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李善川

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四庭

电话: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民四庭法官

2 裁判要旨

1.同一债务分期履行指债务在合同订立之时已经确定,时间因素对债务内容、范围不再发生作用,仅对履行方式产生影响的情形。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 2.合同解释应以合同文义作为理解的起点,文义解释不能解决双方分歧时,应将存在分歧的合同条款置于整个合同包括组成合同的往来函件、会议记录等,进行整体解释。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3

6 当前得票

0

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津民终513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保定市天威西路2222号。
法定代表人:薛恒,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新华,天津士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原名中国远洋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自贸试验区(空港经济区)空港国际物流区第二大街1号312室。
法定代表人:韩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建华,北京市海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颂雨,北京中伦文德(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变电气公司)、上诉人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物流公司)因多式联运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海事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2016)津72民初497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一审判决),均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保变电气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新华、上诉人中远物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颂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保变电气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四项,依法改判由中远物流公司承担印度国网ID3445项目运保服务合同条款(以下简称保变3445项目)项下三相组货物损失41494.16元人民币、税款抵扣损失112000元人民币、港口堆存费损失47790元人民币,保变世行项目2970补充合同(以下简称保变2970项目)项下三相组货物损失52973.63元人民币,运保服务合同条款(以下简称保变世行项目)项下邮寄货物零部件快递费24709元人民币、税款抵扣损失112630元人民币、港口堆存费损失8095.7元人民币;2.两审案件受理费由中远物流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项下三相组损坏的具体情况,中远物流公司应对货损原因承担举证责任,并应承担在其运输期间所发生的货损责任,一审法院对此索赔项目的认定错误。(二)保变世行项目项下的快递费系保变电气公司邮寄受损货物零部件所产生的合理费用,一审判决就快递费与货损无关联的判定错误。(三)一审法院未支持保变电气公司保变3445项目、保变世行项目项下6%的海运费税款抵扣损失存在错误。中远物流公司无法开具税率为6%的发票,应当赔偿保变电气公司6%的税款抵扣损失。(四)一审法院对保变3445项目、保变世行项目所涉堆存费证据、堆存费产生与中远物流公司迟延提交提单之间因果关系的认定存在错误。
中远物流公司辩称,保变电气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主要理由:(一)保变电气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货物损失发生在中远物流公司运输期间,亦未能证明中远物流公司故意不提供相关协助、出具事故报告等事实。(二)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邮寄单据没有正本,无法显示邮寄物品及与涉案货损的关联。(三)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另案(2016)津民终89-91号民事判决已对同类型合同的海运费税款抵扣损失作出认定,本案处理结果与另案生效判决一致。(四)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堆存费证据未附支付凭证、未经公证认证,存在严重问题。产生堆存费的原因有多种,保变电气公司应就堆存费与提单提交之间存在唯一对应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且中远物流公司一审期间已举证证明其提交提单符合合同约定,故中远物流公司不存在迟延提交提单的情况。
