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杨丽娟

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四庭

电话:

杨丽娟,女,1973年2月生,汉族,云南省保山市人,法律硕士。1994年7月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法学专业,同年8月被分配至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工作,2005年12月被遴选至省高级法院刑庭工作至今,期间于2012年8月-2013年2月借调至最高法院刑四庭帮助工作。期间攻读云南大学法律硕士专业。从事刑事二审案件的审判工作,政治立场坚定,专业素养好,勤勉敬业,工作能力强,多次承办重大疑难复杂死刑案件。参加全省“司法为民”论文比赛获奖,并多次在《审判与法治》、《云南审判参考》上发表文章和案例,同时还完成了《涉外案件审理规范》、《箱包藏毒案件审理规范》、《全省司法机关执行两个会议纪要的调研报告》,《关于我省法院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云南法院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的指导意见》等。

2 裁判要旨

丁济建已贩卖给吸毒人员的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共计10.1克无误,但公安人员从丁济建家中查获的可疑物41.12克中,有1.91克不应被认定为毒品犯罪数量。故本案应认定丁济建贩卖的毒品数量共计49.31克。据此以贩卖毒品罪改判丁济建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整篇文书格式规范,结构完整,层次分明,对案件的一审、上诉、二审的全过程和审理程序、审理方式均作了完整的表述,体现了刑事二审案件的审理特点。该判决书全文结构严谨,叙事完备,文字简练,标点符号使用准确,法律用语规范。针对当前毒品犯罪案件中容易出现的办案程序的合法性问题作了充分论证,针对上诉人和辩护人对原判的定罪问题进行了充分说理,同时充分发挥二审审判职权作用,对检辩双方都没有注意到的“可疑物中检出的薄荷醇应作何法律评价和认定”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最终依照法律的规定对该部分物品的认定作了有说服力的处理。二审裁判做出后,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5 专家评分

86

6 当前得票

748

丁济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容留他人吸毒二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刑终236号
原公诉机关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丁济建,曾用名丁奇建,男,汉族,1970年1月15日出生于云南省保山市,初中文化,农民,户籍地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7年4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旃鹏、张晓丽,云南颐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保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丁济建犯贩卖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一案,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2017)云05刑初26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丁济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陆萌萌、罗俊、检察官助理邓南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丁济建及其辩护人旃鹏、张晓丽,侦查人员×××,证人何某1、何某2,鉴定人×××,有专门知识的人×××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7年3月11日17时30分许,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民警在隆阳区抓获被告人丁济建,现场查获其用于贩卖的毒品甲基苯丙胺41.12克。另查明,2017年1月以来,被告人丁济建多次向吸毒人员零星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并多次容留吸毒人员在家中吸食毒品,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丁济建共计贩卖给吸毒人员何某1毒品甲基苯丙胺14颗,约重1.4克:
1.2017年2月中旬,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1毒品甲基苯胺4颗。2.2017年2月底,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1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后,又容留何某1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3.2017年3月5日19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1毒品甲基苯丙胺6颗后,又容留何某1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
