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苏明伟

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一庭

电话:

苏明伟,男,1970年生,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先后在吉林高院刑一庭、刑五庭任职,现任刑一庭庭长。曾下派挂职锻炼,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学习,借调最高院从事死刑复核工作。多年从事刑事审判工作,审理了一批重大、疑难、复杂、有社会影响的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审判经验。能够将法学理论与刑事审判实践相结合,做到知行合一,融会贯通。曾荣立集体及个人二等功、个人三等功。所撰写的裁判文书多次被评为优秀文书。

2 裁判要旨

【裁判要旨】 聚众斗殴致人死亡案件,应当结合案件事实及证据,具体区分各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地位及作用,做到罪责刑相适应。首要分子及直接致死责任人符合聚众斗殴转化的条件,应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定罪处罚。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刑一庭苏明伟法官撰写的(2019)吉刑终35号刑事裁定书,体例完整,要素齐全;事实叙述准确、全面,语言凝练;证据罗列规范、具体,层次清晰;对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及案件争议焦点归纳完整、准确,说理透彻,逻辑严谨,令人信服。是一篇值得学习借鉴的裁判文书。 特此推荐。

5 专家评分

83.33

6 当前得票

11

王旭等故意杀人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浏览量: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9)吉刑终35号
原公诉机关吉林省四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旭,男,1981年6月4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四平市铁西区站前街。2004年4月20日因犯抢劫罪、盗窃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以下币种同)七千元;2015年10月16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7月19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于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辩护人霍岩平,吉林霍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韩冰,吉林宗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支继明,男,1978年8月5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四平市铁西区。2002年5月20日因犯抢劫罪、盗窃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因发现抢劫罪、盗窃罪漏罪,于2004年4月20日被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一万三千元;2015年1月3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7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辩护人郑博瑞,吉林金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支闯,男,1986年3月21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四平市铁西区。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7月2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郎志卓,男,1986年7月4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四平市铁东区。2007年8月9日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10月12日被取保候审,2018年5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微,吉林辅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四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旭犯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支继明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支闯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郎志卓犯聚众斗殴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财、李桂兰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8年12月28日作出(2018)吉03刑初3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四名被告人不服,均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二审期间,因本案案情比较复杂,经主管院长批准,延长审限二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
