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陈晓莉

法院: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事审判第一庭

电话:

1996.07--2001.12  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人民法院书记员(科员级) 2001.12--2004.10  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科员级) 2004.10--2010.04  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人民法院审判员(科员级 2010.04--2010.11  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其间:2010.10任副科级) 2010.11--2013.05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助理审判员(副科级) 2013.05--2016.03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助理审判员(正科级) 2016.03--2018.08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审判员(正科级) 2018.08--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查审判庭审判员 2004年10月经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省司法厅批准,评为全省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

2 裁判要旨

(一)关于法律的适用问题 1.非法拘禁罪、绑架罪的区分与认定 在侵犯人身自由的犯罪中,为索债而扣押、拘禁人质的案件与为勒索财物而绑架人质的案件容易发生混淆。因为二者客体相近,均规定在侵犯人身自由类犯罪中,犯罪手段类似,均是采取扣押或拘禁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方法。甚至在主观上,也均具有索取财物的故意。《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三款规定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以非法拘禁罪论。司法解释强调“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认定为非法拘禁罪。”索债型非法拘禁行为的立法精神在于权利的实现手段过于激烈,超出了法律的容忍度。勒索财物型绑架,其主观上具有勒索财物的目的,对于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行为人使用绑架、拘禁手段索取财物超过其实际享有债权数额的行为,不能简单的界定为绑架罪或非法拘禁罪。因为行为人之间存在合法的债务,行为人有索要合法债务的目的,如果行为人索取财物的数额明显超过其实际债权,足以证明行为人主观目的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其索取合法债务显然已成次要目的,应定绑架罪。但索要的财物数额虽超过实际债务,如果行为人主观上认为多出部分是为了弥补债务人不履行债务而造成的损失,如实际发生的交通费、误工费、利息、滞纳金等。这种情形仍应以索债型非法拘禁罪定罪。这是因为因债务人不履行债务而造成的合理费用和损失,是原来债务派生出来的其他债务,仍属于债务。超出债务的部分应当是合理的,数额相对较小。 2.被告人李志祥是否构成抢劫罪 李志祥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李志祥与田立甫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其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青海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经查,李志祥通过刘素明介绍从被害人田立甫手中承包了夏都景苑3号、6号楼的内、外墙保温层工程。双方未订立书面的合同。关于合同单价问题,被害人田立甫,证人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工作人员吴金国、朱文强、耿红、都清玲等证言与李志祥在侦查阶段的前三次供述均相互印证,证实李志祥与田立甫口头协商确定外墙保温价格为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价格为每平米45元。李志祥在侦查阶段的第四次、第五次供述及一、二审庭审中关于工程单价外墙保温为每平米135元,内墙保温为每平米65元,田立甫尚欠其工程款120万元-130万元左右的供述仅属李志祥的个人辩解,无其他证据印证。李志祥关于田立甫欠其工程款120万-130万元的辩解不能成立。二审庭审中李志祥对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单方结算单中记载的本人具体施工总量、领取工程款3392362元不持异议。李志祥对于工程款明细表中记载的代付李志祥欠他人材料款142700元及支付扣除其打伤财务人员医疗费9800元的二项费用提出异议,称材料款142700元已由本人变卖车辆后支付,不能重复计算。财务人员医疗费9800元不应由其支付。关于142700元材料款的问题,被害人田立甫陈述与李志祥供述相一致,二人均认可田立甫尚欠李志祥材料款142700元。关于李志祥工程款中扣除医疗费9800元的问题。卷中无任何证据证实李志祥致伤财物人员、伤者实际产生医药费数额、公司已代付此笔款项。对此争议现有证据无法予以确定。 综上,按照工程单价外墙保温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每平米45元计算,田立甫尚欠李志祥工程保证金185822元、材料款142700元,共计322700元。李志祥向田立甫索要100万元已经明显超过其享有的债权。李志祥的主观故意已由索债转化为以索债为名的勒索财物,李志祥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均证实,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四人以索要工程款为由控制、限制被害人田立甫人身自由的具体行为过程中,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未对田立甫实施暴力行为或者以暴力相威胁,仅李志祥提出如不支付工程款则将田立甫带至江苏省。该行为尚未达到抢劫罪当场使用暴力劫取财物的暴力程度,李志祥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原判认定抢劫罪属定性错误。但李志祥伙同他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实施的拘禁他人的绑架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应以绑架罪定罪处罚。李志祥及其辩护人关于其与被害人田立甫之间存在债务关系,主观上无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抢劫罪属定性错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 3.关于被告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的行为性质问题 被告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提出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其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青海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经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供述与银行转款记录等书证,被害人田立甫陈述、证人张生寿证言、被告人李志祥供述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与被害人田立甫及李志祥并不相识,对李志祥与田立甫之间是否存在债务关系并不知情。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基于帮忙索要欠款,事后得到一定报酬的这一主观心态协助李志祥控制了田立甫。李志祥与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四人在控制他人人身自由,索要欠款的拘禁行为上有着共同的犯意联络。在索债过程中,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三人通过李志祥与田立甫的谈话得知田立甫并不欠李志祥的钱,李志祥为勒索财物恐吓田立甫要将其带至江苏省,三人为获得1万元报酬,在田立甫明确表示其不欠李志祥钱的情况下仍配合李志祥控制、限制田立甫人身自由,帮助李志祥勒索103万元后,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每人获得1万元,三人与李志祥构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的绑架罪的共犯。应以绑架罪对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定罪量刑。原判认定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关于原判定性错误的上诉理由成立。 (二)关于刑罚裁量问题 各被告人提出原判量刑过重,青海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定罪、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查,被告人李志祥伙同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以索要债务为名勒索财物的行为构成绑架罪。在绑架犯罪中各被告人的犯罪手段一般,情节较轻,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的规定,应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在共同犯罪中李志祥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应依法减轻处罚。原判以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且犯罪数额巨大为由对四被告人适用《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四)项的规定量刑不当。李志祥及其辩护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关于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 综上,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的行为构成绑架罪是正确的,此判决充分体现了我国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5 专家评分

