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王宏伟

法院:任丘市人民法院

部门:刑二庭

电话:

王宏伟,男,1990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法学硕士学位,任丘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员,二级法官。参加工作以来,先后被共青团任丘市委评为优秀团务工作者,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评为调研先进工作个人,获任丘市政府嘉奖。该同志工作中勇担当、善作为,撰写的多篇调研文章和案例分析刊登在《中国法院年度案例》、《河北省优秀案例库》、《河北审判》等刊物。审判过程中积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理念,兼顾国法天理人情,明辨是非,惩恶扬善,多次提前介入非法集资类和涉黑涉恶类案件研讨,承办案件服判息诉率高达90%,无一发还、改判。其中承办的涉黑案件属任职法院至今管辖案件中规模最大、审理时间最长、案情最为复杂且参与庭审人数最多。该同志用高质量的审判和优良的司法作风树立了人民法官的良好形象,以公平公正的审判态度提升了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权威。

2 裁判要旨

储蓄卡、借记卡也属于刑法规定的“信用卡”,出售信用卡的行为社会危害性很大,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五张以上将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争议焦点总结简明扼要,说理逻辑严谨、层次清晰,裁判文书格式规范。

5 专家评分

83.33

6 当前得票

14813

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冀0982刑初58号
公诉机关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颜恩泽,男,1989年4月21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工,群众,户籍所在地河北省任丘市,捕前住任丘市渤海南区。2019年9月6日因涉嫌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被任丘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2日经任丘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任丘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薛燕、蒋双雷,河北宪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周建鹏,男,1989年9月1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群众,户籍所在地河北省任丘市,捕前住该址。2019年9月6日因涉嫌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被任丘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2日经任丘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任丘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永富,河北海岳(任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马建永,男,1992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群众,户籍所在地河北省任丘市,捕前住该址。2019年9月6日因涉嫌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被任丘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2日经任丘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任丘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鲁伟伟,河北宪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检察院以任检二部刑诉〔2020〕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于2020年1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因全国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于2020年3月18日裁定中止审理,于2020年8月10日恢复审理。2020年8月14日,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任丘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爱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颜恩泽及其指定辩护人蒋双雷、被告人周建鹏及其辩护人王永富、被告人马建永及其指定辩护人鲁伟伟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9年6月,被告人颜恩泽通过“辉哥”得知柬埔寨赌场收信用卡之事,并与“辉哥”商定为其办理一套信用卡收取2700元。