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胡洪春

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事审判庭 

电话:

2 裁判要旨

本案系一起涉案人数众多、规模庞大的的非法集资案件。一审判决针对团队犯罪与个人犯罪混同、非单位人员介绍投资业务、接受亲属投资、被告人任职的职务和时间段互有交叉等多种复杂情形,通过结合审计报告、被告人供述、银行流水等证据对各名被告人的犯罪数额进行了充分的查实和严密的论证,确定了认定犯罪数额的统一标准,并在此基础上结合自首、退赃等情节作出了适当的量刑。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犯罪数额的认定是审理非法集资案件的一大要点、难点。本案经过充分的证据查实和论证,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告人确定了统一、明确的认定数额标准,如:团队负责人对团队所有犯罪金额负责、独享佣金的非单位人员介绍的业务不计入犯罪数额、“夫、妻、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姐妹”范围内的亲属投资金额可以剔除、非任职时间段内的数额应当剔除。该标准为各名被告人的适当量刑提供了有力的依据,获得了被告人认罪服判的法律效果。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集资诈骗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1刑初103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普陀区真光路1473弄3号6层6088室,实际经营地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00号环球金融大厦72层,法定代表人邹远胜。
诉讼代表人邹远华,男,1982年12月1日生,系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单位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朱枫公路3533弄2号1幢2层B区256室,实际经营地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路640号4层,法定代表人宋皓。
诉讼代表人李斌,男,1982年8月3日生,系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人邹远胜,男,1984年4月20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中民信系单位实际控制人,户籍地湖北省蕲春县,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7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辩护人邹华恩,上海东方环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龚晶晶,男,1986年12月16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户籍地湖北省蕲春县,住上海市杨浦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27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辩护人李峰、孙鸿,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蔡勇,男,1965年6月23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副总经理,户籍地上海市黄浦区,住上海市普陀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朱惠亮,上海市白玉兰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陈金荣,男,1963年2月1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副总经理,户籍地上海市普陀区,住上海市普陀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龙晓莉,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陈菊英,女,1954年7月1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副总经理,户籍地上海市虹口区,住上海市宝山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万通升,上海知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施怡,女,1970年10月4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户籍地上海市杨浦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27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俞玮月,上海思义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胡士蕾,女,1969年4月28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人员,户籍地上海市徐汇区,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27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移东,上海名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翠,女,1984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人员,户籍地安徽省蒙城县,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鹏飞,上海申企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祝丹丹,女,1981年7月3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业务员,户籍地上海市崇明区,住上海市。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曹剑桥,安徽润天(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黄秋红,女,1964年5月11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业务员,户籍地上海市虹口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白云泽,上海济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龚皓,女,1972年7月17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业务员,户籍地上海市杨浦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黄勐,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宋皓,男,1973年8月5日出生,汉族,大学肄业,系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吕震风,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蒋金连,女,1971年2月14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