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张传毅

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环资庭

电话:

张传毅,男,1974年12月出生,汉族,现任山东高院环资庭副庭长,三级高级法官。

2 裁判要旨

本案为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承包人与村委会签订了长期合同,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村委会又将涉案荒山另行发包给他人,并被他人开采,现状发生很大变化,不仅侵害了原承包人的合法权益,而且在再次发包过程中发生了山体被损害的情况,为了维护山林承包的秩序,且保护好自然环境,并依法促进现有生态资源改善,作出了本判决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5.5

6 当前得票

0

中华环保联合会、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民终1577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14区青年沟东路华表大厦6层。
负责人:张永红,秘书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若冰,男,1991年4月20日出生,满族,中华环保联合会工作人员,住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西里4-301。
支持起诉人:东营市环境保护局,住所地山东省东营市东城府前大街100号。
法定代表人:马保峰,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军,山东胜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住所地浙江省建德市新安江街道新衢路103号。
法定代表人:胡江,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深海,浙江浙经律师事务所。
委托诉讼代理人:翁新红,1968年5月4日出生,汉族,浙江新安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住浙江省建德市。
上诉人(一审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建德市新安江镇。
法定代表人:吴建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深海,浙江浙经律师事务所。
委托诉讼代理人:翁新红,1968年5月4日出生,汉族,浙江新安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住浙江省建德市。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建德市大洋镇工业功能区。
法定代表人:陈龙姣,董事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垦利县玖新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垦利县胜坨镇万达公寓以北1000米。
法定代表人:尚新建,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盖乃明,山东领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李强,男,1976年2月18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桓台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李兆福,男,1950年2月18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桓台县。
上诉人中华环保联合会、支持起诉人东营市环境保护局因与上诉人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以下简称化工二厂)、上诉人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安化工)及被上诉人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安公司)、垦利县玖新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玖新工贸)、李强、李兆福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东环保民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26日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军、王若冰,支持起诉人东营市环境保护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军,上诉人化工二厂及新安化工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深海、翁新红,被上诉人玖新工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盖乃明,被上诉人李强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宏安公司、被上诉人李兆福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华环保联合会上诉请求:请全面考虑上诉人在一审、二审及将来的执行程序中已发生和必将发生的差旅费、律师费等维权支出从而确定更合理的数额。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在考量维权支出时不全面,既没有考虑上诉人一审前及一审时已发生的差旅交通费用,又没有考虑二审及将来执行程序中必会发生的差旅费等合理支出。(二)一审法院行使自由裁量权确定律师费用不是长效机制,应按诉讼标的额比例差额累进收取律师费。
化工二厂、新安化工上诉请求:依法改判驳回中华环保联合会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本案的环境污染治理费用为2274万元,没有事实依据。1、磷酸盐混合液的处置费用和环境治理费用或环境修复费用是不同概念,一审错误地以处置费用代理治理费用或修复费用。2、每吨2000元的处置费用没有依据,废物处置价格不能适用于本案。(二)一审判决上诉人与其他当事人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1、上诉人的行为并不能单独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2、依据司法解释的规定,只有能造成全部损害的污染者与其他侵权人共同承担连带责任。3、一审判决未进行责任划分,会对执行和追偿带来困难。(三)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4)杭余刑初字第619号《刑事判决书》判处的罚金包括了本案的环境治理费。(四)一审原告以1000万元处置费起诉,并明确以鉴定评估机构评估为准,原审期间未评估鉴定,也未书面申请变更诉讼请求,一审判决超出请求范围。