80.33

6 当前得票

0

李志祥、赵德成等抢劫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p t ” >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青刑终10号

原公诉机关青海省西宁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志祥,男,汉族,1979年6月23日出生于江苏省江都市,初中文化,个体工商户,户籍地江苏省江都市,现住青海省西宁市。2001年7月9日因犯聚众斗殴罪,被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004年10月20日被刑满释放。2016年1月21日因涉嫌犯抢劫罪一案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董博俊、邢晓玲,青海辉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德成,男,汉族,1979年4月8日出生于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小学文化,农民,户籍地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住西宁市。2016年1月22日因涉嫌犯抢劫罪一案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27日被逮捕。2017年9月29日被我院依法取保候审。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洪刚,男,汉族,1971年1月13日出生于青海省湟中县,高中文化,农民,户籍地青海省湟中县,现住青海省西宁市。2016年1月22日因涉嫌犯抢劫罪一案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27日被逮捕。2018年1月21日被我院依法取保候审。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孟建财,男,汉族,1973年1月2日出生于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小学文化,农民,户籍地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住大通县。2016年1月22日因涉嫌犯抢劫罪一案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27日被逮捕。2018年1月21日被我院依法取保候审。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西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犯抢劫罪一案,于2016年12月28日作出(2016)青01刑初7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青海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永平、马玉兰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志祥及其辩护人董博俊、邢晓玲,上诉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6年1月19日9时许,被告人李志祥通过张某联系了被告人赵德成,赵德成又纠集了被告人李洪刚、孟建财。5人藏匿在西宁市城西区夏都景苑小区地下停车场内,13时许,被害人田某1进入停车场发动汽车,5人上前强行将田某1控制在车内后排座位上,赵德成、李洪刚坐在车内后排田某1的两侧,孟建财坐在副驾驶座位,由李志祥驾驶该车辆沿兰西高速公路向东行驶。途中,李志祥强行要去田某1的手机,并向田某1多次索要钱款,田某1对李志祥索取的100万元不答应,李志祥以将田某1带至江苏相威胁,并许诺给同车的其他三被告人各1万元的报酬。汽车行驶至甘肃省境内海石湾处,田某1产生恐惧,给其儿子田某2打电话,按照李志祥提供的账户分二次汇入103万元。经李志祥在海东市乐都区中国农业银行查询款已到账,李志祥遂将转入其账户内的103万元赃款中的60万元汇给其前妻施玉琴,又将3万元赃款分给了赵德成、孟建财、李洪刚,后三被告人又分别将1万元存入各自的银行卡内或花销部分。田某1被四被告人放行后开车回到西宁,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案发后,施玉琴退赃款60万元、公安机关冻结李志祥账户39万元,赵德成给田某1退款1万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经一审庭审出示、质证的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收条、刑事谅解书、工程明细表等书证,证人张某、田某2、韩某、刘某、许某、李某、吴某、朱某、耿某、都某等的证言,被害人田某1陈述,被告人李志祥、赵德成、孟建财、李洪刚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胁迫手段,劫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李志祥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对三被告人应减轻处罚。鉴于案发后,被告人李志祥积极退缴赃款,并得到了被害人的谅解,有一定的悔罪表现,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洪刚、孟建财受被告人赵德成的纠集,二被告人相对于赵德成罪行较轻。赵德成已给被害人退清全部赃款,亦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四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分别定罪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李志祥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以抢劫罪,分别判处被告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五千元;随案移送的赃款60万元、冻结在案的39万元返还被害人田某1。