部门主管,户籍地上海市奉贤区,住上海市奉贤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洪波,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周大昕,男,1968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系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部门主管,户籍地上海市奉贤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严锋,上海峰京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谢敏,女,1958年6月28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系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部门主管,户籍地上海市松江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刘忠宝,上海市树声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杜平,男,1981年1月4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部门主管,户籍地上海市宝山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濛,上海思义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沪检一分诉刑诉[2017]10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被告人邹远胜、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于2017年11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10、11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高静、朱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和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诉讼代表人邹远华、李斌、被告人邹远胜、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及辩护人邹华恩、李峰、孙鸿、朱惠亮、龙晓莉、万通升、俞玮月、陈移东、李鹏飞、曹剑桥、白云泽、黄勐、吕震风、张洪波、张严锋、刘忠宝、李濛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依法延期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指控:2013年起,被告人邹远胜先后在上海成立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等“中民信系”企业。2015年6月至2016年7月间,为牟取非法利益,由“中民信系”企业实际控制人邹远胜决定,采用招募有限合伙人、债权转让等形式发售虚假理财产品,在董事长助理被告人龚晶晶的协助下,通过对外委托的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久公司)、对内自有业务团队向社会公开销售。其间,“中民信系”企业以投资Y公司房地产等项目为名,承诺9%-13%的年化收益,通过电话推销、召开宣讲会等方式招揽630余名投资人购买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一期)、(二期)等数种理财产品,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48亿余元。至案发,未兑付630余名投资人本金累计2.33亿余元。
在非法集资过程中,被告人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分别参与非法吸收公众资金2.48亿余元、1,844万元、1,844万元、1,844万元、3,094万元、797万元、500万元、981万元、331万元、166万元、3,665万元、1,203万元、337万元、302万元、245万元。
案发后,被告人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均在电话通知后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
针对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下列证据材料:工商登记资料、相关协议、合同、银行账户收支明细及往来凭证、“中民信系”企业宣传资料等书证;上海XX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意见书等鉴定意见;刘某1、龙某等证人证言;陈某、陆某、丁某等被害人的陈述;邹远胜、龚晶晶、宋皓等16名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邹远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2.33亿余元,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百条之规定,应以集资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且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作为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等“中民信系”企业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单位鼎久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宋皓、被告人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作为被告单位鼎久公司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应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且数额巨大。鉴于鼎久公司、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等被告单位和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庭审中,被告人龚晶晶否认其参与本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故公诉机关当庭撤回对其自首的认定。
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代表人认为起诉指控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非法集资的事实不属实,但对证据没有异议,恳请法院依法查处。
被告人邹远胜对起诉指控其犯有集资诈骗罪的事实和罪名均有异议,辩称:本案系被告人龚晶晶一手操控,他并未参与,故不构成犯罪。辩护人辩称:本案募集资金指向的项目并非虚构,邹远胜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故应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论处。