之后,颜恩泽找到被告人周建鹏、马建永,告知二人收他人信用卡倒卖牟利之事。被告人周建鹏、马建永遂找他人办理信用卡,后交给被告人颜恩泽。至2019年9月6日,颜恩泽分两次给“辉哥”邮寄信用卡100套,被公安机关扣押17套。其中颜恩泽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117张,马建永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49张,周建鹏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63张。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供述与辩解,证人张某、范某等人证言,微信聊天记录,扣押清单,抓获经过,户籍信息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以牟利为目的,违反国家信用卡管理法规,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追究三被告人刑事责任。公诉机关在庭前提交的量刑建议书认为三被告人到案后均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建议判处被告人颜恩泽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判处被告人周建鹏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判处被告人马建永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认为三被告人均未如实供述,当庭调整量刑建议,建议判处被告人颜恩泽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判处被告人周建鹏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判处被告人马建永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颜恩泽辩称,他不知道发给赌场的银行卡被赌场用去做什么,他一共发走了97张银行卡,他不知道现场查扣的17张银行卡是赌场给他退回去的还是周建鹏和马建永新办的。他们办的是银行卡,不知道属不属于信用卡,他不知道办理银行卡属于犯罪,如果知道是犯罪就不办了。他认为他当庭如实供述了。
被告人颜恩泽指定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被告人颜恩泽到案后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属于坦白;部分银行卡被退回,可对其减轻处罚。被告人颜恩泽系初犯,认罪认罚,认罪态度良好,社会危害性不大,建议法庭对颜恩泽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周建鹏辩称,他只是收买储蓄卡再卖给颜恩泽,他不知道颜恩泽将卡卖给谁,用去干什么。他卖给颜恩泽的卡有被退回的,应该在总数中扣除。他当庭如实供述了,他认为第一次卖给颜恩泽的27张银行卡中被退回的13张属于犯罪未遂,第二次卖给颜恩泽的33张银行卡中主动要回的22张属于犯罪中止,他是初犯、偶犯,希望法庭对他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并考虑适用缓刑。
被告人周建鹏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周建鹏办理了60张银行卡,一是60张银行卡中有22张被周建鹏主动要回(在没有收到时即被抓获),有6张补办的卡还未寄出;二是认定以上银行卡的张数仅有颜恩泽和周建鹏的供述,并未一一向开卡人及银行进行核实,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周建鹏认罪态度好,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当庭认罪悔罪,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较小,邮寄出去的银行卡未造成社会危害,社会危害性较小,且本案涉及的银行卡不同于可以透支的贷记卡,结合周建鹏家庭情况,建议法庭对周建鹏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马建永辩称,如果按照法律规定,他被颜恩泽退回的卡也应计算在他非法持有的49张银行卡中,他就认罪。希望法庭对他从轻处罚。