李志祥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李志祥与田某1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其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上诉提出主观上无抢劫他人财物的故意,三人帮助索要欠款的行为不应当认定为抢劫罪,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青海省人民检察院二审出庭意见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的上诉理由及李志祥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建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2014年5月,上诉人李志祥通过刘某介绍从被害人田某1处承揽了西宁市城西区夏都景苑3号、6号楼的外墙保温和内墙保温工程,双方没有书面约定工程单价。2015年6月李志祥施工完工,至2015年11月田某1实际支付李志祥工程款3392362元。2016年1月18日,李志祥联系张某称田某1与其之间存在债务关系,提出由张某找几个人帮助要钱,并承诺事后其给每人支付1000元报酬。次日9时许,李志祥通过张某联系了上诉人赵德成,赵德成又纠集了上诉人李洪刚、孟建财,五人藏匿在西宁市城西区夏都景苑小区地下停车场内。13时许,田某1进入停车场发动汽车,五人上前强行将田某1控制在田某1的车内后排座位上,赵德成、李洪刚坐在车内后排田某1的两侧,孟建财坐在副驾驶座位,由李志祥驾驶田某1的车辆沿兰西高速公路向东行驶。途中,李志祥强行要去田某1的手机,并以田某1支付单价过低为由向田某1索要100万元,遭到田某1拒绝后,李志祥以将田某1带至江苏省相威胁,并许诺给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各1万元作为报酬。车行至甘肃省海石湾时,田某1给其子田某2打电话,让田某2按照李志祥提供的账户分二次汇入103万元。后李志祥在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中国农业银行查询款已到账后将转入其账户内的103万元赃款中的60万元汇给前妻施玉琴,向赵德成、孟建财、李洪刚支付报酬3万元。田某1被放行后开车回到西宁报案。案发后,施玉琴退赃款60万元、公安机关冻结李志祥账户39万元,赵德成给田某1退款1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一、二审庭审出示、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110警情信息、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明,2016年1月19日17时21分,被害人田某1报警称,当日13时许,自己在西宁市城西区西川南路夏都景苑地下停车库被李志祥带来的五名陌生男子劫持、绑架,后李志祥言语威胁,强迫其给李志祥转款103万元。公安机关于当日立案。