被告人龚晶晶对起诉指控其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事实和罪名均有异议,辩称:其并非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没有领导和指使员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辩护人辩称:龚晶晶并不具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不应作为单位犯罪的其他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单位鼎久公司的诉讼代表人和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对起诉指控的事实、罪名、证据均无异议。上述被告人的辩护人辩称:各名被告人具有自首、退赔、初犯偶犯、自身亦在本案中遭受投资损失等情节中的全部或部分情节,提请法庭对各名被告人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在庭审中,施怡的辩护人提供了施怡向被害人退赔72万余元等证据;胡士蕾的辩护人提供了胡士蕾向施怡等人转付佣金和获得部分被害人谅解等证据;张翠的辩护人提供了张翠向被害人退赔6万元和获得部分被害人谅解等证据;祝丹丹的辩护人提供了祝丹丹向被害人退赔10万元的证据;周大昕的辩护人提供了周大昕向被害人退赔238万余元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
自2013年起,被告人邹远胜以其本人和被告人龚晶晶等为股东,先后成立了以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为核心,包括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上海A有限公司、Z企业(有限合伙)在内的15家公司和4家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统称为中民信系单位),并予实际控制。
被告单位鼎久公司于2013年3月成立,经营范围包括资产管理、投资管理等,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均系被告人宋皓。
自2015年6月起,被告人邹远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决定以其实际控制的Z企业(有限合伙)、上海A有限公司、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等中民信系单位的名义,以债权转让、招募有限合伙人入伙等为由,利用承诺9%-13%的预期年化保本付息收益和虚构Y公司等单位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等方法为诱饵,指使自有业务团队和被告单位鼎久公司销售团队等通过随机拨打电话、发广告、宣讲会、业务员自带客户等方式向社会吸引630余名投资人购买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等非法理财产品,非法集资2.48亿余元。至案发,造成上述被害人经济损失共计2.33亿余元。
在上述非法集资过程中,被告人龚晶晶担任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在被告人邹远胜的指示下负责上传下达、保管合作协议等资料、召集并主持中高层管理会议、统计销售业绩、收付资金等事务。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等人负责中民信系单位销售理财产品工作。被告人施怡虽非中民信系单位的员工,但挂靠在胡士蕾下介绍客户购买上述理财产品,并从胡士蕾处接收相应佣金。被告人宋皓全面负责鼎久公司的经营管理业务。被告人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负责鼎久公司的理财产品销售工作。鼎久公司、龚晶晶、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分别参与非法吸收资金3,665万元、2.48亿余元、3,665万元、1,203万元、337万元、302万元、245万元、1,884万元、1,884万元、1,884万元、3,094万元、797万元、500万元、981万元、331万元、166万元。
案发后,被告人龚晶晶、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先后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自行投案,除龚晶晶在庭审中否认其参与起诉指控的事实外,其余14名被告人均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分别退缴18万元、7万元、17.73万元、20.75万元、19万元、7.5万元、5万元、1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和辩护人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下列证据证实被告单位的基本情况和各名被告人的任职情况:
1.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A有限公司、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Z企业(有限合伙)等15家公司和4家有限合伙企业的营业执照、工商登记和变更资料等证实:上述单位的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股东构成等情况。其中,邹远胜担任了1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3家合伙企业股东的委派代表,龚晶晶担任了1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1家合伙企业股东的委派代表。
2.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龚皓、黄秋红、祝丹丹、施怡、胡士蕾、张翠、宋皓、周大昕、蒋金连、杜平、谢敏的供述、证人韩某、刘某1、李某、龙某、邹远华、周某、沈某、明某、桑某、王某、杨某2证言、证人杨某1提供的证明材料证实:被告人邹远胜系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等中民信系单位的实际控制人,被告人龚晶晶系董事长邹远胜的董事长助理,部分员工向邹远胜汇报工作,部分员工向邹远胜和龚晶晶汇报工作,公司报销要经过邹远胜的同意。
3.公安机关查获的标题为《中民信控股》的宣传资料证实:该资料上刊载了被告人邹远胜代表中民信系单位参加对外经济交流活动的照片。
4.证人饶某(被告人邹远胜的外甥)的证言、相关工商资料、饶某名下招商银行上海联洋支行尾号4129账户的交易明细等证实:被告人邹远胜在上海做生意期间,曾向他借过身份证和一张招商银行借记卡。Z企业、中民信投资有限公司等部分中民信系单位的工商注册资料中,查见饶某为股东或监事。饶某名下的招商银行卡亦有9,000余万元的收支,交易对象包括了上海A有限公司、Z企业等中民信系单位以及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龚晶晶、胡士蕾、黄秋红、施怡、宋皓、祝丹丹等。
5.公安机关查获的中民信公司备忘录和编号为ZMX-AD-001的《会议纪要》证实:被告人龚晶晶系上述备忘录签名的高管之一,系上述《会议纪要》的会议主持。
6.被告人龚晶晶供述证实:其进公司后担任首席技术官,为中民信系单位建设“P2P”平台网站,后来成为董事长助理,主要负责为关联企业员工上传下达;受邹远胜委托召集公司中层和部分高层的管理会议,传达邹远胜的指示,并将与会者汇报的情况反馈给邹远胜以待其进一步指示;根据邹远胜的要求和指示对部分销售人员的业绩情况进行统计后反馈给邹远胜,再将业绩情况反馈给财务和其他部门。一开始销售人员找他反映情况并汇报相关业绩,但有的请求和希望他转告给邹远胜后没有回应,导致后期销售人员均直接向邹远胜汇报;在邹远胜的安排下办理了个人招行和建行银行卡为邹及其指定公司等走账。
7.被告人邹远胜到案后对其系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股东以及曾与刘某1洽谈并由其以中民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义与Y公司签订了三份协议,发行理财产品的事实作过供认,但之后全部予以否认。
