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赵凤

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部门:民二庭

电话:

2 裁判要旨

审理大额民间借贷案件中因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无法通过鉴定确认借款协议的真伪,且被告抗辩转账并非为借贷目的,出借人也未到庭配合法院查清事实。在此情况下,对于存疑借款协议的效力认定,应结合在案其他证据全面审查借贷合意、借款交付、实际支付款项的用途、款项的流向等关联因素,通过仔细比对核查在案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关联程度以及各证据之间的逻辑联系,对双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进行全面综合审慎的审核和判断,并依照民事诉讼证据盖然性标准对核心争议证据的效力作出法律认定。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本案的最大亮点在于当大额民间借贷案核心关键证据(借款协议)存疑的情况下,法官充分灵活运用司法经验和生活智慧,对证据效力和待证事实进行精细分析论证。论证中着重加强对双方证据的综合比较审查,认真审查甄别借款合议形成的过程、款项的交付细节(款项流向、款项额度、转账的时间、频率特点等)、凭证标注的款项性质,注重证据之间的相互印证和无缝链接,形成证据锁链。整个阐释论证过程逻辑清晰,事实关照详尽,双方论点回应充分,通过抽丝剥茧的方式,判明证据的效力,揭示案件事实。 该案法官未孤立地审查原告出示的证据,而是善于联系案件的事实,敏锐捕捉案件中的关键细节,并用这些事实、细节结合被告的抗辩主张与双方提交证据进行相互印证,以此判断被告抗辩主张的合理性和可能性,并对借贷事实是否存在作出判断,对今后审理类似证据争议特别大的民间借贷等纠纷具有很高的借鉴参考价值。该案上诉后自治区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5 专家评分

87

6 当前得票

11565

林千里与新疆森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新40民初52号
原告:林千里,男,1964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无锡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斌,湖南众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新疆森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经济合作区新发地国际大厦609号。
法定代表人:周爱冬,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宏展,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元璞,新疆弓月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林千里因与被告新疆森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简称森怡房产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9年8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千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斌,被告新疆森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爱冬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宏展、王元璞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林千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森怡房产公司立即归还借款本金人民币2000万元;2.判令森怡房产公司承担借款期间利息共计4700.8332万元(利息暂计至2019年7月20日止,此后利息按年息24%的借款利率计算至清偿日止);3.判令森怡房产公司承担全部诉讼费用(包括但不限于立案费、保全费、执行费、鉴定费等费用)。事实和理由:2011年7月,森怡房产公司在伊宁市注册成立,初始股东为其与周爱冬、周晓筱三人。森怡房产公司因经营需要,2011年11月3日向其借款1200万元。2012年8月其委托周爱冬向森怡房产公司出借800万元,合计2000万元。2013年4月20日因森怡房产公司无力还款,其同意继续出借并于当日签订借款协议,确认其累计向森怡房产公司借款2000万元,借款利息自出借日始,按年息30%计算。上述借款于2013年4月20日结息,双方同意自2013年4月21日计入借款本金,续借期限最长为5年,即至2018年4月21日到期,到期后一次性还本付息,年息按30%计算。2015年7月15日,其将在森怡房产公司出资的1800万元,所占30%股权全部转让给林伟民。但时至今日,森怡房产公司未归还借款本息,已构成违约,故请求依法判令支持其诉讼请求。