2017年7月18日21时许,被告人王旭酒后在四平市铁东区某酒吧包房内,无故扔酒瓶、麦克风,致使包房内电视机、麦克风、果盘、水晶球、啤酒杯等物品被毁坏,并因此与被告人郎志卓发生口角。郎志卓找来孙某(绰号小黑,被害人,殁年29岁)与王旭找来的支继明、支闯等人在包房内持刀等凶器进行打斗,致孙某死亡,王旭、支继明、郎志卓受伤。案发后,王旭、支继明于19日到公安机关投案,支闯于27日到公安机关投案,郎志卓于10月12日到公安机关投案。
经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孙某左前胸部损伤为致命伤,损伤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系他杀。郎志卓腹部外伤致右下腹部腹壁穿透伤之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王旭头部外伤致左枕部头皮挫伤之损伤程度评定为轻微伤。支继明前胸部、左臂外伤致前胸部缝合创口长度3.5厘米、左上臂皮肤挫伤面积大于15平方厘米之损伤程度均评定为轻微伤。经四平市价格监督检查局价格认定:涉案被毁坏的物品价值6628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主要证据有现场提取的折叠刀及被毁坏的物品等物证,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发破案及到案经过、医院出诊病历、户籍信息、通话详单、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等书证,证人王某1、李某、何某、王某2、崔某、苏某、邢某、于某、杨某1、赵某、石某、王某3、杨某2、王某4证言,尸检鉴定意见、伤情鉴定意见、DNA鉴定意见、价格鉴定意见,现场勘查、提取、搜查、指认、辨认笔录或照片,被告人王旭、支继明、支闯、郎志卓供述。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旭无视国家法律,纠集他人持械聚众斗殴,致一人死亡;任意毁损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应实行数罪并罚。被告人支继明积极参与聚众斗殴,在聚众斗殴过程中持刀扎被害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郎志卓纠集他人共同持械参与聚众斗殴,被告人支闯持械积极参与聚众斗殴,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公诉机关指控支继明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同时又构成故意伤害罪、支闯构成故意杀人罪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王旭、支继明、支闯在共同持械聚众斗殴犯罪过程中系共同犯罪。王旭、支继明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支继明、支闯均构成自首,依法应从轻处罚。支继明、支闯及其辩护人提出构成自首的意见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及辩护人的其他辩解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支闯家属积极赔偿附民原告人经济损失,并已得到附民原告人谅解,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附民原告人孙财、李桂兰的合理经济损失丧葬费30725.5元符合法律规定,应由王旭、支继明予以赔偿。根据本案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六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认定被告人王旭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支继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郎志卓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支闯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王旭、支继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财、李桂兰经济损失30725.5元;驳回孙财、李桂兰的其他诉讼请求。
王旭上诉提出:1.原判认定上诉人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错误,认定上诉人与支继明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共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对上诉人按照杀人罪共犯且按照主犯处理没有法律依据;3.本案受害人孙某有严重过错;4.原判对上诉人量刑过重。
其辩护人霍岩平提出:原判认定王旭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本案在适用法律上存在不公的情况,对引起孙某死亡的主要过错者郎志卓量刑过轻;被害人孙某和郎志卓存在严重过错,应当依法减轻上诉人王旭的刑事责任。