8.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的供述证实:蔡勇、陈金荣、陈菊英均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销售部副总经理,3人系一个销售团队,团队中有祝丹丹、黄秋红、龚皓等业务员。胡士蕾、张翠系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施怡虽非中民信系单位的员工,但挂靠在胡士蕾下面介绍客户购买中民信系的理财产品,并从胡士蕾处接收佣金。
9.鼎久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情况说明》等证实:鼎久公司的工商注册登记情况。
10.被告人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的供述证实:宋皓系鼎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实际负责人,全面负责管理鼎久公司的经营业务。周大昕、蒋金连、杜平、谢敏均系鼎久公司在各区域销售部门的负责人。
二、下列证据证实中民信系单位非法销售理财产品的事实:
1.被告人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龚皓、黄秋红、祝丹丹、胡士蕾、张翠的供述、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中民信系单位发行过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中屿并购基金、中屿分散基金、中房·中瑞八达岭养老基地项目等理财产品。
2.下列证据证实中民信系单位发售虚假的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理财产品:
(1)公安机关查获的上海B有限公司的宣传资料证实:上述宣传资料中包含了“中屿股权投资基金的项目系以地方政府财政承诺,央企、国企、上市公司或子公司连带责任担保,以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央企、国企、上市公司或子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还款来源。”等内容。
(2)公安机关查获的中屿基金之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的宣传资料证实:上述宣传资料中包含了“资金去向为Y公司主营业务扩张,稳固领先地位,还款来源为崇明通用昱墅待售楼盘销售回款(保守估计21亿)以及嘉定通用国际待售楼盘销售回款(保守估计10亿),担保措施为上海C有限公司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等内容。
(3)证人刘某1的证言、公安机关出具和调取的《关于商请确认有关事项的函》《投资框架协议》、Y公司和通用地产有限公司出具的3份《关于对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请求确认事项的复函》《通用昱墅买卖协议》《上海市商品房出售合同》、律师函等书证证实:
①Y公司从未向上级公司通用地产有限公司上报过与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合资成立“通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其他企业的请示,双方也不存在投资、合作关系。
②Y公司在崇明有“通用昱墅”项目,在嘉定银南翔CBD核心区有“通用国际”项目,均未引进投资方,也没有通过社会企业对外进行项目融资,从未向任何企业、个人允诺将上述两个项目的销售款作为“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投资者的投资本金及利息回报的来源。
③Y公司从未与Z企业签订过《投资框架协议》。
④Y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上海D有限公司与中民信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通用昱墅房屋买卖协议》,因中民信投资有限公司未按约支付5,800万元定金,仅支付了1,000万元意向金,经律师发函催款无果后,解除了该协议。而后,双方签订了《上海市商品房出售合同》,由被告人邹远胜指定的Z企业买下一套别墅,上述已经支付的1,000万元转为购房款。
(4)被告人宋皓、蒋金连的供述证实:被告人邹远胜向宋皓等人提出要以中民信与央企Y公司在崇明地区合作开发的房地产项目进行融资,并称中民信即将与Y公司成立通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前由Y公司作为还款担保,成立后由通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保还款;还款来源包括通用地产在崇明、南翔开发房地产项目的销售款。同时,邹远胜还向众人出示了一份Z企业(有限合伙)和通用地产于2015年4月签订的《投资框架协议》,协议书盖有Y公司的公章。
(5)被告人龚晶晶的供述、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Y公司提供的公章样本证实:龚晶晶没有看到或听到被告人邹远胜与Y公司的人员见面或由龚晶晶代为安排行程。邹远胜让龚晶晶保管的《投资框架协议》经鉴定,其中所盖Y公司的印文与该司提供比对的样本上的同名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
(6)证人应某(上海D有限公司营销部经理)、陈某[W公司原业务员]的证言证实:他们并不知道Y公司与中民信系单位的合作关系,在销售中接待客户时也没有作过相关宣传。
(7)上海市浦东新区XX室于2016年7月20日出具《企业档案查阅证明》证实:没有上海C有限公司的注册登记信息。
(8)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上海A有限公司销售过“元丰宝2号”等理财产品,该产品是和中民信系单位在本市崇明与通用地产公司合作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挂钩的,客户资金也是投向房地产。
3.中屿基金之中屿并购1号基金的宣传资料、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中屿并购1号基金”,规模3个亿,首期融资9千万,托管人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基金管理人为上海B有限公司。在融资1千万余元后,因募集用途与申请的私募基金范围不符合,导致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将融资款全部返还客户,项目终止。
4.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中民信系单位还曾发行过中屿分散基金的理财产品,该基金申请了私募基金牌照,募资用于投资证券二级市场(炒股),但由于邹远胜没有劣后资金保障,即亏损后中民信公司要优先偿还客户本息,所以他不同意发行,与邹远胜有过矛盾。
5.证人杨某2的证言证实:他进入中民信控股有限公司后负责上海XX中心项目及天津汤臣“津湾一品”房地产项目的收购谈判工作,都没有正式签约。
6.证人龙某的证言证实:他曾帮助被告人邹远胜在上海找过一个大连路新兴商务楼大厦项目,但还在洽谈中。据他所知中民信集团及关联企业除河北怀来县的八达岭项目外,没有其他项目了。
三、下列证据证实本案非法集资的事实
1.被告单位鼎久公司提供的《合作协议》《鼎久公司各代理商募资情况一览表》、被告人宋皓、周大昕、蒋金连、杜平、谢敏的供述证实:2015年3月,鼎久公司与中民信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通过鼎久公司及与鼎久公司有合作的代理商在沪东地区向客户销售《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一期)》理财产品。
2.证人谢某(浙江E有限公司负责人)的证言及其提供的收入、支出、行政费用等明细、银行流水等证实:他成立的浙江E有限公司和鼎久公司是合作关系,主要是为鼎久公司在绍兴地区推荐一款《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一期)》理财产品,并按销售总额提成。
