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尹玄海

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民一庭

电话:

尹玄海,男,1981年9月出生,籍贯湖南省洞口县, 2002年本科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法律系,获法学学士学位,2006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诉讼法学专业,获法学硕士学位。2007年12月任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助理审判员,2017年3月任该院刑二庭审判员,从事刑事审判与指导工作。2017年7月起抽调至该院审监三庭(行政二庭)工作,办理行政案件。2018年1月至今任该院民一庭审判员,从事民事审判与指导工作。2013年12月获全国法院系统第二十五届学术讨论会三等奖;2016年12月被湖南省文明委、湖南省志工委评为湖南省雷锋式忠诚卫士;2018年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先进个人;湖南省第三届审判业务专家,多次立功,多次被评为办案能手。先后为主审理中国移动天津分公司原董事长被告人权明富等人受贿系列案(第15号红色通缉令)、墨西哥籍被告人卡洛斯等九人运输、制造毒品案(中央政法委督办)、湖南湘君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诉湖南省博物馆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等刑事、民事、行政案件400余件;先后为主起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重申办理涉外刑事案件有关要求的通知》《湖南省基层人民法院一审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工作操作指南(试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审判和执行程序中实行律师调查令的工作规程(试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意见》等省级规范性指导文件8件。

2 裁判要旨

实际上的债权人安排名义上的债权人(原告)通过制造与债务人(被告)之间的资金走账流水等虚假给付事实、垒高借款金额等“套路贷”手法虚构名义上的债权人(原告)与债务人(被告)之间债权债务关系提起虚假民间借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涉嫌属于“单方欺诈型”虚假诉讼的,可以以原被告之间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的证据尚未达到“具有高度可能性”证明标准为由,依照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中举证证明责任分配以及证明标准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裁判文书中,双方诉辩主张概括清楚,对证据的认定准确,结构合理,语言流畅规范,论理充分有力。