中远物流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改判驳回保变电气公司全部诉讼请求;2.两审案件受理费由保变电气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保变电气公司未能证明货损程度和货损金额,20121S09变压器阀门货损请求19094.4元人民币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二)中远物流公司对保变电气公司主张的运费损失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第一,20122S07变压器备品备件运往Charmpa站系按照保变电气公司指示完成。第二,20122S07变压器主体额外费用是保变电气公司与中远物流公司的印度分包商J.M.BAXI&CO.(以下简称JMB公司)自愿达成的补充协议,中远物流公司不应承担责任。第三,保变电气公司未能证明其存在470万印度卢比运费损失。(三)一审法院错误解读迟延交货违约金条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第一,迟延交货违约金应仅限于运输迟延的货物。保变世行项目第5.1条约定的“该次”应理解为单个车辆在最终目的地交接的车次。分批运输情况下,因单车次迟延而扣及全部运费,与合同约定不符。第二,本案不属于同一债务分期履行,每次迟延交货应当单独计算诉讼时效。保变世行项目涉及7台变压器主体,分别以三个航次运输,分别结算运费,产生了不同的债权债务。与保变世行项目相同的运输合同,均依据每个批次运输的提单分别立案。本案属于分期履行合同之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相关批复,诉讼时效可以按每笔相对独立的债权到期之时分别计算。
保变电气公司辩称,中远物流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主要理由:(一)保变世行项目所设定的迟延交货违约条款系针对全部批次的货物,本案属于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情况,迟延交货索赔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判决对保变电气公司所遭受的迟延交货损失判定正确。第一,保变世行项目项下全部三个批次的货物运输均发生了迟延,应以全部运费作为核定迟延交货损失的依据。第二,保变世行项目项下货物运输属于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情况,诉讼时效应从最后一个批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而非每个批次单独计算。(二)中远物流公司应承担保变世行项目20122S07项目下错运变压器备件及未运主体的违约赔偿责任。保变电气公司对运输20122S07变压器主体和备件的指示明确,中远物流公司错运备件且未对主体进行运输,已构成合同违约责任。保变电气公司另行委托中远物流公司的分包商JMB公司运输变压器主体,所支付的运费具有证据证明。(三)中远物流公司应承担保变世行项目项下20121S09端子箱和阀门损坏的赔偿责任。两次事故原因及责任明确,货损程度及数额的举证责任应由中远物流公司承担,阀门损坏索赔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保变电气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中远物流公司向保变电气公司赔偿损失2510046.63元人民币及上述款额的利息损失;2.中远物流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以及翻译费10000元人民币和公证费12000元人民币。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保变电气公司与中远物流公司于2012年4月16日签订保变世行项目、于2013年9月13日签订保变3445项目、于2013年12月27日通过电子邮件达成保变2970项目。
保变3445项目第4.3条约定,“合同中规定的陆运费用开具税率为11%的货物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合同中规定的海运费及保险费开具税率为6%的北京增值税专用发票”(以下简称发票开具条款)。
根据保变世行项目第1.2条的约定,运输标的为印度国网世行项目7台自耦变压器;第1.3条约定,“起运地:变压器:甲方公司指定地点,其余货物:甲方公司院内车板接货”(以下简称起运地条款)(甲方为保变电气公司);第1.4条约定,“交付地点:买方如下变电站,本体电站内指定地点卸货上台。零件需卸货到电站内指定地点,并负责掏箱(如果适用的话),卸货至指定地点”(以下简称交付点条款);第1.5条约定,“第一批3台起运时间为2012年7月初,运到现场时间为2012年9月25日;第二批3台或4台起运时间为2012年9月30日(预计)运到现场时间为2012年12月19日;第三批1台(如果有)起运时间为2012年12月1日(预计)运到时间为2013年2月18日。(备注:如果发生第三批运输,则甲方补充给乙方57万人民币)实际的厂内接货时间与甲方通知的接货时间偏差在正负3天的时间范围内是合理的,乙方不得以此为由索赔额外费用。甲方有权对第二批和第三批的起运时间进行调整,但应提前通知乙方,并且提前20天正式通知产品具备发运时间。乙方保证从实际起运日开始计算,运输时间不多于80天,因乙方原因造成的时间延误由乙方承担相应责任。”(乙方为中远物流公司)(以下简称运输时间条款);第3.1.8条约定,“……变压器主体及组部件到达交货地的前20天书面通知收货人和甲方并且对到卸车位置的路况进行勘查并提交正式整改报告至我甲方,若因通知不及时导致延误卸车的费用由乙方承担。在主体和零部件到达现场前2天,乙方需对到卸车位置的路况进行勘查并需派人入驻现场(直到主体就位完毕)确保卸车。”(以下简称路况勘查条款);第3.1.19约定,中远物流公司“负责按照甲方要求的运到现场时间安全运到甲方指定的收货地(卸货上台)并与收货人或甲方办理交接手续”(以下简称交货条款);第4.1条约定,“中国境内陆运600万人民币[ly07]海运497.5万元人民币[ly07]印度内陆运输4224万印度卢比。以上运费包含了从起运地到收货地(卸货上台)运输途中的所有费用,为固定不变价,不因任何理由调价。”(以下简称运费结算条款);第5.1条约定,“乙方未按照合同约定的到达现场时间与收货人交接,每延误一天乙方向甲方支付该次运费1%的违约金,违约金上限不超过运费的10%”(以下简称延期违约金条款)。