3.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龚皓、黄秋红、祝丹丹的供述:公司的销售方式大部分是业务员自己原来在保险公司任职时手上熟悉的客户,也有小部分陌生客户是通过随机打电话、在小区发广告、邀请参加公司年会等方式认识熟悉后向他们销售的。
4.被告人张翠、胡士蕾、施怡的供述、证人刘某2提供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蔡勇等三人的团队基本都是通过开客户说明会、小区摆摊、请客户吃饭等方式进行销售;张翠则通过进入“游艇会”等高档社交圈结识客户再宣传推广。张翠又介绍胡士蕾进入该司销售理财产品,胡士蕾还联系施怡、刘某2“飞单”给她(即施怡、刘某2挂靠在胡士蕾下介绍客户购买中民信系单位的理财产品,并从胡士蕾处获取佣金)。
5.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上海A有限公司通过开项目宣讲会或员工联系家属、亲友等方式销售“元丰宝2号”等理财产品。
6.被害人陈某等人提供的报案人信息登记表、陈述笔录、身份证明、转帐凭证复印件、投资合同等证实:被害人听信销售人员所作保本付息、有央企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等虚假宣传而购买本案理财产品的经过。
7.被告人谢敏、周大昕、蒋金连、龚皓、陈菊英、黄秋红、陈金荣的供述和投资合同证实:上述各名被告人自购或介绍亲友购买本案理财产品的情况。
8.被告人邹远胜的供述证实:公司募资有两种方式。一是销售代理,公司不管其销售方式,佣金是本金的17-18%左右;二是公司销售团队,通过打电话、发广告、业务员找原先手上的客户以及熟人、亲戚、朋友之间互相介绍等方式销售。其中,一部分是原来做保险的,领头人是陈金荣、蔡勇、陈菊英;另一部分是高净值团队,领头人是胡士蕾,主要通过原来保险圈子把高端客户介绍过来购买理财产品。
9.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中民信系单位收取陈某等637名被害人共计24,898万元投资款。按照项目分为: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一期)、(二期)募集了22,266万元;中屿分散投资1号基金理财计划经上海中屿裕都财富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账户募资599万元;中屿并购1号基金经中民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账户募资1,022万元;元丰宝贰号、元丰宝贰号-四季丰、四季丰II经上海A有限公司以及Z企业(有限合伙)募资976万;合同未表明投资项目及理财产品信息的35万元。
被告人张翠、胡士蕾、施怡、陈金荣、陈菊英、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周大昕、蒋金连、谢敏参与的数额分别为500、797、3,094、261、157、981、398、171、863、465、1,253、302万元。前述数额中存在部分被告人向亲友吸收资金的情况,分别为谢敏312万元、周大昕128万元、蒋金连87万元、龚皓5万元、陈菊英20万元、黄秋红67万元、陈金荣32万元。杜平退还投资人钱款245万元。
四、下列证据证实本案案发情况、查扣情况、退赔情况
1.证人鲁某的证言及报案书、公安机关出具的《立案决定书》《案发经过》证实:被告人邹远胜系被抓获到案。其余被告人均系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到案,且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于2017年2至3月间被取保候审,其中被告人龚晶晶又于同年9月11日被逮捕。
2.公安机关出具的《冻结存款通知书》《查封决定书》证实:侦查机关冻结了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尾号为0802的招商银行账户、被告人邹远胜在中信证券尾号为7477和0142的资金账户、被告人龚晶晶在中信证券尾号为7711的资金账户和建设银行尾号为1494的银行账户,查封了位于本市崇明区XX镇XX公路XX弄XX号的房产。
3.被告人施怡、张翠、祝丹丹、周大昕的辩护人提供的证据材料证实:施怡退赔被害人72万余元;张翠退赔被害人6万元;祝丹丹退赔被害人10万元;周大昕退赔被害人238万余元。
4.本院代管款单据证实:被告人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分别退缴18万元、7万元、17.73万元、20.75万元、19万元、7.5万元、5万元、1万元。
综合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本院评析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邹远胜所提其并未参与本案事实,故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查获在案的中民信系单位宣传资料、证人证言等大量证据证实邹远胜接受员工汇报工作、批准财务人员报销、决定资金用途和参与对外洽谈经济业务等。查获在案的相关工商资料反映邹远胜担任了本案绝大多数中民信系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股东委派代表。结合饶某(邹远胜的外甥)所作曾将身份证和招商银行卡出借给邹远胜的证言和饶某自身担任了部分中民信系单位的股东、监事等以及上述银行卡内有9,000余万元资金进出等情况,上述证据足以证实邹远胜操纵注册并实际控制了本案中民信系单位等,系在犯罪中起决定、授意、指挥等作用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据此,上述辩解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二、关于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代表人所提起诉指控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非法集资的事实不属实和被告人邹远胜的辩护人所提本案募集资金指向的项目并非虚构、邹远胜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首先,占本案非法集资总额近90%的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所指向的“通用昱墅”项目虽然真实存在,但该项目的所有方Y公司和中民信系单位并不存在投资、合作关系,而且所谓双方签订的《投资框架协议》亦系虚假,故应当认定中屿·通用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系虚假的理财产品。至于本案其他理财产品,或因募集资金用途与申请的私募基金范围不符被基金托管人终止,或无明确的资金用途和主管机关审核。因此,本案中民信系单位所发售理财产品均系非法理财产品。结合中民信系单位在销售上述非法理财产品时作保本付息和有其他公司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等虚假宣传,故应当认定中民信系单位采用诈骗方法进行非法集资。其次,现已查明中民信系单位共吸收公众资金2.48亿余元,其中用于支付员工款项、兑付被害人本息、提现、消费等的消耗性支出即达1.7亿余元,且邹远胜到案后拒不交代剩余7,000余万元赃款去向,故应当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最后,邹远胜系中民信系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以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的名义实施犯罪,犯罪所得归单位所有,故应当以集资诈骗罪追究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刑事责任。