5 专家评分

77.33

6 当前得票

280

肖媛、湖南龙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湘民终15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肖媛,女,1990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住岳阳市岳阳楼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景明,湖南日月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南龙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岳阳市岳阳楼区奇家岭木鱼山北路学府新城8号。
法定代表人:竺华峰,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竺星宇,男,1988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
上述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中,湖南云盟律师事务律师。
上述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勇,湖南云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春芳,男,1959年3月8日出生,汉族,住岳阳市岳阳楼区。
原审第三人:李晨光,男,1971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住岳阳市云溪区。
原审第三人:岳阳市景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岳阳市临港新区永济乡擂鼓台村进港路。
法定代表人:王应华,董事长。
上诉人肖媛因与被上诉人湖南龙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峰公司)、竺星宇、胡春芳及原审第三人李晨光、岳阳市景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祥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6民初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5月7日在本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肖媛和被上诉人龙峰公司、竺星宇、胡春芳及原审第三人李晨光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景祥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肖媛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6民初89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肖媛出借给龙峰公司的3,960万元是李晨光,是为掩盖李晨光与龙峰公司的高息借款错误;2、肖媛与龙峰公司借款合同有效,且已履行完毕,未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应当认定合法有效;3、一审判决违背合同相对性原则,认定肖媛与龙峰公司之间的借款属于李晨光,签订合同是为了掩盖李晨光与龙峰公司收取高额利息错误,且超出诉讼请求范围。
龙峰公司辩称:1、李晨光与龙峰公司之间存在高利贷关系,李晨光在领取巨额高利息后,安排肖媛与龙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肖媛的债权属于李晨光与龙峰公司高利贷借款获得的高利息资金,龙峰公司并未真实获得3,960万元。2、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竺星宇同意龙峰公司的答辩意见。
胡春芳辩称,龙峰公司向李晨光的借款按合同到期,由于资金紧张,要李晨光到外面找钱,找到钱就直接还给李晨光,李晨光就找来了肖媛,中介费和利息直接给了李晨光,由李晨光给肖媛和中介公司。
李晨光述称,和胡春芳之间没有串通,和龙峰公司之间债权债务已经结清,只有2分利息,其余都是中介费。
肖媛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龙峰公司偿还原告借款本金3,960万元及利息,胡春芳对此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竺星宇在其应缴股本金4,248万元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并由被告承担案件受理费、保全费、保全担保费、律师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李晨光与龙峰公司有多笔借款往来,方式为借本付息,利息通常为月息4%,李晨光收取了部分利息。因龙峰公司无力还款,龙峰公司与肖媛签订了借款日期为2015年10月20日、21日、23日、28日、11月16日的五份借款合同,约定肖媛出借金额分别为600万元、600万元、600万元、460万元、1,700万元,共计3,960万元给龙峰公司,借款期限均为六个月,月利率2%。丙方胡春芳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在合同上签名,乙方肖媛签名处加盖了景祥公司公章。在五份借款合同落款日期的同日,李晨光将3,960万元按照肖媛与龙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的日期、约定的金额分别通过其银行账户汇入了肖媛的账户上。肖媛随即将收到的款项按照五份合同约定的金额通过其账号62×××94转入龙峰公司4300163206605988888账号上,龙峰公司出具了收据。每笔款项到账当日,龙峰公司随即将款项又转入了李晨光的账户上,总金额同样为3,960万元。在签订五份借款合同的同日,龙峰公司与景祥公司签订中介协议书,协议书约定肖媛系景祥公司牵线搭桥获得的民间借贷信息客户,龙峰公司保证按借款总金额的2.5%每月28日前向景祥公司付清下一月度咨询服务费,以此类推,期限届满之日付清中介服务费,中介服务协议还约定了其他事项。但实际履行中龙峰公司是向李晨光而非景祥公司支付的中介费。李晨光在庭审中陈述龙峰公司以100个车位的方式支付了他中介费580万元,利息以车位及商品房的方式支付到了2016年4月30日,大概480万元左右。2016年4月10日,龙峰公司召开股东会,会议通过了关于偿还李晨光欠款的股东会议决议,主要内容为:会议研究了如何偿还李晨光经手本息欠款问题(包括肖媛、刘小红、何本文、阮次凤、李炼、李子龙等对象),并达成共识,现经李晨光本人确认后,形成会议决议如下:一、以政府欠款约1亿元作抵还款(以审计结论为准)。将政府欠公司垫资款余款除从中拿出600万元偿还钟秋良外,其余全部偿还李晨光。此债权政府确认后与李晨光办理转债手续,转债后,公司对李晨光按月息3分计付3个月利息,一次性结清,3个月后不再计息;……四、对李晨光所有借款利息自2016年4月30日后全部按月息3分计算(包括肖媛、刘小红、何本文、阮次凤、李炼、李子龙等对象)。李晨光在股东会议上签署:同意以上方案领原件一份,如(应为任)何一方违约可在人民法院起诉。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肖媛陈述是她爸爸叫她在借款合同上签的字,其他的她都不知道,她个人没有资金在里面,也没有收取利息,也不清楚景祥公司的情况。李晨光在一审庭审中陈述龙峰公司找他个人借款一个多亿,其中2014年2月20日至2015年4月28日,分十笔共计借款3,960万元给了龙峰公司,借款到期未还催讨时,龙峰公司要他在外面借款,2015年10月,他帮龙峰公司通过景祥公司找肖媛借款后归还给他。