被告人马建永指定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被告人马建永到案后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属于坦白,主观恶性不深,所持有的银行卡属于借记卡,只有存取现金和转账功能,社会危害性较小,马建永当庭认罪认罚,请法庭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9年6月,被告人颜恩泽通过柬埔寨赌场的“辉哥”(身份未查清)得知赌场收银行卡之事,遂与“辉哥”商定以每套2700元的价格向“辉哥”提供银行卡(每套银行卡包括银行卡、U盾、手机卡、身份证号和银行卡密码)。后颜恩泽找到被告人周建鹏和马建永,告知二人收他人银行卡倒卖牟利之事,并约定以每套1500元的价格收购周建鹏和马建永提供的银行卡。周建鹏和马建永遂找他人办理银行卡。截至三名被告人被抓获前,周建鹏分两次共向颜恩泽提供银行卡60套(包括其本人银行卡3套),从颜恩泽处收款90000元;马建永分两次共向颜恩泽提供银行卡40套(包括其本人银行卡2套),从颜恩泽处收款60000元。颜恩泽分两次将上述100套银行卡邮寄给“辉哥”,其中因有部分银行卡不符合“辉哥”要求被退回,颜恩泽从“辉哥”处共收款199259元。2019年9月6日,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在颜恩泽租用的任丘市蕾莎公寓23层出租屋内被抓获时,公安民警当场查获周建鹏按照颜恩泽要求重新补办的6套银行卡,查获马建永按照颜恩泽要求重新补办的11套银行卡(包括其本人银行卡1套)。
另查明,2019年9月6日,任丘市公安局侵财案件侦查二队扣押被告人颜恩泽作案使用的ENKORE牌电脑一台,华为牌手机一部,VIVO牌手机一部。
公诉机关为证明以上事实,当庭宣读、出示以下证据:
一、被告人颜恩泽供述:
2019年9月6日供述:他知道他是因为倒卖银行卡的事情被带到公安局。他在柬埔寨一个叫金山赌场的地方认识的“辉哥”,2019年6月份的一天,他在该赌场玩打鱼机时见到了“辉哥”,“辉哥”跟他说,该赌场里收银行卡,他说:“这个好办,怎么收?”对方说:“需要你给我本人的银行卡、U盾、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必须全是本人的,加起来一共2700元一套。”他说:“我回去问问吧。”过了两天他就回到了任丘,他问他哥们马建永办理一套银行卡的手续,好不好办,马建永问他多少钱一套。他说:“哥们朋友姐妹们,尽量找自己人,防止别人偷着取钱,一套是1500元。”马建永就答应了。后来他就在蕾莎23楼租了一间公寓,专门用来收银行卡。后来马建永自己办理了一套,他就问“辉哥”一共要多少套,“辉哥”说办够50套后再用快递发过去。后来他哥们周建鹏问他是不是让马建永办银行卡呢,于是他就和周建鹏说了此事,周建鹏和他说要和马建永一起去找人办银行卡。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周建鹏和马建永就办够了50套,于是他就按照“辉哥”提供的收货地址通过顺丰快递将50套银行卡邮寄了过去。对方收到货后,他计算按照每套2700元应该一共135000元,但是对方只给他转了9万元钱,他就问对方为什么才转9万,对方说有的银行卡不能用,不能用的卡要给他退回去。收到那9万元钱后,他就给了周建鹏和马建永一共75000元钱,剩下的15000元他就自己留下了。后来马建永和周建鹏就接着找人办银行卡,过了一个月左右,马建永和周建鹏收的银行卡加上之前从柬埔寨赌场退回来的20多套银行卡大概凑够四十八九套了,他就又通过顺丰快递按照上次的地址给对方邮寄过去了。对方在收到东西以后,好像给他的卡上打了103000元钱。他还是按照一套1500元的价格给了周建鹏和马建永大概7万多元钱。再后来“辉哥”手下的一个女的跟他联系,说他发过去的卡有些有问题,其中一张卡被人取走了3万元,于是他就跟那个女的说第二批卡里有22套是外地的银行卡,让对方别用了,把那些卡给他退回去,他再重新办一批。对方当时也同意了,于是他就让马建永和周建鹏去找本地人再办22套银行卡。直到今天的时候他还没有收到22套退回来的卡。他们刚收了一部分银行卡,正在验卡的时候就被公安局抓到了。
“辉哥”跟他说那些银行卡是赌场用来收钱用的,他当时也那么认为的。他一共给“辉哥”发过去两次银行卡,差不多有100套左右。今天被抓的时候还有一部分,但是多少套记不清楚。“辉哥”让他办的那些银行卡除了要求有银行卡、U盾、手机号、身份证号,还要把所有的密码写好,而且还要求每张银行卡每天转账限额不能低于5万元。他当时收钱用的张斌的银行卡,给马建永和周建鹏都是用的现金。发过去的那些卡主要是马建永和周建鹏找人办理的,他只负责发货和收钱。他租的地方有一台电脑,里面有记录。
2019年12月26日供述:他不知道马建永和周建鹏分别办了多少张卡。他就挣了一万多元钱,具体数目记不清楚了。(其他供述与2019年9月6日供述一致。)
当庭供述:他在给周建鹏、马建永现金时就已经把周建鹏和马建永给他的所有银行卡发走了。他不清楚查扣的17张银行卡中周建鹏和马建永分别重新办了多少张。他在蕾莎用的房子不是专门用来收卡租的,是借用的朋友的。公安机关抓获他们三人时,他是刚进屋躺在沙发上时间不长就被抓获了,并不是在验卡过程中被抓获,他以为周建鹏和马建永当天拿去的17张卡是旧卡,那17张卡都没直接交付给他。他与“辉哥”微信聊天记录中提到的28486元钱不是被他取走的。卡号为62×××72的账号和卡号为62×××22的账号转到张斌银行卡上的钱是“辉哥”转给他的。
二、被告人周建鹏供述
2019年9月6日供述:他知道他是因为倒卖银行卡的事被带到公安局。两个月之前的一天,颜恩泽找到他,让他去找一些手机卡、银行卡以及网银。他当时问颜恩泽要那些干什么用,颜恩泽说走账用。颜恩泽跟他说一套1500元,其中500元给他,剩下的1000元给办卡人。颜恩泽当时也没有跟他说具体要多少套,只是让他办好一套,给颜恩泽一套,之后他就去找人用身份证办手机卡,然后去银行办银行卡,绑定手机号,再开通手机银行,办好后他给办卡人1000元钱,之后他把银行卡交给颜恩泽。颜恩泽发走的第一批银行卡总共是50套,其中有他提供的27套。过了半个月左右,颜恩泽给了他40500元,除去他当时垫付的27000元,他从中获利13500元。又过了几天,颜恩泽又找到他让他去办银行卡,他就又给颜恩泽提供了33套,颜恩泽后来凑够50套就又发走了。颜恩泽过了二十多天,给他转了49500元,除去他垫付的钱后获利16500元。后来颜恩泽跟他说第二次提供的那批卡中有一部分卡被开户人注销了,让他找那些办卡人重新开新卡,于是他就去找那些办卡人重开新卡了,今天在打算将新补办的卡交给颜恩泽的时候被公安局抓获了。他是在蕾莎购物广场23楼的一个办公室交给的颜恩泽银行卡。颜恩泽还找马建永办银行卡了,马建永给颜恩泽提供了40套左右的银行卡,他一共办理了60套,获利3万元。颜恩泽都是给他们现金。他办的银行卡里有他自己的,还有他认识的朋友的,其中范某办理过三张,孟阳阳办理过一张,邢红星办理了五六张,曹永社、张某办理了多少张记不清了,他自己办理了三张。