2.田某1陈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1月19日13时许,我到地下停车库开车,刚坐到驾驶员位置,李志祥带着四名男子强行将我按倒在车座位上,两名男子一左一右把我夹在后排座位上,一名男子坐在副驾驶座位,李志祥开着我的车同这三名男子押着我离开夏都景苑后上了南线高速公路,另外还有一名男子自行离开了。我在车上问李志祥什么意思?他说拉我去见个人。过了没几分钟,我手机响了,李志祥让我把手机放到前面,不让我接电话。车行至兰西高速平安段时,我又问李志祥究竟什么意思,他说要钱,我说只要刘某同意,我现在就把18万元的工程保修金转给你。李志祥不同意,说我在内墙保温工程上少了他每平方米10元,我说价钱是之前就商量好的,都是按照市场价格定的价。他说少了100万元不行。因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我说给他50万元,他不同意,我又加到60万元、80万元,他还是不同意,并说要是我不给钱,就把我拉到江苏去。我被迫同意给他100万元,他要求我支付另外三个人每人1万元的工资。李志祥开着车从海石湾高速出口出了高速公路,车行驶到附近街上一农业银行门口,我打电话给会计耿某查问公司的款到了没有,耿某说还没到,李志祥一听没钱又开车从海石湾上了高速,把我往兰州方向拉。我让儿子田某2给李志祥的银行卡上用网银转款103万元,并让李志祥开车往回走,车行驶至乐都时,李志祥去银行查询钱已到账。他们四人就把我放了。李志祥威胁我说要是敢去报警的话,他也不怕,到时候还是会弄我。我回到西宁就直接报警了。李志祥在我转包的工地上承包了外墙保温和内墙保温的工程,按照和李志祥的口头协议,外墙保温的价格是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的价格是每平米45元,工程结束后,还有32.4万元的工程款没有给李志祥结清,但这32.4万元,其中的18万元是工程保修金。另外李志祥因为欠工人工资5万元、保温材料款14.2万元,李志祥当时给别人打欠条写的是夏都景苑工程的欠款,经和李志祥协商,这两笔钱均由我替他支付,这样李志祥还倒欠我4.8万元。

田某1分别辨认出犯罪嫌疑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

3.到案经过证明,2016年1月20日23时,公安机关根据田某1提供线索,在西宁市城西区行知路夏都景苑小区将李志祥抓获。2016年1月22日0时,根据线索在西宁市大通县桥头镇南关村101号将孟建财抓获。2016年1月22日0时,根据线索在城北区青海大学附近的出租屋将李洪刚、赵德成抓获。

4.接受证据清单、专用凭证、银行交易明细证明,2016年1月19日,田某2使用账号为×××向李志祥的账号为×××的账户两次转账,金额分别为100万元、3万元。同日李志祥在中国农业银行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县支行桥南分理处给施玉琴(李志祥前妻)转款60万元。

5.证人李某(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技术员)证明,2016年1月19日20时许,我听田某1说李志祥带了几个人将他从夏都景苑3号楼地下停车场强行挟持到了海东地区,他给李志祥的银行卡内转账约100余万元。按照建筑业的规定,公司要扣李志祥5%的工程质量保证金18万元,现与李志祥的工程款已基本结算清了。

6.证人吴某(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夏都景苑项目部副经理)证明,2016年1月19日17时许,田某1告诉我当日14时许李志祥与三名男子在夏都景苑地下停车场将其绑架,准备将其他拉到江苏。李志祥让田某1给他100万元,他跟李志祥讨价还价,车一直往兰州方向走,越走越远,田某1被迫答应了李志祥的要求,通知儿子往李志祥指定的账户转了103万元。其中的3万元作为另外三名男子的报酬。李志祥是公司总经理刘某介绍来的,我们就将分包外墙保温及内墙保温工程包给了李志祥,没有签订合同,外墙保温和内墙保温的单价是由我和同事朱某通过市场调研后制定,并和李志祥、刘某、田某1等人协商后口头协议确定的,最终定价是外墙保温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每平米45元。工程总量是外墙保温总面积约2.7万平米,内墙保温大概是6000多平米,工程完工后应支付李志祥总计370万元,案发前除工程质量保修金18万元没有给李志祥外,其他的钱都已支付完毕,我们和李志祥之间没有欠款。

