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王瑞

法院: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民一庭

电话:

王瑞,女, 1983 年 6 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入额法官。2005 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取得法学学士学位。2011 年 3 月,通过选拔考试由最高人民法院推荐赴清华大学和美国天普大学学习,于 2012 年 11 月取得美国天普大学法学硕士学位。2014 年,承办的知识产权案件被昆明中院评为精品案例。2014 年,参与并完成“昆明市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对策研究”课题,调研成果获昆明市政法调研优秀调研论文二等奖。2017 年1 月,轮岗至民一庭从事民商事案件审判工作。擅长审判领域:知识产权、涉外商事案件、民商事案件。

2 裁判要旨

在涉及校园欺凌的侵权案件中,无论被侵权人成年或未成年,过失相抵规则均可适用。具体适用过程中,在判断被侵权人是否存在过失时,应当充分考虑法律对于民事行为能力的既有规定、学生的心智身体发育状况、事件的紧迫及危险程度等因素。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该案审理查明案件事实清楚,判决书说理逻辑严谨、层次清晰、论证有力,文书制作格式规范。该案审判的亮点在于:在我国民法对过失相抵规则的规定较为原则及概括的情况下,法官从过失相抵规则的法理基础出发,肯定了过失相抵规则在校园欺凌侵权案件中的适用。在分析过失相抵规则的构成要件、判断标准的基础上,结合校园欺凌侵权案件主体、行为的特点,综合考虑过失相抵规则的立法目的、保护未成年人的基本原则,提出了在校园欺凌侵权案件中,对于被侵权人是否存在过失进行判断时,法官自由裁量应当考量的因素。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王媛、王雯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01民终597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媛,女,1998年2月1日生,汉族,住昆明市盘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妍菁,云南建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外霞,云南建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雯,女,1997年12月8日生,汉族,住昆明市五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花凤第,云南登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严梦婉,女,1993年10月5日生,汉族,住昆明市五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潘慧,女,1998年4月10日生,汉族,住云南省安宁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住所地云南省嵩明县职业教育基地。
法定代表人:陈琦,该学校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凤平,云南东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媛、王雯因与被上诉人严梦婉、潘慧、昆明市卫生学校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嵩明县人民法院(2018)云0127民初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0月22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王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妍菁、罗外霞,上诉人王雯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花凤第,被上诉人昆明市卫生学校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凤平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严梦婉、潘慧经本院依法送达开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决定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王媛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四被上诉人连带赔偿上诉人的全部损失,上诉人自身不承担责任;二、四被上诉人承担精神损害赔偿金5万元;三、诉讼费由四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上诉人在事发时坐到窗边,是因为看到楼下的老师,希望向老师求助。上诉人在被上诉人的殴打、言语挑衅下,不可能很理智的考虑坐在窗边的危险性。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自身有过错过于片面;二、被上诉人的共同侵权行为给上诉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一审判决确认的2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过低。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针对上诉人王媛的上诉,王雯辩称,损害后果应当与侵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王媛的损害后果是其自己故意或者过失导致的,和王雯没有直接的关系,王雯不应承担责任。
昆明市卫生学校辩称,一、王媛的坠楼是王雯、严梦婉、潘慧三人的共同行为所致,三人应当承担责任;二、伤残赔偿金本身就具有精神抚慰的性质,一审在判令赔偿伤残赔偿金的同时,确认精神损害赔偿金2000元并无不当;三、被上诉人已经尽到了相应的管理义务,但为了进一步改进管理方面的漏洞和不足,被上诉人愿意承担10%的赔偿责任。
