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田兴玉

法院:厦门海事法院

部门:海商庭

电话:

田兴玉,男,56岁,法律硕士,厦门海事法院海商庭庭长,二级高级法官,厦门海事法院审委会委员。

2 裁判要旨

触礁事故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的触碰任何固定或浮动物体情形,船舶修理费用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船舶损失,施救费用亦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根据本合同可以得到赔偿的损失而付出的合理费用,当事人赔偿渔民养殖损失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的被保险人应负的法律赔偿责任。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本案系船舶触礁引发的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案件的关键点是船舶适航性的认定。本案根据证据规则,运用逻辑推理和经验法则,重点就证人证言与其他证据之间是否存在印证关系、是否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等进行说理,阐明证据采纳和采信的理由,对舱底洞孔进水情况、船员配备情况、海图配备情况等关键事实作出认定。本案双方均委托鉴定机构就船舶适航性出具意见书,法院重点对两份意见书就资料收集详实程度、原因分析内容的专业程度进行比较分析,结合纸质海图配备情况、涉案船舶不属于《国内航行海船法定检验技术规范》规定的必须配备电子海图的船舶等事实,认定该船在狭义适航能力、航海能力、适货能力等方面满足预定航次的要求,船舶开航前能够满足该航次任务要求的适航状态。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涉案事实争议较大,再加之海上事故固定证据难,事实查明认定难度大。本案结合诉讼各方举证质证以及法庭调查核实证据等情况,根据证据规则,运用海事专业知识,围绕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和真实性进行全面、客观、公正的审查判断,重点就证据之间是否存在印证关系、是否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等进行说理。

5 专家评分

85

6 当前得票

186

广西明发海运有限公司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中心支公司海上、通海水域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厦门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闽72民初837号
原告:广西明发海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西乡塘区科园大道33号盛世腾龙B单元B-2-2008房。
法定代表人:陈名龙,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学平,国浩律师(福州)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向艳秋,国浩律师(福州)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华林路212号鑫满大厦一、二、四层。
代表人:林晋,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聪,该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燕,福建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西明发海运有限公司(下称明发公司)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中心支公司(下称中华保险福州公司)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9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田兴玉、陈耀和人民陪审员高宝林组成合议庭,后因故变更为现合议庭。于2018年11月22日、2019年4月18日、4月29日、6月4日、8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学平、向艳秋,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江燕、陈聪,到庭参加了诉讼。案件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船舶损失、赔偿渔民损失以及赔偿货主损失等费用共计2028146.81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8月21日起算至一审判决之日止);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及其他法律费用。事实和理由:2018年6月10日,原告所属”新明富7”轮在福安水域触礁,船舶操作过程中触损附近渔排。”新明富7”轮于2017年9月向被告投保”船舶保险”和”沿海内河船东保障和赔偿保险”(下称船东保赔保险),保险期间均为2017年11月11日至2018年11月10日。事故发生后,原告立即向被告报案,被告指派咏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下称咏翰公司)与原告联系并估损。
本次事故导致”新明富7”轮船舶损失共计717541.81元,支付船员抢险冲滩劳务费共计12万元,为将船舱积水抽出,原告购买泥浆泵、水泵,并将该设备运至抢险地,共计花费16630元。后因该轮在进船坞修理后工作期间发现螺旋桨损坏,且经公估人员查勘是因本次事故造成,原告支付修理螺旋桨费用共计54450元,因被告拒绝配合,原告自行支付公估费2600元。以上损失共计911221.81元。
因”新明富7”轮触损渔排,导致渔民损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宁德福鼎海事处(下称福鼎海事处)的调解下,与受损渔民达成和解协议,赔偿卓长映损失17万元,赔偿卓招爱损失11万元,赔偿卓招善损失57万元,以上赔偿共计85万元。
”新明富7”轮运载福鼎市白琳金山石子场(下称金山石子场)玄武岩粉4680吨,因船舶触礁造成货物浸水导致货物质量不合格,需赔偿金山石子场损失。因金山石子场拖欠原告另一艘船舶”新明发117”轮运费,遂将运费与货主损失相抵,以上损失共计266925元。
根据被告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船舶保险条款》(下称船舶保险条款)第一”责任范围”(二)一切险下碰撞责任(1)本保险负责因保险船舶与其他船舶碰撞或触碰任何固定、浮动物体或其他物体而引起被保险人应负的法律赔偿责任,同时根据被告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沿海内河船东保障和赔偿保险条款》(下称船东保赔保险条款)保险责任下第(四)项”提单或运单项下的责任”,被保险人对运输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货物损坏、灭失、短少……,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被告应赔偿原告上述损失。
