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韦中利

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事审判第二庭

电话:

韦中利,男,1965年7月11日出生,壮族,在职大学本科文化,1985年4月5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参加工作,现任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三级高级法官。 该同志爱岗敬业,始终把“业务精、能力强、服务优”作为奋斗目标,多次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法院系统、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百色市政法系统先进个人,以及全市优秀党员荣誉,并带领刑二庭获得本院十三次先进集体称号。具有较为扎实的理论水平和丰富的审判实践经验,多次作为代表参加由本单位、本地区或自治区组织的书记员业务竞赛、庭审方式改革竞赛、庭审驾驭能力竞赛和法律文书制作竞赛并分别获一、二、三等奖,业务能力较强。

2 裁判要旨

行为人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国家工作人员,本应在履职过程中保持清正廉洁的作风,但被告人却违反组织纪律和法律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款物,数额特别巨大,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该案审判程序合法、规范,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判决公正、准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要求排除非法证据、对部分事实不予认定、认定被告人自首。合议庭经审查,不采纳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并做了非常详细的论证。对于非法证据排除工作和刑事裁判文书的论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5 专家评分

89.67

6 当前得票

167

蒋勇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桂10刑初9号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蒋勇,男,1960年12月2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全州县,汉族,研究生文化,中共党员,原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副巡视员,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秀峰区,现住南宁市青秀区。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7年8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8日被逮捕。
辩护人许慧博、陈艳萍,广西桂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人民检察院以百检公刑诉〔2018〕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蒋勇犯受贿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百色市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李荣虎、检察员隆振中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蒋勇及其辩护人许慧博、陈艳萍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百色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6年至2011年,被告人蒋勇先后利用其担任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临桂县委书记以及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获取国有土地使用权、股权转让等方面为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何某1、唐某1、郑某1等公司和个人谋取利益,2007年至2011年,非法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750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2006年,被告人蒋勇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深圳市佳登宝科技有限公司在临桂县投建厂房过程中,为个体商人何某1获得该公司的土方工程项目提供帮助,2007年下半年收受何某1给予的现金20万元。
二、2007年,被告人蒋勇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在临桂县投资建设射击射箭比赛训练基地获取项目用地使用权等方面提供帮助,2011年下半年收受该公司法人代表文某1给予的现金100万元。
三、2008年,被告人蒋勇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桂林市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临桂县投资建设过程中的项目用地性质变更及地块置换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唐某1给予的现金30万元。
四、2007年至2011年3月,被告人蒋勇先后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个体商人郑某1、桂林市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获取国有土地使用权、股权转让等方面提供帮助,2011年下半年,被告人蒋勇两次收受郑某1给予的钱款共计600万元。