7.证人朱某(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采购员)证明,听田某1说2016年1月19日中午,李志样带人将他强行带走并强迫他支付了103万元。外墙保温的价格是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价格是每平米45元,价钱是田某1和李志祥协商好的,也是按照市场价格定的。李志祥和田某1之间没有经济纠纷。按照田某1给李志祥的工程结算款算,还有32.4万元的工程款没有给李志祥结清,但这32.4万元中的18万元是工程保修金。另外李志祥还欠工人工资、材料款,这笔钱也是由田某1来承担,算下来田某1已经不欠李志祥的钱了。

8.证人耿某(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项目部会计)证明,李志祥是夏都景苑3号、6号楼外墙保温和内墙保温的承包商。2015年6月底项目经理吴某、李某将工程单价报给了我,外保温每平米120元,由于李志祥本人对每平米的单价有异议,李志祥就把吴某、李某同时叫到我的办公室,重新确定的价格是外墙保温每平米124元。按照工程结算情况,应该给李志祥结算3716450元,己经给李志祥支付了3392362元,还有324088元没有结清,但这324088元中有18万元是工程保修金,只欠李志祥144288元,但是李志祥还欠了刘蔚生的工人工资5万元(己付3万元)、另一个人的工程材料款142700元,这两笔钱田某1说由我们公司负责承担,这样李志祥倒欠田某148412元。

9.证人都某(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项目部预算员)证明及工程量计算清单证实,李志祥承包了夏都景苑3号、6号楼的内、外保温层的工程。当时由我、李某、姓何的工长负责这项工作,经我们三方分别核算,然后三方一起对工程总量,误差不大工程总量预算完毕。我和李某双方签字后交给财务部门以便给李志祥结算。2014年12月,我对李志祥工程量的计算:6号楼外墙保温总面积是13347.81平方米、3号楼外墙保温总面积是13662.56平方米、两栋楼的屋面花架、乳胶漆总计是1157.29平方米、6号楼夹层保温总面积是463.84平方米、3号楼夹层保温总面积是492.89平方米、6号楼公共部分保温面积是3911.52平方米、3号楼公共保温面积是2124.78平方米,这是最终预算结果。

10.证人张某证明,2016年1月18日11时许,李志祥对我说田某1一直拖欠他的钱,让找几个人帮忙要钱,事给支付每人1000元的报酬,我说可以。次日8时30分许,李志祥询问我帮忙找人的情况。他说田某1个头很高,不找人帮忙控制不住田某1。我就联系赵德成让他找几个人跟我去要钱,事后每人1000元的报酬。10时30分许,赵德成与其他二个人到了地下停车场,我们五人等了3个小时左右,一名男子来到了地下停车场,李志祥说这个人就是田某1,让我们过去拉住他。我们五人就过去把田某1从车里拉了下来,李志祥对我们四人说把他拉上来,我们就把田某1拉上了车。李志祥坐在了驾驶员的位置,赵德成和另一名高个男子坐在了后面并且让田某1坐到中间,另一名男子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因车上坐不下我就离开了。

11.证人田某2(田某1之子)证明,2016年1月19日15时许,我接到父亲田某1让我转账103万元的手机短信。我打电话询问,父亲说按用户名李志祥、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账号:×××,转款103万元。我分二次转款103万元。当天18时许父亲打电话说是一帮人强行将他拉上车,语言威胁,现已报警。

12.证人韩某证明,2016年1月19日下午,我听田某1对刘某说当日他被李志祥拉到乐都,他在李志祥的逼迫下将100万元转给了李志祥。20日16时许,李志祥找到刘某说起了他和田某1的事情,称田某1欠他的钱。

13.证人刘某(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总经理)证明,2016年1月19日16时许,田某1说当天14时许,李志祥和几个人在地下停车场将他控制在汽车后排座中间。后开着他的车上了高速公路,李志祥要求田某1付工程款,田某1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十分担心,没办法就给了李志祥103万元,李志祥收到钱之后就把田某1放了。

14.证人许某证明,2014年上半年,李志祥从田某1处承包了夏都景苑小区的内外保温工程。2016年1月20日晚,我、李志祥、刘某、韩某四人去了田某1家,听说李志祥带人把田某1绑了,并强迫田某1给了李志祥103万元。