中华环保联合会答辩认为,化工二厂将危险废物交由无资质个人处理,违反法律规定,必然会造成环境污染,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因污染物流向已无法查清,具体损害结果很难鉴定,一审参照刑事案件中查明的有资质企业处理此类危险废物的价格以及山东省物价局文件规定的收费标准确定赔偿数额,符合司法解释规定。本案污染物的生产者、运输者和销售者均系违法处置的一环,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中华环保联合会在原审中对请求赔偿的数额进行了明确,并非变更诉讼请求。
化工二厂、新安化工答辩认为,本案是环境公益诉讼,代理人参加诉讼应该体现公益性而非盈利性,一审判决12万元的代理费相对合理。
玖新工贸答辩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及时审结本案。
李强答辩认为,本人受欺骗参与危险废物的处理,已经承担了刑事责任,依法不应承担环境修复费用。
支持起诉人东营市环境保护局同意中华环保联合会的意见。
中华环保联合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请求法院判令上述被告停止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磷酸盐混合液”的行为。二、请求法院判令上述被告消除磷酸盐混合液可能对环境造成的潜在危险,即责令上述被告共同支付危险废物的处置费用2274万元(以鉴定评估机构评估为准),用于委托具备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第三方机构对上述废物进行合法处置。三、请求法院判令上述被告共同承担原告为维权而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交通住宿费、律师费等共计678860元。四、请求法院判令上述被告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被告化工二厂是一家生产草甘膦农药的企业,是被告新安化工依法设立领取营业执照的非法人单位。被告宏安公司是一家具有危险货物运输资质的运输公司,徐国富为该公司实际负责人。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4)杭余刑初字第619号刑事判决认定:化工二厂草甘膦农药的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草甘膦母液,之前化工二厂会配成10%的草甘膦水剂销售,国家禁止低浓度草甘膦水剂销售后,化工二厂通过氧化、浓缩将草甘膦母液转化成磷酸盐混合液,再通过高温定向转化成磷酸盐产品,但该高温定向转化装置在试运行阶段即因周边群众的投诉而被建德市政府叫停。而甘草膦母液氧化浓缩成磷酸盐混合液仍在进行,因得不到处置,化工二厂内存储的磷酸盐混合液胀库,影响到工厂的正常生产。为了解决磷酸盐混合液胀库的问题,使化工二厂能正常生产,时任化工二厂厂长的被告人胡志红等人决定将磷酸盐混合液交由不具有危险废物处置的企业及个人进行处置,同时仅支付极低的价格,实际上促使和认可运输及处置单位人员以焚烧、直排等方式予以非法处置。期间,化工二厂将磷酸盐混合液通过宏安公司运往山东省、江西省、浙江省衢州市、杭州市余杭区,大量非法处置。
2012年3月至2013年5月期间,化工二厂通过宏安公司将磷酸盐混合液共计11370吨(含之前贮存在荣圣公司的部分)运往山东省临邑县、玖新工贸,交由李强、李兆福(均已判刑)非法处置,并支付50-80元每吨不等的处置费,后李强、李兆福将上述磷酸盐混合液予以销售。
2011年8月,经邢丙华(已判刑)联系,金军(已判刑)与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绍兴华鑫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鑫公司)签订了代理合同。合同约定,金军在征得华鑫公司同意后,可在浙江省境内收集危险废物并运输至华鑫公司进行处理,其中液态废物每吨处置费合同价格不低于2700元。
2013年5月下旬,被告人周金龙将储存在电镀厂的部分磷酸盐混合液就地非法填埋,另将储存在鑫春干燥剂厂的10余吨磷酸盐混合液委托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衢州市清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泰公司)以2800元每吨的价格进行处置。
经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鉴定:化工二厂磷酸盐混合液不是为了满足市场需要而制作,不属于正常的商业循环或使用链中的一部分,其在加工或处置过程中存在一定的环境风险,因此,磷酸盐混合液出售、处置或作为其他用途应作为固体废物管理;化工二厂磷酸盐混合液如属于固体废物,则应按危险废物管理。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认为,被告单位化工二厂、宏安公司、荣圣公司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被告人胡志红、徐国富、戴桂荣身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马湘如、沈云杰、周国荣、杨建华身为单位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汪健、周金龙、邓小芬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构成环境污染罪,且系后果特别严重……。经查,本案中,(1)对外签订协议、承接业务的均是以化工二厂、宏安公司、荣圣公司的名义;(2)被告人胡志红、徐国富、戴桂荣分别系化工二厂宏安公司、荣圣公司的实际负责人,三被告人的意志能代表单位的意志;(3)对于化工二厂来说,磷酸盐混合液的正规处理价格远高于本案中化工二厂所支付的价格,且如果磷酸盐混合液不进行处置,将影响化工二厂的正常生产,低价非法处置体现了化工二厂的利益,对于宏安公司来说,相关运输费、处理费均汇入宏安公司账户,支付给其他单位、个人的费用中部分也从宏安公司直接汇出,且宏安公司也获得了运输费的收入,单位利益能够体现。综上,本案中被告单位化工二厂、宏安公司、荣圣公司均构成单位犯罪。据此判决,被告单位化工二厂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六千三百万元;被告单位宏安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三百万元;被告人徐国富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垦利县人民法院(2014)垦刑初字第63号刑事判决认定:李强、李兆福在没有处置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2年3月份至2013年4月份,从徐国富(另案处理)处运进化工二厂草甘膦母液综合利用过程中产生的磷酸盐混合液10650吨,存储于山东省临邑县;于2013年5月份运进720吨,存储于玖新工贸,并对上述磷酸盐混合液进行销售。据此判决,李强、李兆福犯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2013年4月,被告李兆福租赁被告玖新工贸的储罐,用于存放其同李强与被告化工二厂的实际负责人徐国富联系并通过被告宏安公司运进磷酸盐混合液720吨进行储存。被告李兆福、李强至今未支付给玖新工贸租金,该公司亦未从中获得其他利益。