其辩护人韩冰提出:原判认定王旭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存在过错,应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王旭对原判认定其构成寻衅滋事罪没有异议,并自愿认罪认罚,符合从宽处理的条件。恳请二审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支继明上诉提出:1.上诉人没有杀害被害人孙某的主观故意,也没有与他人合谋进行聚众斗殴的主观故意,故原判认定上诉人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错误;2.原判对上诉人按照故意杀人罪的主犯处理,没有证据支持及法律依据,适用法律错误;3.被害人有严重过错,郎志卓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原判量刑过重。
其辩护人郑博瑞提出:1.原判认定上诉人致死孙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郎志卓、孙某经他人多次阻拦后,仍持刀进入案发现场,是导致本案发生的直接原因;3.建议二审查明事实依法改判,或者撤销原判,将本案发回重审。
支闯上诉提出:上诉人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方损失并取得被害方谅解,请求对上诉人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郎志卓上诉提出:1.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2.当天上诉人与其他被告人去酒吧的目的不是斗殴,而是为王某1过生日,本案属于一种临时起意的群殴事件;3.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其辩护人刘微提出:本案不符合聚众斗殴的犯罪特征,不应以聚众斗殴罪对郎志卓定罪量刑;郎志卓与其他被告人相聚,是为朋友庆祝生日,并不存在聚众斗殴的犯罪故意;原判认定郎志卓纠集被害人聚众斗殴缺乏证据证明,系认定事实错误。请二审重新认定事实,依法改判。
经审理查明:2017年7月18日晚,上诉人王旭等人酒后到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某酒吧继续饮酒。其间,王旭无故扔酒瓶、麦克风,致使包房内的电视机、麦克风、果盘、水晶球、啤酒杯等物品被毁坏(共价值6628元),上诉人郎志卓进行劝阻,二人发生争吵,王旭用拳打了郎志卓。后郎志卓找来其雇佣的孙某(绰号小黑,被害人,殁年29岁),王旭找来上诉人支继明,支继明找来上诉人支闯,双方持刀、斧等器械在包房内发生殴斗,在殴斗过程中,支继明持刀刺中孙某左前胸,致孙某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刺中郎志卓右腹部,构成轻伤二级。王旭头部外伤,支继明胸部外伤、左臂外伤、挫伤,均构成轻微伤。案发后,王旭、支继明于次日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支闯于同月27日到公安机关投案,郎志卓于10月12日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经原审庭审质证、认证,并经本院审核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接处警综合单、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发破案及到案经过:证实2017年7月18日22时许,四平市铁东区刑警大队接平东派出所转警,称当日21时50分在铁东区某酒吧一包房内有人持刀打架,造成人受伤、一人死亡。刑警大队赶赴现场进行勘查及调查走访,经对现场人员进行调查,得知王旭、支继明、支闯、郎志卓有重大作案嫌疑。次日,王旭、支继明先后到刑警大队投案;27日,支闯到刑警大队投案;10月12日,郎志卓主动到刑警大队投案。
2.物证
公安机关在现场提取黑色折叠刀一把,刀上检出被害人孙某、被告人支继明混合STR分型谱带;案发现场被损坏物品照片,证明电视屏、麦克风、球状灯光饰品、酒杯、水果盘的损坏情况。
3.书证
(1)手机通话详单,证实被告人王旭、支继明、支闯、郎志卓及被害人孙某等人的手机于2017年7月18日晚部分通话情况。
王旭手机通话情况:20时21分5秒,支继明向王旭通话43秒。21时13分42秒,王旭向支继明通话14秒。
支继明手机通话情况:20时21分4秒,支继明向王旭通话43秒。21时13分42秒,王旭向支继明通话14秒。21时14分29秒,支继明向支闯通话23秒。21时28分24秒,支继明向支闯通话52秒。21时40分46秒,支继明向支闯通话8秒。
支闯手机通话情况:21时14分29秒至40分46秒,支继明分别向支闯通话23秒、51秒、9秒。
郎志卓手机通话情况:17时33分32秒至19时45分4秒,郎志卓向邢某分别通话12秒、13秒、7秒、10秒。
孙某手机通话情况:21时5分57秒,孙某向邢某通话49秒。
(2)四平市急救中心院前出诊病历记载:2017年7月18日22时35分,医护人员到达现场某酒吧时,孙某神智丧失,呼吸停止,腹部有一长约4cm伤口,初步诊断死亡。郎志卓20分钟前被人用刀扎伤右下腹,见一长约4cm伤口,深达腹腔,遂拨打120,初步诊断腹部外伤。
(3)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被告人王旭、支继明、支闯、郎志卓及被害人孙某的自然情况,四名被告人犯罪时均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4)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2004)西刑公初字第40号刑事判决书、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法院(2007)东刑公初字第73号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王旭犯抢劫罪、盗窃罪、寻衅滋事罪,于2004年4月20日被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7000元。被告人支继明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2000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000元,与原判抢劫罪、盗窃罪、寻衅滋事罪刑期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13000元。被告人郎志卓犯聚众斗殴罪,于2007年8月9日被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5)释放证明:证实被告人王旭于2015年10月16日刑满释放;被告人支继明于2015年1月30日刑满释放。
