安处桂林北站派出所报案。2017年5月5日,柳州铁路公安处将本案移至郑州铁路公安处乘警五大队,后经公安机关侦查,确定被告人韦必有重大作案嫌疑。2017年5月29日,郑州铁路公安处民警在柳州火车站将韦必抓获。
2.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五大队出具的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火车票、实名制购票信息表,柳州铁路公安处行政处罚决定书
证实被告人韦必及庾某某、王某某实名制购票信息显示,自2017年2月至5月共计80次频繁在柳州与桂林北购票往返,其中70余次均为凌晨1时至4时期间;2017年5月22日,韦必因使用王某某身份证购票乘车,被柳州铁路公安处决定行政处罚罚款400元;2017年5月29日,韦必被郑州铁路公安处民警抓获时,查获其随身携带实名为韦必、庾某某K458次柳州至桂林北列车车票两张。
3.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五大队出具的实名制购票信息表、视频光盘、视频截图及视频情况说明
证实被告人韦必于2017年4月28日凌晨01时07分使用王某某身份证购买K458次柳州至桂林北(乘车时间4月28日01时48分)列车车票后,于01时27分检票乘车,04时04分在桂林北车站出站;遂又使用王某某身份证购买当日04时40分K1523次桂林北至柳州车票返回柳州,并于07时50分在柳州市农业银行ATM机存入现金。
4.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五大队于2017年5月22日、6月14日出具的情况说明,被告人韦必及证人符某、文某某中国农业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冠字号查询信息
证实被告人韦必62×××13中国银行卡于2017年4月28日存入现金9600元;证人符某62×××69中国农业银行卡、文某某62×××19中国农业银行卡分别于2017年4月26日取现4万元;上述被告人存入款项与证人取出款项中,有33张人民币冠字号一致。
5.被害人张某1陈述及其身份证、火车票、随身携带物品照片
其称,2017年4月27日17:23分,我一行六人从徐闻乘坐徐闻至桂林北的K458次列车。我们六个人买的车票是不在一起的,只有我的同伴姜某跟我坐在一起。中途我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快到站的时候我才醒过来,凌晨四点左右到达桂林北站。出站之后走到广场了,我发现在腰包里的12000多块钱都不见了。我们是去海南帮别人砍甘蔗的,砍了差不多三个月样子,砍完了之后,老板给每个人发工钱发了12000元,然后我们就拿着这些工钱乘坐K458回老家。我上车以后就一直用手捂着我的腰包,我虽然一直没有打开过,但是我摸着钱还是在的,因为我的这个包不大,也没有装别的东西,除了钱就是手机,12000多块钱还是有厚度的,我摸着是一直在包里的。睡觉之前我摸着包都是鼓的,然后我醒了之后到下车出站,都没有其他人碰过我的包,直到我出站以后一摸才发现包是瘪的,打开看,钱已经不在了。我记得我睡觉之前还经过了柳州站,所以肯定是列车经过了柳州站之后我才睡着了。最多一个小时,睡醒之后就差不多到达桂林北站了,当时列车已经开始减速,很快就到站了。包里的钱除了我,还有我的同伴知道。因为这个钱老板发下来的时候是按人数平均分的。和我坐在一起的同伴姜某基本上没怎么跟我坐,她一直在到处找地方睡觉,后来她在车厢后部找到了位置睡觉,也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6.证人杨某证言(被害人同行人)