上诉人王雯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二、诉讼费由王媛承担。事实和理由:一、王雯虽曾在厮打过程中对王媛实施了侵权行为,但王媛坠楼系发生在双方厮打结束后四五分钟。王媛坠落受伤的结果并非由王雯造成,该损害结果与王雯的侵权行为之间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二、王媛坠楼受伤系其自己所致,责任应由其自己承担;三、已生效的刑事判决书已明确认定,王雯主观上没有伤害王媛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导致王媛坠楼受伤的伤害行为,因此,上诉人不应就王媛坠楼受伤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针对上诉人王雯的上诉,王媛辩称,王雯等三人共同对王媛实施了侵权行为,该行为与王媛坠楼有直接关系。王雯本人积极帮助严梦婉,具有过错。且王雯等三人未构成刑事犯罪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承担民事责任。
昆明市卫生学校辩称,王雯等人和王媛之间发生冲突,双方没有采取正当的方式解决矛盾,故均应在本案中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严梦婉、潘慧未到庭答辩。
原审原告王媛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由四被告赔偿医疗费94862.64元、后期医疗费30000元、营养费9000元(100元/天×90天)、护理费22369.77元(426.79元/天×25天[ly07]120元/天×90天)、交通费2898.90元、误工费23220元(120元/天×21.5天×9个月)、残疾赔偿金114444元(28611元/年×20年×20%)、鉴定费25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原告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律师费30000元,共计人民币379295.31元,四被告负连带赔偿责任;二、由四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以下事实:原告王媛与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均系昆明市卫生学校杨林校区学生。原告王媛就读于该校2013级护理7班。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就读于该校2013级护理9班,且三人在校期间均居住在该校22栋宿舍楼274号宿舍。
2016年5月12日午饭后,原告王媛与同学李雪微、李奔琪、虞璐四人回学生宿舍,走到22栋宿舍楼时,遇被告潘慧叫原告王媛到274宿舍玩,原告王媛进入274宿舍,案外人李雪微、李奔琪、虞璐在宿舍外等候,几分钟后原告王媛离开274宿舍,因关门声音过大,被告严梦婉便怀疑原告王媛对其不满,遂追出宿舍在楼梯及三楼楼道内与原告王媛发生口角,被告严梦婉从楼道上拿了一个凳子欲砸原告王媛,在场的被告王雯、潘慧拉着被告严梦婉,案外人李雪微、李奔琪、虞璐将原告王媛拉进393号宿舍,双方停止争执。
十多分钟后,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手持宿舍衣柜挂衣服的小钢管,到393宿舍敲门,进入宿舍后被告严梦婉与原告王媛再次发生口角,被告严梦婉提出与原告王媛单打,原告王媛不同意,在此过程中,被告严梦婉用手中的小钢管打原告王媛头部,原告王媛也从桌子上拿起被告严梦婉等人摆放的钢管打被告严梦婉的脸部,之后被告王雯、潘慧也参与厮打,持续一分钟左右,案外人李雪微、李奔琪、虞璐将双方拉开,李奔琪让原告王媛到厕所躲避,原告王媛未进厕所,而站在厕所外的窗台处,被告严梦婉以其脸部被原告王媛打伤为由,要求原告王媛下跪道歉,原告王媛拒绝并走到窗户边,被告王雯见状上前关闭窗户、拉上窗帘,此时案外人杨康、杨灿进入393宿舍,被告严梦婉仍然要求原告王媛下跪认错,并用钢管指着原告王媛,原告王媛便爬上洗漱台打开窗户,坐在窗户边,面朝窗户外面,背部对着被告严梦婉等人,被告严梦婉用言语挑衅,原告王媛回头看被告严梦婉,再回头时不慎坠楼受伤。
当日,原告王媛被送往嵩明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天,开支救护车费450元、门诊费450元、住院费1727.3元,出院诊断为:1、头外伤;2、T12-L3椎体骨折;3、多处软组织损伤。出院医嘱为:转上级医院治疗。2016年5月14日,原告王媛转入昆明市延安医院住院治疗23天,开支门诊费195元、住院费88012.64元,出院诊断为:T12、L1、L2、L3骨折。出院医嘱为:1、避免下床负重行走,如需负重,建议佩戴支具;2、加强功能锻炼;3、术后1、2、3、6、12月来院复查X片,了解骨折愈合情况,并据骨折愈合情况决定拆除支具、取内固定时间;4、定期来院复查,不适随诊。2016年6月6日,原告开支固定支具费4000元。2017年5月31日,原告王媛在昆明市延安医院住院治疗5天,开支住院费12642.27元,出院诊断为:胸椎骨折术后骨性愈合。出院医嘱为:1、出院后继续卧床休息,隔2日手术切口换药,术后十四日专科医师检查后酌情拆线;2、建议近期避免过度负重及过度活动;3、定期门诊摄片复查(1.2.3个月);4、不适随诊。
2016年5月25日,经云南省嵩明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认定:原告王媛此次损伤为轻伤一级(其中椎体骨折构成轻伤一级,四肢软组织擦挫伤构成轻微伤)。2016年8月18日,原告王媛的损伤经云南云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1、胸腰部椎体骨折损伤为九(玖)级伤残;2、后期医疗费为人民币30000元;3、休息期为180日,护理期为90日,营养期为90日。开支鉴定费2500元。
2016年7月21日,嵩明县公安局以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为由对本案做出不立案决定,原告王媛不服申请复议,嵩明县公安局于2016年7月29日做出刑事复议决定书维持原决定,原告王媛向昆明市公安局申请复核,昆明市公安局于2016年8月31日做出中止刑事复核决定。2016年6月7日,嵩明县公安局对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均做出行政处罚,对被告严梦婉处以行政拘留十四日,罚款500元,对被告王雯、潘慧处以行政拘留十二日,罚款500元。2017年8月21日,嵩明县人民法院(2017)云0127刑初7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严梦婉无罪;被告王雯无罪;被告潘慧无罪。该判决现已生效。
