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饶亚东

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审监庭

电话:

2 裁判要旨

本案系北京市首例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异议程序案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74条规定,对于适用特别程序作出的裁判,适用特殊程序审理的“特”字号案件给予监督。该案从立法原意出发,明确了申请人的权利救济途径,同时确定了人民法院对申请人不服确认仲裁协议效力裁定的异议申请进行监督的范围和以及审理原则。该裁定裁判结构完整、论证充分、语言流畅、结论正确,推荐为优秀裁判文书。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68.5

6 当前得票

0

黑天鹅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民事裁定书

浏览量: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京03民特监2号
异议申请人:黑天鹅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1号楼5A。
法定代表人:陈云利,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泽普,北京市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现茹,北京市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城关街道顾八路1区1号-N196。
法定代表人:赵燕,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伟,北京李伟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健,男,1978年5月12日出生,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经理。
异议申请人黑天鹅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天鹅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熙昕宇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一案,黑天鹅公司不服本院(2016)京03民特177号民事裁定(以下简称177号裁定),向本院提出异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异议申请人黑天鹅公司称:我公司不服177号裁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提出异议申请。理由如下:第一,双方约定的仲裁机构不存在,仲裁协议应无效。双方约定的是”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但实际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八条规定,仲裁机构约定不明确,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仲裁协议无效,因此仲裁协议应被确认无效。第二,仲裁委对重新仲裁案没有管辖权。对方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的仲裁案,仲裁委缺席作出裁决,我公司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裁,法院应当直接撤销裁决。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案交给仲裁委重新仲裁,违反仲裁法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而仲裁庭的原首席仲裁员不再担任首席仲裁员,重新指定了首席仲裁员。因此,仲裁委对重新仲裁案没有管辖权。第三,应确认仲裁委对该案无管辖权。177号裁定的案由为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依据为《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民事案件案由应依据当事人主张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来确定,对包括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特别程序的特殊案由直接表述,争议焦点和标的可能有多个。本案为仲裁程序案件,涵盖我公司的两个请求,可以将两个案由并列。因此,无论是第一项请求确认仲裁协议条款无效,还是第二项请求确认仲裁委对重新仲裁案没有管辖权,都指向仲裁委对本案的管辖权,实际性质没有区别,即使不同,也应依法进行处理。综上,请求法院裁定:1.撤销177号裁定;2.确认委托持股协议项下的仲裁协议效力无效;3.请求确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对本案无管辖权;4.诉讼费由对方承担。
被申请人华熙昕宇公司辩称:我公司同意177号裁定认定的事实和结果。第一,关于仲裁机构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仲裁机构漏字不影响仲裁机构的确定。中国只有一家与涉案名称近似的仲裁机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可以认定当事人选择的仲裁机构。第二,关于撤销仲裁是否能发回重新仲裁,与本案无关,也不是本院管辖范围。异议人提出的异议错误,扩大和超过了法院对于仲裁条款审理的范围,没有法律依据。因此,请求法院裁定驳回黑天鹅公司的异议申请。
经审查,黑天鹅公司与华熙昕宇公司于2009年11月16日签订委托持股协议,双方约定争议解决的仲裁机构名称为”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2016年7月11日,黑天鹅公司诉至本院,申请确认其与华熙昕宇公司签订的涉案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无效。在本院审理中,黑天鹅公司增加诉讼请求,请求确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对涉案协议争议的重新仲裁案没有管辖权。本院经过审理,于2016年9月9日作出177号裁定,驳回黑天鹅公司的申请。
本院认为:根据异议申请人的主张,本案审查的焦点问题包括177号裁定是否合法以及其提出的涉案协议进入重新仲裁涉及的问题是否属于本案审查范围。
首先,关于177号裁定认定仲裁机构是否明确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仲裁协议约定的仲裁机构名称不准确,但能够确定具体的仲裁机构的,应当认定选定了仲裁机构。本案中,黑天鹅公司与华熙昕宇公司签订的上述协议中的仲裁机构名称”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虽然不存在,但是在双方住所地的北京市只有一家冠以”中国国际”的贸易仲裁机构,即”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与涉案协议书中约定的仲裁机构名称高度相近。所以,可以认定双方约定的仲裁解决机构指向的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因此,本院177号裁定认定双方当事人在签订上述协议书时选择的仲裁机构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事实清楚,应予维持。
其次,关于黑天鹅公司主张的其他事项是否成立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对于仲裁协议约定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订立的仲裁协议以及一方采取胁迫手段、迫使对方订立仲裁协议的,应当认定为无效。黑天鹅公司在原审中增加的诉讼请求涉及重新仲裁问题,不属于上述规定涉及的内容,本院177号裁定对其该项主张不予处理是正确的。关于黑天鹅公司在异议程序中提出的重新仲裁涉及的问题,亦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177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异议申请人的异议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异议不成立,本院应予驳回。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百七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黑天鹅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异议申请。
本案原审案件受理费400元,由黑天鹅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审判长  饶亚东
审判员  张 明
审判员  李迎新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宋 垚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