3.勘验、检查笔录
(1)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实现场位于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某酒吧二楼包房内,该包房有两个可进出的门,北门和东门,北墙上见两台屏幕损坏的壁挂式电视机,地面散落许多瓷盘碎片、啤酒瓶子、水果和烟头等,地面见明显血迹。距东门北侧门框以西130cm地面有一把黑色折叠刀,刀把长约14cm,呈折叠状态。东门西南方向地面上有一具男性尸体,着黑色半袖、黑色短裤,裆部位置有一部苹果手机,尸体头面部有血迹,上唇位置有明显创口,尸体下有120cm×65cm范围血迹。紧靠尸体南侧位置有茶几,茶几的西北角有一个圆口玻璃杯,杯上有血迹。对外围现场进行勘察,可见间断性滴落血迹,从二楼一直延伸到酒吧室外。现场提取黑色折叠刀1把、烟头7枚、黑色拖鞋左右脚各1只、滴落状血迹6处、喷溅状血迹1处、血泊2处、圆口玻璃杯1支。
5.鉴定意见
(1)尸检鉴定意见、孙某背部伤情说明、致伤鉴定意见
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7]病理鉴字第D001号死亡原因鉴定书及照片:证实被害人孙某鼻背部见皮瓣创口,上唇见全层裂创,下唇见斜形创口,∟2牙冠折、缺失1/2,左前胸部锁骨中线上乳头下见3cm斜形创口,深达胸腔,右前胸部见两处擦挫伤及9cm斜形创口,深达肌层,左胸部背部见0.8cm斜形划伤,右胸背部见4.4×4cm范围内皮瓣创口,深达肌层,左肘窝见4cm斜形创口,深达骨质,右前臂中上段内侧见5cm斜形创口,深达骨质。其中,左前胸部创口深达胸腔贯通致左侧第5、6肋近胸骨处肋软骨骨折、心包破裂、心脏右心室至左心房贯通伤、胸主动脉破裂,为致命伤,损伤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系他杀。
关于孙某背部伤情问题,四平市铁东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年11月8日出具情况说明:孙某左胸背部外伤致左胸背划伤长度0.8cm之损伤程度,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未构成轻微伤;孙某右胸背部外伤致右胸背部4.4×4cm范围内皮瓣创口,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评定为轻微伤。
关于致伤工具问题,吉林大众司法鉴定所吉大司鉴[2018]法临鉴字第205号司法鉴定文证审查意见书:证实孙某身上的伤系锐器所致。左前胸部损伤为致命伤,单刃刺器所形成,办案单位现场提取的单刃刺器可以形成此类损伤。孙某后背损伤依据损伤特点认为创角较钝,损伤表浅为非致命伤。依据提供的现有资料尚不能推断被害人身上的伤与被告人身上的伤是否为同一致伤工具形成。依据调查笔录记载及提供的现有资料,现场几个人厮打在一起,相关人员方位、姿势、体位始终处于变化之中,无法推断孙某身上的伤口角度、高度、深度或其他特点通过鉴定或技术手段认定是几个人形成的。
(2)伤情鉴定意见
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7](临床)鉴字第DX101号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照片:证实王旭头部外伤致左枕部头皮挫伤之损伤程度,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评定为轻微伤。
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7](临床)鉴字第DX102号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照片:证实支继明前胸部、左臂外伤致前胸部缝合创口长度3.5厘米、左上臂皮肤挫伤面积大于15平方厘米之损伤程度,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均评定为轻微伤。
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7](临床)鉴字第D119号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照片:证实郎志卓腹部外伤致右下腹部腹壁穿透创之损伤程度,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评定为轻伤二级。
(3)DNA鉴定意见
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四)公鉴(法物)字[2017]326号法庭科学DNA鉴定书:证实送检的被害人孙某心血,拖鞋表面血迹,孙某上衣、裤子、内裤表面血迹,尸体身下血迹,现场地面血泊内血迹,现场墙面血迹的STR分型均一致;送检的支继明血样,室外地面血迹,现场地面滴落血迹,一楼门厅西侧、东侧血迹,二楼扶梯口血迹,爱丁堡包房门前血迹,玻璃杯上血迹,支继明上衣、裤子、内裤、鞋子表面血迹的STR分型均一致;送检的1号烟头,郎志卓上衣、裤子、内裤表面血迹的STR分型均一致;送检的刀上血迹检出混合STR谱带,孙某心血的STR分型和支继明血样的STR分型在其中均可见。
四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四)公鉴(法物)字[2017]490号法庭科学DNA鉴定书:证实送检的孙财(被害人孙某父亲)血样STR分型、李桂兰(孙某母亲)血样STR分型与孙某心血的STR分型符合三联体亲子遗传关系。
(4)价格鉴定意见