二、被告人丁济建共计贩卖给吸毒人员周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40颗,约重4克:
1.2017年1月3日20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周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5颗后,又容留周某某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2.2017年1月11日22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周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10颗后,又容留周某某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3.2017年2月4日15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周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10颗后,又容留周某某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4.2017年2月23日10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周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5颗后,又容留周某某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5.2017年3月9日10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周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10颗后,又容留周某某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
三、丁济建共计贩卖给吸毒人员何某2甲基苯丙胺20颗,约重2克:
1.2017年1月27日21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2毒品甲基苯丙胺8颗。2.2017年2月18日20时30分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2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3.2017年2月24日20时30分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2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4.2017年3月7日21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何某2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
四、丁济建共计贩卖给吸毒人员李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27颗,约重2.7克:
1.2016年12月中旬,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李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7颗。2.2016年12月下旬,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李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8颗后,又容留李某某在自家卧室内吸食毒品。3.2017年2月2日15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李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4.2017年2月18日19时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李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5.2017年3月1日19时30分许,丁济建在家中贩卖给李某某毒品甲基苯丙胺4颗。
原判根据上述事实及查证的相关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一)项、第三百五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丁济建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零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41.12克、手机1部、人民币4000元依法没收。
宣判后,丁济建上诉提出:1.公安人员逼供、诱供,让其按照公安人员事先写好的纸条回答问题,取证程序违法;2.其家中查获的40余克毒品用于其本人吸食,应以非法持有毒品论处,原判认定其贩卖毒品与事实不符;3.原判认定其容留他人吸毒的场所是其2017年2月20日才搬入,且房屋中堆满了物品,故原判认定其2017年1月和2月即在该地容留他人吸毒没有事实依据;4.其配合公安人员抓捕了多名吸毒人员,有重大立功表现。综上,请求二审法院考虑其犯罪事实和情节,对其予以从轻改判。