森怡房产公司辩称,关于1200万元借款事实,林千里主张2011年11月3日其向森怡房产公司转入3000万元中的1200万元为借款,但3000万元的转账凭证的借款用途明确写明是“货款”而非借款,其不存在向林千里借款事实,案涉1200万元系林千里与森怡房产公司之间的往来账,该款森怡房产公司已经偿还。800万元系林千里归还周爱冬2011年11月1日代其支付投资款的部分款项,与森怡房产公司无关。2011年,因投资森怡房产公司项目资金需求,林千里通过周爱冬向社会融资帮林千里代付投入森怡房产公司出资款1800万元。2011年11月3日,为解决森怡房产公司投标资金需求,林千里向森怡房产公司转入案涉的3000万元,但随后森怡房产公司通过周爱冬将款项全部归还林千里指定的账户,根本不存在该笔3000万元中的1800万元系股权投资款、1200万元系向森怡房产公司借款的事实。而案涉800万元,实际是林千里归还周爱冬于2011年11月1日代付的出资款,与森怡房产公司无关,且林千里提供的借款800万元往来凭证并非债权凭证,而是周爱冬归还借款的债务凭证。对此有验资报告为证。林千里提交800万元凭证分别为2012年6月12日200万元,2012年8月15日的200万元,2013年2月1日的500万元。2012年8月仅有章某向周爱冬转款200万元的记录,且2013年2月1日的500万元也明确备注用途为“还款”,因此上述转账凭证与借款协议描述的借款事实不符。且森怡房产公司在2012年8月也未收到林千里转入的800万元,故该借款事实不存在。
原告林千里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借款协议一份,拟证明其与森怡房产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并约定借款本金、利息和借款时间;证据二、银行转款明细单1份,拟证明其于2011年11月3日向森怡房产公司转账3000万元。证据三、银行账户明细16张,拟证明其委托配偶章某在2011年2月至2014年3月向周爱冬转账多笔款项,其中包括案涉款项。证据四、收据和森怡房产公司股东出资信息,拟证明林千里出资为1800万元,该1800万元的来源系其支付的3000万元中的1800万元,森怡房产公司收到其1800万元投资款。证据五、公证书,拟证明其委托森怡房产公司法定代表人周爱冬向森怡房产公司借款800万元。证据六、公证书一份,公证季某QQ邮箱证据,拟证明受林千里委托,代为处理与森怡房产公司法定代表人周爱冬之间有关公司资金往来事务。证据七、股权转让协议,拟证明其将在森怡房产公司出资1800万元占30%股权转让给林伟民。证据八、缴款书证,拟证明为实现债权开支立案费、保全费、担保费和公证费等费用。证据九、公证书2份。拟证明章某与林千里为合法夫妻,章某受林千里委托转账给周爱冬,其中包含案涉800万元借款。
森怡房产公司质证意见:证据一的三性不认可,未授权签署借款协议,该协议系林千里伪造。对证据二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未提交转账凭证原件,其三性不认可,且该款系森怡房产公司临时周转款,凭证备注为“货款”,并非借款。证据三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不认可,涉及的款项与森怡房产公司无关,是周爱冬与章某之间的资金往来,且多数备注“还款”。证据四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只能证明林千里实缴出资,不能证明出资款的支付路径。1800万元出资款系周爱冬在2011年11月1日代付。证据五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周爱冬与季某的往来邮件显示余额为4.9011万元,该邮件是周爱冬与林千里之间的资金往来,与森怡房产公司无关。证据七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其认可股权转让事实,林千里转让股权是为了偿还林伟民债务,如借款事实存在,林千里完全可以将其对森怡房产公司享有的债权转让给林伟民,而无需转让股权,侧面印证借款协议系伪造。证据八三性均无异议,该费用与其无关。证据九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林千里与章某系夫妻,存在利害关系,章某单方陈述不应采信。
被告森怡房产公司为反驳林千里的诉讼请求,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森怡房产公司转账明细,拟证明2011年11月4日森怡房产公司转账给林爱娟两笔4000万元。证据二、2011年11月4日电汇凭证,拟证明林爱娟转周爱冬3000万元。证据三、转账明细4张,拟证明森怡房产公司按照林千里的要求归还案涉3000万元,于2011年11月15日通过周爱冬账户转至黄石兴泰工贸有限公司(下简称兴泰工贸公司),在2011年11月16日、17日分两笔合计1000万元转至黄石兴泰建筑装饰材料工程公司(下简称兴泰建筑公司),森怡房产公司不欠林千里款项。证据四、银行明细单,拟证明2011年11月3日林千里本人及通过兴泰工贸公司分别转入森怡房产公司3000万元和3500万元。证据五、2011年11月15日银行明细单,拟证明2011年11月15日森怡房产公司将3500万元转入兴泰工贸公司账户,其已履行还款义务。