2019年12月5日供述:2019年7月份的一天,颜恩泽找到他,让他去办一些手机卡和银行卡以及网银。颜恩泽当时跟他说是走账用,颜恩泽说办好一套给他1500元,让他再给办卡人1000元或800元。颜恩泽当时没有具体跟他说需要多少套。后来过了一段时间,颜恩泽和他还有马建永一起吃饭,颜恩泽和他们两个人又说找人办银行卡的事情,他和马建永当时就同意了,接着他就去找人办银行卡了,办好后给办卡人每套1000元钱。颜恩泽发走第一批银行卡总共是50套,其中有他陆续提供的27套,过了半个月左右,颜恩泽给了他40500元,除去他垫付的27000元,从中获利13500元。又过了几天,他又陆续给颜恩泽提供了33套,颜恩泽后来凑够50套就又发走了,过了二十多天颜恩泽才给了他49500元,除去垫付的钱后获利16500元。后来颜恩泽说第二批卡中有一部分被开户人注销了,让他重新找那些办卡人再开新卡,并把名单提供给了他,他就去找那些办卡人办新卡了,后来就被公安机关抓获了。马建永一共提供了40套左右银行卡,因为颜恩泽发了两次50套,他给颜恩泽提供了60套,马建永应该办了40套左右,他办理60套从中获利30000元。马建永大概获利20000元。他办的银行卡里有他自己的3张,范某办理的3张,邢红星办理的五六张,曹永社和张某办理了多少张记不清了,剩下的是谁办理的记不清楚了。
当庭供述:他给颜恩泽第一次提供了27张银行卡,其中因为密码和卡号不符被颜恩泽退回13张。第二次给颜恩泽提供了33张银行卡,因为他知道那个事犯法,于是和颜恩泽要回了22张。现场查扣的6张银行卡是他找人重新办的,他还没有亲手交给颜恩泽就被抓获了。
三、被告人马建永供述
2019年9月6日供述:他知道为什么把他带到公安局,因为他找别人办银行卡之后卖给颜恩泽了。2019年6月份的一天,颜恩泽给他打电话说有事要说,当时他和周建鹏在一起,于是他们约到了一个饭店去吃饭。见面后颜恩泽说有办理银行卡给赌场用的活,让他们找人办理,办理好后给他们1500元的好处费,要求办银行卡的同时办理网银,还需要有开卡人的身份证照片、绑定银行卡的开卡人手机卡。他觉得那是个挣钱的活,就找他的朋友们去办银行卡了,他给他朋友们1000元手续费,他从中赚取500元。银行卡办理好之后,他负责全部给颜恩泽,颜恩泽负责邮寄走,他不知道颜恩泽具体寄到什么地方。他一共办理了40套银行卡,从中赚取了20000元钱。他一共找了七八个人办卡,其中王某办理了3张,韩可鑫办理了2张,张斌办理了5张,李士杰办理了4张,他本人办理了3张,别人办的记不清楚了。他联系朋友办银行卡时就说刷流水用,让朋友们按照要求办成后给他,能收到1000元的手续费,缺钱的朋友就直接同意了。他给过颜恩泽两次银行卡,第一次给了23张,第二次给了17张,颜恩泽第一次分给他34500元钱,第二次分给他25500元钱,都是以现金的方式给的他。他都是在颜恩泽蕾莎写字楼23楼租处交付给颜恩泽银行卡。
2019年12月5日供述:2019年四五月份的一天,颜恩泽给他打电话说有事要说,然后就约到了任丘市吕公堡镇的一个饭店去吃饭,当时周建鹏也在场,颜恩泽跟他们说联系了一个活,就是找人办银行卡,然后把那些银行卡交给赌场用,问他们干不干。颜恩泽让他和周建鹏找人办银行卡,并答应每套银行卡给他们1500元好处费,但是要求办银行卡的时候还要办理网上银行、手机卡,还要提供办卡人的身份证号和银行卡的密码。他听颜恩泽说完以后觉得不错,应该能挣钱,于是他们就答应了。然后他就开始联系别人按照颜恩泽的标准办理银行卡。他当时答应给办卡人每套1000元钱,他从中赚取500元,他办了大概40套银行卡以后就把那些银行卡交给了颜恩泽,然后颜恩泽把那些卡邮寄出去了。他一共找了七八个人办银行卡,大概办了40套左右。王某办理了3套,韩可鑫办理了2套,张斌办理了5套,李士杰办理了4套,他自己办理了3套。其他人的就记不清楚了。他自己办的3张银行卡给了颜恩泽2张,自己留下了1张。办银行卡的人大多数都是他自己联系的,李士杰是通过张斌联系的。办卡人问他们办银行卡干什么,他就告诉他们说是赌场用。他从中赚了2万元左右。周建鹏也给颜恩泽办银行卡了,但是他不清楚具体办了多少张。颜恩泽一共应该是往外发了100套左右银行卡,应该还有被退回来的银行卡,被退回来大概有十七八套。被退回来的卡颜恩泽说好像是卡的密码不对,有的卡有限额。他给颜恩泽办了40套银行卡。
当庭供述:现场查扣的11张银行卡是给颜恩泽的卡被退回来后,他重新补办的新卡,他当时将以上11张卡放到了颜恩泽租的房子处,还没有直接交付给颜恩泽就被抓获了。
四、证人张某证言:周建鹏让他办理过四张银行卡,其中一张不能用给他退回去了。当时周建鹏和他说的是每张卡800元,周建鹏用微信给他转账4500元,让他给范某1500元,其中有1000元是周建鹏之前欠他的钱。
五、证人范某证言:周建鹏和张某找过他办银行卡,他办了三张银行卡和手机卡。2019年7月份的一天,张某给他打电话,说周建鹏想找人办几张银行卡,后来他和周建鹏联系上,周建鹏说办一张银行卡给他500元钱,于是他办了三张银行卡,张某用微信转给他1500元。
六、证人王某证言:马建永找他办过三张银行卡和手机卡。大概是今年6月份的一天,马建永给他打电话问有没有不用的银行卡,说是用他的卡周转一下资金。后来他给了马建永三张绑定好手机卡的银行卡。有一天他在网上购物时从给马建永的一张银行卡中取出了5800多元钱。后来马建永找到他,他还给马建永4000元现金,并给马建永打了2000元的欠条。