被告辩称:一、编号为021735010300110E000011和021735010300110K000009保单证明的保险合同依法成立。
二、船舶不适航。根据”新明富7”轮船员宋某的举报,案涉事故航次开航前舱底已存在大量洞孔,货舱有进水情况,水深达一米左右。开航当时船舶未配备纸质海图。事故发生时,负责操舵的林姓水手没有适任证书。上述均属于船舶不适航的情形。本案所涉事故完全是船东过错造成,不属于保险责任事故。
三、易氏船舶检验(大连)有限公司的复勘检验报告,印证了标的船舶不适航。(一)船舶未配备纸质海图。公估师现场查勘发现,纸质海图没有标绘过的痕迹,显然该海图是一张崭新的海图,从未使用过。宋某亲眼所见,事故发生后,原告才派人送海图到船上。(二)船舶电子海图失效。易氏检验公司到船舶复勘发现,电子海图最新更新日期是2017年12月17日。也就是说,事故发生时,船舶电子海图处于失效状态。(三)海图是以表示海洋区域制图现象的一种地图,是航海必需的测绘海洋水域和沿岸地物的专门地图。没有海图,对于航行障碍物一无所知,触礁不可避免。本案而言,”新明富7”轮未配备纸质海图,电子海图失效,是造成触礁事故的直接原因。纸质海图和电子海图的配备,是船东的基本义务。”新明富7”轮的不适航情况,被保险人是明知的。
船舶是5月份进行船检,船检后距离事故有一个多月,船舶就发生了货损事故,造成了700多吨水泥货损。因此这艘船虽然持有全套的船舶证书,但是事实上是不适航的。福鼎海事处做了事故认定,但海事处是基于船东所做的海事报告,并不是实际上的海事调查。从本案来说,虽然船舶证书合法有效、海事处做了事故认定,但是这只是船舶情况以及事故情况的初步证据,被告持有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船东所称的船舶适航以及事故原因的结论。在此情况下,被告可以援引船舶险和保赔险保单中的责任免除条款对原告所称损失予以拒赔。
四、上述事实情况属于船舶保险条款第二条”除外责任”:本保险不负责下列原因所致的损失、责任或费用:(一)不适航,包括人员配备不当、装备或装载不妥,但以被保险人在船舶开航时,知道或应该知道此种不适航为限;(二)被保险人及其代表的疏忽或故意行为;(三)被保险人克尽职责应予发现的正常磨损、锈蚀、腐烂或保养不周,或材料缺陷包括不良状态部件的更换或修理。船东保赔保险条款第五条”责任免除”第(二)款,在任何情况下,因下列原因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船舶不适航(不适拖),包括被保险船舶的人员配备不当、技术状态、航行区域、用途不符合航行(拖航)规定或货物装载不妥。
五、被保险人报案后,安排许姓水手顶包自称由其实际操舵,违背了保险法所规定的被保险人如实告知义务。
六、综上所述,因船舶不适航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
综上所述,原告所称损失和费用,均因船舶不适航导致,因船舶没有配备海图直接导致了触礁事件的发生。船舶不适航在保险条款除外责任范围,保险人不予赔偿,原告诉请依法应当予以驳回。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向本院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并经开庭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新明富7轮事故调查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该证据是易氏船舶检验(大连)有限公司(下称易氏公司)受被告委托所做的事故调查报告,易氏公司是巴拿马共和国易氏船舶检验局在中国设立的验船公司,其业务范围:(一)依据船旗国政府授权,对悬挂及拟悬挂该国国旗的营运船舶实施法定检验(包括审图检验);(二)对上述(一)项所述船舶实施入级检验(包括审图检验);(三)对上述(一)项所述船舶所使用的有关重要设备、部件和材料等船用产品的检验(包括审图检验)。易氏公司接受被告委托对”新明富7”轮进行事故调查,超出其业务范围,其所做报告无效;且经本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本院对《新明富7轮事故调查报告》不予采纳。证据3是证人宋某的证言,原告认为宋某原是”新明富7”轮船员,因与其他船员打架,被原告开除,其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客观或者夸大事实,不应当采信。经查,”新明富7”轮发生触礁事故时,宋某是船上水手。宋某出庭作证时承认因与船上厨师及其他船员打架,被原告开除。本院认为,宋某与原告之间存在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对其证言的证明力予以认定。原告对被告补充提交的咏翰公司出具的《补充说明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该证据是原件,真实性应予以确认,证明力应结合其他证据予以认定。原告对被告补充提交的收据、海图购买经过的关联性不予认可。本院审核认为,上述证据是原件,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证据证明的是被告代理人向霞珠公司购买海图的经过,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对被告补充提交的中国海道测绘官方网站页面打印件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上述页面打印件可与网站核实,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另,原、被告双方对被告提交的证据4《终期公估报告》附件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本院对《终期公估报告》附件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部分证据提出异议,本院审核认定如下:证据3是”新明富7”轮船舶证书复印件,与《终期公估报告》附件一致,本院对其真实性和证明力予以认可;证据11是银行转账回单复印件,没有原件核对,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30”修理工程报价单”是公估员林侃对原告提供的报价单进行比对后,给原告的回复。林侃庭审中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被告对补充证据1航海图书购买清单、补充证据2网上银行电子回单、补充证据3船员服务资历及《海船船员合格证书》、补充证据4宋某与大厨打架斗殴被辞退说明的真实性及证明力有异议。本院审核认为,补充证据1有原件可以核对,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补充证据2是复印件,原告用以证明其向霞珠公司支付购买海图货款的事实,霞珠公司对此予以确认,本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补充证据3是复印件,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补充证据4是原件,庭审中宋某承认该证据证明的事实,本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原告申请向咏翰公司调取了《咏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初期公估报告》,即原告举示的证据31,双方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被告认为公估员林侃资质存在问题,初期报告无效。本院认为,林侃在进行前述公估业务时是咏翰公司公估从业人员,已进行了公估执业登记,具有保险公估从业资质。但该份初期公估报告未经公估师签署,也未加盖咏翰公司公章,并非咏翰公司正式公估报告,其公估意见也非咏翰公司正式意见,本院对其不予采纳。