证据六、兴泰工贸公司企业信用报告;证据七、黄石东方装饰城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东方城装饰公司)企业信用报告;证据八、兴泰建筑公司企业信用报告,以上三份证据拟证明林千里提供的收款方是其实际控制公司。其中兴泰工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林千里,东方城公司由林千里的儿子林霄持股,兴泰建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为林千里的儿媳妇胡婷婷。证据九、银行汇兑来账通知单;证据十、验资报告,该两份证据拟证明林千里对森怡房产公司出资款1800万元系周爱冬在2011年11月1日代为支付并已验资。证据十一、银行转账记录,拟证明林千里通过兴泰置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兴泰置业公司)、章某向周爱冬归还1800万元,林千里主张800万元借款的真实用途是归还周爱冬代付的投资款。证据十二、2013年7月22日周爱冬向季某电子邮件,拟证明林千里与周爱冬截至2013年7月22日款项往来进行对账,林千里主张的800万元借款事实上是林千里归还的周爱冬垫付的出资款。证据十三、周爱冬的声明,拟证明林千里主张借款不存在。证据十四、2013年森怡房产公司审计报告,拟证明林千里为森怡房产公司的股东,公司与林千里不存在应付未付款项事实。证据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2011年至2015年审计报告,拟证明森怡房产公司不存在向林千里借款事实。证据二十、兴泰置业公司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股权转让协议,拟证明林千里就是兴泰置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兴泰工贸公司是兴泰置业公司的股东,兴泰工贸公司转入森怡房产公司的款项都是按照林千里的指示进行转账。证据二十一、投资回报协议,拟证明周爱冬不作为森怡房产公司原始股东,作为林千里名下的投资者。证据二十二、林千里、章某以及兴泰工贸公司失信执行人查询记录,拟证明林千里、章某以及兴泰工贸公司在2016年之后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如案涉借款事实存在,林千里不可能不主张债权,且进一步印证兴泰工贸公司与林千里和章某存在关联性。证据二十三、交通银行个人电汇凭条,拟证明2011年11月3日森怡房产公司收到3000万元系货款并非1800万元投资款和1200万元借款。
林千里质证意见:对证据一和二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森怡房产公司转账给林爱娟及林爱娟转账给周爱冬,因林爱娟与本案无关联不予认可。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周爱冬与兴泰工贸公司兴泰建筑公司是何关系无法知晓,无法证明按林千里的要求森怡房产公司将3000万元归还给林千里。证据四和五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无法证明是林千里要求兴泰工贸公司与森怡房产公司进行资金往来。证据六至证据八的三性均有异议,报告显示不对查询结果的真实性负责,仅供参考,该证据存疑。证据九和证据十的三性有异议,证据九是周爱冬单方向森怡房产公司转账1800万元,附言标注林千里投资款,系周爱冬个人行为。证据十是森怡房产公司单方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单方提供的资料作出的,其目的是证明各股东出资到位,与借款无关联性。证据十一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账单系孤立单笔交易,且转出还是转入均未标注,真实性存疑。周爱冬与林千里配偶章某之间的资金往来远远不止800万元,与本案无关。证据十二的三性无异议,充分证明林千里委托周爱冬转账给森怡房产公司800万元借款。证据十三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且证明力弱。证据十四至证据十九的三性均有异议,森怡房产公司单方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单方提供的资料作出的,且未通知林千里,审结报告是用于年检使用,与借款无关联性。证据二十不认可三性。证据二十一对复印件不认可。证据二十二的三性均有异议。证据二十三该证据森怡房产公司之前对其真实性有异议,因林千里未提交原件,对三性不认可。
