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达娃次仁

法院:西藏自治区那曲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院领导

电话:

达娃次仁,男,藏族,1975年4月生,西藏拉萨市人。1998年7月自中南政法学院法律系法学专业毕业后至今工作于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四级高级法官。2016年11月29日至2017年11月30日任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党组成员、副院长。

2 裁判要旨

民事活动当中的代理行为在现实生活中较为普遍。《民法总则》《民法通则》中对民事代理行为的法律意义、构成要件和法律后果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其中,代理事项、代理权限和代理期限为其三大要素。本案中,被上诉人李兴山所实施的民事行为均符合民事代理的三大要素,因此,其在代理事项范围内实施的行为之法律后果均应归于上诉人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本案二审的改判,是对民事代理行为法律定性的正确诠释,依法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5.5

6 当前得票

0

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与李兴山委托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藏24民终3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住所地: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柳梧新区海亮世纪新城C111-001-007号。组织机构代码:74190XXXX。
负责人:段绪春,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淑琴,北京市大成(拉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荦荦,北京市大成(拉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兴山,男,1975年12月1日生,汉族,工程承包人员。住所地:拉萨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发民,西藏宏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以下简称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兴山委托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西藏自治区嘉黎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藏2421民初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16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淑琴,被上诉人李兴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发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为:一、依法撤销原判第一项判决主文,改判驳回原审原告李兴山的全部诉请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二、判令由被上诉人李兴山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其事实和理由为:1、原判据案涉《合作协议书》第十三条、第十四条之约定认定履约保证金系由被上诉人李兴山交纳属认定案件事实错误。2、原判就本案举证责任的分配错误,属本末倒置。将本应由被上诉人李兴山承担的举证责任强加给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违背了法律规定和公平公正原则。原判已据《授权委托书》作出了双方间形成委托代理关系及被上诉人李兴山交纳履约保证金的行为是代表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认定,但却又要求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举证证明其已将案涉履约保证金交付给了被上诉人李兴山之案件事实,属前后矛盾,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合法权益。3、原判认定履约保证金系被上诉人李兴山所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李兴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辩称,因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不能举证证明其将案涉履约保证金交付给被上诉人李兴山的证据,故应当认定此款系由被上诉人李兴山交纳。原判认定案件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兴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由被告向原告支付垫付的工程履约保证金53.20万元;二、判令由被告向原告支付资金占用利息42560.00元;三、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其事实和理由为:2009年,被告经中标取得那曲地区嘉黎县措多乡12、13村第五合同段公路工程施工项目。2009年10月10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书》,约定由原告承建被告中标取得的上述施工项目。在订立该协议书之前的9月25日,原告以被告的名义向那曲地区交通局交纳了履约保证金53.20万元,该款系由原告代被告垫付。工程竣工后,那曲地区交通局已将该履约保证金返还给了被告。原告经多次催讨,但被告拒绝向原告支付该款项。
一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如下:2009年,原四川省泸县第十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泸县十一建司)经中标取得那曲地区嘉黎县措多乡12、13村第五合同段公路工程施工项目。2009年9月24日,原泸县十一建司给原告出具一份《授权委托书》,载明:“我易遵超系四川省泸县第十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我公司中标的西藏那曲地区嘉黎县措多乡12村、13村公路工程《项目名称》第五标段,现委托李兴山前往贵单位交纳该工程20%的履约担保金532331.00元及办理该工程的合同签订事宜。委托期限:从2009年9月24日至2009年9月26日。委托人无权转委托。”