为指控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蒋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7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蒋勇及其辩护人许慧博、陈艳萍的辩解辩护意见称,蒋勇未曾收受唐某130万元和郑某1300万元现金,其因在纪委审查期间遭受变相体罚、威胁而承认,其不具备在其办公室收受唐某130万元的条件,没有拉杆箱能装得下300万元现金且其提不动那么重的东西,应予排除。蒋勇为何某1谋取利益是利用其与于某的同学关系而非利用其职务便利,其收下何某1给的20万元并非贿赂。文某1给蒋勇的100万元,是蒋勇向文某1所借,不属于收受贿赂。蒋勇系向区纪委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属于自首。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蒋勇于2002年9月任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临桂县委员会(以下简称临桂县委)书记,2010年5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业集团公司)董事长,2016年7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副巡视员。
2006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蒋勇先后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林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获取国有土地使用权、工程施工建设、土地及股权转让等方面为郑某1、文某1、唐某1、何某1等人及其公司谋取利益,2007年至2011年,非法收受上述行贿人给予的现金共计750万元。2017年3月,被告人蒋勇向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以下简称自治区纪委)投案,但当时只交代其收受何某120万元贿赂款的事实。具体事实如下:
一、2006年间,被告人蒋勇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帮助何某1获得深圳市佳登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登宝公司)在临桂县厂房建设的土地平整施工项目,为此于2007年8月收受何某1给予的现金20万元。
案发后,蒋勇向自治区纪委投案并退出该笔赃款20万元。但投案时未如实交代其他受贿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物证、书证
(1)《中共临桂县委员会专题会议纪要》,证实:2007年2月至8月间,蒋勇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落实佳登宝公司在临桂县投资用地及建设等问题。
(2)广西区纪委情况说明,证实:蒋勇已向纪委交出赃款20万元。
(3)借条、付款凭证、临桂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证实:何某1为佳登宝公司实施填土方工程,确认尚有388万元工程款未支付。
(4)《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临桂联发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于2007年9月6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何某1。
2、证人证言
证人何某1(临桂联发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证明:2005年左右,蒋勇从深圳引进的佳登宝公司在我所在的小律村附近建设厂房。在他的帮助下,我于2006年获得该公司的土地平整项目施工权。2007年下半年,我与蒋勇在桂林市解放桥旁边的一个茶庄喝茶后,我把装有20万元现金的纸袋子放在蒋勇的车上,并对他说了些感谢和希望以后关照的话。
我之所以送给蒋勇20万元,是感谢他帮忙向佳登宝公司老总于某打招呼让我承接土方工程,但最主要的是蒋勇担任临桂县委书记,希望他以后能够对我给予更多的关照。
3、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蒋勇的自书材料、供述与辩解:2006年间,大律村主任何某1说佳登宝公司用了大律村的土地做建设项目,让我介绍他去做土方工程。佳登宝公司董事长于某是我同学及朋友,他答应让何某1做。2007年8月,我在桂林市解放桥附近的一个茶庄和朋友喝茶,离开时,何某1出门送我上车,说了感谢我的话,就把一个纸袋子放在我车上。我回家发现纸袋里装有20万元现金。我调到南宁工作后把钱用于买房、装修等方面。2017年3月,我向自治区纪委投案并主动交代了我收受何某120万元的问题,并将20万元上交自治区纪委处理。
上述证据来源客观真实且能互相印证,证实被告人蒋勇收受何某120万元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二、2007年,被告人蒋勇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文某1的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奥公司)在临桂县投资建设射击射箭比赛训练基地获取项目用地使用权等方面提供帮助,为此于2011年7月收受文某1给予的现金100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物证、书证
(1)《会议纪要》、《关于华奥国际国内射击射箭比赛训练基地项目核准的批复》、《关于转发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自治区重大项目建设推进领导小组办公室2008年自治区层面统筹推进重大项目新开工方案的通知》、《2008年自治区层面统筹推进重大项目新开工实施方案》及其附件、《关于华奥国际国内射击射箭比赛训练基地项目涉及的桂林市临桂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改方案的批复》、《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证实:2007年5月至7月间,蒋勇在临桂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提出,并经讨论同意,由建设、国土部门规划一块400亩的土地给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责任公司和广西射击训练中心建设国际射击基地。
2008年间分别获得自治区人民政府、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批复同意该建设项目。
2011年7月,临桂县国土资源局与受让人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签订一宗面积为291755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
(2)《取款凭条》、《个人定期明细信息》,证实:文某1于2011年7月29日分两次从中国建设银行52×××45账户取款80万元、20万元。
文某1签字认可该款是其提现后送给蒋勇。
(3)《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于2007年4月25日成立,企业住所为桂林市七星区七星路29号夹层3-9,法定代表人为文某1。
2、证人证言