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明材料,涉案磷酸盐混合液尚有部分存放于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县、德州市临邑县、河北省邯郸市境内。一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之规定,对被告所在地及涉案磷酸盐混合液存放地的德州市环境保护局、东营市垦利县环境保护局、河北省邯郸市环境保护局依法进行了告知,并发放告知书。
一审法院院受理本案后,被告新安化工、宏安公司在答辩期间内对本案管辖权提出异议,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一审法院依法对本案享有管辖权。遂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裁定:驳回被告浙新安化工、宏安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在上诉期内,两被告对该裁定提出上诉,后又撤回上诉,该裁定生效。
一审法院受理本案后,根据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对被告所在地的环境保护部门德州市环境保护局、东营市垦利县环境保护局进行了法律告知的同时,亦对涉案工业废水存放地的河北省邯郸市环境保护局进行了告知,争取当地环境保护行政机关的支持配合,确保工业废水不再被扩散或者转移,以避免潜在的污染危险。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1、涉案磷酸盐混合液的性质。2、各被告的行为是否对环境造成潜在危险,是否构成环境民事侵权。3、原告主张的涉案磷酸盐混合液处置费2274万元及交通费、律师代理费等费用有无事实与法律依据。
一审法院认为,环境保护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一切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环境的义务,并有权对污染和破坏环境的单位和个人进行检举和控告。我国设立公益诉讼制度,旨在发挥法律在生态保护中的惩罚、教育、引导功能,解决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问题。
关于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主体资格审查。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向一审法院起诉时提交了社会组织登记证书、章程、五年的年检报告、2005年至今无违法记录声明,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该组织提交的上述证明材料,内容真实,从中华环保联合会章程确定的宗旨和主要业务范围和无违法记录声明可以看出,该组织是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且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的社会组织,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无违法违纪”行为,故提起公益诉讼,维护环境公共利益,符合法律规定,主体适格。
一审法院在受理本案过程中,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向一审法院递交了缓交诉讼费申请书,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其缓交理由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的缓交条件,一审法院予以准许。
关于东营市环境保护局支持起诉人的资格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对损害国家、集体或者个人民事权益的行为,可以支持受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检察机关、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及其他机关、社会组织、企业事业单位依据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通过提供法律咨询、提交书面意见、协助调查取证等方式支持社会组织依法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东营市环境保护局作为国家行政机关,依法负有环境保护监管职能,掌握环境监管的相关基础数据和相关技术标准,能够对案件的专业知识提供咨询与帮助,对环境状况分析及其环境治理提供技术支持和治理建议。本案案发后,东营市环境保护局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向一审法院提交书面意见并依法出庭支持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起诉,合法有据。
根据本案诉争的事实,案件性质应为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所谓环境污染,是指人类活动向环境中排放的物质或能量使其在环境中的数量、浓度或强度超过了适用于该环境的环境质量标准的现象。其表现形式为向环境中排放废气、废水、废渣和各种有害物质和能量。其后果表现为环境的正常的物质组分和结构被打破,使环境的质量降低,危害人类的生存、发展和生物的正常生长。
关于焦点一,涉案磷酸盐混合液的性质。
根据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出具的鉴别报告可知,建德化工二厂的磷酸盐混合液来自草甘膦母液综合利用过程。草甘膦是一种农药除草剂,草甘膦母液为该厂甘氨酸烷基酯法草甘膦合成产物经结晶过滤收取草甘膦产品后的滤液,通过精馏回收三乙胺后产生的浓缩母液,该母液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危险废物,其危险性为毒性。建德化工二厂采用“催化氧化—定向转化”工艺对草甘膦母液进行综合利用,磷酸盐混合液为该生产工艺工序中所产生的浓缩母液。因此,磷酸盐混合液出售、处置或作为其他用途应作为固体废物管理,建德化工二厂的磷酸盐混合液如属于固体废物,则应按危险废物管理。危险废物的随意排放、储存,会污染水体和土壤,破坏生态环境、严重影响人类健康等危害。
关于焦点二,各被告的行为是否对环境造成潜在危险,是否构成环境民事侵权。
一审法院认为,鉴定结论表明,被告建德化工二厂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磷酸盐混合液,如果出售、处置或作为其他用途应作为固体废物管理,如属于固体废物,则应按危险废物管理。本案中,被告建德化工二厂通过被告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外运磷酸盐混合液,将11370吨运输至被告李强、李兆福指定的存放地点,并且被告李强、李兆福在未取得收集、贮存、处置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非正当手段、非常规程序进行非法储存处置,可见,上述各被告为谋取个体或者个人利益,不惜污染环境,事实上已经对环境造成了实质的污染和潜在的危险,并且涉案生效的刑事判决均已认定其构成污染环境罪,受到了相应的刑罚处罚,在本案中理应承担环境侵权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请求判令各被告停止侵害、消除危险、支付污染治理费用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2013年4月,被告李兆福租赁被告玖新工贸的储罐,用于存放涉案磷酸盐混合液720吨进行储存处置,两者之间应为租赁合同关系,并且被告李兆福、李强至今未支付给玖新工贸租金,该公司亦未从中获得其他利益,主观上无过错,事实上未参与,其在本案中不构成环境侵权。