对林千里提交证据本院认证认为,证据一因森怡房产公司对其印章真实性无确凿证据推翻,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二、证据三因证据来源银行,且与本案有关联,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采信。对证据四森怡房产公司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认可,该证据与本案存在关联性,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采信。证据五QQ邮件森怡房产公司对其真实性及合法性无异议,本院认为该邮件与本案存在关联性予以采信。对季某的证人证言涉及对账部分的证言森怡房产公司无异议,对是否存在借款事实证人听林千里转述,属于传来证据,其证明力低,本院不予采信,除借款事实以外的其他内容予以采信。证据七森怡房产公司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对其关联性因可印证案涉借款事实,予以采信。对证据八三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九公证书证明章某与林千里系夫妻关系的事实森怡房产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但章某声明森怡房产公司不认可,该声明属于证人证言,章某与林千里存在利害关系,本院不予采信。
对森怡房产公司提交证据本院认证认为,林千里对证据一、二、三、四、五、十二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关联性因与本案有关联,予以采信。对证据六至证据八经网络查询与森怡房产公司提交证据一致,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九系银行转款凭证,该证据与林千里提交证据可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十、十四至十九审计报告属于第三方出具,对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十一来源银行,对其真实性予以采信。对证据十三属于当事人陈述,当事人陈述单独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因欠缺合法性本院不予采信。证据二十系本院为做鉴定从湖北省黄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调取的样材,其真实性、合法性予以采信,因兴泰置业公司与本案无关联,对关联性不予确认。证据二十一系复印件本院不予采信。证据二十二来源网络查询平台,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二十三电汇凭条因该证据原系林千里提交证据,其事后抽回该证据,虽然事后否认该证据的三性但未提交反驳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20日,森怡房产公司在伊宁市注册成立,初始股东为林千里、周爱冬和周晓筱,周晓筱认缴注册资本为3060万元,占股比例51%,林千里认缴注册资本为1800万元,占股比例30%,周爱冬认缴出资1140万元,占股比例为19%。截至2011年11月23日止,周晓筱货币出资1860万元,林千里货币出资1800万元,周爱冬货币出资752万元。周爱冬为公司法定代表人。银行询证函载明,林千里于2011年11月1日向森怡房产公司尾号为6075账户缴入1800万元投资款。中国银行汇兑来账通知单载明2011年11月1日周爱冬向森怡房产公司尾号为6075账户转入1800万元,附言载明“林千里投资款”。至此林千里投资款已到位。
2011年11月3日,林千里向森怡房产公司电汇3000万元,附言注明为“货款”,个人电汇凭条由林千里签名。同日,兴泰工贸公司向森怡房产公司分别转款500万元、1000万元、2000万元,共计3500万元,加上其账上结余合计77,022,682元,次日,周爱冬转入300万元,截至2011年11月4日,森怡房产公司账上余额为80,022,682元。次日森怡房产公司将4000万元分两笔各2000万元转入林爱娟账户,4000万元转入伊宁市土地储备中心账户。2011年11月15日,伊宁市土地储备中心账户将4000万元退回森怡房产公司账户,同日,林爱娟向周爱冬尾号为4317账户转款3000万元,周爱冬从其尾号为4317账户向其尾号为6910账户转款3000万元,同日,周爱冬从其尾号为6910账户的2000万元分两笔各1000万元转至兴泰工贸公司账户,次日将500万元转至兴泰建筑公司账户,11月17日又将500万元转至兴泰建筑公司账户,至此周爱冬尾号为6910账户的3000万元全部转账完毕。时任兴泰工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林千里。
章某尾号为6392的银行账户向周爱冬尾号为0012的账户分别于2012年2月21日转账130.1万元、2012年3月9日转账175.5万元、2012年4月13日转账100万元、2012年5月8日转账60万元、2012年5月17日转账350万元、2012年5月28日转账40万元、2012年6月12日转账200万元、2012年7月30日转账50万元、2012年9月14日转账500万元、2012年9月21日转账500万元、2012年9月24日转账36万元、2013年3月18日转账21,750元、2013年5月15日转账30万元、2013年9月4日转账322万元、2013年11月5日转账200万元、2013年11月6日转账310万元、2013年12月2日转账275.95万元、2014年3月13日转账165万元,共18笔合计3446.725万元,其中2013年7月22日之前的转账为2173.775万元。