证人文某1(原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证明:2007年4月至7月,在我的请求和临桂县委书记蒋勇的帮助下,县委同意规划400亩土地给我的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司建设射击基地,并于2008年2月被列为自治区统筹推进新开工重大建设项目,同年9月,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批复同意公司的射击基地项目用地方案。2011年,华奥公司竞拍取得项目用地437亩,并办理了土地使用权证。同年下半年的一天,我与蒋勇在桂林龙珠路恭城油茶土菜馆吃饭聊天时,蒋勇提到他装修在南宁买的房子还差100万元左右资金,我就说我来想办法。不久后的一个周末,我约蒋勇在他住的桂林市二轻局宿舍区见面后,将装有100万元现金的旅行袋给蒋勇,他收下把钱放到他的奥迪Q7越野车尾箱里,他说有钱再还我,但我知道他不会再还给我。目前为止,他从没有跟我提过还钱给我的事,没有写过借条给我,没有和我约定过利息以及还钱时间等,我也没有想过要他还钱,这笔钱实际上我是送给他的。
3、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蒋勇的自书材料、供述与辩解:2006年,文某1在我的帮助下,临桂县委常委会议决定同意由文某1的华奥公司在临桂建设国际射击射箭比赛基地项目。随后又在我的帮助下重新选址,获得自治区发改委批示同意将华奥公司的射击射箭基地项目列为2008年自治区统筹推进重大项目。文某1就这样竞得400多亩土地。
2011年间,文某1与我在桂林龙珠路的恭城油茶土菜馆吃饭时,文某1说他的那个项目赚了点钱,了解到我家在南宁买房子,他一定要向我表示一下。不久,文某1到我住的桂林市凤北路二轻局宿舍区见面后,从他的宝马越野车上拿一个行李箱交给我,说了些感谢的话,我便接过箱子放到我的奥迪Q7越野车尾箱里。后来清点,行李袋里装有100万元现金。这些钱我用于买房子、买红木家具,有些钱存进了银行。
庭审中,蒋勇辩解称该100万元是借用,并非受贿。
上述证据来源客观真实且能互相印证,证实被告人蒋勇收受文某1100万元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三、2007年至2008年间,被告人蒋勇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唐某1的桂林市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新公司)在临桂县投资建设项目用地性质变更及地块置换等方面提供帮助,为此于2008年初收受唐某1给予的现金30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物证、书证
(1)《关于桂林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用地的批复》《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证实:2007年11月,临桂县国土资源局与文新公司签订了位于秧塘工业集中区100118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土地用途为工业用地。
(2)《中共临桂县委常委会会议纪要》、《关于桂林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调整用地的批复》、《关于桂林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变更国有土地使用权用途的批复》、《土地使用权类型(用途)变更合同》,证实:2008年1月、5月、6月,蒋勇分别主持召开的临桂县委常委会决定:同意文新公司办理土地使用权证;项目用地如有新规划,按规定另行选址置换。同意将文新公司位于秧塘工业区内的工业用地调整为商住用地。原规划审批同意文新公司项目用地内的兰塘河及两侧各15米内用地不予审批使用,由此造成土地不足部分予以调剂补足。
2008年6月17日,临桂县人民政府批复核定了文新公司土地使用调整方案。同月,临桂县人民政府下文批准文新公司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地类(用途)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并签订了合同。
(3)《关于同意桂林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易址的批复》、《关于桂林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调换建设用地的批复》、《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调换协议》,证实:2008年8月、2009年12月,临桂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临桂县人民政府分别下文,同意文新公司原取得的土地易址到新址,并确定土地使用权类型为出让,土地用途为商业、住宅用地。
(4)《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公司变更登记审核表》,证实:桂林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某,发起股东为张某和彭某。公司后更名为桂林文某3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2、证人证言
(1)证人唐某1(广西经济对外交流中心主任)证明:2005年间,为取得临桂县工业园区的土地用于经营,我注册成立了桂林市文新科技有限公司,我哥张某任法定代表人,占51%股份,我儿子彭勃占49%股份,我出资100万元。文新公司成立后,在临桂县政法委伍某的帮助下,我取得了临桂县工业园区150亩土地使用权。
2006年,桂林市政府迁址需要,原临桂县工业区的用地规划被全部取消,当时文新公司已经向临桂县政府缴纳了1000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却面临着拿不到土地的局面。我就请伍某约蒋勇书记在临桂县华庭酒店吃饭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蒋勇说只能重新找新的土地置换。我就委托伍某帮我在临桂县中学附近找了一块130亩的商业用地,周边还有约20亩的回建房规划用地。2007年底或2008年初的一天,我在蒋勇的办公室提出置换土地的要求,并请他帮忙把旁边20亩土地合并的事宜,还告诉他文新公司是我儿子彭某开的,请他多关照,然后将一个装有30万元现金的黑色礼品袋放在他办公桌旁边。几个月后,文新公司原有的150亩工业用地经过临桂县的规划调整批复,在补缴土地出让金后,置换到临桂县中学旁边的一块130亩商业用地。我们将文新科技公司更名为文新房地产公司,将130亩地用于房地产开发了。
(2)证人张某(原桂林市文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证明:证明文新生物公司成立情况与唐某1证明一致。公司成立后,我们经招拍挂程序取得位于临桂县秧塘一路西城大道的一块150亩土地,土地用途为工业用地。后因与桂林市临桂县总体规划不符,我们原先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全部被取消,只同意我们易址。伍某说在临桂中学后面有一块地还不错,最后县政府批复同意易址到临桂中学后面西南角位置,易址后用地面积约130亩,土地用途为商业用地。唐某1在文新公司取得土地使用权及其用途变更,土地置换的过程中,找伍某领导做了很多协调工作,最后我送给伍某几十万元。