本院根据被告申请,委托集美大学海事技术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所涉”新明富7”轮1814航次开航当时船舶的适航性、2018年6月10日在福建八尺门水域触礁事故造成的船舶损害修理价格及货损经过进行鉴定。2019年4月3日,集美大学海事技术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集大司鉴(2019)海事鉴字第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二、四项意见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第三项意见有异议,认为修理费用应以报价单、结算单和付款凭证为准。被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关联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但认为鉴定依据的材料如海图、船舶技术资料管理清单不真实,结论也是不正确的。本院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对其证明力将结合其他证据予以认定。
根据被告申请,本院委托福建历思司法鉴定中所对原告提交的《航海图书清单》原件、《司法鉴定意见书》附件填制日期为”2018-05-03”的《船舶技术资料管理清单》原件制作时间进行鉴定,该所因现有技术条件,无法完成该委托鉴定,退回鉴定委托。被告表示放弃鉴定申请。
本院依职权向福鼎海事处调取了《水上交通事故报告书》、本船概况、损失情况、事故示意图、发生事故的详细经过、事故调查询问笔录5份、水上交通事故民事纠纷调解申请书4份、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检验报告、水上交通事故认定书、水上交通事故民事纠纷调解协议书3份、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国籍证书、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航海日志复印件4页、海船船员适任证书9份,身份证复印件3份,原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核确认的证据,当事人对下列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2017年9月,原告为”新明富7”轮向被告投保了”船舶保险”和”船东保赔保险”,9月22日,被告签发了编号为021735010300110E000011的”船舶保险保险单”(下称船舶保险保单)和编号为021735010300110K000009号的”沿海内河船东保障和赔偿保险保险单”(下称船东保赔保险保单)。
船舶保险保单记载:保险人按照保险单所附条件和下列特款与条件承保船舶保险;船舶名称为”新明富7”轮,船舶价值12000000元,保险金额12000000元,保险期限为自2017年11月11日0时2018年11月10日24时;保险险别为一切险。特别约定:2、发生部分损失(包括救助、施救、共同海损、碰撞触碰责任)时,每次事故绝对免赔额为50000元或损失金额的10%,两者以高者为准;发生全损或推定全损时,绝对免赔额为保险金额的10%。3、机损免赔:每次事故免赔50000元或损失金额的10%,两者以高者为准。4、螺旋桨、舵、锚、锚链及船单独损失免赔额10000元或损失金额的5%,二者以高者为准。船舶保险保单还约定了保险费付费方式、船舶种类和航行区域等事项。
船舶保险条款约定,本保险分为全损险和一切险。第一条”责任范围”(一)全损险约定,本保险承保由于下列原因所造成的被保险船舶的全损:2、搁浅、碰撞、触碰任何固定或浮动物体或其他海上灾害;7、本保险还承保由于下列原因造成的被保险船舶的全损:(4)船长、船员和引水员、修船人员及租船人的疏忽行为。(二)一切险约定,本保险承保上述原因所造成的被保险船舶的全损和部分损失以及下列责任和费用:1、碰撞责任(1):本保险负责因被保险船舶与其他船舶碰撞或触碰任何固定、浮动物体或其他物体而引起被保险人应负的法律赔偿责任。但下列责任概不负责:B、被保险船舶所载的货物或财物或其他承诺的责任……。3、施救(1)由于承保风险造成船舶损失或处于危险之中,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根据本保险可以得到赔偿的损失而付出的合理费用,保险人应予赔付。本条不适用于共同海损、救助或救助费用,也不适用于本保险中另有规定的开支。第二条”除外责任”约定:本保险不负责下列原因所致的损失、责任或费用:(一)不适航,包括人员配备不当、装备或装载不妥,但以被保险人在船舶开航时,知道或应该知道此种不适航为限……。
船东保赔保单记载,船舶名称为”新明富7”轮;承保险别:人身伤亡和疾病-船员、人身伤亡和疾病-船上其他人员、残骸清除、提单或运单项下的货物责任、碰撞责任;其中提单或运单项下的货物责任累计责任限额为10000000元,每次事故责任限额为10000000元。保险期限自2017年11月11日0时起至2018年11月10日24时止;保单还特别约定各险别免赔额及保险费支付方式等内容,其中船舶承运货物责任保险免赔额为每次事故绝对免赔额30000元或核定损失金额的10%,二者以高者为准。
船东保赔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被保险人在保险期间依法应承担的下列责任、损失和费用,被保险人可以选择下列全部或部分风险进行投保:(四)提单或运单项下的责任: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对运输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货物损坏、灭失、短少,依照提单或《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规定应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六)施救和法律费用:1.在保险事故发生时或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保险人全部或部分承保的责任或费用,而额外支出的合理费用;2.被保险人为保险人全部或部分承保的责任或费用而支出的有关法律诉讼费用。但是,如因扣除免赔额或其他原因保险人仅负责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部分赔偿,保险人将按此比例赔偿上述费用。