世行项目项下的七台变压器的工作号分别为20121S09、20121S10、20121S11、20122S05、20123S07、20123S08、20122S07。其中20121S10变压器主体于2012年7月11日装车、20121S11变压器主体于7月10日装车、20122S05变压器主体于8月21日装车,上述三台变压器装载至“大翠云”轮第8航次于2012年8月30日离港,提单记载,装货港天津新港,卸货港印度蒙德拉,件数172件,总重1715100千克,尺码2866.6立方米;20123S07变压器主体于2012年10月21日装车、20123S08变压器主体于10月25日装车,20121S09变压器主体于7月9日首次装车,因发生货损返厂维修,于7月22日二次装车,上述三台变压器装载于“大玉霞”轮第16航次于2012年10月30日离港,提单记载,装货港天津新港,卸货港印度蒙德拉,件数82件,总重845580千克,尺码1392.7立方米;20122S07变压器主体于2013年10月25日装车,装载于“中波寰宇”轮第15航次于2013年11月13日离港,提单记载,装货港天津新港,卸货港印度孟买,件数59件(1套),总重517248千克,尺码1249.15立方米。
2012年7月9日,20121S09变压器主体装车。车行至江城路口时,司机为了躲避一辆私家车进行紧急制动,导致变压器主体发生位移、产品端子箱与运输车辆碰撞损坏、控制箱受挤压严重变形,导致产品返厂处理。2014年4月10日,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通过电子邮件确认上述事故导致的货损材料费用为20090元人民币。此外,受损控制箱返厂维修产生内检人工费21148.18元人民币和二次配线人工费3121.56元人民币。保变电气公司于2014年7月8日通过电子邮件向中远物流公司发送世行项目项下20121S09控制箱货损的索赔通知书和说明函。索赔通知书记载,“……此次事故的处理产生如下费用:购买新端子箱费用20090元人民币;人工费涉及两部分工作,一是产品返厂后内检、工艺处理等人工费,此部分费用为21148.18元人民币;二是更换端子箱二次配线等相关费用,此部分费用为:3121.56元人民币。我司就如上补件费用、维修费用以及因此次货损事故导致的迟延交货罚款等关联费用,正式向贵司提出索赔”。
中远物流公司于2012年10月30日出具的整改方案记载,“我司承运的四套变压器于10月18日靠泊蒙德拉港口,卸船前我司工作人员上船检查变压器,1S09变压器外观无破损、三块表的度数都在正常范围内,可以判断此次事故是在卸船装卸过程中发生的。根据阀门缺口方向朝上,有可能是在船舱内起吊木箱时,木箱剐蹭到变压器阀门,致使阀门弯曲破损”。2012年10月19日,保变电气公司针对上述变压器阀门受损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人保)提出索赔。2014年4月3日,中远物流公司向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电子邮件,要求其确认蒙德拉港阀门事故是否只有人工费用19094.4元人民币,保变电气公司于4月10日发送的电子邮件中记载,“BTW答复:确认1S09港口阀门处理未索赔配件费用,只涉及上述人工费用”。
中远物流公司于2012年12月17日向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2S05/1S11/1S10三台变压器在贵司技术人员的全程监督下,于今天上午全部就位完毕”。中远物流公司于2013年2月4日向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保变第二批变压器从1月19日到达现场并于2月2日已全部交货并签字”。20122S07变压器于2015年3月20日交货,备件于2016年3月29日交货。
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于2013年6月10日签订了世行项目补充条款,约定“乙方同意将其中一台变压器(20122S07)运输由GWLIOR电站变更至CHAMPA电站”。保变电气公司于9月17日向中远物流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我司印度国网世行项目最后一批变压器,应用户要求将换站至Charmpa站,即贵司负责的最后一批产品中,一台变压器及其组部件运至Charmpa站,Gwalior站备品备件运至G站”。保变电气公司于9月23日向中远物流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附件为换站运至Charmpa站的变压器20122S07箱单、Gwalior站备品备件的箱单以及印度国网通知我公司换站的文字确认”。
中远物流公司于2014年4月2日向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经过核实,所有发往Gwalior的配件都在Charmpa站,裴经理在印度正在积极协调JMB进行转运事宜”。保变电气公司于2015年2月6日向中远物流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如果三天之内贵司没有完成倒运我司将重新寻找新的分包商负责倒运工作,届时我司将按照时间发生费用金额向贵司追偿”。
保变电气公司于2014年4月16日向中远物流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请告知世行项目Gwalior站备品备件(明细详见附件箱单)是否已进行转运?预计到达G站时间?”同日,中远物流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由于Charmpa站外道路正在施工,致使车辆无法驶入电站。因此,目前无法进行相关的操作。另外,对于货物的转站,我司需贵司给予确认相关的转站费用,稍后将费用明细提供给贵司”。次日,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世行项目Gwalior站备品备件是因为贵司工作失误,将货物错发至Charmpa站……我司保留对贵司迟延交货罚款的权利”。5月8日,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我司刚刚收到印度国网Charmpa站负责人的通知,通往Charmpa站的路已修好,其他变压器供货商的三台产品已经运抵电站现场”。7月7日,保变电气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记载,“国网再次反馈公共道路早已修好……贵司坚持反馈路没有修好,但一直没有提供能够证明路没有修好的照片和路堪报告”。