四平市价格监督检查局四价认字[2017]110号价格认定结论书及照片:证实该案涉及标的(康佳牌电视1台、麦克风1支、陶瓷果牌3套、水晶球1个、啤酒杯15个)于2017年7月18日的市场价格为6628元。
6.视听资料
公安机关调取的现场门口监控视频:证实2017年7月18日18时43分3秒,被告人王旭、郎志卓等人进入某酒吧二楼包房;19时34分30秒,酒吧经理王某3拿着麦克风出来;19时38分10秒,王旭从包房出来(结合相关证据,此时王旭已将室内物品毁坏,与并与郎志卓发生口角);21时30分10秒,郎志卓再次进入该包房;21时36分至37分11秒,郎志卓和被害人孙某持刀进入包房内,被酒吧老板王某4等人劝解出来;21时40分,孙某持刀再次要进入包房,又被老板王某4等人拦下;21时56分13秒,被告人支继明、支闯来到酒吧进入包房;22时3分2秒,孙某再次持刀进入包房;22时3分21秒,郎志卓持刀进入包房,老板王某4等人在门口拉仗;22时5分13秒,郎志卓、支继明身体流血从包房里出来,支闯随后出来,并往腰部别作案凶器;22时9分37秒,公安人员到达现场。
7.证人证言
(1)证人王某1(被告人朋友、报案人)证实:案发当晚其与王旭、郎志卓、支继明等人在红酒山庄喝酒后,到某酒吧继续喝酒。支继明没去,后来不知道谁给支继明打电话,支继明又来到酒吧。喝酒过程中,不知因为什么郎志卓与王旭发生争吵,王旭打郎志卓两拳,郎志卓用刀将王旭脖子扎出血。其将郎志卓推出包房,郎志卓的小弟(孙某)欲向包房里冲替郎志卓出头。其看情况控制不住,遂下楼用其妻子的电话报警,后回到楼上,看见支继明捂着胸口往楼下走,郎志卓捂着胸口在走廊,郎志卓的小弟在包房地上躺着。郎志卓和他小弟拿的刀应该是自己携带的。其出生日期是9月26日,阴历8月13日,当天其不过生日,是喝酒时王旭起哄说其过生日。
(2)证人何某(现场证人、被告人朋友)证实:案发当日大家在红酒山庄喝酒后,王旭说今天王某1过生日,要去某酒吧接着喝酒。支继明说回家照顾孩子,没去酒吧。到酒吧后20多分钟,王旭开始耍酒疯,向地上扔啤酒瓶并把电视屏砸坏,郎志卓从包间出去,回来时说他赔了。过了一会儿老黑(孙某)进包房,跟郎志卓打招呼后坐下。其出去打电话,回到包房时感觉气氛不对,王某1向外推郎志卓,其与老黑也跟着下楼,郎志卓的意思是必须让王旭认错或者赔礼道歉。这期间王旭出去下楼两回,被其劝回。老黑上来两回,要进屋用刀扎王旭,被其劝住,第二次看见老黑手里拿把黑色的刀。其感觉老黑认为郎志卓受气了,要替郎志卓出头。又过半小时左右,见支继明与一个挺胖的男的(支闯)一起进屋,王旭坐在沙发上叨咕憋屈之类的话。其准备离开时看见郎志卓与老黑先后进到包房,郎志卓对王旭说别喝了,散了吧,王旭没吱声。老黑上前一步,用手指着王旭说”我不管你是谁,欺负我哥肯定不好使!”王旭说”你是干啥的!”其回头拿充电的手机,再回头时看见郎志卓一个趔趄,支继明和老黑打一块去了,打架时老黑拿刀了,支继明是否拿刀其没看到,进来时支继明手插在兜里。其进厕所给王某1打电话但没打出去,听外面桌椅磕碰的声音,出来时看见包房门开着,王旭已经走到门口,王某2在沙发上躺着,老黑在地上躺着,听见老黑呼吸困难的声音。其告诉服务员打120救人,下楼看见王旭光着膀子乘出租车离开。
(3)证人王某2(被告人郎志卓朋友)证实:案发当日与郎志卓等人在红酒山庄喝酒后,到某酒吧唱歌,其喝多了躺在沙发上,唱歌的有王某1、王旭等人。后来王旭与郎志卓吵起来,大伙给拉开,郎志卓出包房后何时回来的其不知道,也不知道包房内打架的事,被他人叫醒后应该是打完了,酒瓶子碎了一地。其不认识死者,在红酒山庄喝酒时没有死者。
(4)证人崔某(被告人朋友)证实:案发当晚与郎志卓、王旭等人在山庄喝酒后去某酒吧,在酒吧喝酒时郎志卓与王旭吵起来,因为什么吵不知道,其与王某1把郎志卓劝出包房。其见劝不了,遂让王某1报警。其出去买烟回来时有人说死人了,其与警察到包房,看见地面躺着一个男子,周围都是血,其不知道这名男子何时来的。郎志卓肚子受伤,其与王某1将郎志卓送上救护车。
(5)证人苏某证实:案发当晚与邢某到某酒吧接喝多酒的郎志卓,邢某下车进酒吧,其在车里等时,看见三四个人从酒吧出来,有一个光膀子的、一个穿黑色上衣的上了一台出租车,没看清这些人持有凶器,邢某当时没带凶器。邢某给其打电话说楼上出事了。郎志卓腹部受伤,郎志卓的一个朋友躺在包房里不行了。郎志卓与何人发生矛盾、怎么受的伤其不清楚。
(6)证人邢某(郎志卓朋友)证实:案发当日与郎志卓等人在红酒庄园喝酒后到某酒吧,在二楼包房看见王旭骂服务生并让经理来,王旭唱歌时因麦克风没电了,将麦克风摔到电视屏幕上,电视屏幕碎了。后其与郎志卓到包房外,其离开与苏某等人去吃饭。吃饭时,孙某在微信里说他要去找郎志卓但不知道在哪个包房,后来孙某说他到酒吧了,郎志卓和别人吵起来让人打了、吃亏了,让他干对方,他不干对方郎志卓就干他。其回到酒吧,看见四五个人包括王旭往楼下走,有两个人拎着刀。到二楼看见郎志卓捂着肚子,应该是被人用刀扎了。有人喊死人了,其扶郎志卓到包房,看见小黑躺在地上。其记不清郎志卓是否拿刀了,不知道郎志卓腹部的伤是谁形成的。
(7)证人于某(被告人支继明妻子)证实:案发当晚与支继明等人吃饭时,记得支继明共接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隐约听电话里说王旭因为点事跟王某2吵吵起来,好像要打架,到家后支继明又接一个电话,大概的意思是王旭受伤出血了,让支继明过去一趟。然后支继明说王某1过生日,要出去一趟。当时听电话那边说有要打架的事,其跟支继明说千万别跟王某2打架。支继明接的这两个电话是谁给他打的不知道,其听接电话唠嗑应该是王旭打的。其跟支继明说别跟王某2打架是因为支继明与王旭关系好,去的话肯定得帮王旭,其怕他跟王某2动手打架。支继明从家离开时其没看见他带刀,家里没有管制刀具。支继明平时总与他哥哥支某、弟弟支闯联系。
(8)证人杨某1(被告人支闯女友)证实:案发当晚支闯接了一上电话说四哥过生日,要去某酒吧,其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支闯从家里出来时没有携带管制刀具,回家时是否带刀具不清楚。支闯当晚穿的衣服其洗过了,洗衣服时没有发现血迹。其车内没有管制刀具之类的物品。
(9)证人赵某(被告人支继明朋友)证实:2017年7月18日中午其与支继明电话约定晚上去吃小龙虾,当晚5点左右其又给支继明打电话,支继明说他在红酒山庄喝酒,有个过生日,他可能回不去,让其和支闯去吃龙虾并让支闯去接其,支闯和一个女的开车接其去吃小龙虾,快吃完时,支继明和他媳妇来吃小龙虾的地方,其问支继明怎么又过来了,支继明说过生日的人说慌,根本不是过生日,那帮人都喝吐了,他就跑回来了,意思是没有人过生日,他又来这边吃饭了。饭后支继明、支继明的媳妇、支闯、支闯的女朋友一起开车走的,其与支继明、支闯没再联系过。