第五条约定,在任何情况下,因下列原因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二)船舶不适航(不适拖),包括被保险船舶的人员配备不当、技术状态、航行区域、用途不符合航行(拖航)规定或货物装载不妥。第二十三条约定,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的赔偿请求后,应当及时就是否属于保险责任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的赔偿请求后三十日内未核定保险责任的,保险人与被保险人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商议合理期间,保险人在商定的期间内作出核定结果并通知被保险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达成赔偿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保险金义务。本保险合同对赔偿保险金的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赔偿金的义务。保险人依照前款的规定作出核定后,对不属于保险责任的,应当自作出核定之日起三日内向被保险人发出拒绝赔偿金通知书,并说明理由。
原告是”新明富7”轮的所有权人和经营人。”新明富7”轮船籍港南宁,船舶类型为多用途船,总吨位2999,净吨位1679。2018年5月4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船舶检验局向”新明富7”轮签发”海上船舶检验报告”,证明于2018年5月3日及以后诸日在福州对本船进行下述检验:中间检验、船底外部检查,认为具备适航条件,并签发下列证书和文件:海上货船适航证书、海上船舶防污底系统证书、海上船舶防止油污证书、海上船舶防止生活污水证书、海上船舶载重线证书,适航证书有效期至2020年4月21日止,下次检验日期(年度检验)为2019年4月22日。根据”新明富7”轮”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记载,该轮航行时,船舶配员只要不低于以下数目、等级,即符合安全配员的要求:船长1人,Ⅱ∕2证书;大副1人,Ⅱ∕2证书;三副1人,Ⅱ∕1证书;值班水手3人,Ⅱ∕4证书;GMDSS通用操作员,Ⅳ∕2证书,一名专职或两名兼职操作员;轮机长1人,Ⅲ∕3证书;大管轮1人,Ⅲ∕3证书;值班机工2人,Ⅲ∕4证书。本船连续航行作业时间不超过36小时,可减免值班水手1人,连续航行时间不超过8小时,可再减免三副1人。
2018年6月5日,威海市冠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冠通公司)与金山石子场签订一份建筑材料购销合同,约定冠通公司向金山石子厂购买玄武岩粉末5000吨,平仓价每吨45元,装货地点为福鼎市尺门码头,卸货地点为山东石岛码头,供货期为2018年6月5日到6月20日,船运费为每吨35元(包含靠港费用,不包括卸船费用)。合同加盖双方印章,并有双方授权代表王念强、周孝宾签名。
6月10日,金山石子场在福鼎市尺门码头将上述货物交原告”新明富7”轮第1814航次承运。原告于当日签发”水路货物运单”。运单记载:托运人周孝宾,收货人山东威海石岛新港码头,承运船舶为”新明富7”轮,货物为黑石粉,重量为4650吨;运单注明”承运人、实际承运人、托运人、收货人的有关权利、义务,适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根据”新明富7”轮货物配载图记载,”新明富7”轮共装载货物4650吨,其中1号舱装载1850吨,2号舱装载2800吨。
”新明富7”轮于当日1545时开航,约1615时在竹甲鼻附近水域触碰洋礁。触礁后停车抛锚,由于船舶惯性继续前进,触碰航道周边养殖区渔排,船员发现前舱进水,船体破损下沉发生倾斜后,部分船员弃船逃生。经后续观察,剩余的储备浮力不足以快速沉没,船员返船进行自救,约于1740时冲滩成功。冲滩成功后,前舱采取抽水自救措施。
当日,原告向被告报案。6月11日,被告委托咏翰公司办理”新明富7”轮6月10日发生触礁损伤事故、船舶事故之责任审核、查勘、清点及理算损失事宜。6月12日,咏翰公司派公估人员林侃前往事故地点与船东代表就承保范围内之损失进行勘查、拍照、清点及理算损失。经咏翰公司公估人员与原告代表磋商,双方决定增加大功率泥浆水泵作为应急预案以保证船舶有足够浮力,进行脱浅自救。当日,原告购买一台大功率泥浆水泵并安装上船使用,进行自救。6月13日0945时”新明富7”轮成功脱浅,并于当日1040时重新靠泊八尺门福鑫港卸货,6月14日减载卸货完毕。
根据当事人陈述以及经审核认定的证据,本院对有争议的事实查明如下:
一、关于”新明富7”轮1814航次开航当时是否适航的问题
原告认为”新明富7”轮船舶证书齐全,船员配备符合规定,船舶适航。被告认为”新明富7”轮1814航次开行前舱底存在大量洞孔,货舱进水达1米;未配备纸质海图,电子海图失效,在触礁事故发生时是由实习水手驾驶,主张”新明富7”轮不适航。
(一)关于开航前舱底洞孔进水情况
被告认定”新明富7”轮开航前舱底存在大量孔洞的依据是证人宋某的证言。经查,宋某对船舱洞孔的描述与公估公司现场勘查员林侃的证言有较大出入。两人在洞孔的数量、形成原因、位置等陈述均不一致,在没有其他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不足以认定”新明富7”轮在开航前舱底存在大量洞孔。关于货舱进水的问题,宋某在庭审中确认货物装船后货舱没有进水,1号舱的水是触礁后下面破洞了,海水进了压载舱,再进到货舱。林侃庭审中也确认压载舱的水正常不会进到货舱;货舱进水是触礁后产生破洞,海水进到压载舱再通过破洞进到货舱。综上,原告主张”新明富7”轮在1814航次开航前舱底有大量洞孔,货舱进水1米多深的事实,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
(二)”新明富7”轮1814航次船员配备情况
原、被告双方对”新明富7”轮在1814航次配备了符合《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要求的船员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对事故发生时是否是实习水手值班存在争议。原告主张事故发生时值班水手是许新生,被告根据证人宋某的证言主张事故当时值班水手是林姓实习水手。事故发生后,福鼎海事处、咏翰公司均派员作了调查。根据福鼎海事处、咏翰公司公估员对”新明富7”轮船长施飞、水手许新生的调查笔录以及航海日志记载,事故当时值班驾驶员是船长施飞,值班水手是许新生。宋某关于林姓实习水手驾驶船舶的证言没有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本院确认,”新明富7”轮在1814航次开航时,配备了符合《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要求的船员,触礁事故发生时,值班驾驶员是船长施飞,值班水手是许新生。
(三)关于”新明富7”轮1814航次海图配备情况
