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顾全

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研究室

电话:

顾全,男,1975年出生,汉族,中共党员,法学博士,长期从事民商事、海事审判工作。同时担任上海司法智库学会秘书长(微信公众号主编)、《上海审判实践》副主编、交大法学院法律硕士兼职导师。多次获法院系统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等,荣获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提名称号,上海市中青年法律人才库成员。

2 裁判要旨

认定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可采用以下原则:一是行业或者经验认知原则,责任人应根据相关国家、地方或行业标准就场地和附属设施进行安排,如确无相关标准,应以诚信善良管理人预判的风险履行保障义务。二是一般安全保障原则,按照责任人的经营能力,以保障必要性和客观可能性为要求,能否满足一般安全保障需求。三是风险自我防范原则,参与人及看护人均负有安全注意义务。对于可预判风险产生的损害责任由参与人及看护人承担。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邮轮经济现已成为上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新招牌。在邮轮运营过程中,游客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时有发生。该裁判文书通过提出的三条认定原则,明确了“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边界,该案彰显了上海法院构建法治化营商环境的态度以及高效多元化解纠纷的能力,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同时该文书书写格式规范、层次清晰、说理逻辑严谨,语言文字表达流畅,予以推荐。

5 专家评分

87.5

6 当前得票

85

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 CRUISES LTD.)与被上诉人赵某某、原审被告皇家加勒比游轮船务(中国)有限公司等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沪民终22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
代表人:露丝·马绍尔(RUTHMARSHALL)。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剑锋,上海通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依寒,上海通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某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琳,北京安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皇家加勒比游轮船务(中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淄楠。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剑锋,上海通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依寒,上海通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国上海外轮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蒋恺。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明,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以下简称RCL游轮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赵某某、原审被告皇家加勒比游轮船务(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勒比船务公司)、原审被告中国上海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轮代理公司)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上海海事法院(2018)沪72民初43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9年7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谢依寒,赵某某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朱琳,外轮代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RCL游轮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赵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赵某某负担。事实和理由:一、赵某某摔倒系因其本人疏忽所致,且赵某某的同行亲属未尽到照顾老人的义务,RCL游轮公司对此并无过失;二、RCL游轮公司已经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一审法院认定RCL游轮公司承担50%的侵权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三、一审法院认定的损失计算标准有误,应适当调整,如加勒比船务公司通过外轮代理公司支付的医疗费和住宿费等费用并非赵某某的财产损失、护理费标准没有依据、赵某某主张的住宿费和律师费均无依据。