(10)证人石某(酒吧老板)证实:2017年7月18日晚8点多,其到酒吧时听保安说王旭和郎志卓等七八个人来了,他们之前曾在其酒吧闹过事,所以认识他们。9点多听见郎志卓和王旭他们在二楼的某酒吧吵起来,酒吧老板进行劝解,后来双方又打起来,其听见有摔酒瓶的声音。看见郎志卓受伤,死者”小黑”躺在包房的地上。听现场的人说有人拿刀了,王旭和郎志卓因何吵架不清楚。
(11)证人王某3(某酒吧经理)证实:2017年7月18日晚6点30左右,服务生叫其说王旭在包房砸东西,当时包房里有六个人,其只认识王旭和郎志卓,看见啤酒杯碎了几个、果盘碎了两个。王旭原来到这玩一喝多就摔东西,有好几次了。8点多,王旭让其安排几个小姐,其说没有,这时麦克风没电不好使了,王旭随手扔麦克风砸在电视上。郎志卓说没事,多少钱他赔。9点半左右,服务生郭检说被王旭用拳头打了胳膊几下,别的服务生说王旭又砸东西,其去包房,王旭骂其,其向外走时,王旭撇啤酒瓶打其没打到。后郎志卓从包房出来下楼,过了10多分钟,”小黑”拿把刀要进包房,其上前拦住,”小黑”到二楼大厅圆桌那坐下。其下楼看见郎志卓和老板王某4在一楼唠嗑,唠了有20分钟,郎志卓要上楼,王某4拽郎志卓没拽住,到包房门口郎志卓拿出一把刀,王某4没拽住,郎志卓进去了。其与王某4在门外站着,听见里面吵吵。王某4让其去报警,其下楼把警察接上来时,看见郎志卓在包房外走廊坐着,听说”小黑”死在包房内。包房有物品损坏,包括两台电视、电视背景墙玻璃、电视下方的透光石、一个麦克风、三套瓷质果盘、一个水晶球、几个啤酒杯,共价值14800元。
(12)证人杨某2(某酒吧服务员)证实:2017年7月18日晚6点多,郎志卓、王旭等五六个人来歌厅玩,过一个小时左右王旭在包间内开始砸酒瓶子,其进房间收拾时看见郎志卓劝王旭别砸了,并说砸的东西记着点,结账时他给赔钱,其扫地时王旭还在摔酒瓶子,让其滚。又过一个小时左右,其听房间内吵吵,郎志卓从楼下上来,后面跟着几个人拉着不让他进去,他撕巴开进包间了,进包间前看他有一个甩胳膊的动作,没看清是否拿东西。其到包房后门看房间内的情况,看见郎志卓与王旭对骂,死者跟王旭的朋友对骂,王旭打郎志卓一拳,郎志卓摔倒,王旭找来的朋友中穿浅蓝色半袖的男子(支继明)拿刀砍死者脑袋一刀,死者拿一把黑色的刀与他互砍。
(13)证人王某4(某酒吧老板)证实:2017年7月18日晚9点左右,经理王某3说郎志卓与王旭在包间内吵吵起来,其下楼劝郎志卓,问为何吵吵,郎志卓说王旭打他两个嘴巴、两拳,他憋屈,后其与郎志卓去二楼包间劝王旭,不知道为何王旭又打郎志卓两拳,其把郎志卓从包间里拽出来。在门口劝一会后郎志卓说再去劝劝王旭,其不让去但没拽住。郎志卓进去后问王旭为啥打他?王旭说打你咋的!后又打郎志卓两拳。其看见一穿蓝短裤的男子拿把黑色的长刀踩着茶几跳过去,遂离开找服务生打电话报警。其不认识穿蓝色短裤拿刀的男子,没看到死者的伤是谁形成的。
8.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王旭供述:2017年7月18日下午,郎志卓张罗红酒庄园喝酒,吃完饭天快黑了,王某1张罗去某酒吧玩。到酒吧后其与王某2斗嘴,郎志卓问其怎么和王某2说话呢,其说怎么和他说话跟你有啥关系,之后郎志卓从包房出去,王某1怕出事也跟出去。支继明来到歌厅后十多分钟,郎志卓和死者拿刀进包房,死者拿两把刀,郎志卓拿一把刀上来划其一下,支继明站起来,死者拿刀扎支继明一刀,后来支继明、郎志卓和死者打在一起,三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分钟左右。其看见支继明裤子上都是血,后陪支继明打车到医院包扎伤口。打仗前其摔酒瓶子、麦克风了。其没联系支继明到酒吧。打仗过程中其与王某2在沙发上没动,没看见支继明的弟弟支闯在现场。支继明的伤是死者造成的,死者的伤是怎么造成的其没看清。
(2)被告人支继明供述:2017年7月18日下午,其与王旭、郎志卓、王某1、王某2等人在红酒山庄喝酒后,其到事先约好的吃小龙虾的饭店找支闯、其妻子于某等人,通过微信朋友圈得知王旭等人还在唱歌,其给王某1打电话,王某1说他过生日,让其过去玩。其打车到某酒吧找王某1,到二楼包房看见王旭和王某2在沙发上坐着唠嗑,其坐在二人旁边的沙发上。过了十分钟左右,来了一个其不认识的穿黑衣服的男子(死者孙某),双手拿着刀,蹦到茶几上冲王旭就砍,其站起来,该男子冲其右侧锁骨下的位置刺了一刀,其从茶几上拿酒瓶打该男子,后拿刀(关于刀的来源,支继明供述不稳定,一说从死者手里抢的或者在现场捡的,一说在其家楼下草丛里事先藏的或者里捡的)与该男子互相抡,男子突然倒地后,其又用刀扎郎志卓肚子一下。然后与王旭、支闯到医院包扎伤口。次日听说该男子死亡,遂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当时参与打仗的有死者、郎志卓和其本人。支闯是其电话叫去的,去给王某1过生日。
(3)被告人支闯供述:2017年7月18日晚,其与对象杨某1、其哥支继明、嫂子于某、还有赵某一起吃饭,吃完饭其与杨某1回家不到一个小时,支继明打电话说王某1过生日,问其去不去,其说去。为了防身,其到杨某1车里副驾驶脚垫底下把藏的斧子拿出来别在后腰,其平时不带斧子。其走到某酒吧门口时看见支继明,二人一起上楼时遇见王某1,王某1说王旭在楼上。进包间后屋里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应该是王旭。其和支继明坐下大约3分钟,穿黑色衣服的死者、穿白色衣服的郎志卓从外面进来。郎志卓跳到茶几上拿刀指着王旭,好像还扎了王旭一下,二人口角几句,后支继明站起来跟郎志卓和死者打到一起。其拿出斧子划死者后背一下后跑出房间,因担心支继明出事又返回,看见死者在地上躺着。其与支继明、王旭一起去医院,到医院后打车到七马路附近的桥边将斧子扔进护城河里。打架时看见支继明拿一把类似刀的东西,郎志卓和死者用刀了。其当时穿黑色半袖、花短裤,支继明穿灰色上衣,王旭光膀子。