(3)证人伍某(桂林市临桂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临桂县政法委原书记、纪委原书记)证明:唐某1想在临桂县投资一个房地产项目,希望我帮忙。我跟国土部门的领导打了招呼,又跟蒋勇书记作了汇报,他表示支持,并直接给国土部门的领导打招呼,让他们帮唐某1找合适投资的土地。之后唐某1以其哥张某的名义成立了文新公司并于2007年底竞买取得了位于临桂县工业园区西城大道西面约150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2008年5月,因政府重新规划需要,文新公司取得的土地被调整为位于临桂县中学附近的130亩土地。蒋勇在文新公司申请用地、调整土地用途、置换土地的过程中一直都是持支持的态度,并向国土部门领导打招呼要求落实,没有他的支持,文新公司不可能在临桂县顺利申请用地搞房地产开发。唐某1私下也直接找过蒋勇书记帮忙处理这件事。为了感谢我,她和张某先后送给我100万元。
3、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蒋勇的自书材料、供述与辩解:2006年,在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和临桂县委政法委书记伍某的介绍下,唐某1说她打算在临桂搞投资建设项目,并以她儿子的名义成立文新公司来临桂购买土地,我交代伍某具体帮她落实建设项目用地。2007年,文新公司购买了临桂县秧塘工业园西城工业区100多亩土地,土地用途为工业用地,不能做项目建设使用。为此,唐某1和伍某一起找过我,希望变更土地使用用途为商住用地,我表示同意。2007年8月,我主持召开临桂县委常委会议,大家一致同意文新公司取得的土地从工业用地调整为建设用地。
2007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唐某1在县委我办公室送给我一个礼品袋,里面一共有现金30万元。这些钱我用于买房、建房等方面了。
庭审中,蒋勇否认其收受唐某130万元的事实。
上述证据来源客观真实且能互相印证,证实被告人蒋勇收受唐某130万元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四、2007年至2011年3月,被告人蒋勇先后利用其担任临桂县委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郑某1的桂林市国际大酒店、桂林市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临公司)在获取国有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土地和股权转让等方面提供帮助,为此于2011年8月、10月两次收受郑某1给予的好处费共计600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物证、书证
(1)《会议记录》,证实:2007年8月,蒋勇在临桂县委常委会上提议并经讨论决定,规划145亩土地用于建设桂林国际大酒店,原规划给天和药业公司的30亩土地予以收回。
(2)《关于同意县国土资源局以公开方式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竞买报价单》《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结果公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桂林市行政事业单位一般收款收据》,证实:2007年8月,临桂县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将位于县城机场路北侧的土地使用权公开出让,规划用途为酒店、商品住宅用地。临桂县国土资源局发布国有土地出让公告,桂林国际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竞得该地国有土地使用权。2008年5月,双方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2010年12月,该局与桂林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
(3)《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桂林国际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于2007年9月12日成立;桂林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0年8月3日成立。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郑某1。广西林业集团华宁投资有限公司于2011年1月4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黄某。
(4)《关于催缴土地出让金的函》,证实:2011年1月20日,临桂县国土资源局向华临公司发函催缴7288.58万元土地出让金,限于2011年2月20日前缴纳完毕。
(5)《关于合作开发临桂县64.31亩地产项目的请示》、《会议纪要》、《关于同意广西林业集团合作开发临桂县64.31亩地产项目的批复》,证实:在蒋勇的主持推动下,2011年3月,广西林业集团旗下的广西华宁投资有限公司经层层汇报请示至广西林业厅,决定由华宁公司全资收购华临公司取得的临桂县64.31亩地产项目的土地使用权。每亩单价145万元。
(6)《授权委托书》、《股权转让协议》(共3份)、《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证实:2011年3月23日,根据蒋勇的授权,广西华宁投资有限公司(受让方)与华临公司(出让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郑某1、郑某3转让华临公司100%的股权给华宁公司。受让方负责清偿的总债务为6887.893042万元。受让方安排4788.58万元至华临公司用于支付土地出让金。安排
2099.31万元至华临公司用于清偿公司债务。股权转让总价款为2499.36162元。华临公司将64.31亩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华宁公司。同日,郑某1申请将华临公司股东变更为华宁公司。
(7)《关于借款给桂林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紧急请示》、《银行支付系统专用凭证》、《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用款申请书》、《电汇凭证》,证实:2011年3月至7月,经蒋勇等人层层审批同意,广西林业集团通过自筹及借款方式紧急向华临公司共计支付7109.314742万元。
2011年至2012年间,经蒋勇批准,华宁公司向广西林业集团借款用于支付郑某1的股权转让款共计2495.36162万元。
(8)《国有土地使用权有偿使用收入专用收据》,证实:2011年3月28日,华临公司支付临桂县国土资源局土地出让金共7288.58万元。