赵某某辩称:一、RCL游轮公司对涉案事故的发生负有责任。涉案事故发生的场地外围有两级台阶,而RCL游轮公司只在最上面的台阶上进行了警示标识;二、虽然赵某某的亲属在场,但这不能免除RCL游轮公司作为场地经营者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三、赵某某在一审中提供了律师费的发票,且RCL游轮公司陪同赵某某在上海医院进行治疗时,RCL游轮公司同意承担赵某某的治疗费用。
加勒比船务公司称,一审判决未要求加勒比船务公司承担责任,对此无异议。对于责任承担的问题,同意RCL游轮公司的观点。
外轮代理公司未发表意见。
赵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2017年5月1日,赵某某与子女一家5人从北京赴上海吴淞口码头,乘”海洋某某号”游轮准备出游。登船后,赵某某与子女在游轮上游乐设施处排队进入碰碰车场地,入口处有约20cm高的未标警示的突出台阶将赵某某绊倒,伤及股骨颈。经过船上反复X光片检查,随船医师确定赵某某股骨颈骨折,建议赵某某立即下船到指定医院予以治疗,并通过外轮代理公司承诺对赵某某本次受伤负责,承诺加勒比船务公司承担所有费用。事发后,赵某某几番周折返回北京,接受人工股骨头置换手术,后转院至北京社区服务中心进行康复治疗。手术后,赵某某家属根据加勒比船务公司的提示,向其提出相关医疗费用的支付申请,该公司支付部分费用后,告知赵某某其不存在过错后不再支付。赵某某认为涉案游轮在事故现场没有设立明确文字、图标提示标志,也未安排工作人员对船上客人进行提醒,未尽基本的管理职责,违反对船上客人的基本安全保障义务。赵某某请求法院判令:1.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支付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人民币320,760.95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2017年5月1日,赵某某与其亲属一同乘坐”海洋某某号”游轮准备出游。登上游轮后,赵某某与其亲属一同进入游轮上的游乐设施碰碰车场地,在赵某某迈入该场地的时候,被该场地外围门槛绊倒并摔倒在地。经船上医师检查,确认赵某某股骨颈骨折,建议赵某某立即下船到指定医院治疗。游轮方工作人员安排赵某某进入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赵某某的妻子及女儿两人陪同。经医院检查,赵某某左股骨颈骨折。根据现场图片,该碰碰车场地内地胶颜色为天蓝色,门槛主体部分实为碰碰车场地的围栏,高约20cm,宽约8cm,上贴有黄黑相间的条纹贴纸。另有与主体围栏贴附的黑色金属条状装置,其宽度约5.50cm,高度低于围栏,上并未贴有黑黄相间警示条纹贴纸。
赵某某于2017年5月1日至2017年5月17日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产生住院医疗费89,462.21元,其中由外轮代理公司支付28,832.05元,其余由赵某某自行支付。赵某某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出院后,返回北京继续治疗。2017年5月17日至2017年6月1日,赵某某在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治疗,共由其个人支付住院医疗费20,869.45元;2017年6月1日至2017年6月7日,赵某某在北京普仁医院住院治疗,共由其个人支付住院医疗费311.38元;2017年6月7日至2017年7月12日,赵某某在北京市朝阳区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住院治疗,共由其个人支付住院医疗费3,771.69元。各方均确认,赵某某因伤共实际产生医疗费114,930元和在北京期间的救护医疗费用804元,以上金额共115,734元。其中外轮代理公司代为支付了28,832.05元。
在赵某某治疗期间,因转诊而产生了救护车费用、转运费用以及赵某某和相应陪护人员的交通费,其中外轮代理公司支付了转诊费1,205.70元、从码头到医院的车费400元、从医院至上海机场的车费400元、北京机场到医院的救护车费用及转运费共2,900元、赵某某机票7,490元、赵某某女儿及妻子的机票2,520元,以上金额共计14,915.70元。
赵某某妻子及女儿在上海陪护期间,共产生住宿费用9,024.50元,其中由外轮代理公司支付1,812.20元,其余由赵某某家属自行支付。赵某某另提供了在住宿期间由酒店出具的餐饮费发票381元。
赵某某主张其在治疗期间曾购买助行器具等,并提供了购买相应辅助器具的单据,根据单据显示的金额,相应辅助器具费用共计414元。
赵某某为证明其伤势,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对伤情进行鉴定。该院委托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了鉴定意见书,意见书认为赵某某左髋部等处因故受伤,经行左髋关节假体置换术等,已构成人体损伤九级残疾;伤后休息210-240日,护理180日,营养90日。赵某某今后是否需要继续治疗,原则上以临床专科医师医嘱为准。赵某某为此支付了鉴定费1,950元。赵某某另提供了鉴定期间总金额1,830元的高铁票、金额为1,659元的机票,以主张在鉴定期间产生的赵某某及陪护人员的交通费。此外,赵某某还委托律师代其提起本案诉讼,并支付了相关律师费用。
一审法院另查明:”海洋某某号”游轮英文船名为”QUANTUMOFXXXX”,船籍港为拿骚,该轮的安全管理证书等证书上载明的经营公司为RCL游轮公司,且该公司取得了我国交通运输部颁发的国际班轮运输经营资格登记证。在本案一审庭审过程中,RCL游轮公司确认其为涉案游轮的经营人。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一致确认对于外轮代理公司垫付的相关费用,如需进行赔偿的话,在总赔偿金额中予以扣除,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会自行对最终款项承担进行结算。
一审法院认为,赵某某主张由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承担赵某某人身损伤的侵权责任,本案案由为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RCL游轮公司为外国法人,涉案事故发生于外籍游轮之上,本案具有涉外因素,当事人可以选择解决纠纷适用的法律。各方均表示同意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本案,故一审法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审理本案的准据法。本案一审主要有三个争议焦点:
一、关于本案的责任主体问题。RCL游轮公司作为涉案游轮的经营人,对于船上人员安全具有保障义务,如因其对船上相应设施的管理上的疏忽造成赵某某受伤的,应由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赵某某并未举证证明加勒比船务公司与外轮代理公司为船舶的经营管理义务主体,故对赵某某要求上述两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涉案事故责任问题。该碰碰车场地为游轮上的娱乐设施,RCL游轮公司有义务对其进行科学合理的设置,以最大谨慎保障游玩人员的人身安全。碰碰车场地中设置围栏是合理的,但因该围栏较高,应以合理明显的警示标识,清晰的显示围栏及附属装置的高度和宽度。根据现场视频及图片,门槛附近并无相应的文字警示标识,门槛处仅有围栏部分上贴有黑黄相间的警示条纹,而围栏侧面以及附属装置上则并未贴有警示标识,如此非常容易使人忽略围栏旁边的黑色附属装置,从而对需要跨过门槛的高度和宽度产生误判,提升游客摔倒受伤的风险。游轮旅游这一项目因为其自身特点,近年来吸引了大量的老年人及儿童参与,老年人和儿童已经成为游轮游的重要服务对象,游轮管理方应当根据顾客特点,相应提升船上设施的安全性。涉案游轮的经营人RCL游轮公司在碰碰车场地门槛的警示标识设置上具有一定责任,应承担部分损害赔偿责任。事故发生时进入该场地的人员并不多,赵某某年龄较大,也应根据自身身体条件谨慎进入该场地,对于陌生环境尤其应提升注意义务,对其迈入门槛过程中被绊倒也具有一定的疏忽过失,应自行承担部分责任。根据本案事实情况,一审法院酌情判定赵某某与RCL游轮公司应就涉案损失各承担百分之五十的责任。
三、关于赵某某受伤所导致的损失项目:
1.医疗费,根据查明事实以及各方确认,医疗费以及救护医疗费共计115,734元,其中外轮代理公司支付了28,832.05元。
2.后续治疗费,赵某某主张20,000元,但未提供支持该项费用的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3.护理费,根据鉴定意见书中结论,护理期限为180日。赵某某未提供由谁负责护理以及是否支付护理费用的相应凭据,其主张护理费63,000元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相关鉴定意见书中未说明需要两人护理,一审法院按一人护理进行计算。考虑到赵某某年龄较大,且下肢受伤行动不便,聘请护理人员进行护理合乎常理,护理费用则酌情确定为每天150元,计算180天为27,000元。
4.营养费,赵某某主张按40元每天计算90天,总计3,600元。根据赵某某的年龄、伤势情况以及鉴定意见书中确定的营养期限90天,一审法院酌情以30元每天计算90天,共计2,700元。
5.住院伙食补助费,应以20元每天计算,结合住院天数73天,应为1,460元。至于赵某某主张的治疗期间其与亲属的伙食费,缺乏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6.伤残赔偿金,根据鉴定结论中确定的赵某某构成九级伤残以及赵某某的年龄,赵某某主张的伤残赔偿金金额62,596元符合法律规定,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也并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认定。
7.精神损害抚慰金,赵某某主张的30,000元金额过高,根据赵某某造成九级伤残的情况,一审法院认定为10,000元。
8.鉴定费1,950元,赵某某提供了相应支付凭证,一审法院予以认定。
9.鉴定期间赵某某及亲属的交通费,因该项费用为赵某某诉讼期间产生的相关费用,赵某某主张该项损失缺乏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10.住宿费,赵某某受伤后其亲属两名随同陪护产生一定住宿费是合理支出的费用,赵某某亲属一开始的住宿地点由外轮代理公司安排,之后赵某某亲属又另行选择了住宿地点,产生9,024.50元的住宿费用尚属合理,一审法院酌情予以认定。其中由外轮代理公司支付1,812.20元。至于赵某某另提供了在住宿期间由酒店出具的餐饮费发票381元,并主张该项费用也为住宿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认定。
11.在赵某某治疗期间,外轮代理公司支付了转诊费1,205.70元、从码头到医院的车费400元、从医院至上海机场的车费400元、北京机场到医院的救护车费用及转运费共2,900元、赵某某机票7,490元、赵某某女儿及妻子的机票2,520元,总计14,915.70元。其中赵某某女儿与妻子的机票费用2,520元属于其正常交通费用,不应计入因涉案事故而额外产生的损失。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述金额中的12,395.70元为与本案有关的损失金额。
12.赵某某另行主张在北京就诊期间的交通费用1,238.50元,但赵某某未能提供可确证与诊疗有关的交通费用凭证。鉴于赵某某在北京就诊期间产生一定交通费用属于合理损失,一审法院酌情认定相应交通费用为500元。
13.辅助器具费,根据赵某某提供的相应单据,一审法院认定该项费用金额为414元。
14.律师费,鉴于赵某某系因人身损害提起侵权诉讼,聘请律师代理进行诉讼符合常理,且赵某某主张律师费5,000元并未超出合理范围,一审法院依法予以认定。
15.赵某某及亲属的船票损失,并非涉案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法律关系应予以处理的损失,赵某某及亲属可另行主张权利,一审法院在本案中不予处理。
综上,赵某某因涉案事故产生的损失为医疗费以及救护医疗费共计115,734元、护理费27,000元、营养费2,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60元、伤残赔偿金62,59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鉴定费1,950元、住宿费9,024.50元、转诊费及相关交通费用12,395.70元、其他交通费5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414元、律师费5,000元,以上金额共计248,774.20元,RCL游轮公司应承担其中百分之五十即124,387.10元。