保变电气公司与JMB公司于2015年2月11日签订的会议纪要记载,“为完成将变压器主体运至Charmpa站的工作,保变同意一次性支付JMB公司250万印度卢比(还包括在印度产生的所有税费)……为将备件从Charmpa站转运至Gwalior站,保变同意一次性向JMB公司支付220万印度卢比(还包括在印度产生的所有税费)”。JMB公司于2015年7月1日通过电子邮件确认已收到保变电气公司支付的4746114印度卢比。
一审法院另查明:2013年12月12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印发财税〔2013〕106号文件,即《关于将铁路运输和邮政业纳入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铁路邮政营改增通知》),《铁路邮政营改增通知》结合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改增试点运行中反映的问题,对营改增试点政策进行了修改完善。其附件1《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实施办法》所附《应税服务范围注释》中,对《全国营改增通知》相关文件对交通运输业和货物运输代理服务的定义未进行改动。其附件3《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过渡政策的规定》第一条第十四项规定,下列项目免征增值税……试点纳税人提供的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委托方索取发票的,试点纳税人应当就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收入向委托方全额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本规定自2013年8月1日起执行。2013年8月1日至本规定发布之日前,已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应将专用发票追回后方可适用本规定。
厦门人保于2016年出具的赔付协议书记载,“……9笔保单承保的货物于(详见附件清单)于2014年在印度发生货损。经保险合同当事人协商一致,双方同意:保险人根据保单约定向被授权人保变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赔付总款额USD96175.25……”。保变电气公司已收到上述全额的保险赔款。
一审法院认为,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签订的保变世行项目、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合同性质属于多式联运合同,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之间存在多式联运合同关系,保变电气公司是托运人,中远物流公司是多式联运经营人。案件争议焦点为:1.中远物流公司应否就保变电气公司的各项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以及损失的数额和依据;2.保变电气公司的诉请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一)保变世行项目项下的损失承担
在保变世行项目项下,保变电气公司诉请的损失为货物损失88163.14元人民币、税款抵扣损失112630元人民币、迟延交货违约金157.69万元人民币、堆存费8095.7元人民币和运费47万元人民币。
1.货物损失
保变电气公司诉请的货损包括两部分,即20121S09变压器控制箱货损和20121S09变压器阀门货损。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的电子邮件往来可以证明控制箱货损的发生经过。2012年7月9日,20121S09变压器主体装车。车行至江城路口时,司机为了躲避一辆私家车进行紧急制动,导致变压器主体发生位移、产品端子箱与运输车辆碰撞损坏、控制箱受挤压严重变形,导致产品返厂处理。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通过电子邮件确认上述事故导致的货损材料费用为20090元人民币。此外,产品返厂处理产生内检人工费21148.18元人民币和二次配线人工费3121.56元人民币。《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多式联运经营人对多式联运货物的责任期间,自接收货物时至交付货物时止”。20121S09变压器控制箱货损发生在国内陆运区段,属于中远物流公司的责任期间,中远物流公司对于上述货损材料费、内检人工费和二次配线人工费,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中远物流公司于2012年10月30日出具的整改方案可以证明20121S09变压器阀门货损的发生经过。在2012年10月18日在蒙德拉港口卸船装卸过程中,在船舱内起吊木箱时,木箱剐蹭到变压器阀门,致使阀门弯曲破损。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通过电子邮件确认上述事故只涉及人工费用19094.4元人民币。20121S09变压器阀门货损发生在海运区段,属于中远物流公司的责任期间,中远物流公司对于上述人工费用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没有证据证明快递费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保变电气公司诉请的快递费,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2.税改损失和堆存费
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财政部、税务总局出台一系列营改增政策文件,自2013年8月1日起对境内单位、个人提供的国际运输服务实行增值税零税率、对试点纳税人提供的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实行免征增值税。如委托方索取发票,则国际货物运输服务业纳税人应当就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收入向委托方全额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中远物流公司根据上述政策变化,对相关海运费开始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中远物流公司的上述行为系因国家政策变化所致,且保变世行项目约定的运费是固定不变价运费,保变电气公司关于税改损失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堆存费支付的具体情况,且不能证明堆存费的产生与延期提供提单具有关联,保变电气公司关于堆存费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3.迟延交货违约金