(4)被告人郎志卓供述:2017年7月18日下午,其在红酒庄园安排王某2等人喝酒,王某1说他过生日,王旭张罗去某酒吧玩,在酒吧刚玩了一会儿,孙某打电话要来给其开车,其同意。王旭喝多了,把服务生和经理打了,后开始砸东西,其劝阻时被王旭打两拳。王某1将其拽出包房,在楼下看见酒吧老板王某4,王某4说王旭在酒吧砸东西不止一回了。其想上楼把王旭劝走,孙某说上楼问问王旭又作又砸东西想咋地,并先上楼,其与王某4到二楼包房门口看见孙某和支继明他们在包房内打起来,支继明等人拿刀,其持从孙某处拿来的刀冲进包房,看见支继明用刀把孙某扎倒,支继明又扎其右腹部一下。其不认识与支继明打孙某的那个人(支闯)。其与孙某是雇佣关系,其做装潢工程,孙某给其做监工,有时给其开车,其每月给孙某开2500元工资。
以上证据已经原审庭审控辩双方举证、质证,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虽然王旭、郎志卓对部分事实予以否认,但现有证据能够证明案件事实,证据确实、充分,足资认定。
结合案件事实、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综合评析如下:
经查,本案是因斗殴致人死亡的案件,争议的主要焦点是定性及各上诉人应该承担的刑事责任问题,现分别评析如下:
一、上诉人王旭是本案的首要分子,应对全部犯罪事实负责,理由是:第一,在案证据证明,王旭酒后失德,无端在现场包房内摔砸酒瓶、麦克风致物品损坏,郎志卓在劝阻时二人发生争吵,王旭拳打郎志卓,是导致矛盾激化并最终引发双方斗殴的直接原因。第二,手机通话记录证明王旭联系支继明、支继明又联系支闯的事实,支继明、支闯均携带凶器来到现场,显然系有准备而来,有目的而来,斗殴意图明显。第三,王旭与支继明有共同犯罪及在同一监狱服刑的经历,关系很好,这是支继明的妻子于某担心支继明去帮王旭打仗而进行规劝的原因所在,于某的证言可间接证明支继明去现场的真实目的是因为王旭要打仗,给他人过生日只是支继明离家的托词而已。第四,根据现场视频,从王旭与郎志卓发生争吵至双方发生斗殴致人死亡,间隔两个多小时,期间王旭不但没有化解矛盾,息事宁人,反而纠集支继明等来到现场,发生殴斗后亦未及时制止,任由事态扩大,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综上分析,王旭是本案的肇始者,斗殴的纠集人,在案件起因上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关于”聚众斗殴致人死亡的,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之规定,作为首要分子,原判以故意杀人罪追究王旭的刑事责任,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
对于王旭提出”原判认定其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错误,认定其与支继明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共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对其按照杀人罪共犯且按照主犯处理没有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以及辩护人霍岩平提出”原判认定王旭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辩护人韩冰提出”原判认定王旭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支持。
二、上诉人支继明是在斗殴过程直接致人死亡的行为人,符合聚众斗殴转化的条件,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理由是:第一,支继明受王旭纠集来到现场,在侦查阶段始终供认在斗殴过程中与被害人持刀互抡,被害人突然倒地的事实。第二,同案王旭、支闯供述证实,支继明与被害人及郎某打斗在一起的事实。第三,现场服务员杨某2证实,王旭找来的朋友中穿浅蓝色半袖的男子与被害人互砍的事实,根据当晚各上诉人的着装情况,穿浅蓝色半袖的男子应系支继明。第四,现场提取的黑色折叠刀上检出被害人及支继明的混合STR分型谱带,支继明虽然对所用凶器的去向交代不明,但折叠刀上检出其与被害人的混合DNA,不排除该折叠刀系其作案所用凶器。综上分析,可以认定支继明是在斗殴过程致人死亡的直接责任人,符合聚众斗殴转化的条件,且根据立法原意,此种转化是以结果论的无条件转化,与行为人的主观故意无关,故原判依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
对于支继明提出”其没有杀害被害人孙某的主观故意,也没有与他人合谋进行聚众斗殴的主观故意,原判认定其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错误;原判对其按照故意杀人罪的主犯处理,没有证据支持及法律依据,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以及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支继明致死孙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支持。
三、上诉人支闯的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理由是:第一,支闯接到其堂兄支继明的电话后,携带斧子来到现场,证明其主观上具有参与斗殴的故意。第二,在双方斗殴的过程中,支闯供称用斧子划被害人后背,此节与尸检鉴定意见记载被害人背部见划伤及皮瓣创口吻合,证明其实施了斗殴的行为。第三,根据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说明,被害人背部的划伤未构成轻微伤,皮瓣创口构成轻微伤,均不是致命伤,在致伤致死责任明确的情况下,支闯的行为不符合转化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的条件,原判以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定罪准确,适用法律正确。