因被告化工二厂是被告新安化工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依法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其民事责任应由其开办单位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担。另,就保护环境的社会责任而言,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依法监管其设立的非法人单位合法按规运营,保护环境不受损害亦是其应尽的社会责任。
综上,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在案件的不同环节存在共同的意思联络,依法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焦点三,原告主张的涉案磷酸盐混合液处置费2274万元及交通费、律师代理费等费用有无事实与法律依据。
根据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和垦利县人民法院已经生效的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能够确定,本案被告建德化工二厂生产的磷酸盐混合液非法外运处置的过程涉及多人多地,危害后果严重,不仅对环境造成了实际的污染,尚存部分磷酸盐混合液也已经对环境造成了潜在的危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生态修复费用难以确定或者确定具体数额所需鉴定费用明显过高的,人民法院可以结合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范围和程度、生态环境的稀缺性、生态环境恢复的难易程度、防治污染设施的运行成本、被告因侵害行为所获得的利益以及过错程度等因素,并可以参考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的意见、专家意见等,予以合理确定。一审院认为,为充分维护环境公共利益,防治污染,不论是被告已经通过非法处理的还是现在尚存的磷酸盐混合液的数量多少,结合本案污染环境的范围和程度,考虑到生态环境的稀缺性、生态环境恢复的难易程度、防治污染设施的运行成本、被告因侵害行为所获得的利益以及过错程度等因素,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都应为其在本案中的非法行为造成的环境污染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污染治理费用应以其非法外运处置磷酸盐混合液共计11370吨为基数计算。关于涉案磷酸盐混合液的处置价格认定问题,根据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可知,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绍兴华鑫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液态废物每吨处置费合同价格不低于2700元,案外人将磷酸盐混合液委托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衢州市清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处置费用为每吨2800元。如前所述,本案中,原告主张的处置费用均低于该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当事人为处置相关危险废物与具有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公司签订合同的价格,因此,原告主张按每吨2000元的价格计算涉案磷酸盐混合液处置费用,合理有据,一审法院予以采纳,对原告主张的涉案磷酸盐混合液处置费用共计2274万元,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的律师代理费等费用,一审法院综合本案案情,对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认为,应确定120000元为宜。
被告李兆福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自动放弃诉讼权利。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构成环境侵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对原告主张的环境污染治理费2274万元,依法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其他费用,对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五十五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三)(四)项、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八十四条、第二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八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六条、第八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一)(三)(六)项、第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六条、第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第八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立即停止非法外运处置磷酸盐混合液的行为。二、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环境污染治理费用22740000元,将款项打入一审法院指定的账户,用于环境修复治理工作。三、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对上述款项互负连带责任。四、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律师费120000元。五、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5500元,由被告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市宏安货运有限公司、李强、李兆福共同负担。