外轮代理公司曾代为垫付部分费用,其金额包括医疗费28,832.05元、住宿费1,812.20元、转诊费及相关交通费14,915.70元,共计45,559.95元。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确认该项费用应从最终赔偿款中扣除,并主张由其自行结算,一审法院予以准许。上述款项应自RCL游轮公司应赔偿款项中扣除,扣除之后的金额为78,827.15元。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RCL游轮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赵某某78,827.15元;二、对赵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6,111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3,055.50元,由RCL游轮公司负担750元,赵某某负担2,305.50元。
本案二审期间,赵某某提供了两份证据:1.赵某某女儿与外轮代理公司工作人员潘先生的电话录音,用以证明潘先生告知,赵某某的治疗费用由RCL游轮公司负担,且潘先生将赵某某送到了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国际部进行治疗;2.北京协和医院护理费用标准,用以证明该院普通病房的护理费用标准为220元/天。
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质证认为,对于电话录音中的通话人员的身份无法核实,也无法得知具体的通话时间,且通话人员未出庭接受质询,故对通话录音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对护理费标准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该标准仅是一张照片打印件,无法看出与北京协和医院的关联。
外轮代理公司质证认为,两份证据均不属于二审新证据。外轮代理公司认可其员工潘先生与赵某某女儿进行过该通话,但电话录音与书面整理稿内容存在较多差异,电话录音反映的是需要在责任确定后再决定由谁来支付相关费用,当时讨论的医疗费用由谁来付的问题仅为积极施救先行垫付的概念,潘先生在电话中的陈述并不能代表RCL游轮公司。外轮代理公司系在征询了赵某某及其家属意见后,根据医嘱将赵某某送往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国际部治疗。对护理费用标准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证据来源不明,无法识别北京协和医院的护理标准,该标准远高于法定标准。
本院认为,外轮代理公司对电话录音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各方对电话录音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从电话录音的内容看,外轮代理公司的潘先生并未得到RCL游轮公司将承担涉案相关费用的确认,电话中其也告知赵某某女儿在与船方协商涉案事故赔偿时应当先明确责任,故本院认为电话录音不足以证明RCL游轮公司承诺支付医疗费用。关于护理费标准,本院认为,该证据来源不明,且无法看出与北京协和医院有关联。综上,本院对该两份证据的证据效力均不予确认。
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证实,各方当事人均未能提出有效证据予以推翻,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一、涉案事故的责任承担;二、涉案事故导致的损失金额。
关于涉案事故的责任承担。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我国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公共娱乐场所的经营人在提供场地和服务的同时负有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否则将根据自身过错程度承担侵权责任。换言之,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的履行不只影响安全保障义务人是否承担责任的认定,也影响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比例的划分。所谓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我国法律无进一步明确规定。对于涉案事故双方如何承担责任,本院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考量:
一、行业或者生活经验普遍认知原则。本院认为,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经营人应根据相关国家或者地方标准以及相关操作规程要求就场地和附属设施设置进行合理安排,以避免可能发生的人身伤害。如确无相关标准和操作要求,应以一个诚信善良的管理人或经营人在可预见范围内或者具有一般生活经验的人能认识到的风险程度来认定其安全保障义务履行情况。回顾本案,RCL游轮公司在其经营场所内提供碰碰车游乐项目,且并未对项目游客的年龄上限进行限制,赵某某进入场地欲参与该项目游玩,在入口处不慎跌倒。跌倒处门槛主体部分实为碰碰车场地围栏,高约20cm,宽约8cm,上面贴有黄黑色相间的条纹警示贴纸,另有与主体围栏贴附的黑色金属条状装置,其宽度约5.50cm,高度低于围栏,但上面并未贴有警示贴纸。本院认为,为保障碰碰车在一定区域内行驶,在场地外围设置围栏具有合理性,但围栏的高度及障碍物安全提示应符合相关规定和要求。涉案事故虽发生在外籍游轮上,但当事人各方均表示同意适用我国法律审理本案,我国游乐设施安全规范中并无此类具有围栏功能又兼具台阶属性的障碍物设置标准,即便参照我国《大型游乐设施安全规范》关于台阶高度的标准规定,20cm的高度也在合理范围之内。但是对该类障碍物应设置警示标识是具有一般生活经验的人的普遍认知,RCL游轮公司仅在部分门槛贴有警示贴纸,对其宽度约5.50cm的金属附属装置并未贴有警示贴纸,而且现场也未摆放提示注意台阶等明显的文字警示标识,上述疏忽可增加游客因跨幅估计错误而跌倒的风险。RCL游轮公司指出,生活中楼梯、人行道等高出地面一定高度的门栏或台阶比比皆是,也不需要都贴上警示标志。本院认为,作为盈利性活动场所的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人应负有更高程度的注意义务。游轮本就是人员活动密集场所,经营者更应该及时发现安全隐患并采取妥善措施消除危险。所以RCL游轮公司对赵某某的人身损害负有一定的责任。