据此,上述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三、关于被告人龚晶晶所提其并非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没有领导和指使员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辩护意见以及辩护人所提龚晶晶并不具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不应作为单位犯罪的其他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第一,被告人蔡勇、张翠、宋皓等人的供述证实龚晶晶具有董事长助理的身份,部分员工需向他和邹远胜汇报工作。第二,被告人胡士蕾的供述证实龚晶晶分管销售工作,还曾指示对一个需要撤回购买理财产品的客户收取5万元退款手续费。第三,公安机关查获的相关公司备忘录和《会议纪要》证实,龚晶晶曾主持会议,并以高管身份在备忘录上签名。第四,龚晶晶到案后的供述对其工作职责和所起作用做了详细的供述。综上所述,龚晶晶不仅在主观上明知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的职责、地位,而且在客观上实施了领导公司员工非法集资的行为。据此,上述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均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邹远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2.33亿余元,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单位),且属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对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判处罚金,对邹远胜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鉴于本案被害人人数多达600余名,经济损失达2.33亿余元,且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和邹远胜均无退赃表现,结合邹远胜到案后拒不交代巨额资金去向,认罪态度极差,故依法应当对邹远胜予以严惩。
被告人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作为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等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参与中民信系单位非法集资活动,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均属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龚皓应当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龚晶晶虽能自动投案,但当庭否认参与犯罪事实,故依法不应当认定其具有自首情节,结合其无退赔等情节,依法应予惩处。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均系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各自犯罪事实,故依法均认定具有自首情节。结合各名被告人的退赔、退缴和认罪悔罪等情节,本院决定对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均予以减轻处罚,对龚皓予以从轻处罚,并对蔡勇、陈菊英、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均适用缓刑。
被告单位鼎久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宋皓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积极参与中民信系单位非法集资活动,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系共同犯罪,且不予区分主从犯。鼎久公司、宋皓、蒋金连均属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依法应当对鼎久公司判处罚金,对宋皓、蒋金连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周大昕、谢敏、杜平应当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均系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各自犯罪事实,故依法应当认定鼎久公司和各名被告人均具有自首情节。结合鼎久公司和各名被告人于案发后均能积极退赔、退缴,弥补大部分被害人经济损失,且能认罪悔罪,本院决定对鼎久公司、宋皓、周大昕、谢敏、杜平均予从轻处罚,对蒋金连予以减轻处罚,并对各名被告人均适用缓刑。
公诉机关起诉指控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和被告人邹远胜均犯集资诈骗罪、被告单位鼎久公司和被告人龚晶晶、蔡勇、陈金荣、陈菊英、施怡、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龚皓、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均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支持。
为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保障公民合法财产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百条、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犯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
(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二、被告单位鼎久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三、被告人邹远胜犯集资诈骗罪(单位),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万元。
(刑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四、被告人龚晶晶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11日起至2023年9月10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五、被告人蔡勇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六、被告人陈金荣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30日起至2019年12月29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七、被告人陈菊英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八、被告人施怡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30日起至2020年12月29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九、被告人胡士蕾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被告人张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一、被告人祝丹丹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二、被告人黄秋红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三、被告人龚皓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30日起至2018年9月29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四、被告人宋皓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五、被告人蒋金连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三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六、被告人周大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七、被告人谢敏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八、被告人杜平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付。)