另查明,在学校统一组织安排下,2013级护理、助产专业学生于2016年5月12日中午十一点以后离校,并在每栋宿舍楼安排了三位值班老师。在原告治疗期间,被告王雯的母亲向原告支付了500元,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向原告支付了6000元及垫付了医疗费1021.48元(该医疗费原告未诉请)。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因关门声音过大,被告严梦婉与原告王媛发生口角,经被告王雯、潘慧及案外人劝解,双方停止争执,但十分钟后,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手持宿舍衣柜挂衣服的小钢管又与原告王媛发生厮打,导致原告王媛坐在窗户边后不慎坠楼受伤,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对原告王媛的受伤均存在过错,应对原告所受伤害承担赔偿责任,且被告严梦婉应承担主要责任。原告王媛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具有一定的识别和预见能力,应当预见坐在窗户边的行为有一定的盲目性和危险性,对损害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可以适当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作为教育机构,未尽到充分的管理职责,有一定过错。综合全案情况,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就原告人身损害的各项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其中被告严梦婉负担原告损失的30%;被告王雯、潘慧各负担原告损失的20%;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负担原告损失的10%;原告王媛自行负担损失的20%。
对原告王媛主张的医疗费94862.64元,一审法院根据原告提交的相关住院病案、住院费用清单、医疗费票据等,认定医疗费为94834.94元;对原告主张的后期医疗费30000元及鉴定费2500元,因有鉴定结论及收费单据予以证实,故予以支持;对原告主张的营养费9000元,结合其伤情情况及鉴定报告,认定营养费为4500元(50元/天×90天);对原告主张的护理费22369.77元,原告虽提交了其父亲的收入证明,但未提交住院期间其父亲进行护理的相关证据,故支持的护理费为10854元(120.6元/天×90天);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2898.9元,酌情支持600元;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23220元,因原告受伤时系在校学生,也未提交相应的收入证明,故对该项主张不予支持;对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114444元,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认定2000元;对原告主张的律师费30000元,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原告以上损失共计259732.94元,被告严梦婉应负担77919.88元(259732.94元×30%);被告王雯负担51946.59元(259732.94元×20%),减去其母亲支付的500元,被告王雯应再行赔付原告51446.59元;被告潘慧应负担51946.59元(259732.94元×20%);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负担25973.29元(259732.94元×20%),减去其支付的6000元,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应再行赔付原告19973.29元;原告王媛自行负担51946.59元(259732.94元×20%)。综上所述,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四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王媛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81313.06元(其中,被告严梦婉赔偿原告王媛77919.88元,被告王雯赔偿原告王媛51446.59元,被告潘慧赔偿原告王媛51946.59元);二、被告严梦婉、王雯、潘慧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部分,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三、由被告昆明市卫生学校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原告王媛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9973.29元;四、驳回原告王媛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王媛提交了如下新证据:1.搜狐网、新浪网新闻截图;2.王媛在昆明市官渡区人民医院实习回执函、成绩评定。经质证,王雯对上述证据的三性均不予认可,昆明市卫生学校对证据1的三性不予认可,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但对证明内容不认可。本院认为,王媛提交的证据1系网页截图,其内容的来源及真实性均不能确认,故本院不予采纳。证据2中有相关机构的签章,且与昆明市卫生学校的陈述相一致,故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对于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王媛自身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是否存在过错,并应据此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二、王雯是否应就王媛的损失承担责任?