(9)《关于同意设立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批复》、《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2008年10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复同意设立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性质为国有独资公司。由自治区林业局代表自治区人民政府履行出资人职责,向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派出董事会和监事会。
同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了营业执照。
(10)《中国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2份)、《中国工商银行桂林分行个人账户流水明细单》、《销户凭证》,证实:
2011年8月3日,郑某2从郑某1的银行卡户(账号21×××80卡号95×××86)取款200万元。
郑某2签字认可该款是其经办。郑某1签字认可该款是其交待郑某2取现,其送给蒋勇300万元现金中的200万元。
上述账户于2011年10月21日转账300万元至李某3账户(卡号62×××02账号21×××60)。
郑某1签字认可该款是送给蒋勇的银行凭证。并证明客户签名栏是其本人填写,其它内容则是蒋勇所填写。蒋勇签字认可上述事实。
2017年3月24日,郑某1申请将上述账号销户。
(11)《居民身份证》、《中国工商银行个人账户历史明细》、《销户凭证》,证实:李某3的中国工商银行账号为62×××02的账户于2011年10月21日收到户名为郑某1账号为95×××86转入的300万元。2017年3月8日,该账户被销户。
蒋勇签字认可该账户是其以李某3假身份证开设的账户,承认收到郑某1转账送给的300万元。并签字承认为逃避组织调查,其本人亲自办理了账户注销。
2、证人证言
(1)证人郑某1(桂林市国际大酒店、桂林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证明:蒋勇希望我在临桂建设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用于接待大型会议人员,答应给一些优惠政策。后来我向蒋勇提出要临桂县机场路北侧的一块地,并告诉他部分地块已被安排给桂林天和药业公司。他表示会把地块调整好。2007年8月,蒋勇跟我说经他提议,县委常委会决定由我来投资建设桂林国际大酒店项目,地块也调整成我看中的那块地了,原来规划给天和药业公司的部分则予以收回,还把土地挂牌底价告诉我。那时谁想在临桂县拿地一般就是找到书记、县长,由他们定给谁就是谁的。召集会议就是定地价,定出让程序而已。所谓的招拍挂程序,实际上仅仅是走过场、做个形式而已。那块地总共面积大约有145亩,规划给天和药业的面积是30亩,空余的面积是115亩。我们在挂牌竞买时每亩加了一点,底价是每亩12万元。
2010年8月,我成立桂林市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拍得临桂县机场路北侧桂林国际大酒店旁的64亩多土地,同年12月与临桂县国土资源局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出让总价款7200多万元,如不按时缴纳款项,将被解除合同收回土地,没收定金。我当时支付了2500万元土地出让金,之后就没有钱缴纳剩下的土地出让金了,土地面临被收回的可能。我向蒋勇提到这件事,他让我把地块卖给林业集团下属的华宁房地产公司。2011年2月,我告诉蒋勇实在筹不到钱来支付剩下的土地出让金了,请他帮忙让华宁公司买地块,事情办成了再感谢他。2011年3月初,蒋勇带领林业集团和华宁公司的人来临桂看了我买的那块地,华宁公司以每亩145万元的价格购买我的地块。眼看付款期限就要到期了,我请蒋勇帮忙完成收购并支付完土地出让金。经他帮忙,华宁公司以收购股权的方式获得华临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并及时把欠缴的土地出让金支付了。华宁公司于2012年4月全部支付给我地块款。
投资桂林国际大酒店项目时,县里答应给我的地是145亩,实际只得到124亩。在我要求下,2011年县里在桂林国际大酒店项目边上征得64亩土地给我,但地价远比当初的高。临桂机场路扩建,也占了桂林国际大酒店建设项目一些地,大酒店项目地块没有完成三通四平工作,高压输变电线路需要移位。我就以桂林国际大酒店的名义向县里申请土地整理方面的补助,县里没有任何回音。后来蒋勇回桂林跟临桂县的领导一起吃饭,叫县里领导落实我的补助申请,我就顺利获得1300万元的补助。
我得到那124亩土地时,蒋勇跟我说过,土地肯定是越来越值钱,搞酒店、搞房地产赚钱以后,不能忘记他。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好处费。2011年7月,蒋勇提到他想在南宁买房,又在我面前哭穷,想到他任书记时很关照支持我,到林业集团后在我困难时又帮忙收购地块,我也应该感谢他,就答应给他300万元钱。同年8月初,我让我妹郑某2从我工商银行账户里取出200万元现金给我,加上家里存放的备用金,共300万元现金,用一个拉杆行李箱装好后放到我的宝马轿车里,约蒋勇在桂景大酒店见面后,把装有300万元现金的拉杆箱放进蒋勇黑色SUV越野车里,他说些客套话便收下了。
2011年10月,我到南宁问蒋勇房子怎么样了,他说没有装修的钱了。他还带我到凭祥卖红木家具的地方看家装。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钱了。他说装修好的至少得要两三百万,我和蒋勇到南宁桂景饭店附近的一家工商银行从我账户转账300万元到蒋勇指定的账户。当时转账凭证是蒋勇填写、我签名办理的,收款账户名不是他。
中国工商银行桂林市分行账号21×××80,卡号95×××86,是以我名字开户的。2011年8月3日在工商银行桂林市临桂支行营业室取现200万元,是我让郑某2办理的,加上家里存放的备用金,一共送300万元现金给蒋勇。2011年10月21日在工商银行南宁市琅东支行转300万元,是我按蒋勇的要求转到他指定的李某362×××02卡号上。银行转账凭证上除了客户签名栏”郑某1”是我亲笔书写的,收款人李某3及金额和其他信息都是蒋勇填写的。
2017年3月,我与蒋勇在南宁南湖名都大酒店的咖啡吧喝茶时,蒋勇让我注销转账给他300万元的那个银行账户,防止被纪委查出,他还强调说什么都不能承认。后来我就到桂林市临桂区金水路的工商银行营业部把账户销了。
(2)证人郑某2(桂林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出纳,郑某1妹妹)证明:2011年8月3日从郑某195×××86账户取现200万元,是我具体经办的,取现后都交给郑某1了。
(3)证人李某1(1999年至2008年任桂林市临桂县国土局原规划利用股股长)证明:桂林国际大酒店建设项目是临桂县常委会定好土地底价以及业主郑某1后,才开展土地挂牌出让工作。当时是以每亩12万元出让给他的。这种做法不符合规定。但领导定了我们只能执行。
(4)证人何某2(2006年至2009年任桂林市临桂县原常务副县长)证明:2007年8月,县委常委会召开会议讨论过桂林国际大酒店建设项目,蒋勇书记支持郑某1来做。会议讨论确定酒店建设项目用地位于临桂县机场路北侧,总共有145亩,其中有30亩已规划给天和药业公司,会议决定予以收回。内定业主是不合规定的,县委常委会讨论确定土地出让底价而不交由县政府决定也是不符合规定的,何况当时的土地评估报告还没有出来。但当时都通行这么做。