2009年9月25日,原告李兴山向那曲地区交通局交纳了履约保证金53.20万元并由后者出具《收据》一份。2010年11月4日和2011年10月28日,那曲地区交通局分别向原泸县十一建司退还履约保证金20.00万元和33.20万元。
案涉工程竣工后,因工程款结算发生纠纷,原告将被告诉至西藏自治区堆龙德庆县人民法院。2015年1月16日,西藏自治区堆龙德庆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堆民一初字第451号民事判决。该份判决书认定原、被告签订的案涉《合作协议书》无效、履约保证金系由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交纳。李兴山不服该判决,向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5年6月15日,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拉民一终字第70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民事判决。因履约保证金的问题与该案争议事项不具关联性,该份终审判决书对一审法院对履约保证金问题所作的认定予以了纠正。
另,2009年11月12日,原四川省泸县第十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经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更名为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履约保证金是由谁交付之问题。对原告李兴山提交的《收据》、《合作协议书》及《支付联》等证据,其虽为复印件,但因与该院从西藏自治区堆龙德庆县人民法院(2014)堆民一初字第451号案件卷宗中之证据核对无异,故该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同时亦对双方提交的(2014)堆民一初字第451号民事判决书及(2015)拉民一终字第70号民事判决书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予以了确认。原告提交的《收据》中显示交款人为李兴山,因双方对此均予认可,加之双方订立的《合作协议书》中约定有本工程费用均由乙方即李兴山自理,甲方(即四川省泸县第十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不承认任何费用等内容,故该院认定案涉53.20万元履约保证金系由原告李兴山交纳。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提交的《授权委托书》仅能证明原、被告间形成委托代理关系。原告李兴山是受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委托代被告交纳履约保证金。本案中,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将应当缴纳的履约保证金交付给原告的案件事实,故对于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提出的履约保证金系由其交纳的抗辩意见,该院未予采信。对于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提出的如本案案由定性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则原告李兴山的本次诉讼违背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及本案案由应定性为民间借贷纠纷的辩解,该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书》虽归于无效,但案涉的履约保证金是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发生的,且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拉民一终字第70号民事判决纠正了西藏自治区堆龙德庆县人民法院(2014)堆民一初字第451号民事判决中对履约保证金的认定,故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此项辩解亦不能成立。综上,该院认为案涉53.20万元履约保证金是由原告李兴山交纳的。原告李兴山提出的要求被告支付垫付的履约保证金的诉请,依法成立。但因双方对垫付资金之利息未作约定,故原告李兴山要求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的诉请于法无据,该院未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该院作出判决如下:一、被告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兴山支付工程履约保证金53.20万元;二、驳回原告李兴山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545.60元,由原告李兴山负担425.60元,由被告四川省科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负担9120.00元。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经庭审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案件事实,本院认证如下:
一、《开户许可证》及《变更银行结算账户申请书》。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提交该组证据拟证明经申请其已变更公司银行结算账户并被准予开立基本存款账户。对此,被上诉人无异议。本院依法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
二、《对公活期明细查询单》。上诉人拟证明其于2009年9月22日从金融机构支取的现金50.00万元即为交付给被上诉人李兴山委托其交纳的案涉53.20万元履约保证金。对此,被上诉人李兴山称,据该《对公活期明细查询单》记载的内容可以明确此款系上诉人用于发放工资或奖金而非上诉人所说的用于交纳履约保证金,故对该份证据的证明内容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该《对公活期明细查询单》系金融机构据借贷发生往来而出具的,故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但该《对公活期明细查询单》摘要栏中记载上诉人于2009年9月22日支取的现金50.00万元为“工资/奖金”,此记载与上诉人所述支款用途不一致,不足以证明与案涉履约保证金之间存在关联性。因此,对该份《对公活期明细查询单》于本案之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
三、证人证言