七、证人曹某证言:他给过周建鹏一张银行卡和该银行卡的U盾和绑定的手机卡。当时周建鹏说用银行卡倒流水用,用一段时间就把卡还给他。
八、扣押清单和照片,证明2019年9月6日,任丘市公安局侵财案件侦查二队扣押颜恩泽作案使用的ENKORE牌电脑1台,华为牌手机1部,VIVO牌手机1部,扣押周建鹏银行卡(带网银)和手机卡6套,扣押马建永银行卡(带网银)和手机卡11套。
九、微信聊天截图,证明颜恩泽和“辉哥”关于办理银行卡等内容的聊天记录。其中颜恩泽发送的语音转化为文字的两段话分别为“现在我到你那边就得十天了。然后你再卖十天,我一个月我40天卖100套,也就是哥哥,你算算是不是那么回事”;“那50套里面有一个人家自己,然后办车贷用,然后就把它取消了,就49套了。然后他让我取的那个钱,然后我已经把那个剪掉了,就是那个28486,那个,剩下的钱就是ok了。”另证明颜恩泽使用户名为张斌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卡号为62×××05)分三笔共收到“辉哥”转来的103814元。
十、银行交易明细,证明张斌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号为62×××05)于2019年7月2日收到卡号为62×××72账号转来的95445元,2019年8月14日收到卡号为62×××22账号转来的103814元。
十一、开卡信息查询,证明现场查扣的银行卡开卡信息,其中周建鹏持有的范某农行卡(卡号为62×××73),开卡时间为2019年9月5日;马建永持有的王京伟农行卡(卡号为62×××74),开卡时间为2019年8月28日;现场查扣的马建永持有的11套银行卡中有其本人的1套。
十二、抓获经过,证明2019年9月6日12时许,任丘市公安局侵财案件侦查二队,接特情举报,在蕾莎公寓23层一出租房屋内抓获颜恩泽、马建永、周建鹏。
十三、办案说明及现场照片,证明本案查获的17张银行卡是办案民警在抓获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时,在颜恩泽等人租住的任丘市蕾莎公寓23楼的公寓内一张办公桌内发现后被扣押的。
十四、常住人口数据查询详细信息,证明涉案人员身份信息。
以上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的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合议庭认为证据形式及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相互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能证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故予以认定。
针对被告人和辩护人提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以及本案的焦点问题,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和认定的证据,本院评判意见如下:
一、关于本案所涉“银行卡”是否属于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中的“信用卡”的问题。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规定,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经查,本案所涉“银行卡”具有消费支付、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的功能,故属于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中的“信用卡”。
二、关于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认定的问题。颜恩泽辩解其一共发走97张信用卡,周建鹏的辩护人辩护称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周建鹏办理的信用卡数量。经查,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供述和银行转账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三名被告人存在将收购的信用卡进行转卖出售,其中周建鹏转卖给颜恩泽60张(包含本人3张),马建永转卖给颜恩泽40张(包含本人2张),颜恩泽将收购的100张信用卡全部转卖给“辉哥”的事实;周建鹏、马建永的供述和现场扣押清单以及公安机关出具的办案说明能够相互印证在颜恩泽租用的公寓办公桌内当场查获周建鹏新办的信用卡6张,马建永新办的信用卡11张(包含本人1张)的事实。本院认为,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中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的“非法持有”包含“曾经持有”,即使案发时被告人已经通过倒卖出售将曾经持有的信用卡转移至他人处,未能人赃俱获,但只要有确实证据证实被告人实施了转卖出售信用卡的行为,即可认定转卖出售的信用卡数量为“非法持有”的数量。而且“非法持有”不仅包括物理接触上的“持有”,还包括“实际控制”上的“持有”,即只要在被告人享有实际控制权的场所查扣,即可视为“持有”。