一审法院认为,一、民间借贷合同属于实践性合同,需要双方的合意及出借人支付款项的事实。本案从形式上看,肖媛与龙峰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肖媛出借了约定的3,960万元资金给龙峰公司,肖媛与龙峰公司之间形成了民间借贷的债权债务关系,肖媛完成了举证义务。但实际上龙峰公司从肖媛处收到的3,960万元均来源于李晨光,李晨光汇款给肖媛的金额、时间与肖媛汇款给龙峰公司的金额、时间一致,而在当日龙峰公司又将3,960万元汇给了李晨光,据此,可认定肖媛与龙峰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不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肖媛交付3,960万元给龙峰公司亦不真实,实际为李晨光交付;二、表面上肖媛与龙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月息2分,符合法律规定,应支持肖媛的诉讼请求,但本案实际上系李晨光将其之前对龙峰公司的借款收取部分本息后又以肖媛的名义与龙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消灭自己在龙峰公司的债权,掩盖其在龙峰公司已收取高额利息的事实,并以此达到合法化的目的,且李晨光在本案中还以100个车位的方式收取了龙峰公司中介费580万元及以车位、商品房的方式支付的利息480万元,说明债权不属肖媛;三、龙峰公司关于偿还李晨光欠款的股东会议决议中明确肖媛的债权属李晨光,并且进一步约定了向李晨光而非肖媛偿还款项的方式,李晨光对此亦予认可;四、3,960万元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而肖媛承认其仅仅在借款合同上签名,也未收取利息,对款项的来龙去脉等其他情况一概不知情,不符合常理。综上,肖媛的借款不真实,其要求龙峰公司还本付息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因李晨光与龙峰公司之间有多笔往来,除本案债权以外,龙峰公司对李晨光还负有债务,本案驳回肖媛的诉讼请求后,并不影响龙峰公司与李晨光另行结算明确真实合法的借款本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肖媛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39,800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44,800元,由肖媛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
肖媛提供下列证据:证据1转账凭条,证据2龙峰公司一审提交的龙峰公司与李晨光及七人往来明细。龙峰公司对证据1、2的合法性、关联性提出异议。本院认为,尚无线索表明两项证据违法,对证据1、2合法性予以确认。对没有异议以及异议不能成立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但证据1、2不能达到肖媛的证明目的。
龙峰公司提供下列证据:证据1岳阳中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登记资料。证据2阮次凤与龙峰公司借款2,300万元的借款合同、中介服务协议书、银行流水、庭审笔录、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06民终22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发回重审)。证据3李子龙、李炼与龙峰公司借款1,700万元和1,200万元的借款中介服务协议书、庭审质证笔录。证据4借条、记账凭证、空白领条、中孚公司和龙峰公司的中介服务协议书。本院认为肖媛对证据1、4提出的异议成立,对胡春芳提出的异议成立。对没有异议以及异议不能成立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但证据2、3不能达到龙峰公司的证明目的。
李晨光提供下列证据:证据1李晨光与龙峰公司部分借款合同。证据2李晨光向龙峰公司付借款的银行流水及龙峰公司开给李晨光的借据。证据3龙峰公司一审提交的龙峰公司与李晨光及七人往来明细。证据4龙峰公司已提交的付款通知单(部分)、转账回执。证据5《关于偿还李晨光等人借款的通知》、《说明》。证据6李晨光与龙峰公司2018年2月12日签署的和解协议书。证据7龙峰公司2015年10月29日付款通知单。证据8还款明细表。本院认为,龙峰公司对证据5的异议成立,肖媛对证据4的异议成立。
经审理查明,被上诉人龙峰公司与上诉人肖媛签订了借款日期为2015年10月20日、21日、23日、28日、11月16日的五份借款合同,约定肖媛出借金额分别为600万元、600万元、600万元、460万元、1,700万元,共计3,960万元给龙峰公司,借款期限均为六个月,月利率2%,时任龙峰公司负责人的被上诉人胡春芳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在合同上签名,肖媛签名处加盖了景祥公司公章。在五份借款合同落款日期的同日,李晨光的账户分多笔转入肖媛账户共计3,960万元,款项汇入的时间、数额与五份借款合同约定一致。肖媛随即将收到的款项按照五份合同约定的数额转入龙峰公司账户,龙峰公司出具了收据。每笔款项到账当日,龙峰公司随即将款项又转入了李晨光的账户上,总数额同样为3,960万元。在签订五份借款合同的同日,龙峰公司与景祥公司签订中介协议书,协议书约定肖媛系景祥公司居间获得的民间借贷信息客户,龙峰公司保证按借款总金额的2.5%每月28日前向景祥公司付清下一月度咨询服务费,以此类推,期限届满之日付清中介服务费。龙峰公司以车位、商品房方式支付的中介费、利息(截至2016年4月30日)共计1060万元左右均由李晨光经手接收。肖媛在一审庭审中陈述不清楚借款给龙峰公司是否收取利息。李晨光在二审庭审中陈述共借给龙峰公司1.12亿余元,和龙峰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仅剩700余万元未结清。胡春芳在二审庭审中承认自己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除以上查明的事实外,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综合肖媛的上诉理由和龙峰公司、竺星宇、胡春芳的答辩意见及李晨光的陈述,本案的争议问题是:肖媛与龙峰公司是否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以及本息数额。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以及相关法律规定,评判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项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经查,肖媛的诉讼主张是与龙峰公司存在3,960万元的债权债务关系,依照前述规定,应当对其与龙峰公司之间产生债权债务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尽管肖媛提供了与龙峰公司的借款合同、汇款凭证、借条等,能够证明其账户转款3,960万元给龙峰公司以及与龙峰公司之间签订了借款合同等事实。然而从款项的来源和去向来看,龙峰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肖媛账户中汇给龙峰公司的3,960万元来自李晨光的账户,而龙峰公司账户到账当日,又有款项转入李晨光的账户上,总数额同样为3,960万元。在案证据还显示,龙峰公司与李晨光之间存在上亿元的债权债务关系。从借款数额来看,肖媛出借数额特别巨大,出借时年龄不满25周岁,已明显超出其经济能力。从借款原因来看,肖媛在一审庭审中称受其父亲安排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不能合理说明借款给龙峰公司的原因。从该笔款项的利息和中介费支付情况来看,肖媛在一审庭审中陈述不知道是否收取利息,景祥公司虽然在一审庭审中陈述收到了中介费,但龙峰公司提供的支付凭证等实物证据显示,该笔款项的利息和中介费接收均由李晨光经手领取。综合上述情形,不能完全排除李晨光以肖媛的名义与龙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意图掩盖与龙峰公司之间高额利息借款的可能,肖媛主张其与龙峰公司之间存在真实债权债务关系存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二款规定,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经审查龙峰公司提供的证据,结合本案借款数额、借款原因、借款利息和中介费的收取、款项来源和去向等情形,认为肖媛主张其与龙峰公司之间存在借款的事实真伪不明,故只能认定肖媛主张的龙峰公司欠其3,960万元的事实不存在。一审判决以肖媛的借款不真实,要求龙峰公司还本付息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为由驳回肖媛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肖媛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9,800元,由肖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曾志红
审 判 员  尹玄海
审 判 员  陈盎然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代理书记员  胡翔俊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