十九、追缴被告单位中民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邹远胜违法所得人民币二亿三千三百七十八万八千四百六十二元三角三分,发还被害人。
被告人蔡勇、陈菊英、胡士蕾、张翠、祝丹丹、黄秋红、宋皓、蒋金连、周大昕、谢敏、杜平回到社区后,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服从监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劳动,做一名有益社会的公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胡洪春
人民陪审员  闻富国
审 判 员  吴循敏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李 君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
【集资诈骗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条
【单位犯金融诈骗罪的处罚规定】单位犯本节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可以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七条
【对死刑、无期徒刑罪犯剥夺政治权利的适应】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
【犯罪物品的处理】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
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
【适用条件】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三条
【考验期限】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
(二)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30人以上,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150人以上的;
(三)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
(四)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
(一)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
(二)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10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500人以上的;
(三)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250万元以上的;
(四)造成特别恶劣社会影响或者其他特别严重后果的。
非法吸收或者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以行为人所吸收的资金全额计算。案发前后已归还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酌情考虑。
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于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十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实施本法解释第二条规定所列行为的,应当按照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
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
(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
(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
(六)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
(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
(八)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集资诈骗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应当区分情形进行具体认定。行为人部分非法集资行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行为人部分非法集资行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对该部分非法集资行为所涉集资款以集资诈骗罪处罚;非法集资共同犯罪中部分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他行为人没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共同故意和行为的,对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行为人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
十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
个人进行集资诈骗,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较大”;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巨大”;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
单位进行集资诈骗,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较大”;数额在1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巨大”;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
集资诈骗的数额以行为人实际骗取的数额计算,案发前已归还的数额应予扣除。行为人为实施集资诈骗活动而支付的广告费、中介费、手续费、回扣,或者用于行贿、赠与等费用,不予扣除。行为人为实施集资诈骗活动而支付的利息,除本金未归还可予折抵本金以外,应当计入诈骗数额。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