辩护人提出:1.本案侦查实验对象不明、手续不完善,毒品的提取、送检、鉴定工作存在不符合时间要求等瑕疵;2.原判认定丁济建贩卖毒品证据不足;3.原判认定丁济建容留他人吸毒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4.丁济建系吸毒人员,毒品在存储过程中被查获,对丁济建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论处,请二审法院公正处罚。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提出,丁济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从2016年12月中旬至2017年3月11日期间,上诉人丁济建多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给多名吸毒人员,并容留吸毒人员在其家中吸食毒品,2017年3月11日公安人员从其家中将丁济建抓获并当场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原判认定从丁济建家中查获甲基苯丙胺41.12克的数量认定不当,应为39.21克;原判对毒品种类表述为”甲基苯丙胺”亦不符合法律规定,应为”甲基苯丙胺片剂”;原判对从棕色塑料瓶中查获的可疑物的性状表述为”结晶冰毒和少许结晶冰毒”不准确,应为”甲基苯丙胺片剂可疑物和少许晶体状可疑物”;原判对证人何某3证言的主要内容引用不当。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说明材料证实:2017年3月11日17时30分,公安人员根据工作中掌握的线索,在保山市隆阳区龚××小区××区××号丁济建家中将其抓获,同时抓获吸毒人员周某某,公安人员当场从丁济建家中多处查获毒品可疑物。
2.检查笔录、提取笔录、扣押笔录、取样笔录和照片、毒品检验鉴定意见及鉴定意见通知书、称量笔录和照片、称量衡器检定证书、物证照片证实:
①公安人员从丁济建卧室床上查获的颗粒状可疑物(型号”WY”,89颗)系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净重8.94克;
②从丁济建卧室床头的一件蓝色外衣口袋内查获的颗粒状可疑物(型号”WY”,162颗)系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净重16.45克;
③从丁济建卧室桌子下一个棕色塑料瓶中查获的颗粒状可疑物(型号”881”,137颗)系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净重13.82克;
④从同一棕色塑料瓶中查获的混杂有红色粉末的晶体状可疑物中检出薄荷醇成分,红色粉末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该混杂物净重为1.91克。
3.呈请侦查实验报告书、侦查实验笔录证实:2017年6月21日,公安人员对从丁济建家中查获的型号为”881”的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27颗,型号为”WY”的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231颗进行毒品重量的侦查实验。经实验,型号”881”的甲基苯丙胺片剂平均每颗净重0.1004克,型号”WY”的甲基苯丙胺片剂平均每颗净重0.1克。
4.检查笔录、扣押笔录、扣押清单证实:公安人员提取并扣押了丁济建持有的手机两部,现金4000元。
5.手机通话清单、情况说明材料证实:犯罪期间,丁济建使用的手机号码为189××××7503和150××××8307。
2017年1月1日-3月11日期间,丁济建与吸毒人员何某1使用的号码153××××0001共有300余次通话,与吸毒人员周某某使用的号码137××××2988有100余次通话,与吸毒人员李某某使用的号码135××××2925有90余次通话,与吸毒人员何某2使用的号码152××××3350有40余次通话。
6.房屋租赁合同证实:2016年5月3日,丁济建验收接取了龚××小区××区××号房。
7.证人证言:
⑴周某某证实:其在龚××小区××区××号房间”阿军”家里被抓,被抓时其刚在他的卧室吸食了两颗麻黄素,公安人员从阿军家中查获了分别藏匿于卧室床上、蓝色外衣口袋、卧室桌子下的小棕瓶里的毒品。其所吸食的麻黄素都是向阿军购买,其一共向阿军购买过十多次共计七八千元的”881”型麻黄素。其记得的是其中几次:2017年1月3日20时许,其以1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5颗麻黄素,之后在阿军的卧室内吸食;同月11日22时许、2月4日15时许,其两次以200元的价格购买了10颗麻黄素并在阿军的卧室内吸食完毕;2月23日10时许,其以1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5颗麻黄素,之后在阿军的卧室内吸食;3月9日10时许,其以200元的价格购买了10颗麻黄素并在阿军的卧室内吸食完毕。
经周某某辨认,确认丁济建即是出售毒品给其的”阿军”。
⑵何某1证实:其在龚××小区××区××号房间”阿军”家里被抓,其当时准备向阿军购买100元的麻黄素,还没有买就被抓。其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向阿军购买”881”型麻黄素,前后一共向阿军购买过十多次。其记得的是其中几次:2017年2月中旬的一天,其以1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4颗麻黄素;同年2月底的一天,其以1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4颗麻黄素,之后在阿军的卧室内吸食;3月5日19时许,其以15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6颗麻黄素,之后在阿军的卧室内吸食。