原告确认”新明富7”轮1814航次船载电子海图未更新,但配备了2017年版更正至2018年第19期的沙埕港区纸质海图(即13911海图)。被告主张”新明富7”轮1814航次没有配备沙埕港区纸质海图,且电子海图失效,船上的纸质海图是事故发生后送上去的。本院审核认为:首先,被告根据宋某的证言主张”新明富7”轮上的纸质海图是事故后送到船上的。庭审中,宋某承认其是听二副说船上没有海图,且对送海图上船的具体时间、送的什么海图等细节均不清楚。宋某关于船上没有纸质海图的证言属传来证据,且其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本院对其证言不予采信。第二,根据《终期公估报告》记载以及公估员林侃证言,林侃于2018年6月12日登轮时查看了纸质海图和电子海图,纸质海图和电子海图均未有标记过。原被告双方对此没有异议。因此,可以认定至2018年6月12日公估人员登轮时,”新明富7”轮上配有13911海图。虽然,纸质海图和电子海图未做标记,但上述证据可初步证明事故发生时”新明富7”轮配备了纸质海图和电子海图。第三,根据《航海图书清单》和张国华的证言,可以确认原告向霞珠公司购买了案涉纸质海图的事实。被告向张国华购买海图的事实,与本案待证事实不具关联性,被告以此证明张国华证言不实,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原告购买案涉13911海图的时间,原告对其陈述的购买和送上船的时间作了修正,被告认为原告的陈述不真实。本院认为,原告购买案涉海图和将海图送上船距原告向本院作出说明时间较久,存在记忆偏差也符合常理。案涉海图更正至2018年第19期,该期的更正时间是2018年5月7日,因为海图每周更正一期,第19期的发行时间在2018年5月7日至5月14日。因此,原告购买案涉海图的时间应在5月7日至5月14日之间。原告对购买海图和送上船的时间的陈述与霞珠公司的证明、张国华的证言相互印证,可以证明原告购买海图的时间为2018年5月10日。原告购买海图的时间与《航海通告》关于13911海图更正的时间并不矛盾,被告对此的异议不成立。综上,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已初步证明了”新明富7”轮1814航次配备了纸质海图,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否定原告主张的事实,本院对原告主张的”新明富7”轮1814航次已配备了纸质海图的事实予以确认。
(四)关于《终期公估报告》对船舶适航性的意见
被告提交的《终期公估报告》在第五部分的”船舶适航性调查”中认定,根据现场查勘检验及收集到被保险船舶的船舶检验证书、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船员适任证书等相关船舶资料,确认被保险人船舶出险当时证书齐全。但事故前船舶并未配备使用纸质海图及电子海图失效,故”新明富7”轮在事故发生时实质上不适航。本院审核认为:第一,关于纸质海图的配备问题,《终期公估报告》确认公估人登轮时详细查看了纸质海图及电子海图,在公估员登轮时船上配有纸质海图和电子海图。公估人员林侃庭审中也确认,不能得出没有配备纸质海图的结论。此外,本院已查明”新明富7”轮在1814航次配备了纸质海图。因此,《终期公估报告》以”新明富7”轮未配备纸质海图为由认定船舶不适航,依据不足。第二,关于电子海图的配备,中国海事局《国内航行海船法定检验技术规范》对中国籍沿海航行船舶安装船载电子海图设备作了规定。根据该规范规定,”新明富7”轮不属于需要配备电子海图的船舶。因此,”新明富7”轮电子海图失效,并未违反《国内航行海船法定检验技术规范》规定。《终期公估报告》以电子海图失效为由认定船舶不适航,没有依据。综上,本院对《终期公估报告》关于”新明富7”轮适航性的公估意见,不予采信。
(五)关于《司法鉴定意见书》对船舶适航性的鉴定意见
《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检验局船舶与海上设施法定检验规则》进行的中间检验,船舶开航前未未发现船底存在水密性缺陷;船员在开航前出港签证和自检,未发现影响航行安全的缺陷存在。经现场勘查和调研,结合”新明富7”轮的相关证书及技术资料分析,该船在狭义适航能力、航海能力、适货能力等方面满足预定航次的要求,船舶开航前能够满足该航次任务要求的适航状态。
原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新明富7”轮适航性的鉴定意见没有异议。被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但认为《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的前提是送检材料是真实的,并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所附2018年5月3日填制的《船舶技术资料管理清单》的形成时间提出异议,进而怀疑”新明富7”轮没有配备纸质海图。原告确认该份清单是2018年9月根据公司安全管理体系文件要求补充的。集美大学海事技术司法鉴定中心对此解释称,《船舶技术资料管理清单》补充登记对基本事实没有影响。船上当时确实有纸质海图,只是体系管理要求要做这个登记,他没有及时登记后面补的,对鉴定结论没有影响。本院认为,《船舶技术资料管理清单》是根据安全管理体系要求,由船上相关人员对船舶技术资料进行登记,”新明富7”轮船员没有及时登记,并不能推论出”新明富7”轮没有配备纸质海图。《船舶技术资料管理清单》事后补记的事实,对《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没有影响。集美大学海事技术司法鉴定中心具有从事司法鉴定的资质,本院委托鉴定事项属于其业务范围,鉴定人员也具有相应资质和专业能力,其对”新明富7”轮适航性所作鉴定,收集资料详实,分析认定全面、专业,结论依据充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的,可以认定其证明力。被告虽对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存有疑义,但没有提供足以反驳的证据,本院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予以采信。
综上,本院认为”新明富7”轮在1814航次开航当时,船舶证书齐全有效,配备了符合《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要求的船员,配备了有效的纸质海图,能满足该航次任务要求,船舶处于适航状态。
二、关于”新明富7”轮触礁事故原因
原告主张船长操作不当是触礁事故的原因;被告认为船舶不适航是触礁事故的原因。本院对”新明富7”轮在1814航次开航时适航性问题已作出认定,船舶开航前能够满足该航次任务要求,处于适航状态。被告主张的”新明富7”轮的触礁原因,证据不足,不予采信。
福鼎海事处于2018年8月3日对本案所涉2018年6月10日”新明富7”轮触损事故出具《水上交通事故认定书》。《水上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原因是船长施飞操作不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国家机关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社会管理职能的组织,在其职权范围内制作的文书所记载的事项推定为真实,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福鼎海事处是负责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的国家机关,《水上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在其职权范围内制作的文书,被告没有足以推翻其结论的相反证据,本院对其结论予以采信。本院确认”新明富7”轮1814航次触礁事故的原因是船长施飞操作不当。
三、关于”新明富7”轮1814航次货损原因