根据运输时间条款,中远物流公司对于世行项目项下货物的运输时间不得多于80天。延期违约金条款约定,“乙方未按照合同约定的到达现场时间与收货人交接,每延误一天乙方向甲方支付该次运费1%的违约金,违约金上限不超过运费的10%”。关于计算违约金时的运费标准,保变电气公司主张应以世行项目每批次的运费为标准,中远物流公司主张应以变压器主体对应的运费为标准,一审法院基于以下两方面理由,对保变电气公司的主张予以采纳。
一方面,对于“该次运费”的理解,应结合语词解释、整体解释和目的解释进行综合判断。就语词解释而言,“该次运费”无法解释为迟延交付货物对应的运费;就整体解释而言,保变世行项目未对变压器主体运费进行单独约定,仅约定了世行项目总运费和分三批履行;结合违约金的惩罚性目的,将“该次运费”解释为迟延交货发生批次对应的运费更为妥当。
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规定了迟延交付的赔偿限额,保变电气公司主张的迟延交付违约金不超过限额规定即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承运人对货物因迟延交付造成经济损失的赔偿限额,为所迟延交付的货物的运费数额。货物的灭失或者损坏和迟延交付同时发生的,承运人的赔偿责任限额适用本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限额”。根据上述规定,迟延交付的赔偿限额为迟延交付货物的运费,本案中保变电气公司主张的迟延违约金为迟延发生批次对应运费的10%,不超过迟延交付的变压器主体对应的运费即可。中远物流公司关于根据迟延交付赔偿限额的规定解释本案延期违约金条款的主张,没有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装载至“大翠云”轮第8航次的货物提单记载,货物尺码2866.6立方米;装载于“大玉霞”轮第16航次的货物提单记载,货物尺码1392.7立方米;装载于“中波寰宇”轮第15航次的货物提单记载,尺码1249.15立方米。上述三提单记载的货物总尺码为5508.45立方米。根据保变世行项目附件三变压器零件装箱单的记载,单台变压器主体的体积为184.3立方米,保变世行项目项下7台变压器主体的体积约为1290.1立方米,约占货物总体积的23.42%。根据世行项目运输时间条款和运费结算条款的约定,世行项目总运费为600万元人民币[ly07]497.5万元人民币[ly07]57万元人民币[ly07]4224万印度卢比。保变电气公司主张印度卢比依汇率0.1换算成人民币的主张,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上述运费总额为1576.9万元人民币,单台变压器主体对应的运费可折算为1576.9×23.42%÷7=527580元人民币。因此,单台变压器迟延交付的赔偿限额为527580元人民币,7台变压器迟延交付的赔偿限额为1576.9×23.42%=3693090元人民币。
保变世行项目项下的七台变压器主体,中远物流公司接收货物时间和交付货物时间分别为,20121S10变压器主体于2012年7月11日装车,于2012年12月17日交付货物,迟延交货79天;20121S11变压器主体于7月10日装车,于2012年12月17日交付货物,迟延交货80天;20122S05变压器主体于8月21日装车,于2012年12月17日交付货物,迟延交货38天;20121S09变压器主体于7月22日二次装车,于2013年2月1日交付货物,迟延交货114天;20123S07变压器主体于2012年10月21日装车,于2013年2月1日交付货物,迟延交货23天;20123S08变压器主体于10月25日装车,于2013年2月1日交货,迟延交货19天;20122S07变压器主体于2013年10月25日装车,于2015年3月20日交付货物,迟延交货431天。七台变压器均存在十天以上的迟延交货,根据延期违约金条款的约定,中远物流公司应承担总运费10%的违约金责任,即1576.9×10%=1576900元人民币。该违约金款额未超过上述赔偿限额,中远物流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4、运费损失
结合补充条款和保变电气公司于2013年9月17日发送的电子邮件,关于最后一批变压器的运送,保变电气公司向中远物流公司发出的指令是明确的,即20122S07变压器主体及其组部件运至Charmpa站,备品备件运至Gwalior站。中远物流公司于2014年4月2日通过电子邮件确认应发往Gwalior站的备品备件错运至Charmpa站。基于上述错运行为,中远物流公司应承担对错运货物转站的义务。中远物流公司未履行转站义务,对于保变电气公司另行委托JMB公司转站产生的运费及税费,中远物流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运至Charmpa站的20122S07变压器主体,中远物流公司以“站外道路正在施工,致使车辆无法驶入电站”为由拒绝将货物运至电站予以交付,中远物流公司未提交“站外道路正在施工”的相关证据,对于保变电气公司另行委托JMB公司完成20122S07变压器主体运至电站的运费及税费,中远物流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JMB公司于2015年7月1日通过电子邮件确认已收到保变电气公司支付的上述两项运费4746114印度卢比。对于保变电气公司主张的运费47万元人民币,中远物流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保变世行项目项下各项诉请的诉讼时效
