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薄海燕

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三庭

电话:

暂无

2 裁判要旨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害人孙希增是否有过错的事实认定、对被告人李友春所作的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意见是否采信以及对李友春量刑是否应适用减轻处罚的问题。合议庭通过全面审查相关证据,确认系孙希增无故率先殴打并追撵李友春,后引发本案,应当认定孙希增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李友春的亲属在没有提出任何理由和证据的情况下,申请对李友春犯罪时的行为能力重新鉴定。合议庭通过对重新鉴定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审查后认为,鉴定意见系具备鉴定资格的机构及人员,依据规范程序依法作出的,具有科学性、合法性,结合全案证据综合评判,鉴定意见具有证明价值,应予采信,合议庭没有支持李友春亲属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并且认为对李友春依法从轻处罚,已经充分体现罚当其罪,罪责刑相适应的量刑原则,故未支持辩护人提出对李友春减轻处罚的意见。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76.75

6 当前得票

0

李友春故意杀人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吉刑终155号
原公诉机关吉林省吉林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友春,男,1960年3月29日出生,汉族,吉林省榆树市人,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吉林省舒兰市,现住舒兰市。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6年9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舒兰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郑博瑞,吉林金可律师事务所律师。
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吉林省吉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友春犯故意杀人罪一案,于2017年4月18日作出(2017)吉02刑初2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李友春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白成祥、卢政宜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友春及其辩护人郑博瑞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李友春于2016年9月13日7时40分许,在吉林省舒兰市吉舒街昕悦大酒店洗车房前寻找丢失的水杯时,在向路人被害人孙某1询问过程中,二人发生争吵并厮打。后李友春到昕悦大酒店南侧菜地找出藏在此地的尖头铁钎,并持铁钎回到昕悦大酒店附近继续寻找水杯,孙某1发现并追赶李友春,二人在昕悦大酒店西侧再次发生厮打,李友春用尖头铁钎划刺孙某1面部及胸腹部数下后逃离现场。孙某1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孙某1死亡原因系左侧髂腰部、中腹部刺伤致腹主动脉破裂、肝脏破裂、横结肠系膜破裂,急性大出血。被告人李友春于案发次日凌晨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李友春明知持利器刺击他人要害部位,可能造成死亡后果,仍持尖头铁钎刺被害人胸、腹部,其中四处刺创深达胸、腹腔,足见其并非是划伤被害人,且最终造成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李友春故意杀人犯罪,致一人死亡,其犯罪情节及后果严重,应依法惩处。鉴于本案系民间矛盾引发,被告人李友春又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其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李友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某2人民币25,779.00元。
被告人李友春上诉提出,没想杀死被害人,不是故意杀人;被害人有过错,量刑重。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只是到案发地找水杯,并无打仗意图,是在被打懵的的情形下,本能胡乱抵挡,造成对被害人的伤害,不是故意杀人。在第一次冲突中是被害人先动手殴打被告人,第二次冲突也是被害人主动追打被告人,应当认定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原审对被告人量刑重,应减轻处罚。应重新作司法精神病鉴定。
检察机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李友春刺死被害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现有证据显示,李友春作案时是有意识、有克制的,并非是对自己的行为不能控制或不能辨认,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并无不当。李友春明知持利器刺击他人要害部位,可能造成死亡后果,仍持尖头铁钎划、刺被害人头部、胸腹等部,其中四处刺创深达胸腹腔,致被害人腹主动脉破裂、肝脏破裂、横结肠系膜破裂,急性大出血死亡,可见其力度之大,并非只是为了阻止和划伤被害人,足以证明李友春主观上具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没有证据证明被害人有过错。李友春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依法应从轻处罚,一审判决已充分考虑这一法定情节,依法对李友春判处无期徒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2016年9月13日7时40分许,被告人李友春在吉林省舒兰市吉舒街昕悦大酒店洗车房前寻找丢失的水杯,并询问在场的被害人孙某1,遭其殴打,李友春反击致孙某1倒地后离开。