四、上诉人郎志卓的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理由是:第一,证人邢某证实,当晚被害人孙某在微信里说他要去找郎志卓但不知道在哪个房间,后来孙某又联系其说他到酒吧了,郎志卓与别人吵起来让人打了、吃亏了,让他干对方,他不干对方郎志卓就干他。该证言可以证明孙某系受郎志卓的指使而来到现场。邢某与郎志卓系朋友关系,不存在出具虚假证言陷害郎志卓的可能,故证言内容客观真实,应当予以采信。第二,被害人孙某与王旭、支继明既不相识,也无矛盾,其与郎志卓系雇佣关系,郎志卓系雇主,郎志卓对孙某呼之即来及孙某积极为郎志卓出头并与对方发生冲突,均是基于这种雇佣关系,即所谓”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第三,根据相关证人证言及现场视频,孙某来到酒吧后在进入包房前与郎志卓有过接触,郎志卓有充分时间防止事态扩大,其非但没有对孙某进行制止或者劝离,反而在孙某持刀进入包房后也进入包房,参与斗殴,并最终导致本案结果发生,证明其对孙某的行为持默认或者支持的态度,主观上具有斗殴的故意。第四,证人王某1证实,其出生日期是9月26日,阴历8月13日,当天其不过生日,是喝酒时王旭起哄说其过生日。综上,认定郎志卓纠集孙某斗殴的事实成立,原判以聚众斗殴罪对其定罪量刑,适用法律正确。
对于郎志卓提出”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当天其与其他被告人去酒吧的目的不是斗殴,而是为王某1过生日,本案属于一种临时起意的群殴事件,请求二审依法改判”的上诉理由,以及辩护人提出”本案不符合聚众斗殴的犯罪特征,不应以聚众斗殴罪对郎志卓定罪量刑;郎志卓与本案其他被告人相聚,是为朋友庆祝生日,并不存在聚众斗殴的犯罪故意;原判认定郎志卓纠集被害人聚众斗殴缺乏证据证明,系认定事实错误,请二审重新认定事实,依法改判”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支持。
5.关于被害人孙某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
经查,王旭酒后在现场包房内摔砸酒瓶、麦克风致物品损坏,郎志卓对其劝阻时二人发生争吵,王旭拳打郎志卓,郎志卓找来被害人孙某,孙某持刀数次欲冲进包房为郎志卓出头,后王旭找来支继明,支继明找来支闯,最终双方发生斗殴。王旭的酒后失德行为及孙某基于雇佣关系受郎志卓指使参与斗殴的行为均不具有正当性及合法性,在案件起因上参与双方均具有一定过错,其中王旭的行为是导致本案发生的直接原因。原判对双方过错未予评判及作为量刑情节考虑并无不当。
对于王旭、支继明及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有过错,应作为量刑情节考虑”的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旭纠集他人持械聚众斗殴,致一人死亡;任意损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应依法并罚。上诉人支继明持械积极参与斗殴,在斗殴过程中持刀刺死一人、轻伤一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上诉人郎志卓纠集他人共同持械参与斗殴,上诉人支闯持械参与斗殴,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均应依法惩处。王旭、支继明、支闯在聚众斗殴犯罪过程中系共同犯罪,其中,王旭是首要分子,支继明是直接致死责任人,均应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承担刑事责任。王旭、支继明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从重处罚。支继明、支闯作案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王旭、郎志卓虽然在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不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依照法律规定,不构成自首。原审期间,支闯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真诚悔罪,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判充分考虑支闯在作案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且其家属积极代为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在法定刑幅度内对其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量刑适当。对于支闯提出”其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方损失并取得被害方谅解,请求对上诉人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另,原判已充分考虑本案的从轻、从重等法定、酌定情节,对其他上诉人在法定刑幅度内量刑,并无不当。对上诉人和辩护人提出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亦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根据各上诉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八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旭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支继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审 判 长  苏明伟
审 判 员  张 中
代理审判员  尉增辉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田洪涛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