15.工程明细资料记载,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夏都景苑3号、6号楼外墙保温项目应当向李志祥支付工程款共计:3716450元。2014年5月至2015年11月已预付工程款:3392362元;安徽滁州刘华明代付李志祥欠他人材料款:142700元;代付李志祥欠刘蔚生人工工资5万元(已付3万);代付李志祥2015年8月11日到公司财务要账时打伤财务人员住院费9800元;合计预支李志祥:3564862元。按规定暂扣工程质量保证金(工程总额的5%)18万元;总工程款:3716450一3564862(预付款)一18万(质保金)﹦-28412元。田某1与李志祥之间的工程款债务已结清。

16.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收取涉案款项通知书、冻结财产通知书证明,从施玉琴处查扣的银行卡二张,一张:×××,一张:×××。从施玉琴处查扣60万元。卡号:×××,冻结款项39万元,冻结日期2016年8月23日至2017年8月21日。

17.收条证明,赵德成退还给田某1赃款1万元。

18.刑事谅解书证明,田某1对李志祥的行为愿意予以谅解,请求司法机关对李志祥从轻处理。

19.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明,犯罪嫌疑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的身份信息。

20.江苏省龙潭监狱狱政管理科证明证明,2001年7月9日,李志祥因犯聚众斗殴罪,被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于2004年10月20日刑满释放。

21.被告人李志祥供称,2016年1月17日11时许,我给张某打电话说田某1欠我钱,让他找两个人帮忙去要钱,张某说可以。19日早上,我、张某等人躲在西宁市城西区夏都景苑地下停车场,我对他们说我准备把田某1的车抢走,逼他给钱,你们只负责控制住田某1,不要让他妨碍我开他的车,但是你们不能殴打他。等了大概4个多小时,我见田某1来到地下车库准备开车,于是我们就上前拦住了田某1。我将田某1从驾驶座位上拉了出来,我坐在驾驶位上,一名男子坐在副驾驶位上,另外两名男子将田某1夹在后排座位中间。我们开车上了高速公路一直往兰州方向行驶,在车上我让田某1把手机放在车前面,不让他接打电话。期间,我让田某1把钱的事情理一下,田某1说除了保证金后大概还欠我10来万,我说不可能,少于100万元不行。田某1说给我50万元,我没有答应,后来他又说60万元、70万元,我都没有答应。田某1拒绝给我100万元,我说你不给,就把你拉到江苏去。我给同车的三名男子说把田某1带到江苏,事后每人给1万元的报酬,当时我就想吓唬他,让他给钱。车行驶到乐都,我让田某1给103万元,田某1就给他儿子发信息转账。车行驶到海石湾的时候,田某1说钱已到账,我们就出了高速公路去找农业银行查账,没找到银行,又返回乐都,经查103万元已到账,当时我就给我前妻的农行卡里转了60万元。给他们三人每人1万元,我自己拿了1万元。同时供述,我将我的债务一部分转给了田某1,一部分转给了刘某。我与田某1之间的债务不存在了,转移这部分债务后,我还欠田某12万余元,这2万元田某1可以从我的18万元维修保证金中扣除。田某1没有欠我的钱,我觉得他之前给我结算的工程款太少,再加上现在我欠下不少外债就向他索要了103万元。

22.被告人赵德成供称,2016年1月19日9时许,张某给我打电话说别人拖欠他老板的工程款,让我找几个人控制住老板要钱,事成后给每人1000元。我就联系了孟建财、李洪刚,我们三人在城西区动物园附近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等了2个小时左右,李志祥说田某1下来了,让我们赶紧过去控制住田某1,不要让他跑了。我们五人将田某1从他的车内拉了出来,并把他推到了车后排座位上,李志祥坐到驾驶位上,我和李洪刚坐到后座将田某1夹在中间,孟建财坐到了副驾驶座上,李志祥开着田某1的车出了地下停车场上了高速公路。途中,李志祥让田某1把手机拿出来交给他,田某1不愿意给,李志祥强行让他把手机交了出来,放到了车前面的工作台上。田某1答应给李志祥50万元、60万元、80万元,李志祥一直没有答应,他还说要把田某1拉到江苏老家去。车行驶到海石湾的时候,田某1妥协了,答应给100万元,李志祥说给103万元,3万元是给我们三人的酬劳,田某1没有办法,就同意了。田某1把李志祥的卡号发给了他的儿子,一共转给李志祥103万元。李志祥在乐都查询得知钱已到账,就放了田某1。李志祥给我们三人每人分了1万元。