多式联运合同项下各项诉请的诉讼时效,应适用两年的时效期间。保变电气公司主张世行项目约定债务属于同一债务分期履行,诉讼时效期间应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中远物流公司主张世行项目约定债务属于分期履行之债,诉讼时效期间应从每期届满之日起单独计算。基于以下三点理由,一审法院对保变电气公司的主张予以采纳。其一,就债务性质而言,世行项目约定的债务是具有整体性的同一债务。一方面,世行项目第1.2条约定,运输标的为印度国网世行项目7台自耦变压器,换言之,世行项目合同签订时运送7台变压器的债务已然确定,该债务的内容和范围并不随着时间的经过而变化;另一方面,根据世行项目运输时间条款的约定,上述7台变压器可能分二批运送(第一批3台,第二批4台),也可能分三批运送(第一批3台,第二批3台,第三批1台),换言之,7台变压器运送义务的履行方式可以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协商,但是总共运送7台变压器的债务不会发生变化。此外,世行项目的运费结算条款亦是针对7台变压器的整体运费进行约定。
其二,就立法目的而言,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目的是稳定交易秩序,而并非限制甚至剥夺权利人的权利。针对世行项目项下具有整体性的债务,保变电气公司没有在每一期履行期限届满后即主张权利,并非怠于行使权利,而是基于对双方合作关系的信赖和促进,换言之,是基于稳定交易秩序的考虑。
其三,与上述第二点相关,就商业交易而言,诉讼时效制度不能强人所难。就本案而言,要求保变电气公司在每批次履行期限届满后即主张权利,将直接影响未履行批次的正常履行,并有可能导致保变电气公司对国外买方承担违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本案中,第三批(即最后一批)运送的20122S07变压器主体于2013年10月25日装车,世行项目运输时间条款约定,运输时间不多于80天,迟延交付违约金的诉讼时效应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即2014年1月14日起算。保变电气公司于2015年12月7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并未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中远物流公司关于诉请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保变世行项目项下,中远物流公司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包括控制箱货损材料费20090元人民币、内检人工费21148.18元人民币及二次配线人工费3121.56元人民币,变压器阀门货损人工费19094.4元人民币,迟延交货违约金1576900元人民币和运费损失47万元人民币。上述款额中,迟延交货违约金不再计算利息损失,其他款额的利息损失从保变电气公司起诉之日,即2015年12月7日起算,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利率计算。
(三)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项下的损失承担
(2015)津海法商初字第145-162号案中,保变电气公司以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项下存在损失为由,对中远物流公司的运费诉请提出抗辩。上述案件中,保变电气公司并未对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项下的损失提起诉讼,中远物流公司关于保变电气公司的上述诉请已由法院生效判决驳回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保变3445项目项下,保变电气公司的诉请包括三项组补件的价格、运费和关税,税款抵扣损失以及堆存费。保变2970项目项下,保变电气公司的诉请为三项组补件的价格、运费和关税。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货物损坏的具体情况,亦无法证明货物损坏系因中远物流公司运输原因造成,保变电气公司关于补件价格、运费和关税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堆存费支付的具体情况,且不能证明堆存费的产生与延期提供提单的行为具有关联,保变电气公司关于堆存费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中远物流公司根据上述政策变化,对相关海运费开始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中远物流公司的上述行为系因国家政策变化所致,保变电气公司关于税改损失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简言之,保变电气公司于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项下的各项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此外,保变电气公司关于公证费和翻译费的诉请,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保变电气公司和中远物流公司之间存在多式联运合同关系。对于保变世行项目项下的货物损失、迟延交货违约金和运费损失,中远物流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一百零四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中远物流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保变电气公司支付控制箱货损材料费20090元人民币、内检人工费21148.18元人民币、二次配线人工费3121.56元人民币、变压器阀门货损人工费19094.4元人民币、运费损失47万元人民币,总计533454.14元人民币;二、中远物流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保变电气公司支付上述款额的利息(自2015年12月7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三、中远物流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保变电气公司支付迟延交货违约金1576900元人民币;四、驳回保变电气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9556元人民币,保变电气公司负担5911元人民币,中远物流公司负担23645元人民币。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补充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中远物流公司补充提交如下证据:六台变压器主体交接签收单,拟证明六台变压器主体已依保变世行项目要求“完成货物交接、签署货物交接记录”,迟延罚款只应针对“未按合同规定的到达现场时间与收货人交接”部分变压器主体。