原告主张”新明富7”轮触礁造成货物浸水,导致货损。被告主张货舱舱底锈穿,压载水透过舱底板直接进入货舱,触礁事故前就已经发生货损;触礁仅造成压载舱损坏,不可能造成货舱进水。被告为支持其主张提供了《终期公估报告》和宋某证言为证,并就货损原因向本院申请进行司法鉴定。
《终期公估报告》对事故原因分析调查部分记载,根据卸货后现场查勘可见,第一压载舱和货舱内右侧前部柜体连通,在开航前货舱内柜体边板有锈蚀甚至锈穿,第一压载舱水与货舱内柜体水位相同,而该柜体内的水透过柜体边板锈蚀点进入货舱,使第一货舱进水造成货损。从《终期公估报告》的记载中,没有看到咏翰公司对开航前第一压载舱和柜体内是否有水进行勘查,公估员(现场勘查员)林侃在庭审中也确认,货舱进水是触礁后产生破洞,海水进到压载舱再通过破洞进到货舱。证人宋某在庭审中作证称,触礁后下面破了洞,海水进了压载舱,再进到货舱;货物装完船后没有进水,触礁后才进的水。因此,《终期公估报告》关于开航前货舱进水的认定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根据被告申请委托集美大学海事司法鉴定中心对货物损失的原因进行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货物的损失是因触礁造成船体破损进水而造成,货物损失量为一号舱实际装载货物1850吨。集美大学海事司法鉴定中心通过对”新明富7”轮现场勘查,并参阅船舶事故发生时的相关资料分析,认定由于船舶触礁,船体外板破裂,海水首先进入双层底一舱右压载舱,又因边柜肋骨和管系与底板的连接部位开裂,海水从裂口部位涌入货舱,造成湿货。《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分析依据充分,结论科学。没有足以反驳的证据,本院对《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货损原因的鉴定意见予以采信。
四、事故造成的损失
(一)船舶损失(包括船舶修理费用、施救费用和螺旋桨修理费用)
1.船舶修理费用
”新明富7”轮触礁事故发生后,公估员林侃与原告负责人就船舶修理事宜进行了沟通协商,并对外询价。6月18日,原告将福建省闽东赛岐经济技术开发区申银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申银公司)《”新明富7”轮修理工程报价单》发给林侃,林侃对价格做了比对后,认为有4个项目略有上浮,其他可以接受,并把报价单发给原告。当日,原告作为甲方,申银公司作为乙方,双方签订了”新明富7”船舶修理合同。合同约定,乙方以甲方提供的船、机、电、冷等修理项目单为依据,组织双方有关人员进行勘验,编制修理施工项目单,经双方认可,作为施工的依据。在修理过程中,对隐蔽工程的增修及已商定工程的增修或减修,双方必须办理追补手续。修理周期自2018年6月20日至7月1日。修理费按双方约定的《申银公司船舶修理工程报价单》计价;双方没有约定价格的修理项目,参照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1992年《国内民用船舶修理价格表》(下称92黄本)的计价标准,或双方现场协商定价。船舶修理费用最终结算按双方签字认可的实际完工单结算,合同签订后2天内甲方应支付定金20000元,船舶维修工程款及住坞等费用在船舶出坞后一次性结算并付清。合同还约定了修复标准、验收办法及材料、配件供应办法等事项。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8年6月19日通过薛黛账户向申银公司支付定金20000元。6月22日,”新明富7”轮进入申银公司进行修理,7月16日修理完成出坞。2018年7月13日,双方签订了《”新明富7”轮船舶海损修理工程结算单》,双方确认工程修理费合计717541.81元,其中,服务项目166530元,船体工程428861.81元,喷砂、油漆工程122150元。原告于7月15日、16日向申银公司支付修理费用共计698541.81元。
原告按其与申银公司的结算价格报损,咏翰公估公司派员对船舶修理进行了查勘,对原告的报损金额进行了理算。根据《终期公估报告》记载,咏翰公司对服务项目原则按照92黄本上浮30%进行理算,服务项目费用111529元、船体工程费用为404606.25元、喷砂、油漆工程费用为49769.4元。
《司法鉴定意见书》根据92黄本,综合考虑1992年-2018年生产价格指数,并结合修船时所用耗材、人工成本、税费等因素,鉴定认定”新明富7”轮修理费用为584553.4元。其中,船体工程396359.4元,喷砂、油漆工程43784元,服务项目144410元。
本院审核认为,原告在进行船舶修理之前,就船厂选择及修理价格事宜与公估公司进行了沟通、协商,虽然公估公司对其提供的报价认为个别项目价格略有上浮,但考虑市场因素,个别价格略有上浮也属合理。本院认为原告对船厂的选择及修理价格的确定,尽到了谨慎义务,其与申银船厂签订的船舶修理合同和《”新明富7”轮船舶海损修理工程结算单》可以作为确定船舶修理费用的依据,但对非因触礁损坏的修理费用应予剔除。《终期公估报告》按照92黄本上浮30%进行理算,《司法鉴定意见书》参考92黄本,调研福建省内外多家船舶修造企业,综合考虑1992年-2018年生产价格指数情况,并结合修船时所用耗材单价、人工成本、税费等多项可能影响船舶维修价格的因素,确定案涉船舶修理单价。对比《终期公估报告》和《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意见书》参考因素更全面,依据更充分,其结论比《终期公估报告》更科学。因此,《司法鉴定意见书》对船舶修理价格鉴定意见,可以作为确定价格的参考。据此,本院对相关费用查明如下:
(1)关于服务项目和船体工程
原告与申银船厂结算的服务项目费用166530元和船体工程修理费用428861.81元比《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的价格144410元和396359.4元略高,考虑到市场因素,本院认为原告支付的服务项目费用和船体工程修理费在合理范围内,本院予以确认。
(2)关于喷砂、油漆工程
《”新明富7”轮船舶海损修理工程结算单》、《终期公估报告》、《司法鉴定意见书》对喷砂、油漆工程的工程量认定不一。原告主张的工程量包含了非船舶触礁海损引发的修理费用,相关费用应予剔除。《司法鉴定意见书》对船舶触礁海损修理工程工程量和修理价格进行了鉴定,本院认为其鉴定依据充分,结论专业、科学。本院对其鉴定意见予以采信,确认”新明富7”轮因触礁事故而产生的喷砂、油漆工程修理费43784元。
2.关于施救费用
原告主张的施救费用包括船员劳务费、购买水泵费用、螺旋桨维修费和公估费。
”新明富7”轮触礁后,原告向咏翰公司咨询抢险方式和费用,也对外咨询抢险报价,后咏翰公司和原告商定用抽水泵进行抽水自救。为此,原告购买了抽水泵,组织船员采取排水减载、冲滩等抢险措施,产生了相关费用。
(1)船员冲滩劳务费
原告提交了”抢险专项劳务费”签收单,可以确认原告于2018年9月7日向”新明富7”轮11名船员每人支付了10500元作为抢险专项劳务费,另4500元作为伙食费。上述费用合计120000元。原告发放劳务费时,证人宋某已离船,原告没有向宋某发放上述劳务费。被告根据宋某证言主张原告没有发放劳务费,其理由不成立,不予采信。
(2)购买水泵费用
原告购买了水泵4台,计7204元;购买了大功率泥浆水泵1台,价值6926元,被告主张水泵并非易耗品,应按照折旧率20%计算损失。本院认为被告的主张合理,予以采纳。据此计算,原告抢险设备损失2826元。原告另支付水泵运费2500元。上述费用合计5326元。
3.”新明富7”轮螺旋桨评估及修理费
