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吴岚

法院: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行政审判庭

电话:

吴岚,男,1980年9月出生,法律硕士,现任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四级高级法官。该同志先后从事刑事、行政审判工作十余年,审结了大量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较强的调研能力。该同志2019年撰写的《社保机构能否以用人单位漏缴欠缴工伤保险费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荣获第七届全国法院行政审判优秀业务成果三等奖;2019年参与审理的(2019)黔05行初208-210号案件荣获第三届全国法院“百场优秀庭审”; 2021年2月被评为全省法院行政审判先进个人;2021年7月被中共毕节市委授予“全市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2 裁判要旨

行政机关以生效刑事判决已认定当事人犯交通肇事罪为由,未履行相关程序直接对当事人作出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行政机关对当事人作出不利的行政决定,应当遵守正当程序原则。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享有陈述、申辩等权利,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行政处罚违反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撤销。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规定:“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对生效刑事判决已认定当事人犯交通肇事罪,交管部门能否根据刑事判决直接作出吊销当事人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实践中存在分歧。交管部门认为其有权直接作出行政处罚,依据是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明文规定,无需履行处罚前的告知程序。一审法院也认为无需履行处罚前的告知程序,并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应视为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特例,属于法律直接作出的授权性规定。行政审判既要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又要依法保障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二审判决结合行政处罚的立法精神与相关法理深入分析,析法释理,对被诉行政处罚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二审认为行政机关对当事人作出不利的行政决定,应当遵守正当程序原则,并结合行政处罚法总则部分的规定,分析对行政相对人处罚的实体法依据是其行为违反了法律、法规或者规章关于行政管理秩序的规定,程序法依据是按照行政处罚法规定的程序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关于行政处罚的规定属于实体规定,与行政处罚法并不冲突,处罚时仍应遵守行政处罚法规定的法定程序。因交管部门作出的处罚决定违反法定程序,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撤销被诉处罚决定。 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说理充分,层次清晰,格式规范,语言流畅,引用法律准确。通过发挥生效裁判的规范和指引作用,有利于助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行政争议;有利于统一裁判尺度,避免同案异判,提高司法公信力。

5 专家评分

85

6 当前得票

255

曾钢、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公安行政管理:道路交通管理(道路)二审行政判决书

浏览量:       

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21)黔05行终7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钢,男,1987年5月16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黔西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胡贵远,北京盈科(贵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住所地毕节市七星关区学院路。
法定代表人林义,支队长。
出庭负责人邵霓,副支队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王忠志。
上诉人曾钢因行政处罚一案,不服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1行初29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1年3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曾钢的委托代理人胡贵远,被上诉人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出庭负责人邵霓、委托代理人王忠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审理查明:2010年11月19日凌晨1时许,曾钢酒后驾车造成一人死亡、一人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后逃离现场。经黔西县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曾钢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2011年4月6日,黔西县人民法院作出(2011)黔刑初字第130号刑事判决,认定曾钢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2020年8月28日,被告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以曾钢2010年11月19日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属于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遂根据该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毕公(交)行罚决字(2020)5224002300057078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吊销曾钢的机动车驾驶证且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曾钢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于2020年11月13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成立。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第五款规定:“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第一百零一条第二款规定:“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且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九条规定:“交通肇事构成犯罪的,应当在人民法院判决后及时作出处罚决定。”该条规定并未对犯交通肇事罪的对象吊销驾驶证的处罚程序作出明确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第五款、第一百零一条应视为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和第四十一条的特例,属于法律直接作出的授权性规定。因此,在对交通肇事罪后的行政处罚中,构成交通肇事罪是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充分条件,无须在犯交通肇事罪并被追究刑事责任人作出吊销驾驶证的行政处罚之前,再履行处罚前的告知义务及举行听证。被告是依职权作出行政处罚,根据《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告应当在黔西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生效后及时作出处罚,但被告却直至2020年8月28日才作出处罚决定,此时距刑事判决生效已近十年,明显超过了“及时作出”的法律规定,严重违反了行政案件办案期限的规定。但因曾钢并未请求撤销被告的行政处罚,一审法院只能依法围绕其具体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曾钢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曾钢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曾钢不服向本院上诉称:1.被上诉人处罚前未告知上诉人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享有的权利,处罚的程序违法;2.一审法院认为行政机关无须告知相对人的权利义务,可以直接作出处罚决定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撤销原判,确认处罚不能成立。
被上诉人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二审中答辩称,处罚符合法律规定,适用法律正确,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曾钢于2010年11月19日饮酒后驾驶小型越野客车途经黔西县时,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后逃离现场。2011年4月6日,黔西县人民法院作出(2011)黔刑初字第130号刑事判决,认定曾钢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被上诉人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在收到上述刑事判决后,于2020年8月28日直接作出涉案行政处罚决定,同年11月2日曾钢才在处罚决定上签字。《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07修正)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规定:“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第二款规定:“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且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上诉人的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应受处罚。
本案中,被上诉人作出吊销驾驶证的行政处罚,是对行政相对人作出不利的行政决定,应遵守正当程序原则。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行政处罚法在总则部分规定对相对人处罚的依据是其行为违反了法律、法规或者规章关于行政管理秩序的规定,即处罚的实体法律依据,但处罚程序是依照行政处罚法规定的程序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了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享有陈述和申辩等权利。第四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本案中,被上诉人作出处罚前未告知上诉人享有陈述、申辩等权利,也未告知听证权利,作出的处罚决定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其次,《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2008修订)第四十六条规定:“适用一般程序作出处罚决定,应当由两名以上交通警察按照下列程序实施:……(二)采用书面形式或者笔录形式告知当事人拟作出的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其依法享有的权利。”从处理程序规定的内容看,同样需遵守处罚前的告知程序;第三,《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九条规定:“对违法行为事实清楚,需要按照一般程序处以罚款的,应当自违法行为人接受处理之时起二十四小时内作出处罚决定;处以暂扣机动车驾驶证的,应当自违法行为人接受处理之日起三日内作出处罚决定;处以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应当自违法行为人接受处理或者听证程序结束之日起七日内作出处罚决定,交通肇事构成犯罪的,应当在人民法院判决后及时作出处罚决定。”本案被上诉人并未及时作出处理决定,且其2020年8月28日作出处罚决定后,11月2日曾钢才签收,明显违反办案期限规定。故被上诉人作出的处罚决定违反法定程序及办案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应依法撤销涉案行政处罚决定。一审法院认为行政机关对犯交通肇事罪的人作出吊销驾驶证的处罚前,无需履行处罚前的告知程序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没有对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的规定,应予纠正。上诉人所提上诉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1行初293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被上诉人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于2020年8月28日作出的毕公(交)行罚决字(2020)5224002300057078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100元,由被上诉人毕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多周
审判员  吴 岚
审判员  张 腾
二〇二一年三月三十日
书记员  支 玉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