保变电气公司对中远物流公司补充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该份证据系域外形成,未办理公证认证手续,对真实性不予认可。保变世行项目项下变压器主体的交付时间应依据货物卸货上台时间确定,而非交接签收单记载的时间。
保变电气公司未补充提交证据。
本院审查了补充提交的证据,认定如下:中远物流公司提交的证据属于域外证据,未经公证认证等证明手续,亦缺乏相关域内证据、经公证认证的域外证据对其进行印证,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定。且,结合保变世行项目第3.1.19条中远物流公司负责按照保变电气公司要求的运到现场时间安全运到保变电气公司指定的收货地(卸货上台)并与收货人或保变电气公司办理交接手续的约定,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交接签收单时间与六台变压器主体完成卸货上台时间一致,故不能证明中远物流公司按约按时完成交货义务。
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多式联运合同纠纷,保变电气公司与中远物流公司先后订立的保变世行项目、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等三个合同,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照合同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争议焦点为:1.中远物流公司应否向保变电气公司支付保变世行项目、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项下的各项费用;2.保变电气公司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一、保变世行项目
(一)双方存在争议的费用项目及数额
1.货物损失
双方存在争议的费用项目主要涉及20121S09变压器控制箱的货损材料费、内检人工费、二次配线人工费,20121S09变压器阀门的货损人工费以及快递费。
就20121S09变压器控制箱货损材料费,保变电气公司提交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及购货发票等证据能够证明材料费实际发生,中远物流公司亦在电子邮件中确认将会把该笔费用赔偿保变电气公司,故中远物流公司以保变电气公司未能证明货损程度及残值为由拒绝承担责任,缺乏依据,亦与其承诺不符。
就20121S09变压器控制箱内检人工费、二次配线人工费,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产品冲撞检查和处理情况报告记录了对控制箱外观、内部进行检查的过程,并作出仅须对严重受损的控制箱及其相关的光纤连接进行更换的检查结果,能够证明内检、二次配线人工费均属于控制箱修理所需的必要费用。该证据与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产品内检处理联络单、二次配线汇总表、人工费发票相互结合,能够证明两项人工费实际发生以及费用数额。
就20121S09变压器阀门货损人工费,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保险索赔通知书中记载了阀门的人工修复过程,其中的修复时间能够与人工费发票记载的工程师工作时间相互对应,双方当事人亦在电子邮件中确认了阀门货损涉及人工费问题,故应当认定该费用已实际发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多式联运经营人对多式联运货物的责任期间,自接收货物时至交付货物时止。上述20121S09变压器控制箱、阀门货损均发生于中远物流公司运输责任期间,故其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就快递费,保变电气公司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快递费与本案货损之间存在关联,故一审法院对此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2.税改损失、堆存费损失
就税改损失,保变世行项目履行过程中,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出台一系列营改增政策文件,对境内单位、个人提供的国际运输服务实行增值税零税率。中远物流公司根据上述政策变化,对相关海运费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故而,保变电气公司未能取得6%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税款系因国家政策变化所致,其主张中远物流公司承担税改损失,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就堆存费损失,保变电气公司未能证明其所主张的中远物流公司迟延交付提单行为与堆存费产生之间具有必然的关联,故一审判决对其该项主张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3.迟延交货违约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保变世行项目延期违约金条款中,“中远物流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的到达现场时间与收货人交接”系对中远物流公司支付迟延交货违约金条件的约定,“每延误一天向保变电气公司支付该次运费1%的违约金,违约金上限不超过运费的10%”系对中远物流公司支付迟延交货违约金标准的约定。