(5)证人黄某(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华宁投资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证明:广西林业集团董事长由蒋勇担任,我任副总经理。2011年1月华宁公司成立后,蒋勇带领林业集团以及华宁公司有关人员到临桂与桂林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商谈,以每亩145万元的价格购买华临公司一块64.31亩的土地。同年3月16日,我们按照蒋勇的要求,向广西林业集团上报了关于合作开发临桂县64.31亩地产项目的请示,蒋勇主持召开集团领导班子会议研究通过。同月23日,自治区林业厅批复同意华宁公司与广西中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广西开泰地产有限公司合作收购开发华临公司64.31亩土地。当天,我根据蒋勇的指示带上合同到临桂与华临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某1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从而取得华临公司名下的64.31亩国有土地使用权,单价每亩145万元。
2011年3月18日,蒋勇未召开林业集团班子会讨论就个人决定签发收购华临公司全部股权的请示报告并往广西林业厅上报,这个做法违反了重大事项集体决策的原则。根据林业集团制定的经济合同管理制度,华宁公司与华临公司就股权转让谈判达成一致后,应层报林业集团财务部、监察审计部、总法律顾问、分管领导、集团法定代表人会签、审定同意后,才能签订协议。但因为时间紧,我就按照蒋勇的指示做了。我知道郑某1与蒋勇关系很好,华临公司64.31亩土地出让金已经到最后缴纳期限,郑某1资金周转不过来,为此到林业集团找过蒋勇几次,蒋勇让林业集团财务部门特事特办,郑某1免遭土地被国土部门收回的损失,当然这样也让华宁公司能够顺利收购华临公司得到这一地块。
(6)证人覃某1(广西林业集团计划财务部原部长)证明:2011年初,蒋勇带领华宁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和集团部门负责人到临桂考察收购华临公司事宜,大家一致同意收购。华临公司名下的一块地仅缴纳了部分土地出让金,余下部分如果不按时缴纳,国土部门将把土地收回。回来后,华宁公司马上打报告给林业集团拟收购华临公司,林业集团又报请自治区林业厅指示同意后,蒋勇才召集集团班子召开会议讨论。当时蒋勇让计划财务部想办法筹措资金,当天马上借款给华临公司缴纳土地出让金。我们就紧急把资金转账给华临公司了。
(7)证人雷某、覃某2(广西林业集团原出纳员、计财部统计信息科原科长)证明:2011年3月,我们按照计划财务部部长覃某1的要求,紧急将5010万元分两次转给华临公司。
3、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蒋勇的自书材料、供述与辩解:郑某1的华天大酒店当时是临桂县最好的酒店,我们很多公务接待都安排在那里。
2006年,我建议郑某1在临桂投资建一个五星级大酒店。郑某1考虑表示同意。后来我召开会议讨论通过了由郑某1在临桂县投资建设五星级桂林国际大酒店。郑某1看中临桂县机场路北侧的一块地,2007年8月,我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议,我表态由郑某1投资建桂林国际大酒店,酒店地点定在机场路熊虎山庄斜对面的面积约140亩的土地,10万元左右每亩,郑某1通过招拍挂拿到了酒店建设用地。后来郑某1通过招拍挂买下了那块地,面积有120多亩。
2011年,郑某1到南宁跟我说他找不到钱来支付剩下的土地出让金,逾期国土部门就解除合同,收回土地,定金也不退,请我帮忙让华宁公司买下他的地。我带林业集团领导班子成员、部分部门领导和华宁公司全体人员一起去实地考察该地块。华宁公司拟购买该地并层报林业集团、自治区林业厅审批后,最终以145万元每亩的价格买下该地块。郑某1不但没有损失,还盈利近千万元。
2011年8月,郑某1约我在南宁桂景大酒店后,说为了感谢我在土地转让和建设酒店方面的支持,说要送些钱给我买房用。他在停车场从他的宝马车上拿下一个大拉杆箱,放到我坐的奥迪Q7车上。我回到交通厅宿舍清点时,发现那个拉杆箱里装有300万元现金。
同年10月,郑某1到南宁问我房子装修的怎么样了,我说还需要一些钱,他说打算再送些钱给我。我们到南宁金湖广场附近的一家工商银行,郑某1从他账户转账300万元到我用”李某3”假身份证开的账户上。
郑某1送钱给我,一是因为我在华宁公司购买华临公司60亩土地的事情上帮他的忙;二是我在他投资建设桂林国际大酒店时提供了关照;三是他希望今后也能得到我的关照。
郑某1给我的600万元,已经用来买红木家具、建房和借给别人等。
”李某3”的身份证是香港客商张某2于2009年帮我办的。
2011年10月21日,郑某1转账300万元到”李某3”卡号62×××02,凭证中除郑某1签名外,其他填写内容是我填写,”李某3”的签名也是我签的。
因为临桂县一些领导被纪委”双规”了,而郑某1也给这些领导送了钱,我怕我用”李某3”银行卡收郑某1转账送钱的事暴露,就于2017年3月8日注销了。
上述证据来源客观真实且能互相印证,证实被告人蒋勇收受郑某1600万元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认定前述事实的综合证据有:
1、物证、书证
(1)《指定管辖决定书》,证实: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百色市人民检察审查蒋勇涉嫌受贿案。
(2)《中共桂林市委员会关于蒋某1等同志任免职的通知》、《中共临桂县委员会转发中共桂林市委关于叶某等同志免职的通知》、《关于蒋勇、许某同志任职的通知》、《自治区党委关于王某等同志任免职的通知》、《关于蒋勇同志免职的通知》、《关于唐某2等同志任免职的通知》、《关于蒋勇同志免职的通知》、《关于蒋勇同志任职的通知》,证实:蒋勇于2002年9月23日被任命为中共临桂县委员会书记(2009年2月6日免职);2008年10月24日被任命为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提名任副总经理;2010年5月5日被任命为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于2016年7月22日免职);2010年5月24日被任命为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于2016年7月24日免职);2016年7月24日被任命为自治区林业厅副巡视员。
(3)《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检察机关暂扣押款专用票据》,证实:2017年6月20日,侦查人员依法搜查南宁市青秀区会展路9号远辰山水一号1号楼2单元1005号房,并扣押由蒋某2持有的下列物品:工商银行卡二张、农业银行卡三张、广西农村信用社卡一张、交通银行卡二张、兴业银行卡一张、建设银行卡一张、中信银行卡一张以及苹果IPad三台、Acer笔记本电脑一台。
2017年6月13日,侦查人员依法扣押被告人蒋勇在中国银行广西分行营业部设立的保管箱内的现金24641元。