经何某1辨认,确认丁济建即是出售毒品给其的”阿军”。
该证人当庭提供的证言与其书面证言内容相同。
⑶何某2证实:其在龚××小区××区××号房间”阿军”家门口被抓。其吸食麻黄素,麻黄素都是向阿军购买,其前后一共向阿军购买过七八次约一千元左右的”WY”型麻黄素。其记得的是其中几次:2017年1月27日21时许,由何某3出钱,其以2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8颗麻黄素,之后和何某3一起到小区公房后的厕所内共同吸食;同年2月18日20时30分许,其出资100元向阿军购得4颗麻黄素,和何某3一起到小区背后的厕所内共同吸食;2月24日20时30分许,由何某3出钱,其以1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4颗麻黄素,之后和何某3一起到小区公房后的厕所内吸食;3月7日21时许,由何某3出钱,其以100元的价格向阿军购买了4颗麻黄素,之后和何某3一起到小区公房后的厕所内共同吸食。
经何某2辨认,确认丁济建即是出售毒品给其的”阿军”。
该证人当庭提供的证言与其书面证言内容相同。
⑷何某3证实:其住在龚××小区××区××栋。其吸食的”WY”型麻黄素都是通过何某2找”阿军”买来的。其记不清拿过几次钱给何某2去买毒品,只记得最近三次:2017年1月27日20时许,其出资200元给何某2,让何某2找阿军购得8颗麻黄素后,其和何某2一起到附近的义乌商贸城共同吸食;2月24日20时许,其出资100元让何某2去找阿军购得4颗麻黄素,后二人共同吸食;3月7日20时30分许,其出资100元让何某2找阿军购得麻黄素后,其和何某2到义乌商贸城共同吸食。其和阿军不熟悉,故让何某2去帮购买,其出钱的次数多,买来的毒品其会分一半给何某2吸食。
⑸李某某证实:其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住在龚××小区××区××号房间的”军哥”,一共向军哥购买过七次”881”型麻黄素,但其只记得最近五次的情况:2016年12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刘某和其二人共同出资150元,其向军哥购买了7颗麻黄素,之后其和刘某到义乌商贸城吸食;12月底的一天,其以150元的价格向军哥购买了8颗麻黄素,之后在军哥的卧室内吸食;2017年2月2日15时许,由刘某出资,其以100元的价格向军哥购买了4颗麻黄素。21时,刘某找到其后,其带着刘某去到龚××小区,其上楼找军哥要了一套吸毒工具,然后和刘某一起到义乌商贸城吸食毒品;2月18日19时许,其和刘某拼资100元,其向军哥购买了4颗麻黄素,和刘某共同吸食;3月1日19时30分,其和刘某各自出资50元,由其向军哥购得4颗麻黄素后共同吸食。刘某不认识军哥,因为军哥不让带人去他的住处。
经李某某辨认,确认丁济建即是出售毒品给其的”军哥”。
⑹刘某证实:其吸食的”881”型麻黄素都是找李某某购买的。其一共向李某某购买过四次麻黄素:2016年12月中旬的一天,其出资100元给李某某,让李某某找麻黄素。李某某带其到龚××小区,李某某进去龚××小区半小时后出来,后李某某拿了3颗麻黄素给其,二人共同吸食;2017年2月2日21时,其打电话给李某某,让李某某去买100元的麻黄素。二人一起到了龚××小区,李某某从龚××小区出来后,二人一起到义乌商贸城,共同吸食了李某某买来的4颗麻黄素;2月18日19时许,李某某和其分别拼资50元,李某某到龚××小区购买了4颗麻黄素后,二人一起到义乌商贸城吸食;3月1日19时,其和李某某分别拼资50元,李某某到龚××小区购买了4颗麻黄素后,二人一起到义乌商贸城吸食。其不知道李某某向谁购买麻黄素,只知道他在龚××小区里面找人购买。
⑺丁济建之母何某4证实:其子丁济建因吸毒被处理过,因为吸毒还经常来家里要钱。丁济建被抓前独自居住于龚××小区××区××单元××楼××号房间。
8.鉴定人×××、有专门知识的人×××证实:薄荷醇是一种有机化合物,多用作糖果、饮料等物的添加剂;吸毒人员为增加吸毒口感常添加到甲基苯丙胺片剂中。
9.被告人丁济建的供述证实:其先后贩卖毒品给何某1、何某2、周某某和板桥”阿表”等人。其在2017年3月以100元的价格卖了4颗”881”型麻黄素给何某1,以100元的价格卖了5颗”881”型麻黄素给周某某,以100元的价格卖了4颗”WY”型麻黄素给何某2,以100元的价格卖了4颗”881”型麻黄素给板桥”阿表”。
经丁济建辨认,其确认向其购买毒品的人员分别为周某某、何某1、何某2、李某某(即板桥”阿表”)。
10.尿液检测报告及照片证实:丁济建的尿检结果呈吗啡阴性、冰毒阳性。
11.户籍证明、证明材料、吸毒人员动态管控表、行政处罚决定书、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证实,丁济建的身份情况及丁济建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
以上证据均经一、二审庭审质证、认证,来源合法,内容客观,本院予以确认。
针对丁济建的上诉理由、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及出庭检察员的意见,结合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取证合法性问题
丁济建在一、二审庭审中,均辩称公安人员写了一张纸条让其照着念,其根据纸条上的内容作了贩卖毒品给周某某等四人的交代,丁济建及其辩护人据此提出”丁济建在侦查阶段的七次供述系公安人员指供、诱供所致,应予排除”的申请。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的七次讯问笔录是公安机关依法取得,为此补充提交了第三、四、五次的同步录音录像及相关的情况说明材料,并提请参与讯问的侦查人员×××出庭作证。