其称,2017年4月27日17:23分许,我和张某1一行总共六个人,一同乘坐徐闻站开往桂林北的K458次列车,我们都是在5号车厢,但是不同座位号。当我们到达桂林北站走到出站口之后,张某1突然说她的放在腰包内的12000余元人民币不见了。然后我们就打110报警了。我和张某1是同一个村子的,一起在外面打工,这次是一起回老家。我们一行六人,先在广东徐闻县下桥镇帮两个事主砍甘蔗,砍完甘蔗之后,我们每个人分得报酬是4900块,随后我们又到了海南东方八所市罗旺村帮一个事主砍甘蔗苗,砍完之后,我们每个人分得报酬6810块。两次砍甘蔗获得11714元的报酬,然后张某1说自己原先身上还有1000余元,所以总共就有12724元。我确定她身上肯定有11714元人民币,因为这是我们每个打工获得的工资,剩下的1000多是张某1自己说的。她把腰包系在自己身前面的腰间部位,腰包是黑色的,秀一朵花儿。
7.证人姜某证言(被害人同行人)
其称,2017年4月27日17:23分许,我和张某1一行总共有六个人,一同乘坐徐闻站开往桂林北的K458次列车。上车之后我和她是并排坐的,其他同行人也在5号车厢,但不同座位号。等列车开了之后,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过了雷州站之后,我就想睡觉了,然后我就离开张某1,在5号车厢找其他位置睡觉去。然后28日1时许我就睡醒了,之后我就和张某1吃了一些东西,吃完之后我又去睡觉了。然后到站了我们就一块儿下车。当我们走出出站口之后,张某1突然说,她的放在包里的12000元人民币不见了,然后我们就打110报警了。我和她是一个村子的,一起在外面打工,这次是一起回老家的。我们一行六人,先在广东徐闻县下桥镇帮两个事主砍甘蔗,砍甘蔗之后,我们每个人分得的报酬是4800元。随后我们又到了海南东方八所市罗旺村帮一个事主砍甘蔗苗,砍完之后我们每个人分得报酬6814块,两次砍甘蔗共获得11614元的报酬。然后张某1自己说原先身上还有1000余元,所以总共就有12614元。我确定她身上肯定有11614元人民币,因为这是我们每个人打工获得的工资,剩下1000多是张某1自己说的。我们28日1时许在列车上吃东西的时候她和我说钱还在的,后来下车之后她身上后面背了一个格子双肩背包,胸前挎了一个红黄黑相间的挎包,然后腰上系着装钱的黑色腰包,这个挎包是盖着这个腰包的,再加上这个腰包的拉链是拉好的,所以确定张某1的钱是在列车上被偷了。
8.证人符某证言(向被害人发放工资老板)
其称,张某1和杨某都是贵州人,他们3月份来到东方市给我砍甘蔗,干了有20多天,当时杨某是领工,共有六个人,张某1也在这六个人之列。他们一共给我干了20多天,我共计给杨某支付了4.5万元左右的报酬。这些报酬我是支付给了领工杨某,杨某具体分的钱。这4.5万元左右的报酬我是2017年3月26日至4月28日左右在东方市九龙路中国农业银行自助机取的,我当时取钱时用了两张中国农业银行卡,卡号分别为62×××19、62×××69,这两张卡分别取了两万元。其余几千元是4月28日之前取得,和这4万块不是同一天取的,是用62×××69这张卡取的。
上述5-8证据证实被害人的被盗经过及丢失现金的来源。
9.被告人韦必供述与辩解
主要内容如下:
?这次为什么刑拘你?
:这次我被抓后才知道怀疑我今年4月28日在海口到郑州的K458次列车上涉嫌盗窃的事。
?实际情况呢?
:我没有盗窃。
?如实回答我们的提问。4月28日你上这趟车了吗?
:上了。
?上这趟车,在几号车厢?
:我记得那天上这趟车,在1号车厢。
……
?再讲一遍,从哪里到哪里?
:柳州到桂林北站。
?上车后都干了什么事?
:啥也没干。
?敢确定吗,什么事情都没干?
:是的。
?从桂林北站下车时间?
:凌晨四点左右。
?讲一下从桂林北站下车后的情况?
:出站后吃了蛋炒饭,然后去桂林北站售票处买了一张桂林北站到柳州的K1523次列车车票,返回的柳州。
?你从柳州乘坐K458列车到桂林北站,又从桂林北站返回柳州乘坐K1523列车,都使用谁的身份证购买的车票?
:王某某。
?K1523次列车从桂林北站开车时间?
:凌晨4:50左右。
?返回柳州站时间?
:早上6点多一点。
……
:大概在早上七八点钟我在柳州永前街道上一个农业银行的自动存款机上存了9600元。
……
?这些钱的来源再讲一下?
:就是我前几天赌博赌来的。
?在什么时间、地点赌博?
:在柳州峨山小区五区,是家庭开的赌场。
?具体门牌号?
:不知道。
?房东姓名、手机号码?
:不知道姓名,是个女的,他的手机号码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赌场的?