23.被告人孟建财供称,2016年1月19日9时许,赵德成给我打电话说帮张某的老板要钱,每人给1000元的报酬,我想赚点钱就答应了。我和赵德成、李洪刚三人到了城西区动物园,张某带我们去了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我们和李志祥等了大概3个多小时,李志祥把田某1从他的车上撕了下来,并对我们说让田某1到车后排坐着,并让赵德成、李洪刚将田某1夹在中间,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们四个人押着田某1开车一直往兰州方向行驶。途中李志祥让田某1支付100万元,田某1说不可能给钱。随着车越走越远,田某1有点慌了,提出给50万元或60万元解决事情,李志祥说不给100万元就把你拉到江苏去,并对我们说我给你们每人1万元,你们陪我去江苏。车行驶到乐都,田某1让李志祥把银行卡给他,李志祥说总共给103万元,帮忙的三个朋友的酬劳是3万元。田某1给他儿子发信息转账,车行驶到海石湾时田某1说钱已到账了。李志祥返回乐都找了一处中国农业银行,我去银行查了一下103万元已到账。李志祥让田某1自行离开了,李志祥给我们三个人每人1万元。同时供述,田某1将103万元给李志祥是因为在车上我们吓唬田某1说如果他不给钱就把他拉到江苏去,田某1可能害怕我们会把他拉到江苏去,所以才将钱给了李志祥。田某1起初不同意给钱,之后听李志祥这样说肯定会害怕,也是逼迫、恐吓对方同意将100万元转账。我当时听能挣1万元钱,就没顾忌他们之间是否真的存在经济上的事情,默认了李志祥的提议,也是想赚这1万元。

24.被告人李洪刚供称,赵德成之前说帮张某要钱,事后给我1000元报酬。2016年1月19日10时许见面后我才知道是帮李志祥向田某1要钱。我、赵德成、孟建财三人到了停车场后见到李志祥,并和他一起在停车场里等了近三、四个小时,见田某1开上自己的车准备走,李志祥先过去把田某1的车门拉开,并让我们把田某1拉下车,对我们说你们把他抓住,别让他跑了。我就将田某1推到车后排中间,当时张某没有上车,我们其他人就带着田某1开车上了高速公路开往兰州方向。中途李志祥一直和田某1说保证金的事情,没有什么结果。田某1对李志祥说给50万元、60万元、80万元,但李志祥一直没答应。后李志祥对田某1说不给100万元的话就把他带到江苏去。车辆行驶到了海石湾附近,田某1同意给李志祥100万元。李志祥又向田某1要了3万元,说是给我、孟建财、赵德成的报酬。就这样田某1通过银行转账一共给了李志祥103万元。李志祥给了我、赵德成、孟建财各1万元。

综合考虑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青海省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法庭调查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法律的适用问题