三、严梦婉、王雯、潘慧及昆明市卫生学校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四、王媛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应如何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首先,严梦婉与王媛在楼道内发生争执经同学劝解后,王媛已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后系严梦婉、王雯、潘慧共同相约持小钢管进入王媛所在宿舍再次引发争执和厮打,故双方纠纷的再次发生并非由王媛引起,其没有过错;其次,王媛陈述其靠近并坐上窗台是为了向楼下的老师求助,结合其坠落前的现场状况、刑事案件中学校老师的证言,本院认为该陈述具有合理性,其靠近并坐上窗台的行为并无过错;最后,坐上窗台后,王媛不慎坠楼受伤,虽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王媛本应预见其行为的危险性,并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以避免损害后果的发生,但王媛在事件发生时,身处相对封闭的空间,面临的是多人的殴打、言语刺激挑衅,在此情况下,不能要求其以正常情况下普通人的认知水平进行理性判断。因此,根据事发时现场的情况,本院认为王媛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其上诉认为不应自行承担部分责任的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如上所述,王雯与严梦婉、潘慧共同持挂衣服的小钢管进入王媛所在宿舍,其本人亦对王媛实际实施了侵权行为。相对于王媛损害后果的最终产生,严梦婉、王雯、潘慧之前的行为在时间上具有连贯性,空间上具有同一性,损害后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具备因果关系,且三人的行为系一个整体,具有不可分性。故王雯应当对王媛的损失与严梦婉、潘慧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严梦婉、王雯、潘慧共同进入王媛所在宿舍,并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具有侵权的共同意思联络,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三人应当对王媛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而对于昆明市卫生学校,其与上述三人并无共同侵权的意思联络,而是基于未尽到充分的管理责任有一定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一审法院依据上述法律规定,确认昆明市卫生学校应当就王媛损失的10%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王媛上诉要求昆明市卫生学校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四个争议焦点,本案中王媛所受伤害经鉴定为九级伤残,本院综合考虑该损害后果及本案中各侵权人的过错程度、王媛自身无过错等相关因素,酌情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金数额为10000元。对于昆明市卫生学校的抗辩意见,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残疾赔偿金与精神损害赔偿金属于不同的赔偿项目。精神损害赔偿金是对被侵权人精神损害的抚慰,残疾赔偿金是物质赔偿。故昆明市卫生学校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除上述精神损害赔偿金,对于王媛的其他损失,各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项目及总金额257732.94元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媛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王雯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在判决当事人承担连带责任的同时又确认相应的责任份额,属于适用法律及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改判。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八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云南省嵩明县人民法院(2018)云0127民初91号民事判决;
二、由上诉人王雯、被上诉人严梦婉、潘慧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赔偿上诉人王媛各项损失共计240959.65元;
三、由被上诉人昆明市卫生学校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上诉人王媛各项损失共计20773.29元;
四、驳回上诉人王媛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198元,由上诉人王媛承担258元,由上诉人王雯、被上诉人严梦婉、潘慧共同承担846元,由被上诉人昆明市卫生学校承担94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2396元,由上诉人王媛承担119.8元,由上诉人王雯承担1467.55元,由被上诉人严梦婉、潘慧共同承担539.1元,由被上诉人昆明市卫生学校承担269.5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瑞
审判员 王思予
审判员 杨 雪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刘晏彤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