二、一般安全保障能力考量原则。本院认为,关于盈利性活动场所的经营者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控制防范事故风险或人身损害的能力评定应客观判断,具体应按照经营者在当下的服务和管理水平下,能不能满足一般消费者的服务需求,而不是满足每个消费者的服务需求。具体到本案,赵某某指出在进入场地时,场地内工作人员并未给予赵某某足够的关照,比如特别提醒或者搀扶入场。本院认为,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不是无限的,只有经营者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才会产生损害赔偿责任。判断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应当根据与安全保障义务人所从事的营业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相适应的安全保障义务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结合具体情况认定。本案中赵某某虽是位年逾八旬的老人,但是完全可自主判断自己的活动能力,当其选择参与此项游乐活动时,应对相关风险有相关认知,而不应期许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履行面面俱到。活动场地内服务人员的数量是有限的,不可能与游客数量一比一配置。如果过分要求经营者提供明显超出现有物质基础和管理服务水平的安全保障义务不仅将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也与相关规定相违背,不利于整个行业的稳步健康发展。
三、参与人风险自我防范原则。本院认为,对于游客来说,对自己以及自己负有看护义务的人员的安全应该有足够的注意义务,对于因一般正常人都能够意识到、做得到的事务产生的风险应该由其自己或者负有看护义务的人员进行防范。本案中,赵某某参与碰碰车游乐项目时由其成年子女陪同,但是从事故发生当时的影像资料显示,赵某某本人的目光注意力集中在不远处的碰碰车上,跨越门槛时并未低头注意脚下障碍物,其子女位于其后,明知其年事已高,但也并未对其进行充分有效的提醒并在进入场地时予以搀扶,未尽到足够的看护照料义务,也是造成本次事故发生的部分原因。
综上,综合分析游轮经营人安全保障义务的履行瑕疵以及受害人赵某某本人参加活动的具体情形,本院认为,双方的责任分担以RCL游轮公司20%,赵某某80%为宜。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各50%责任分担略有不妥,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RCL游轮公司承担49,754.84元,被上诉人赵某某承担199,019.36元。鉴于外轮代理公司曾代为垫付部分费用,其金额包括医疗费28,832.05元、住宿费1,812.20元、转诊费及相关交通费14,915.70元,共计45,559.95元。RCL游轮公司、加勒比船务公司、外轮代理公司确认该项费用应从最终赔偿款中扣除,并主张由其自行结算,本院在此确认上述款项应从上诉人应赔偿款项中扣除,扣除后金额为4,194.89元。另外,案件审理过程中,RCL游轮公司向本院提出,自愿在判决之外对赵某某进行人道主义补偿,判决金额与补偿金额的总和不超过一审判决的78,827.15元。赵某某对此亦表示接受,本院认为自愿补偿与法不悖,故确认RCL游轮公司赔偿赵某某损失4,194.89元,并补偿赵某某74,632.26元。
关于涉案事故导致的损失金额。本院认为,RCL游轮公司主张加勒比船务公司通过外轮代理公司支付的医疗费、住宿费等费用并非赵某某的财产损失。一审法院在计算损失赔偿额时,已经将外轮代理公司垫付的费用予以扣除,并不存在要求RCL游轮公司重复支付的情况。关于护理费、住宿费和律师费,一审法院结合案件情况酌情确定的费用标准并无不当。本院对RCL游轮公司关于涉案损失金额认定有误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综上,RCL游轮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海事法院(2018)沪72民初4301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被上诉人赵某某人民币4,194.89元;
三、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个工作日内向被上诉人赵某某支付补偿款人民币74,632.26元;
四、对被上诉人赵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111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3,055.50元,由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负担人民币750元,被上诉人赵某某负担人民币2,305.50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111元,由上诉人皇家加勒比RCL游轮有限公司(RCLCRUISESLTD.)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顾 全
审判员 张 雯
审判员 高明生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 罗 罡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
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