故本院认定被告人颜恩泽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共计117张(周建鹏转卖60张+马建永转卖40张+现场查获17张),周建鹏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共计63张(转卖给颜恩泽60张-本人3张+现场查获新补办6张),马建永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共计48张(转卖给颜恩泽40张-本人2张+现场查获新补办11张-现场查获本人1张)。综上,本院对被告人颜恩泽的相关辩解不予采信,对被告人周建鹏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三、关于能否认定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问题。根据刑法和相关规范性文件规定,刑法第六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的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指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被告人虽然对部分犯罪事实予以否认,但交代的犯罪情节重于未交代的犯罪情节,一般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经查,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故本院认定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到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均构成坦白。
四、关于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社会危害性较小的问题。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辩护人均提出三名被告人的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应对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中三名被告人收买他人信用卡再出售的行为不仅侵犯了国家信用卡管理秩序,而且存在为其他违法犯罪活动转移赃款逃避侦查提供帮助的可能,在当前电信诈骗、洗钱犯罪频发的社会环境下,三名被告人的行为社会危害性很大,故对辩护人提出的以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五、关于认定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违法所得的问题。经查,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供述和银行转账记录能够证实颜恩泽收到199259元违法所得后,分给周建鹏90000元,分给马建永60000元。本院认为,虽然周建鹏和马建永分别辩解称已支付给开卡人60000元和40000元,实际获利分别为30000元和20000元,但是在开卡人未被追诉的情况下,周建鹏和马建永即使收到违法所得前垫付开卡费用或者收到违法所得后再支付给开卡人开卡费用,均属于对犯罪行为的成本投入和对违法所得的自由处分,不影响对违法所得数额的认定,故依法应追缴颜恩泽违法所得人民币49259元;追缴周建鹏违法所得人民币90000元;追缴马建永违法所得人民币60000元。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巨大;被告人马建永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较大,三名被告人的行为均侵犯了国家信用卡管理制度,均已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颜恩泽和周建鹏的指控成立,对被告人马建永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的数量指控有误,应予纠正。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辩护人提出的三名被告人系初犯,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应予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周建鹏提出其存在犯罪未遂和犯罪中止的情节,应对其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辩解意见,经查,本案证据不能证实周建鹏因认识到其行为违法而主动向颜恩泽要回银行卡的事实,本院认为即使周建鹏主动或被动收回已经转卖的银行卡,均不影响因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犯罪形态的认定,故对周建鹏以上辩解意见不予支持。本院认为公诉机关当庭以三名被告人均未如实供述为由变更量刑建议不当,在告知公诉机关调整量刑建议后,公诉机关不予调整。综合考虑被告人颜恩泽、周建鹏、马建永的犯罪情节和当庭认罪悔罪情况,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颜恩泽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9月6日起至2023年3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二、被告人周建鹏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9月6日起至2022年9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三、被告人马建永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9月6日起至2022年3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四、追缴被告人颜恩泽违法所得人民币49259元,予以没收;追缴被告人周建鹏违法所得人民币90000元,予以没收;追缴被告人马建永违法所得人民币60000元,予以没收。