2012年2月22日、2012年2月27日、2012年7月31日、2014年1月2日,周爱冬尾号为0012的账户向章某尾号为6932的账户分别转账160万元、200万元、50万元、7000元,共计4笔合计410.7万元,其中2013年7月22日之前的转账为410万元。
2013年7月22日,季某受林千里的委托与周爱冬对账,周爱冬向季某QQ邮箱发送名为“林千里向社会融资清单”的电子邮件(以下简称QQ邮件),对截至2013年7月22日款项往来进行对账,QQ邮件显示:1.周爱冬收到林千里还借款:2012年4月6日收1000万还温商、2012年4月13日收到林千里100万元还利息、2012年5月17日收到林千里350万元还商会、2012年5月28日收到林千里40万元还郑某、2012年6月12日收到林千里200万元还公司、2012年8月15日收100万还利息(收200万还王某投资款100万)、2013年2月1日收500万……,共计收4216万元;2.周爱冬受林千里委托支出:2012年1月9日、2012年2月17日、2012年2月22日、2012年2月27日、2012年3月12日、2012年3月16日周爱冬分别付章某180万元、300万元、160万元、200万元、200万元、900万元,其中2012年2月22日、2012年2月27日付的360万元与章某尾号为6932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相吻合,其余付款未反映在上述章某银行账户明细中。……2012年有三笔付新疆森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款,分别为200万元、500万元及100万元。……截至2013年7月22日,周爱冬收林千里款项共计7767万元,支出7762.0989万元,周爱冬与林千里之间结算余额为49,011元,周爱冬欠付林千里49,011元。林千里委托其妹夫季某出庭证实2000万元借款协议也只是听林千里说过,具体内容不清楚。对800万元借款具体支付时间、金额均不知晓,并证实该800万元为投资款,QQ邮件对账单经结算后剩余4.9011万元的结果林千里已确认。
2013年4月20日,林千里为甲方,森怡房产公司为乙方签订借款协议,约定:一、甲方累计向乙方出借款项2000万元,具体为:1.2011年11月3日出借1200万元(汇款3000万元,其中股权投资款1800万元);2.2012年8月甲方委托周爱冬向乙方出借800万元,周爱冬分三笔于当月转入乙方(200万元、500万元、100万元);二、上述借款自出借日始,按年息30%计算。截止2013年4月20日,共计借款利息6,803,333元,(其中1200万元借款利息5,267,000元,800万元借款利息1,533,333元,自2012年9月1日起息);三、上述6,803,333元利息于2013年4月20日结息,因乙方无力支付,双方同意自2013年4月21日起作为乙方对甲方借款,计入借款本金,至此,乙方共欠甲方借款26,803,333元;四、为支持乙方项目建设,甲方同意上述26,803,333元借款最长期限5年,即至2018年4月20日到期,到期后一次性还本付息,年息按30%计算;五、乙方在借款期间有权提起还款,而不必征得甲方同意,但须提起3天通知甲方。甲方处由林千里签名,乙方处仅加盖公司印章。
2015年7月,林千里将其持有的以货币方式出资的1800万元占森怡房产公司30%的股权转让给林伟民。
庭审中,因森怡房产公司否认借款事实并以该协议系林千里伪造申请鉴定。鉴定事项为:对森怡房产公司印章的真实性及盖章形成时间、林千里签名形成时间,借款协议打印条文的形成时间及协议使用纸张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因该鉴定难度大,本地鉴定机构不具备鉴定条件,选定疆外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前期备选的两家鉴定机构,双方当事人以鉴定机构存在回避事由为由申请回避,后选择天津市天鼎物证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林千里对森怡房产公司提供的样材予以否认,本院遂要求当事人提供在借款协议落款日期即2013年4月20日相近时间节点在政府或银行等部门的样材。后本院准备赴湖北黄石市市场管理局调取样材,因受疫情影响未能及时调取,案件中止审理。2020年9月重新启动鉴定,2020年9月14日,天津市天鼎物证司法鉴定所复函,对其中部分鉴定事项无法做出鉴定为由,向本院发出关于调整鉴定要求的(退件)函,后森怡房产公司同意放弃部分鉴定申请。根据鉴定机构提出的意见建议,本院从湖北黄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及本地政府部门、银行、自然人处收集样材并将收集的样材反馈林千里的代理人进行质证。2020年12月,因疫情影响,鉴定人员无法亲自赴疆查验样材原件,导致鉴定未果。