经查:1.当庭播放的讯问同步录音录像资料显示,2017年3月12日凌晨丁济建第一次被讯问时其座椅前摆放有纸张,纸张来源和内容不明,丁济建回答问题前低头看纸张的动作较多,且其不断打呵欠、流鼻涕,显示其精神状态极差。到凌晨5时许,其基本上已处于打瞌睡状态。而在此情况下形成的该次讯问笔录中,丁济建对于贩卖毒品给何某1、何某2、周某某三人共计12次的时间、过程、数量、金额等均记忆准确的情形有违常理;第二次被讯问时丁济建有被提示、被纠正的迹象,并伴有低头看的动作;第四、六次被讯问时丁济建也有低头看然后回答问题的动作,且拍摄角度不全面。
2.丁济建于2017年3月11日17时许被抓获,但对其的首次讯问是从3月12日4时30分开始,而吸毒人员周某某、何某1、何某2则是在3月11日21时许至次日2时期间被讯问,三名吸毒人员的证言形成时间早于丁济建的第一次讯问笔录形成时间。针对丁济建贩卖毒品给李某某的事实,亦是李某某3月14日证实在前、丁济建4月5日供述在后。此外,对丁济建的第一、二次讯问笔录显示,其所作供述中关于贩毒次数、价格、数量等细节,与几名吸毒人员的证言内容吻合程度较高。
3.第四次讯问笔录尾部仅有一名侦查人员签名,证据形式不合法。
4.检察机关当庭提供的证实取证合法性的证据材料中,关于丁济建面前摆放的纸张系称量笔录的说法无证据证实;侦查人员×××当庭提供的证言,亦不足以证实取证合法性问题。
综上,现有证据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制作第一、二、四、六次讯问笔录时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四份笔录应当予以排除,依照《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规程(试行)》第二十六条、三十三条的规定,丁济建在侦查阶段的第一、二、四、六次供述不得当庭宣读、质证。
另查,同步录音录像资料显示,丁济建第三、五、七次被讯问时精神状态正常,回答问题自然、流畅;该三次笔录的内容清楚,笔录尾部有其本人签名、捺印。同时,该三次讯问主体合法,讯问方式并无不当,该三份笔录的证据形式合法。因此,丁济建在侦查阶段的第三、五、七次供述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另外,依照《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规程(试行)》第三十二、三十三条的规定,第一审人民法院对丁济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未予审查并以丁济建的七次供述作为定案根据之一,该做法不当,但尚不足以影响公正审判。
二、关于辩护人所提证据收集方面的问题
辩护人在二审庭审中提出,本案侦查实验对象不明、手续不完善,毒品的提取、送检、鉴定工作存在不符合时间要求等瑕疵。
经查,公安机关对侦查实验对象、实验手续中存在的瑕疵问题均作出了合理解释。且经审查,侦查实验笔录中反映出来的实验的过程、方法、笔录的制作都符合法律规定,实验的条件与事件发生时的条件类似,也不存在影响结论科学性的其他情形,故本案侦查实验笔录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其余证据材料中存在的瑕疵问题,公安机关均作出了说明,存在的瑕疵尚不足以影响本案事实的实质性认定。
三、关于原判认定丁济建贩卖毒品的问题
针对丁济建及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丁济建构成贩卖毒品罪不当的意见,经查,吸毒人员周某某、何某1、何某2、李某某均证实曾多次在丁济建住所内购买毒品,其中周某某、何某1、何某2均在前来丁济建家购买毒品过程中被抓获,李某某亦在与丁济建联系购买毒品过程中被抓获,四人对丁济建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均作了证实,所证实贩卖毒品的种类、数量、价格、外观、分别为”881”或”WY”标识等内容客观,并与查获的毒品种类、外观及标识等情况印证。四名吸毒人员和丁济建之间相互作了辨认确认。另外还有何某3的证言可证实何某2向丁济建购买毒品的事实,刘某的证言可证实李某某前往龚××小区购买毒品的事实。公安人员从丁济建住所内还查获了4000元毒资。丁济建所持手机与何某1、何某2、周某某、李某某等人有频繁电话联系。丁济建在第三、五、七次讯问中亦供认了其曾贩卖毒品给周某某、何某1、何某2、李某某的事实。上述证据相互印证,已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丁济建实施了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上述意见不能成立。
针对丁济建及辩护人提出从丁济建家中查获的毒品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论处的意见,经查,在卷证据足以证实丁济建向他人贩卖毒品,公安人员根据工作中掌握的线索将其抓获,从其住所内查获了毒品。根据法律规定,从贩毒人员的住所等处查获的毒品应认定为其用于贩卖的毒品。上述意见不能成立。
四、关于原判认定丁济建容留他人吸毒的问题
丁济建及辩护人提出,丁济建从2017年2月20日开始居住于保山市隆阳区龚××小区××区××号房间,原判认定其从2016年即开始在此处容留他人吸毒不当。
经查,二审庭审中经质证确认的丁济建之母何某4于2018年5月2日所作的证言证实,丁济建从2016年10月开始单独居住于该房,平时该房由丁济建本人支配使用,在卷还有房屋租赁合同证实丁济建验收接房的时间为2016年5月3日;吸毒人员周某某、何某2、李某某证实,从2016年12月中旬开始即多次在此处向丁济建购买毒品,之后为满足毒瘾当场吸食;其中吸毒人员周某某即是在该处吸食毒品过程中被抓获。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实丁济建容留多人吸食毒品的犯罪事实。上述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五、关于丁济建是否构成立功的问题
丁济建辩称,其到案后配合公安机关抓获了十多名吸毒人员,有重大立功表现。