对中远物流公司支付迟延交货违约金的条件,应按照条款文义以及保变世行项目交付点条款、运输时间条款进行综合分析。其中,交接货物应包括变压器主体、组部件、备件在内的全部货物(双方当事人确认同一编号变压器的主体、组部件是配套的,备件用于维修更换,并非每台变压器必备);交接时间为自实际起运日起算的80日内;交接地点为变压器主体须卸货上台,组部件、备件须掏箱或卸货。基于上述解释并结合变压器主体、组部件、备件之间关系以及保变世行项目第3.1.7条“中远物流公司需保证变压器主体及其组部件用同一条船运输”的约定,本条款可理解为中远物流公司应将同一编号变压器主体、组部件自实际起运日起算的80日内运输至电站内指定地点,其中主体、组部件任一发生迟延,均应视为该编号变压器运输迟延,中远物流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对中远物流公司支付迟延交货违约金的标准,双方当事人对条款中的“该次”应理解为“该批次”抑或“该车次”存在争议。根据合同所使用的词句理解,“该”应指代“中远物流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的到达现场时间与收货人交接”的情形,而如前所述,上述条款约定的运输迟延系变压器主体、组部件整体迟延,而非某一车次的迟延。根据合同的有关条款理解,保变世行项目其他条款仅约定“批次”,未出现与“车次”有关的字样。同时,保变世行项目仅对多式联运运费进行了整体约定,未对具体车次的费用标准进行约定。据此,“该次”理解为“该批次”更具有可操作性,亦更符合双方当事人签订合同时的真意。
涉案三个批次七台变压器主体均存在十天以上的运输迟延,应视为三个批次运输均发生迟延,中远物流公司根据延期违约金条款应支付保变电气公司全部运费10%的违约金,共计1576900元人民币。该数额未超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的赔偿限额,一审判决对保变电气公司该项请求予以支持,并无不当。
4.运费损失
就Gwalior站备件转站运费,保变世行项目补充条款约定中远物流公司将20122S07变压器运输由Gwalior站变更至Charmpa站,因变压器主体、组部件与备件之间并非一一对应关系,故该补充条款约定运输项目在未经特别说明的情况下,应理解为20122S07变压器主体、组部件,不包括Gwalior站备件。同时,保变电气公司在2013年9月17日发送的电子邮件中指示将“贵司负责的最后一批产品中,一台变压器及其组部件运至Charmpa站,Gwalior站备品备件运至G站;其在2013年9月23日发送电子邮件的附件“2S07-Chamrpa-箱单”中将20122S07变压器主体、组部件运输目的地确定为Charmpa站,另两份附件“Gwalior站备件-箱单”及换站函则未记载备件转站的相关指示。据此,保变电气公司向中远物流公司发出的转站指令清晰、明确,转站指令的项目不包括Gwalior站备件,中远物流公司应就其错运行为承担责任。
就20122S07变压器额外产生的运费,中远物流公司负有将20122S07变压器运输至约定地点的合同义务,其在保变电气公司数次催促下未能及时履行,应支付保变电气公司以替代方式履行所支出的全部费用。
就运费损失数额,20122S07变压器、Gwalior站备件已由JMB公司运至约定地点,故应认定上述运费已实际发生。依据已经公证的保变电气公司于2015年3月11日、于2015年7月1日发送电子邮件正文内容以及在案相关证据,可以认定保变电气公司支付运费数额为470万印度卢比。故而,一审法院判令中远物流公司赔偿保变电气公司运费损失47万元人民币,并无不当。
(二)保变世行项目项下各项诉请的诉讼时效期间
保变世行项目系双务合同,中远物流公司所负债务为将七台变压器运输至约定地点,其中各批次运输义务均为总运输义务的组成部分,该债务内容和范围在合同订立时已经确定,不会随着时间的经过而发生变化,受到时间因素影响的仅为履行方式。保变电气公司所负债务为支付运费,运费按七台变压器整体运费计算,总额为固定不变价。据此,保变世行项目项下债务具有整体性、唯一性,应认定为同一债务分期履行。合同作为一个整体,其债权债务密不可分,中远物流公司所负债务内容作为一个整体构成了保变世行公司的债权内容,该债权亦应属于整体的合同权利,故保变世行公司可以在该项作为整体的权利的最终到期而未能实现时,即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就该项权利一并提出主张。据此,一审法院将保变世行项目认定为同一债务分期履行,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之规定确定诉讼时效期间于2014年1月14日起算,进而认定保变电气公司于2015年12月7日提起本案诉讼未超出多式联运合同二年诉讼时效期间,依据充分,应予确认。
二、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
就三相组货物损失,保变电气公司提交证明保变3445项目存在三相组货物损失的货物交接单属于域外证据,未经公证认证等证明手续,亦缺乏相关域内证据、经公证认证的域外证据对其进行印证,无法认定其真实性;其提交证明保变3445项目、保变2970项目三相组货物损失的电子邮件均为单方发送,未得到中远物流公司的确认。上述证据以及保变电气公司提交的其他相关证据均无法证明货损实际发生及其损失数额与程度,更无法证明三相组货物损坏系因中远物流公司运输原因造成。故,一审法院对保变电气公司主张的三相组损失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就税改损失、堆存费,本院基于与保变世行项目相同理由,对其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保变电气公司、中远物流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负担7295元人民币,由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23872元人民币。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彤
代理审判员 张 昕
代理审判员 李善川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六日
书 记 员 于轶男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