2017年6月28日,侦查人员依法扣押被告人蒋勇在中国农业银行桂林分行营业部设立的保管箱内的下列物品:美元十张共计650元、港币三十八张共计2710元、新加坡币七张共计44元、印度尼西亚币三张共计3000元、马来西亚币三张共计3元、人民币二千四百一十五张共计240654.5元。
(4)《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证实:检察机关查封冻结了以”宾某”名义在交通银行广西区分行开设的账号62×××99,有存款1239766.18元;以”蒋某3”名义开设的账号62×××88,有存款276155.17元。
(5)《协助查封通知书》,证实:检察机关分别查封了①被告人蒋勇之妻蒋某2名下位于桂林市象山区建安路8号聚龙山庄15栋2-(3-4)-2号复式楼、1-8号车库;②蒋勇名下位于桂林市叠彩区凤北路7号1栋2-4-3号房;③蒋勇名下位于桂林市叠彩区凤北路7号2栋5-4号房;④蒋勇之女蒋某4名下位于桂林市七星区穿山东路1号七星花园世纪新城4栋1-11-1号房;⑤蒋某名下位于南宁市青秀区会展路9号远辰山水1号1号楼2单元1005号房;⑥蒋某2名下位于南宁市青秀区会展路9号远辰山水1号6号楼2单元305号房。
(6)《银行账户查询情况》,证实:蒋勇在中国工商银行开设的210XXXXXXXXXXXX9687等多个账号有存款共计270557.16元。
(7)广西区纪委《关于蒋勇案件有关情况的说明》、广西区人民检察院《关于蒋勇涉嫌受贿罪案件破案经过的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人蒋勇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能如实坦白组织已经掌握的其收受桂林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郑某1、广西经济对外交流中心主任唐某1钱款的问题,还主动交代了组织未掌握的其收受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文某1等人钱款的问题,其没有自首、立功情节。同时说明蒋勇已经向纪委退出收受何某1的20万元现金。
蒋勇被检察机关拘传到案后,交代了其收受桂林市华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郑某1、广西经济对外交流中心主任唐某1、桂林市华奥体育有限公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文某1、临桂联发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1贿赂的问题。其中,蒋勇收受郑某1、唐某1贿赂的问题自治区纪委事先已经掌握,收受文某1、何某1贿赂的问题系其主动交待,其没有自首、立功情节。
(8)《立案决定书》,证实:郑某1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7年12月25日被南宁市武鸣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文某1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7年6月22日被百色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唐某1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7年2月22日被扶绥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何某1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资源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2、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蒋勇供述和辩解:我收受何某1、文某1、唐某1、郑某1、于某、连某、洪某、李某4等人的贿赂。
2011年8月、10月,我收受郑某1的600万元动向:200万元左右用于在临桂县世纪大道的地皮(面积有600多平方米)上建房,现已经建成了8层楼高的私人房;借用朋友”宾某”的身份证在交通银行南宁市民族支行开了一张银行卡,存了120万元;借用朋友”蒋某5”的身份证在桂林银行容县支行开了一张银行卡,存了100万元;用150万元购买红木家具,放在我住的南宁市会展路9号远辰山水1号6栋2单元305号房内;用80万元左右装修南宁的两套房子(南宁市远辰山水1号6栋2单元305号及1栋2单元1005号房)。
文某1送给我的100万元、唐某1送给我的30万元以及何某1送给我的20万元,我主要用于南宁的两套房子(南宁市远辰山水1号6栋2单元305号房及1栋2单元1005号房)的购买、装修以及购买家具上。2017年3月初,我已经把收受何某1的20万元退给自治区纪委。我还借用”蒋某3”的身份证在交通银行南宁市民族支行开了一张银行卡。
以上证据来源客观真实,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非法取证问题
本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于开庭前专门听取了被告人蒋勇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非法取证问题的意见,并专门就此问题召集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或者采用其他使被告人在肉体上或者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者痛苦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违背意愿作出的供述,属于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取得的证据,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经查,被告人蒋勇自己承认未遭受肉刑,能得到合理睡眠及饮食保障,在案证据及讯问同步录音录像表明,侦查机关对被告人蒋勇讯问时不存在采取肉刑或者变相肉刑的手段,亦不存在诱供的情形,没有使用非法手段致使蒋勇遭受痛苦而被迫作出违背意愿的供述,所采取的侦讯措施均符合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被告人蒋勇在每次讯问后均亲笔签署认可其供述的真实性,蒋勇供认犯罪的自书材料和亲笔供词,均是其自主作出的。蒋勇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体重骤减是客观事实,患骨化性肌炎仅为怀疑性诊断,未确诊认定。但引发此现象的原因很多,被限制自由后,因环境变化、精神压力等因素亦可能导致。蒋勇向法庭证明其曾于2008年9月因交通意外受伤而致右肩关节脱位,右肱骨大结节骨折的事实。蒋勇在侦查机关调查和公诉机关审查起诉初期,向不同的侦查人员作出的有罪供述一贯而稳定,供述的内容与证明其犯罪事实的证人证言及相关物证、书证能够相互印证,足以确认其供述的真实性,据此,本院依法确认上述证据内容客观真实,来源合法,能够作为定案根据予以采信。同时可以确认其身体状况发生的变化与肉刑或变相肉刑无关,与刑讯逼供无关。被告人蒋勇及其辩护人辩称遭受肉刑或者变相肉刑,导致作出不实供述,但又不能提供切实的证据或者线索,本院经审查,亦未取得侦查机关存在非法取证的证据或者发现存在合理性怀疑,蒋勇及其辩护人许慧博、陈艳萍提出的理由不符合非法证据排除的条件,本院依法不予采纳。另,蒋勇的妻子蒋某2否认曾受到侦查人员的刑讯逼供及强迫身着囚服拍照等非法行为,蒋勇辩解称办案人员向其出示其妻子身着囚服照片,从精神上迫使其作出违背意愿的供述的辩解,无证据支撑,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2、关于自首问题