另查明,2016年12月12日前,兴泰工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林千里,林千里占20%股份,林霄占10%股份,东方城装饰公司占70%股份。2016年12月9日前东方城装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林千里,股东为林千里和林霄。兴泰建筑公司于2010年7月29日注册成立,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胡婷婷,持股100%,2011年7月12日认缴出资。2016年12月5日前兴泰置业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林千里,公司股东为林千里、林霄、兴泰工贸公司,2017年5月4日,林千里将其股份转让与兴泰工贸公司。林霄系林千里儿子,林霄和胡婷婷是夫妻关系。本院多次要求林千里出庭均未出庭,其本人也未主动联系法院陈述案件事实,本院通过协查平台也未能联系到其本人。第一次庭审中,林千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提交个人电汇凭条,事后将该证据抽回不再作为证据提交,森怡房产公司遂提交该证据。2016年8月30日,林千里、章某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森怡房产公司庭后放弃主张林千里涉嫌犯罪移送公安机关的抗辩理由。
再查明,森怡房产公司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2016年及2018年公司审计报告,均无其公司欠付林千里2000万元借款的记载。为本次诉讼,林千里支付保全费5000元、保全担保费201,000元,公证费1500元。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对林千里2011年11月3日转入森怡房产公司3000万元及其在公司的股权出资额为1800万元的事实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森怡房产公司应否支付林千里借款本息;二、保全费、保全担保费及公证费的承担问题。
关于争议焦点一。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出借人除证明存在借款合意,还应当证明实际交付款项。林千里提交借款协议主张形成借贷合意,森怡房产公司否认借款协议的真实性并申请鉴定,因本案未能作出鉴定意见供本院参考,考虑到本案不能久拖不决,只能依据现有证据围绕是否存在借贷关系,从在案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关联程度以及各证据之间的逻辑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判断。
1.从款项交付情况看,林千里主张借款由1200万元和800万元两部分款项组成。关于1200万元借款的问题。林千里提交2011年11月3日转入森怡公司的3000万元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已完成交付义务,并提出其中的1200万系其向森怡房产公司出借,另外的1800万元作为股权投资款。因林千里向森怡房产公司转账3000万元的个人电汇凭条附言中注明为“货款”,而非借款和投资款,该个人电汇凭条亦由林千里签名,其对电汇款项用途是明知的,林千里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具备大额资金交易风险的注意与鉴别能力。本庭在2019年12月6日主持双方证据交换时,起初林千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除提交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以外还提交了个人电汇凭条,事后又将个人电汇凭条抽回不再作为证据提交,森怡房产公司遂提交该证据。林千里提供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仅能反映资金的流向,并不能说明资金的性质和用途,但个人电汇凭条系林千里办理款项转付的原始交款凭据,该证据足以印证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记载的3000万元的款项性质为“货款”,因此林千里以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主张已交付1200万元借款证据不足。
关于800万元款项交付问题。林千里提供借款协议、章某于2012年至2013年转账给周爱冬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季某与周爱冬的QQ对账邮件作为相应主张借贷债权的直接证据。
对于借款协议是否能证明出借800万元的事实。借款协议约定2012年8月林千里委托周爱冬向森怡房产公司出借800万元,周爱冬分三笔于当月转入森怡房产公司(200万元、500万元、100万元)。从履行情况看,林千里并未提交证据证实其委托周爱冬向森怡房产公司办理借款事宜,也无证据证实周爱冬在2012年8月分三笔向森怡房产公司转款800万元。虽然林千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斌称款项交付方式为通过章某的账户向周爱冬转款,再由周爱冬将款出借给向森怡房产公司。通过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代理人在庭审中自认证实8月章某未向周爱冬打款,虽然周爱冬曾在2012年8月15日向森怡房产公司转款100万元,周爱冬提交的证据证实该款系林千里归还的投资款,而非协议约定的借款。