:我经常去那里玩,早就知道。
?经常去她那里玩,就不知道她的名字,手机号码?
:不知道。
?你说你存的一万元是赌博挣来的,几天挣来的?
:就那二三天吧。
?一起赌博的都有谁?
:人多了,叫不出名字。
?一局赌资多少,二三天你都能赢下一万元?
:下筹码,下的多赢得多。
?你说赌博赌来的,谁能证明?
:我赢钱的事没给谁说。
……
?根据我们调查取证,自从今年2月份开始你一直使用王某某的身份证乘坐往返柳州-桂林北站的K458/1523次等列车,目的是干什么的?
:就是为了找工。
?这些车次都是凌晨1点多钟至凌晨4点左右,这个时间段乘车就是为了找工吗?
:是的。
?韦必,再讲一下你被处理过几次?
:因为吸食毒品被强制戒毒两年,还有一次2015年因为我还是在这趟K458次列车上盗窃旅客的几千块钱还有一部手机的事,被长沙铁路法院判刑十个月。
?除此之外还有吗?
:没了。
?根据我们调查取证,你曾经因为盗窃被多次处理过,怎么解释?
:我只被长沙铁路法院处理过一次,判刑十个月,其他没有了。
?以上讲的是实话吗?
:每次讲的都是实话。
……
证实被告人韦必对其盗窃行为拒不承认。
10.被告人韦必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证实被告人的自然状况。
另查明,被告人韦必于2000年4月因犯盗窃罪被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1年8月7日因犯盗窃罪被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5年12月3日因犯盗窃罪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2016年6月9日刑满释放。上述事实,有长沙铁路运输法院(2015)长铁刑初字第43号刑事判决书、湖南省长沙监狱释放证明书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韦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旅客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韦必曾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
关于被告人韦必称其没有盗窃行为的辩解意见,本院认为不能成立,理由如下:1.被告人2017年4月28日存入柳州农业银行9600元现金中,有33张与被害人所得工资人民币冠字号相吻合,而被告人与被害人并不相识,亦没有经济来往;2.根据被害人陈述、证人杨某、姜某证言及被告人购票、进出火车站监控视频等证据,证实被告人、被害人分别在柳州与徐闻乘坐K458次列车,两者乘车前的活动轨迹没有交集,而被害人丢失现金为列车运行自柳州至桂林北区间,此时为被告人与被害人活动轨迹的唯一交集;3.根据符某(向被害人发放工资者)证言及公安机关提取的冠字号查询清单,冠字号相吻合的人民币系符某4月26日在东方市农业银行所取,被害人4月27日即从徐闻乘坐K458次列车,故在符某向被害人发放工资之前,其取出的人民币流通至柳州的可能性不大,且正好流通至被告人处的巧合更小;4.根据公安机关提取的实名制购票信息、被告人供述及被告人使用他人身份证乘坐火车被行政处罚情况等证据,能够综合证实被告人自2017年2月至5月(包含案发当日)数十次频繁自凌晨1时至4时许在柳州与桂林北购票往返,虽被告人辩称均系自柳州到桂林找工,但其辩解没有证据支持,且显与常理不符;5.被告人对其4月28日存入柳州市农业银行的,包含33张与被害人工资人民币冠字号吻合的9600元现金的来源解释为,是在一家经常去的家庭赌场赌博所得,但其对具体的赌博地点、赌场联系人员及能够证明其去赌场的相关问题一概不能具体说明,故其自称的现金来源不能核实;6.根据卷宗其他证据材料,在平时和案发当日,与被告人韦必自柳州至桂林北区间共同乘车活动的还有其他人员,不排除本案具有共同盗窃犯罪的可能性,但根据法律规定及现有证据,上述情况并不影响本案对韦必构成盗窃犯罪的认定。综上所述,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已形成完整证据链,本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予以支持,对被告人提出自己没有盗窃行为的辩解意见不予支持。
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韦必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二年,并处罚金的刑罚;韦必没有发表具体的量刑辩论意见。在量刑时,本院考虑到韦必系累犯且有盗窃前科,对其予以从重处罚。综上所述,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韦必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29日起至2018年9月28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责令被告人韦必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被害人张芳利退赔损失款人民币一万二千元;
三、罚金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李 欣
审判员 何晏军
审判员 李华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赵 一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