为便于寻找水杯,李友春挖出数日前埋在昕悦大酒店南侧菜地的尖头铁钎,再次返回昕悦大酒店洗车房附近,孙某1发现后追撵其至昕悦大酒店西侧,双方发生厮打,李友春用铁钎划刺孙某1面部及胸腹部数下后逃走,孙某1在行至昕悦大酒店北侧不远处倒地,被接警的人员送至医院抢救,因左侧髂腰部、中腹部刺伤致腹主动脉破裂、肝脏破裂、横结肠系膜破裂,急性大出血死亡。次日零时许,公安人员将返回现场的李友春抓获。经鉴定,李友春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记载,案发当晚李友春在昕悦大酒店洗车房门前来回经过三次,第一次与孙某1有短暂语言交流后分开,返回时,遭孙某1阻拦并殴打,李友春多次躲闪避让后反击一拳致孙某1倒地,数分钟后,李友春再次经过,遭孙某1追撵反身逃跑;证人吕某、张某等证实李友春持刀、棍类物品捅刺孙某1;证人杨某、王某、任某等证实李友春与孙某1发生冲突的部分经过,杨某证实李友春与孙某1发生厮打后逃离时喊“我的水杯哪去了”;证人张某辨认李友春系当晚扎伤孙某1的矮个男子;经现场勘查在昕悦大酒店洗车房东南侧和西北侧地面,提取“耐克”标识帽子一顶及塑料水杯一个,经李友春辨认系其遗失在现场的物品,经鉴定在塑料水杯的杯口处检出李友春的STR分型;经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孙某1身体多处创口,其中一处深达胸腔、四处深达腹腔,系左侧髂腰部、中腹部刺创致腹主动脉破裂、肝脏破裂、横结肠系膜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推定致伤工具为前端尖锐、有一定厚度、表面粗糙的刺器;另有证人丁某、王某、张某等证言证实李友春案发时精神不正常;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记载,李友春系精神分裂症,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李友春对因找水杯与孙某1发生冲突,持铁钎捅刺孙某1致其死亡的事实供认不讳,以上证据已经原审控辩双方举证、质证,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关于被告人李友春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的理由,经查,李友春仅为寻找遗失的水杯,询问被害人,并无主动挑衅或其他不当行为,但由此引发被害人不满,率先对其殴打并追撵,导致双方发生厮打,应当认定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此点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有理,应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李友春的辩护人提出,应重新作司法精神病鉴定的理由,经查,认定李友春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的鉴定意见,系具备鉴定资格的机构及人员,依据规范程序依法作出,鉴定意见已经原审控辩双方举证、质证,具有科学性、合法性。李友春的辩护人并未提供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根据的事实及证据,故其提出应重新鉴定的理由不予支持。检察机关提出,“现有证据显示,李友春作案时并非对自己的行为不能控制或不能辨认,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并无不当”的意见有理,应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友春明知其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仍在被害人酒后徒手与其厮打时,持足以致人死亡的工具,连续捅刺被害人要害部位,其中四处刺创深达胸腹腔,足见其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并造成被害人死亡,依法应认定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李友春及其辩护人提出,不是故意杀人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李友春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意见有理,应予采纳。被告人李友春故意杀人犯罪,致一人死亡,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鉴于本案系民间矛盾引发,被告人李友春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等,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对其从轻处罚已体现罚当其罪,罪责刑相适应的量刑原则,辩护人提出应对被告人李友春减轻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但其提出“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原审对被告人李友春量刑重”的意见应予支持。原审判决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吉02刑初2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李友春的定罪部分,即“被告人李友春犯故意杀人罪”;
二、撤销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吉02刑初2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李友春的量刑部分,即“判处被告人李友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友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9月14日起至2031年9月13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薄海燕
审 判 员  慎哲珠
代理审判员  张 尧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于 玥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