2018年8月,原告发现船舶螺旋桨存在问题,认为是6月10日触礁事故冲滩搁浅造成,要求被告派员查看,并委托福建新洋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下称新洋公司)对”新明富7”轮螺旋桨损坏事故进行检验,原告为此支付公估费2600元。8月23日,原告委托福建省宝发机械有限公司(下称宝发公司)对螺旋桨进行修理,原告提供的宝发公司出具的供货单记载”新明富7”轮螺旋桨修理费用54450元。9月7日,新洋公司出具公估报告,公估报告结论为:1.”新明富7”轮螺旋桨触碰或缠绕渔网、缆绳等异物导致桨叶变形属实;2.”新明富7”轮在平潭看澳码头坐滩修理螺旋桨属实,宝发公司的维修费54450元符合市场行情,是合理的。对于螺旋桨损坏的原因,公估报告的认定并不明确。庭审中,公估员管建清确认螺旋桨损坏缠到缆绳或渔网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能确定是6月10日事故造成的。本院认为,原告发现船舶螺旋桨损坏离6月10日触礁事故较久,且在船舶经过修理又进行营运之后,其提供的公估报告和公估师证言,不能证明螺旋桨损坏是6月10日触礁事故造成。本院对原告主张的”新明富7”轮因6月10日触礁事故造成螺旋桨损坏的事实,不予确认。
(二)赔偿渔民损失
”新明富7”轮触礁后,又触碰渔民养殖渔排,造成渔民卓长映、卓招爱、卓招善损失。6月12日,咏翰公司公告员林侃对养殖户损失进行了查勘。《终期公估报告》核定卓长映、卓招爱、卓招善损失共计1155600元。2018年6月17日,原告分别与卓长映、卓招爱、卓招善达成《协议书》,原告赔偿卓长映170000元,赔偿卓招爱110000元,赔偿卓招善570000元。当日,原告分别向卓长映、卓招爱、卓招善支付了调解协议约定的赔偿款,共计850000元。6月19日,原告和卓长映、卓招爱、卓招善向福鼎海事处申请就”新明富7轮”触礁事故造成养殖损失进行调解,在福鼎海事处主持下,原告分别与卓长映、卓招爱、卓招善签订《水上交通事故民事纠纷调解协议书》。协议书确认,经过双方协商,当事人各方在海事主管机关的调解下,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即各方于6月17日签订的《协议书》)。本院审核认为,在行政机关的主持下,原告与受损养殖户就损失赔偿达成协议,赔偿数额在公估公司核定的损失数额内,且已实际支付赔偿款项,原告的赔偿数额合理,本院对其赔偿渔民损失850000元予以确认。
(三)赔偿货主损失
6月13日”新明富7”轮成功脱浅后,重新靠泊八尺门福鑫港卸货,为此产生卸船费、短驳费等。原告根据其与金山石子场签订的《关于新明富7轮货损结算确认单》主张产生装船费46500元,卸船费55800元,短驳费(堆场到装船)27900元,短驳费(卸货到堆场)27900元,清仓费2325元,管理费23250元,前舱货损83250元等,共计货物损失为266925元;双方同意以上货损与原告所属”新明发117”轮2018年6月22日V1819航次福鼎开往石岛的航次运费对抵。
《终期公估报告》认为1号舱装载的1850吨黑石粉为建筑材料,遭海水侵蚀后无法正常使用,推定为全损,货物单价45元,货物损失83250元。另外,咏翰公司根据金山石子场与福建省名京物流园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场地租赁协议书》,确认码头施救装卸费132525元。
本院对原告与金山石子场就货损数额达成一致并与运费进行对抵的事实予以确认,但对确认单所列货损项目真实性和与本案的关联性,结合购销合同以及金山石子场与福建省名京物流园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场地租赁协议》等证据,认定如下:
原告关于赔偿货主损失包括货物损失和处理货物的费用。
1.关于货物的损失
根据”水路货物运单”和”新明富7”轮货物配载图、船舶载运货物清单记载,”新明富7”轮本航次装载黑石粉4650吨,其中,1号舱装载1850吨。1号舱进水,货物被海水浸泡,失去使用价值。按照购销合同约定,货物平仓价每吨45元计算,货物损失83250元。
2.关于处理货物的费用
根据购销合同约定,案涉货物价格是平仓价,货物价格中已包含短驳费(堆场到装船)和装船费。因此,原告在货物损失之外另行主张短驳费(堆场到装船)、装船费,属重复计算,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装船费和短驳费(堆场到装船)损失,不予确认。”新明富7”轮触礁后,为卸载货物发生卸船费、短驳费(卸货到堆场)、清仓费、管理费等费用,系处理触礁事故所必需,相关费用支出合理。本院对卸船费55800元,短驳费(卸货到堆场)27900元,清仓费2325元,管理费23250元,予以确认,上述处理货物的损失共计109275元。
另查明,被告于8月22日作出拒赔通知,并于8月23日送达原告。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上保险合同纠纷。原告根据其与被告签订的船舶保险合同和船东保赔保险合同提起诉讼,本案包含船舶保险合同法律关系和船东保赔保险合同法律关系,鉴于本案纠纷是由同一个事故引发,本院予以合并审理。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船舶保险合同和船东保赔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依约履行。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本案损失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2.本案损失是否属于除外责任;3.保险赔偿数额及利息的认定。
一、本案损失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
原告向被告分别投保了船舶保险一切险和船东保赔保险,原告所主张的损失是否属保险责任范围,应根据船舶保险合同和船东保赔保险合同分别予以认定。
根据船舶保险条款,一切险承保的责任范围包含:因搁浅、碰撞、触碰任何固定或浮动物体或其他物体或其他海上灾害产生的被保险船舶的全损和部分损失;被保险船舶与其他船舶或触碰任何固定的、浮动物体或其他物体而引起被保险人应负的法律赔偿责任;由于承保风险造成船舶损失或处于危险之中,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根据本保险可以得到赔偿的损失而付出的合理费用,保险人应予赔付。”新明富7”触礁事故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的触碰任何固定或浮动物体情形,船舶修理费用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船舶损失,施救费用亦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根据本合同可以得到赔偿的损失而付出的合理费用,原告赔偿渔民养殖损失属船舶保险条款约定的被保险人应负的法律赔偿责任。上述损失属船舶保险的责任范围。原告请求的螺旋桨修理费用与船舶触礁事故没有因果关系,不属于船舶保险责任范围。