1、证人段某于庭审中作证如下:“其于2009年4月份进入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工作至2015年年底。因公司与李兴山间有业务关系从而认识李兴山。自己于2009年9月某日上午在公司办公室向李兴山交付了50余万元现金让其交给业主或社保部门,公司另一工作人员沈某亦在场。因当时公司财务不规范,所以才交付的现金,不像现在通过公对公方式转账。当时公司向其他单位交纳保证金多以支付现金或刷卡的方式为主。当时将钱交付给李兴山后,还让他打了《收条》。因其将此款交给那曲地区交通局并将由后者出具的《收据》交还给了公司,所以把李兴山打的《收条》还给他本人了。自己与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负责人断绪春系叔侄关系。”
2、证人沈某于庭审中作证如下:“自己于2009年6月份进入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工作至今,为公司驾驶员,不认识李兴山。2009年9月的某一天,看到公司办公室放置有数额较大的现金,因自己以前在部队上没见过这么多的现金便问了段某这笔钱是用来干啥的,段某回答说是用来交嘉黎工程保证金的。因自己在公司负责给老总开车,所以关于公司招、投标事宜及该保证金后来的事情自己并不知情。关于这笔钱的来源,我也没有问。段某给钱的时候,自己并不在现场。”
被上诉人李兴山对二证人的证词提出如下质证意见:1、段某对其何时将钱交给李兴山、何时将《收条》退还给李兴山等基本案件事实无法说明。因其当时系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会计,加之其与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负责人段绪春系叔侄关系,故其与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存在利害关系。其所作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证据,更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沈某所作的证言因基于段某转述得来,属传来证据,其证言无在案其他证据可予印证。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本案中,就案涉53.20万元的来源、用途及交付情况这一案件事实,因段某与沈某部分知道这一案情从而符合法律规定的证人身份。对于被上诉人李兴山提出的因二证人系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工作人员,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故而不应采信证词的质证意见,本院认为应予区分对待。本院认为,证人沈某所述的证言虽为传来证据,但该表述并非其主观认为和判断,二证人就此款的用途所作的证言表述基本一致。但因本院已作出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提交的《对公活期明细查询单》于本案不具关联性的认定,且二证人就段某交付款项给被上诉人李兴山时沈某有无在场所作的表述相互矛盾,加之二证人所作的证言相互间不能印证且亦不能与在案其他证据形成印证,故对二证人的证词,因证明目的的不能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李兴山于2009年9月25日向那曲地区交通局交纳的53.20万元履约保证金之来源应予如何认定,即此款是上诉人交付给被上诉人的亦或是由被上诉人李兴山自筹交纳的。
本案中,原泸县十一建司于2009年9月24日出具给被上诉人李兴山的《授权委托书》中,对受托人的姓名、委托事项、授权权限及期限等内容,属完整且明确。被上诉人李兴山于2009年9月25日向那曲地区交通局交纳履约保证金53.20万元的行为,应视为其已接受委托并办理授权事项的行为。由此,二者间已形成委托代理之民事法律关系且该民事法律关系属合法、有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之规定,代理人李兴山以被代理人原泸县十一建司名义在授权期限内据授权权限办理受托事项之行为的法律后果均归于被代理人。由此,本院依法认定被上诉人李兴山向那曲地区交通局交纳案涉履约保证金的行为代表的是本案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对于由那曲地区交通局出具的《收据》中交款人处李兴山予以签名的行为,本院据《授权委托书》认定李兴山此时的身份系原泸县十一建司之代理人。对于原审原告李兴山在一审中提起的要求原审被告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支付由其垫付的53.20万元履约保证金的诉请,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本院认为,原审原告李兴山就案涉履约保证金系自筹之案件事实,负有法定举证责任。然被上诉人李兴山在本案一、二审审理过程中均未能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该履约保证金系自筹之案件事实,故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对于本案双方当事人举证责任的分配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被上诉人李兴山与原泸县十一建司西藏分公司之后所签订的《合作协议书》属双方当事人之间设立的另一民事法律关系,与上述委托代理民事法律关系无关。一审法院在认定本案双方当事人间已形成委托代理民事法律关系的前提下,又据无效、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合作协议书》中的相关条款约定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进行裁判属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另,关于本案的案由问题。一审法院将本案定性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本院认为,本案诉讼基于原审原告李兴山提出请求支付其所垫付的履约保证金而起,该诉讼标的的基础法律关系为委托代理民事法律关系。因原审原告李兴山提出的该项诉请与案涉《合作协议书》履行后涉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并无关联,因此,本院据本案基础法律关系将案由定性为委托代理纠纷。
综上,原判认定案件事实清楚,但在举证责任的分配、证据采信上存在错误,导致案件实体裁判错误。上诉人科茂建司西藏分公司的上诉理由依法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西藏自治区嘉黎县人民法院(2016)藏2422民初5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原审原告李兴山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诉讼费9545.60元,二审诉讼费9120.00元,均由被上诉人李兴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达娃次仁
审判员 次仁永西
审判员 吉罗嘎姆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拉巴卓玛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