对于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QQ邮件能否证明出借800万元的事实。虽然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2013年7月22日之前章某给周爱冬转账总额为2173.775万元,而周爱冬向章某转账金额为410万元,林千里以此证实章某超付款项,但林千里提交的QQ邮件反而证实在此期间周爱冬向章某合计付款1940万元,仅有360万元与章某的银行交易明细记载相符,其余款项均未反映,据此证实林千里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不完整、不全面,结合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与QQ邮件,周爱冬在2013年7月22日之前共计向章某付款1990万元,况且周爱冬收到章某的款项中还有690万元为林千里还利息、还商会、还郑某、还公司,不属于森怡房产公司的借款,而QQ邮件最终确认周爱冬与林千里之间账目结余仅为49,011元。
根据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林千里向森怡房产公司出借800万元。鉴于该部分款项为周爱冬与林千里之间的个人经济往来,不能确认森怡房产公司欠付林千里49,011元,可另行解决。
2.从款项用途看,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与借款协议约定不符。首先,借款协议约定汇款3000万元中的1200万元为借款,1800万元为出资款,个人电汇凭条却载明系“货款”而非“借款”。QQ邮件显示周爱冬分三笔付森怡房产公司800万元,但标注为“投资款”,亦非“借款”。证人季某证言亦证实该800万元为投资款。其次,林千里主张3000万元中的1800万元是股权投资款的问题,对此除借款协议外无其他证据证实款项性质。相反,森怡房产公司抗辩,对此提交中国银行汇兑来账通知单和银行询证函,中国银行汇兑来账通知单证实2011年11月1日周爱冬分两笔向森怡房产公司尾号为6075账户共计转入1800万元,附言载明“林千里投资款”。森怡房产公司验资报告中的银行询证函证实林千里实际出资。上述两份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林千里的出资款已由周爱冬在11月1日缴付到位。林千里无需重复交纳股权出资款,且森怡房产公司审计报告也未记载林千里存在重复交纳投资款的事实。在QQ邮件中显示:周爱冬收入账目,即2012年4月6日收1000万还温商、2012年6月12日收到林千里200万元还公司、2012年8月15日收100万还利息(收200万还王某投资款100万)、2013年2月1日收500万,合计1800万元,与森怡房产公司提交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该1800万元垫付款已由林千里归还周爱冬。案涉3000万元中的1800万元并非股权投资款。《借款协议》注明林千里在2011年11月3日支付借款及股权投资款与客观事实不符。第三,该借款协议约定800万元借款支付时间和分次支付金额也与约定不符。借款协议约定的借款时间为2012年8月,借款协议签订时间为2013年4月20日,如借款已实际发生,协议约定的出借时间、款项支付金额不应当出现差错。
3.从借款合意形成过程看,当事人无法证明借款事实产生过程。本案庭审过程中,林千里的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对案件关键事实的《借款协议》签署的时间、地点及签约人员等过程均不清楚,对其主张的出借款项800万元的交付时间等事实也无法作出合理说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法〔2018〕215号)第一点的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第十六条规定,对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及银行流水等款项交付凭证进行审查外,还应结合款项来源、交易习惯、经济能力、财产变化情况、当事人关系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因素综合判断借贷的真实情况。有违法犯罪等合理怀疑,代理人对案件事实无法说明的,应当传唤当事人本人到庭,就有关案件事实接受询问。要适当加大调查取证力度,查明事实真相。”林千里作为出借人应当出庭就签约时间、地点及森怡房产公司经办人、借款用途、资金来源、交付细节以及借款动机等作出相应陈述,本院多次要求其本人出庭,但其始终不愿出庭,其代理人以林千里不愿提供联系方式为由未向法庭提供林千里本人的联系方式,且本院经协查平台也未能联系到其本人,林千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作为主张2000万元的借款本金及年利率24%的巨额利息的债权人理应积极配合法庭尽快解决纠纷实现债权,反而却消极对待违背常理。