根据船东保赔保险条款,原告所投保的船东保赔保险的责任范围包含:在保险期间,被保险人对运输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货物的损坏、灭失、短少,依照提单或《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规定应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应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在保险事故发生时或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保险人全部或部分承保的责任或费用,而额外支出的合理费用。原告请求的货物损失符合船东保赔保险约定的被保险人对运输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货物的损坏、灭失、短少,依照提单或《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规定应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的情形,原告主张的处理货物费用属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保险人全部或部分承保的责任或费用而额外支出的合理费用。因此,原告请求的赔偿货主损失亦属船东保赔保险责任范围。
二、本案损失是否属于除外责任
根据船舶保险条款除外责任约定,本保险不负责不适航所致的损失、责任和费用。不适航,包括人员配备不当、装备或装载不妥,但以被保险人在船舶开航时,知道或应当知道此种不适航为限。船东保赔保险条款亦约定,在任何情况下,船舶不适航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船舶不适航(不适拖),包括被保险船舶的人员配备不当、技术状态、航行区域、用途不符合航行(拖航)规定或货物装载不妥。船舶保险合同和船东保赔保险合同均将船舶不适航纳入除外责任范围。根据上述约定,构成除外责任应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船舶不适航,二是损失是船舶不适航所致。被告辩称触礁事故的原因是船舶不适航,但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新明富7”轮在开航前和开航当时处于不适航状态,其抗辩主张,本院不予采纳。本院已查明导致”新明富7”轮触礁事故的原因是船长操作不当,被告不能依据除外责任条款免除赔偿责任。
三、关于保险赔偿数额及利息的认定
船舶保险保单特别约定,发生部分损失(包括救助、施救、共同海损、碰撞触碰责任)时,每次事故绝对免赔额为50000元或损失金额的10%,两者以高者为准。据此,原告请求的船舶损失(船舶修理费、施救费用)和赔偿渔民损失,都属一次事故造成,被告的赔偿数额应扣除免赔额。因损失金额的10%高于50000元,按10%计算免赔额。据此计算,原告支付的船舶修理费和施救费用分别是639175.81元和125326元,扣除免赔额,被告应赔偿原告船舶修理费用575258.23元和施救费用112793.4元。原告赔偿渔民损失850000元,扣除免赔额,被告应赔偿原告765000元。
船东保赔保单特别约定,船舶承运货物责任险,免赔额为每次事故绝对免赔额为30000元或核定损失金额的10%,二者以高者为准。据此计算,原告货物损失83250元,扣除30000元免赔额,被告应赔偿原告货物损失53250元。原告支付的货物处理费用109275元,属在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保险人全部或部分承保的责任或费用,而额外支出的合理费用,船东保赔保险合同未约定免赔额,被告应予赔偿。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下称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除外。案涉船舶保险合同对此未作约定,船东保赔保险对此约定不明确,被告应根据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及时进行核定。被告于2018年8月22日作出拒赔通知书,表明其已完成核定并向原告表示拒赔。但根据上述认定,被告此时应当核定向原告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并及时赔付。根据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对属于保险责任的,保险人在与被保险人达成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人未及时支付保险金的,除支付保险金外,应当赔偿被保险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被告未依照法律规定在合理时间内赔付,除向原告支付保险赔偿金外,还应当向其支付保险赔偿金的利息。该利息应从2018年9月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判决之日止。
原告请求的其他法律费用,因原告未提供证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抗辩原告违背被保险人如实告知义务,因无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中心支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西明发海运有限公司船舶损失(船舶修理费和施救费用)688051.63元、赔偿渔民损失765000元、赔偿货主损失162525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支付上述款项自2018年9月2日至一审判决之日的利息;
二、驳回原告广西明发海运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25元,由原告负担4605元,被告负担184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田兴玉
审 判 员  陈 耀
人民陪审员  彭建雄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法官 助理  张珠围
书 记 员  林三虹
附:一、本案所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二十三条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达成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合同对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
保险人未及时履行前款规定义务的,除支付保险金外,应当赔偿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因此受到的损失。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二百一十六条海上保险合同,是指保险人按照约定,对被保险人遭受保险事故造成保险标的的损失和产生的责任负责赔偿,而由被保险人支付保险费的合同。
前款所称保险事故,是指保险人与被保险人约定的任何海上事故,包括与海上航行有关的发生于内河或者陆上的事故。
第二百三十七条发生保险事故造成损失后,保险人应当及时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二、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35-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