中华环保联合会、化工二厂、新安化工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二审确定三个焦点问题:一是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的行为是否构成环境污染或存在重大风险,是否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二是一审判决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承担的环境污染治理费用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包括:1、刑事判决罚金是否已包括本案的赔偿;2、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3、判决承担连带责任是否有法律依据。三是一审判决由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承担的中华环保联合会在本案诉讼中的律师费是否合法合理。
针对第一个焦点问题,化工二厂、新安化工认为,针对涉案磷酸盐混合液不同鉴定机构之间所作的结论有差异,没有达到国家危险废物的标准,客户购买之后再利用,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侵权行为、侵权后果以及因果关系均不成立,一审判决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中华环保联合会、玖新工贸及李强的意见与答辩意见相同。
针对第二个焦点问题,化工二厂、新安化工认为,刑事案件中已经判处了高额罚金,足以解决环境修复问题。对照刑事案件只判处李强有期徒刑一年半,可以推出行为后果不是特别严重,损失额应在三十万元到一百万元之间,一审判决2274万元的赔偿,明显过高。中华环保联合会认为,民事赔偿和刑事罚金属于不同的责任方式,不能套用刑事责任来推定民事责任大小,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及责任划分符合法律规定。玖新工贸及李强的意见与答辩意见相同。
针对第三个焦点问题,各方当事人意见与上诉、答辩意见相同。
根据当事人提交的有效证据,经开庭审理,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的行为是否构成环境侵权,是否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已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者具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重大风险的行为,原告可以请求被告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恢复原状、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本案中,从查明的案件事实和相关刑事裁判认定来看,化工二厂违反相关规定,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磷酸盐混合液交给没有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个人处置,危险废物的违规排放、储存、焚烧,会污染水、土壤、空气等,虽然无法完全查清楚已经非法销售、处置的危险废物的最终流向,但环境的污染和破坏是已经发生和必然发生的,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者具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重大风险的行为,且生效刑事裁判均已认定其构成污染环境罪,给予了相应的刑事处罚,故在本案中依法应承担环境侵权的民事赔偿责任,一审判决支持中华环保联合会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二、关于一审判决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连带承担2274万元环境污染治理费用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生态环境修复费用难以确定或者确定具体数额所需鉴定费用明显过高的,人民法院可以结合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范围和程度、生态环境的稀缺性、生态环境恢复的难易程度、防治污染设备的运行成本、被告因侵害行为所获得的利益以及过错程度等因素,并可以参考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的意见、专家意见等,予以合理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两个以上污染者共同实施污染行为造成损害,被侵权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请求污染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本案查明的情况来看,涉案非法外运处置的磷酸盐混合液共计11370吨,部分尚存放在玖新工贸公司的储罐中,有些已经被非法销售处置,无法查清具体流向,生态环境修复费用难以确定,但生态环境作为一个整体,其承载能力有限,污染物流入其中,必然要造成环境质量下降和损害结果发生,污染者也不能以环境有自净能力、环境修复费用难以确定为由而不承担环境侵权责任。一审法院参照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企业处理此类污染物的合同价格,并综合考虑相关因素,确定本案的修复费用为2274万元,用于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合法有据。虽然相关刑事案件中已经对上述单位和个人进行了刑事追究,也判处了一定数额的罚金,但刑事处罚是惩罚性质,而民事赔偿是弥补性质的,赔偿金用于修复受损的生态环境,本案民事责任并未被刑事责任吸收或覆盖,依法不能免除。在本案环境违法行为中,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作为危险废物的生产、运输、销售者,共同实施了环境侵权行为,依法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对环境侵权责任的认定符合法律规定。
三、关于一审判决由化工二厂、新安化工、宏安公司、李强、李兆福承担中华环保联合会在本案的律师费是否合法合理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原告请求被告承担检验、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费以及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本院认为,鉴于中华环保联合会未提出一、二审诉讼中实际支出的律师代理费具体数额,综合案件的复杂程度、开庭次数等,一审酌定的120000元律师代理费,基本合理,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上诉人中华环保联合会、化工二厂、新安化工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5500元,由上诉人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传毅
审判员  王 琛
审判员  公韶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陈伟宏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