1.上诉人李志祥是否构成抢劫罪

李志祥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李志祥与田某1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其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青海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经查,李志祥通过刘某介绍从被害人田某1手中承包了夏都景苑3号、6号楼的内、外墙保温层工程。双方未订立书面的合同。关于合同单价问题,被害人田某1,证人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工作人员吴某、朱某、耿某、都某等证言与李志祥在侦查阶段的前三次供述均相互印证,证实李志祥与田某1口头协商确定外墙保温价格为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价格为每平米45元。李志祥在侦查阶段的第四次、第五次供述及一、二审庭审中关于工程单价外墙保温为每平米135元,内墙保温为每平米65元,田某1尚欠其工程款120万元-130万元左右的供述仅属李志祥的个人辩解,无其他证据印证。李志祥关于田某1欠其工程款120万-130万元的辩解不能成立。二审庭审中李志祥对安徽省滁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海分公司单方结算单中记载的本人具体施工总量、领取工程款3392362元不持异议。李志祥对于工程款明细表中记载的代付李志祥欠他人材料款142700元及支付扣除其打伤财务人员医疗费9800元的二项费用提出异议,称材料款142700元已由本人变卖车辆后支付,不能重复计算。财务人员医疗费9800元不应由其支付。关于142700元材料款的问题,被害人田某1陈述与李志祥供述相一致,二人均认可田某1尚欠李志祥材料款142700元。关于李志祥工程款中扣除医疗费9800元的问题。卷中无任何证据证实李志祥致伤财物人员、伤者实际产生医药费数额、公司已代付此笔款项。对此争议现有证据无法予以确定。

综上,按照工程单价外墙保温每平米124元,内墙保温每平米45元计算,田某1尚欠李志祥工程保证金185822元、材料款142700元,共计322700元。李志祥向田某1索要100万元已经明显超过其享有的债权。李志祥的主观故意已由索债转化为以索债为名的勒索财物,李志祥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均证实,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四人以索要工程款为由控制、限制被害人田某1人身自由的具体行为过程中,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未对田某1实施暴力行为或者以暴力相威胁,仅李志祥提出如不支付工程款则将田某1带至江苏省。该行为尚未达到抢劫罪当场使用暴力劫取财物的暴力程度,李志祥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原判认定抢劫罪属定性错误。但李志祥伙同他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实施的拘禁他人的绑架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应以绑架罪定罪处罚。李志祥及其辩护人关于其与被害人田某1之间存在债务关系,主观上无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抢劫罪属定性错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

2.关于上诉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的行为性质问题

上诉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提出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原判认定其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青海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经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供述与银行转款记录等书证,被害人田某1陈述、证人张某证言、被告人李志祥供述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与被害人田某1及李志祥并不相识,对李志祥与田某1之间是否存在债务关系并不知情。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基于帮忙索要欠款,事后得到一定报酬的这一主观心态协助李志祥控制了田某1。李志祥与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四人在控制他人人身自由,索要欠款的拘禁行为上有着共同的犯意联络。在索债过程中,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三人通过李志祥与田某1的谈话得知田某1并不欠李志祥的钱,李志祥为勒索财物恐吓田某1要将其带至江苏省,三人为获得1万元报酬,在田某1明确表示其不欠李志祥钱的情况下仍配合李志祥控制、限制田某1人身自由,帮助李志祥勒索103万元后,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每人获得1万元,三人与李志祥构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的绑架罪的共犯。应以绑架罪对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定罪量刑。原判认定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属定性错误。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关于原判定性错误的上诉理由成立。

二、关于刑罚裁量问题

各上诉人提出原判量刑过重,青海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定罪、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查,上诉人李志祥伙同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以索要债务为名勒索财物的行为构成绑架罪。在绑架犯罪中各上诉人的犯罪手段一般,情节较轻,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的规定,应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在共同犯罪中李志祥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应依法减轻处罚。原判以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且犯罪数额巨大为由对四被告人适用《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四)项的规定量刑不当。

李志祥及其辩护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关于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采取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手段勒索财物的行为,均已构成绑架罪。其犯罪手段一般,情节较轻。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李志祥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李志祥与田某1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减轻处罚。上诉人李志祥及其辩护人,上诉人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所提原判定性错误,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原判以抢劫罪对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定罪量刑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出庭意见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青01刑初77号刑事判决书第(二)项对涉案款的处理部分;

二、撤销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青01刑初77号刑事判决书第(一)项对被告人李志祥、赵德成、李洪刚、孟建财的定罪量刑。

三、被告人李志祥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1日起至2022年1月20日止)

被告人赵德成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2日起至2018年6月29日止)

被告人李洪刚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2日起至2018年1月21日止)

被告人孟建财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2日起至2018年1月21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祁国庆

审判员马威

审判员陈晓莉

二O一八年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吉和栋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