五、扣押在案的ENKORE牌电脑一台、华为牌手机一部、VIVO牌手机一部、信用卡十七套(每套包括银行卡一张、网银一个、手机卡一张)由扣押机关任丘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侵财案件侦查二队依法进行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边凤娟
审 判 员  王宏伟
人民陪审员  王丽杰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朱贵彩
附: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有下列情形之一,妨害信用卡管理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量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一)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运输的,或者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数量较大的;
(二)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较大的;
(三)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
(四)出售、购买、为他人提供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窃取、收买或者非法提供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
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犯第二款罪的,从重处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十张以上不满一百张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数量较大”;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五张以上不满五十张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数量较大”。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数量巨大”:
(一)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运输十张以上的;
(二)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一百张以上的;
(三)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五十张以上的;
(四)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十张以上的;
(五)出售、购买、为他人提供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十张以上的。
违背他人意愿,使用其居民身份证、军官证、士兵证、港澳居民往来内地通行证、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护照等身份证明申领信用卡的,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身份证明申领信用卡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零一条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
(二)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的;
(三)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的;
(四)起诉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六十五条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在判决书中写明名称、金额、数量、存放地点及其处理方式等。涉案财物较多,不宜在判决主文中详细列明的,可以附清单。
涉案财物未随案移送的,应当在判决书中写明,并写明由查封、扣押、冻结机关负责处理。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