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成立自首需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两个要件。犯罪分子可以向所在单位或者办案机关投案,办案机关包括纪委、检察院等。被告人蒋勇虽能主动到纪委交代收受何某120万元的事实,但避而不交代纪委已经掌握的收受郑某1等人数百万巨额财产的事实,在公诉机关审查阶段及本院一审审理期间,又否认其原来交代的大部分受贿事实,证明其并无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和接受审判的主观意愿,依法不能成立自首。其辩解称其在司法机关立案前,已经全部交代所犯罪行,纪委不是司法机关,应认定构成自首的理由,与法律规定相悖,是其对法律规定的曲解,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3、关于收受唐某130万元、郑某1300万元现金问题
被告人蒋勇多次供述承认,其在办公室收受唐某1给予的30万元现金,在酒店停车场收受郑某1给予的300万元现金,所作供述与唐某1、郑某1的交代完全一致,双方对贿赂款的面额、数额、包装、时间、地点、运输工具等细节均吻合一致,且有相关会议记录、土地使用权变更手续、银行账目往来等物证、书证证明,依据证据裁判原则的规定,足以证明双方权钱交易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同时亦证明蒋勇当时的供述是真实、可信的。蒋勇在起诉阶段及一审审理过程中,辩称其办公环境不具备收受唐某130万元现金的条件,郑某1给予的300万元现金无法装入拉杆箱,其因伤亦不可能提起,完全否认了原有的供述内容,但又不能提出任何证据或者对翻供作出合理的解释,其辩称的300万元现金无法提起,不可能装入拉杆箱等辩解意见均违反客观事实和一般生活常识,翻供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4、关于收受何某1、文某1财物是否存在权钱交易问题
我国法律规定,禁止公职人员任何形式的权力寻租。被告人蒋勇在办案机关事前没有掌握的情况下,自主交代其在履职过程中,帮助何某1、文某1获得土地使用权,事后收受何某1、文某1分别给予的20万元、100万元现金。何某1亦证明,其因得到蒋勇的帮助而获得土地平整经营权,为此送给蒋勇20万元。文某1证明,在蒋勇的帮助下其获得土地使用权后,蒋勇向其提出购买南宁房子需要借100万元,其当时就确知钱不可能要回。双方供述内容完全一致,同时亦充分证明蒋勇当时的供述真实、可信。蒋勇辩称其系基于同学关系而非职务原因帮助何某1获得土地平整经营项目,与其原有供述相悖,蒋勇无法提出相应的证据及合理的理由,故对其辩解,本院依法不予支持。蒋勇在起诉阶段及一审审理过程中辩称文某1给予的100万元系借款,非受贿。经审查,蒋勇所称借款发生于七年前的2011年7月,当时蒋勇以借为名收受文某1100万元现金后,并未出具借条,此后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有能力偿还而未还,也从未向文某1提出过还款的意思,不符合正常的民间借贷关系,所谓借款不仅无正当合理的理由,也未得到文某1的证明,纯属以借为名收受贿赂的行为,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本院认定蒋勇存在接受请托和承诺并实施帮助的行为,其在收受何某1、文某1现金时,主观上完全明知与其职务密切相关,故应当认定其行为构成受贿犯罪。被告人蒋勇及其辩护人许慧博、陈艳萍的辩解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蒋勇作为领导干部,本应在履职过程中保持清正廉洁的作风,但其却违反组织纪律和法律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款物,总额达7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的规定,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人蒋勇受贿数额超过法律规定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数额标准,依法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蒋勇主动到纪律检查机关交代组织不掌握的收受何某120万元贿赂款的事实,并退出所获赃款20万元,已经初步形成自首和认罪态度好的认定依据。但蒋勇随后并未如实交代组织上已经掌握的收受郑某1、唐某1贿赂款的事实,直到办案机关对其立案调查后,才交代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受贿事实,在起诉阶段和一审审理过程中,又否认收受郑某1300万元和唐某130万元的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态度不好,蒋勇的供述不具备法律规定的主动性和如实性,其不如实彻底交代所犯罪行的行为不构成自首。案发后,蒋勇仅退赃20万元,绝大部分赃款未退,故其被扣押的银行存款及不动产等物应拍卖变现后,依实际执行标的用于退赃及缴纳罚金刑的执行,多出部分依法退回,不足则予继续追缴。蒋勇不具备法定的或者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故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根据蒋勇的犯罪事实、情节、手段、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和到案后的认罪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蒋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百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2日起至2028年2月1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缴纳,逾期则予强制缴纳。)
二、被告人蒋勇退出的赃款二十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三、被告人蒋勇尚未退出的赃款七百三十万元及其孳息,依法继续追缴,上缴国库。以扣押在案的蒋勇财物扣抵,并依实际执行情况处理财物,详细清单附后。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审 判 长  潘 洪
审 判 员  韦中利
审 判 员  何 卫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梁月苹
书 记 员  韦 钰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