鉴于林千里并未基于3000万元全额款项主张权利,但森怡房产公司认可收到3000万元,为进一步查清案件事实,本院围绕该3000万元是否归还的问题,一并进行审查。本院认为,林千里虽未对3000万元全额主张为借款,但森怡房产公司提交证据证实林千里支付的3000万元已经归还完毕。首先,银行交易明细证实2011年11月3日森怡房产公司收到林千里3000万元,兴泰工贸公司3500万元,合计6500万元,加上其账上结余,合计77,022,682元,次日,周爱冬转入300万元,截至2011年11月4日,森怡房产公司账上余额为80,022,682元。当日,森怡房产公司从该账户转付林爱娟和伊宁市土地储备交易中心各4000万元。2011年11月15日,伊宁市土地储备交易中心退还森怡房产公司的4000万元。同日森怡房产公司将3500万元退还兴泰工贸公司,林爱娟向周爱冬尾号为4317账户转入3000万元,周爱冬作为森怡房产公司法定代表人遂于当日将该笔3000万元转入其尾号为6910的银行账户,并在2011年11月15日至17日分别转付兴泰工贸公司2000万元,兴泰建筑公司1000万元。至此,森怡房产公司已将收取林千里的3000万元退还其关联公司。通过企业信用报告证实转款事实发生时,林千里系兴泰工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为东方城装饰公司、林千里及其儿子林霄,而东方城装饰公司法定代表人又系林千里,股东是林千里和林霄,兴泰建筑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均系胡婷婷,胡婷婷又系林千里的儿媳,以上事实足以证实林千里与兴泰工贸公司、兴泰建筑公司之间存在共同利益关系,两公司的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之间存在直系血亲、姻亲、投资等关系,林千里及其家人与其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显然构成公司法的关联关系。周爱冬作为森怡房产公司法定代表人将林千里转入的3000万元退还至林千里的关联公司符合常理,且林千里也未提交证据证明森怡房产公司与其关联公司除3500万元交易外还存在其他业务往来,以上事实证实森怡房产公司受林千里指示将款项打入其关联公司,至此,林千里支付的3000万元已清偿完毕。其次,根据森怡房产公司提交的2011年-2013年审计报告未反映森怡房产公司欠付林千里借款,林千里作为公司的股东,其对公司做出的审计报告内容应当是明知的,其发现公司未将其债权挂账的情形下,理应要求公司进行纠正,但其未提出异议,该审计报告足以证明双方不存在欠款事实。第三,林千里提供的公证书证实,其委托代理人季某与周爱冬就双方往来账目进行核对,截至2013年7月22日周爱冬欠林千里49,011元,林千里对此不持异议,进一步证实不存在欠付3000万元的事实。第四,林千里作为数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如果存在案涉巨额债权,按常理其理应及时主张该债权以避免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于2016年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三年间其怠于主张债权,亦与常理不符。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法律对于待证事实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林千里主张案涉借款的借款协议、QQ邮件、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等证据,不足以使本院确信待证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相反森怡房产公司反驳林千里诉讼请求提交的证据足以达到使“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证明标准,在此情况下,林千里本人既不愿出庭配合法庭查清事实,也未能进一步举证证明其主张债权存在,故林千里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综上,林千里主张2000万元借款本金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因林千里主张2000万元借款本金的证据不足,对其主张支付借款利息的请求本院也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林千里主张借款的诉讼请求因证据不足不能成立,故其基于欠付款项的违约行为产生的各项损失即保全费、保全担保费、公证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林千里的诉讼请求因无确凿证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林千里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76,841.60元,保全费5000元,由林千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 凤
审 判 员  何学涛
人民陪审员  李 伟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五日
法官 助理  邹 洁
书 记 员  孟晶晶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