经查,二审中经质证确认的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材料证实,丁济建到案后,确有配合公安机关抓捕多名吸毒人员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可认定为立功。丁济建配合公安机关抓捕的系吸毒人员,吸毒行为系违法行为,故丁济建的配合行为并不符合立功的构成要件,其不具有立功情节,但可认定为有悔罪表现。
六、关于毒品数量认定问题
在卷的提取笔录、鉴定意见、称量笔录等证据材料证实,公安人员从丁济建家中一个棕色塑料瓶中查获了藏匿于其中的晶体状可疑物和红色片剂状可疑物。其中13.82克红色片剂状可疑物系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91克白色晶体状、红色粉末状混杂的可疑物中分别检出薄荷醇和甲基苯丙胺成分。该部分混杂物是否应计入丁济建贩卖的毒品数量中,影响对本案犯罪事实的认定。
结合二审庭审中鉴定人、有专门知识的人当庭提供的证言,本院审查认为,薄荷醇是一种有机化合物,呈无色晶体状或粒状,有麻醉、清凉作用,近年来常被吸毒人员用于添加到甲基苯丙胺片剂中,以增加吸食口感。该物品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毒品种类,亦不属于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其不具有毒品必须具备的依赖性、危害性和违法性。本案中,物证照片证实,查获的晶体状薄荷醇中还混杂有微量的红色粉末状甲基苯丙胺片剂,但公安机关证实,该部分可疑物已送检消耗,现已不具备查清混杂物中各自数量的条件,导致该部分可疑物中所含甲基苯丙胺片剂的具体数量不清。从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出发,该1.91克晶体状薄荷醇和微量粉末状甲基苯丙胺片剂的混杂物不应计入丁济建贩卖的毒品数量之中。据此,本案查获的甲基苯丙胺片剂数量应为39.21克,丁济建已贩卖给他人的甲基苯丙胺片剂数量为10.1克,全案认定丁济建贩卖的甲基苯丙胺片剂数量应为49.31克。
七、关于原判量刑是否适当的问题
丁济建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量刑过重,经查,丁济建贩卖的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数量共计为49.31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同时在卷证据证实,丁济建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至案发前,多次向多人贩卖毒品,犯罪情节严重,其贩卖毒品后又容留他人在其住所吸食毒品;一、二审庭审过程中丁济建均不承认该两项犯罪。综合考虑丁济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原判对丁济建以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及所判附加刑的种类、数额均不当,应予改判。原判对丁济建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所作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本院认为,上诉人丁济建无视国法,为牟取非法利益,多次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丁济建容留吸毒人员在其住所吸食毒品,其行为还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依照法律规定,应对其数罪并罚。
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和量刑均不当。丁济建的上诉理由、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检察员的出庭意见中与本案事实相符的部分,本院予以采纳,其余部分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第三百五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05刑初268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丁济建所犯贩卖毒品罪的定罪及所犯容留他人吸毒罪的定罪量刑部分,第二项中对查获财物的处理部分;
二、撤销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05刑初268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丁济建所犯贩卖毒品罪的量刑部分,第二项中对查获毒品的处理部分;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丁济建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4月11日起至2032年4月10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四、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39.21克依法予以没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云霞
审 判 员 杨丽娟
审 判 员 庆 文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潘晓辉
书 记 员 李 姣
书 记 员 庞 鹏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