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樊志强

法院: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执行二庭

电话:

樊志强,男,1986年生,汉族,大学本科学历,现任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二庭法官助理

2 裁判要旨

被执行人拒接执行法官电话,拒不到法院履行相关法律义务,拒不配合法院执行工作的顺利开展,故意拖延执行程序的向前推进,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拍卖机构依据法院的委托,在被执行人拒接电话的情况下,通过被执行人留存的联系方式以短信形式向被执行人告知拍卖事宜,可以认定该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五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于拍卖日到场”的规定。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在今年周强院长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明确指出执行难主要表现在“查人找物难”、“财产变现难”等四大难上,被执行人故意逃避执行盛行,许多被执行人打着法律的旗号,竭尽一切办法寻找办案法官在执行过程中的各种不规范行为,对于及时兑现生效法律文书的权益形成了极大阻碍,本裁定不仅对于办案法官需要完善的执行措施予以提醒,又对想要通过拒不配合法院工作达到逃避执行目的的被执行人予以警戒。

5 专家评分

95

6 当前得票

0

殷晓萍、尚烨民间借贷纠纷执行裁定书

浏览量: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8)陕04执复56号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王炜琦,男,汉族,1947年9月15日出生,陕西省咸阳市人,住咸阳市秦都区。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马自强,男,汉族,1944年11月22日出生,陕西省咸阳市人,住咸阳市秦都区。
共同委托代理人:赵鑫,北京大成(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殷晓萍,女,汉族,1956年11月15日出生,住泾阳县,
被执行人:尚烨,男,汉族,1952年7月22日出生,住泾阳县,系被执行人殷晓萍之夫。
共同委托代理人:耿渭杰,系陕西为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王炜琦、马自强不服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2017)陕0402执异31号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并于2018年10月26日进行了听证,复议申请人王炜琦、马自强及委托代理人赵鑫、被执行人殷晓萍、尚烨及委托代理人耿渭杰到庭参加听证,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查明,本案的执行依据为本院作出的(2015)秦民初字第00829号民事调解书,内容为:一、被告殷晓萍、尚烨欠原告王炜琦、马自强借款125万元,由被告殷晓萍、尚烨向原告王炜琦、马自强2015年7月25日之前偿还本金25万元;2016年2月5日之前偿还本金50万元;2016年11月5日之前偿还剩余本金50万元。二、依据借款约定利息从2014年12月5日至2015年7月25日止为143750元;从2015年7月26日至2016年2月5日止为95000元;从2016年2月6日至2016年11月5日止为67500元,共计306250元。被告殷晓萍、尚烨按调解书确定的最后日期即2016年11月5日偿还本金,原告王炜琦、马自强仅要求两被告一次性还息20万元,其他放弃;否则,两被告按确定的20万元利息的双倍承担滞纳金即40万元。案件受理费16556元减半收取8278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殷晓萍、尚烨承担。
执行过程中,秦都区人民法院2016年3月14日作出(2016)陕0402执435-1号执行裁定书,冻结、划拨被执行人殷晓萍、尚烨银行存款1667037元或者扣留、提取其收入、查封、扣押、拍卖、变卖其相应价值的财产。后对已查封被执行人殷晓萍名下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金泰丝路花城锦园4栋二单元一层西户一套和泾阳县泾干镇东关8组东关北一巷24号房屋委托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评估。
2016年5月9日,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陕西中大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述房产进行评估。2016年5月25日,陕西中大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中段金泰丝路花城F4幢2单元20102室房屋出具的评估结果载明:产权人段晓萍(应为殷晓萍)的住宅证建筑面积164.9平方米,评估建筑面积164.9平方米,估价时点2016年5月23日(实地勘察之日),评估结果:截止估价时间2016年5月23日,估价对象市场评估价值为110.66万元(人民币大写:壹佰壹拾万零陆仟陆佰元整)。
2016年7月20日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接受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确定为咸阳市世纪大道××丝路××单元××室房屋拍卖公司。2016年8月3日委托法院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华商报B02版”全省法院司法强制拍卖公告发布专栏”发布序号为45的公告:标的物名称即所在地为咸阳市世纪大道金泰丝路花城F4幢2单元20102室(住宅带一小院),建筑面积164.9㎡;参考价110.66万元;保证金20万元;拍卖时间2016年8月19日;受托拍卖公司为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2016年8月24日,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对该房屋进行第一次拍卖,因无人竞拍流拍。
2016年8月24日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关于降低该房底价的报告转至该院,经合议庭合议评估并报该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同意在原评估价的基础上降低百分之十五即以94.1万元作为保留价进行第二次拍卖。
2016年9月7日,委托法院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华商报B02版”全省法院司法强制拍卖公告发布专栏”发布公告,序号为30,对咸阳市世纪大道金泰丝路花城F4幢2单元20102室(住宅带一小院)进行公开拍卖,公告载明标的物房屋建筑面积164.9平方米,参考价94.1万元;保证金15万元;拍卖时间:2016年9月23日10:00;报名电话:137××××2520刘,受委托拍卖公司咨询电话: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139××××0222王;法院监督电话:029-33575927李。
2016年9月23日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组织进行第二次拍卖,买受人樊玉成以人民币94.1万元竞买成交。但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未通知该院此次拍卖具体时间,该院未对此次拍卖活动进行监督,亦未直接书面通知被执行人殷晓萍、尚烨。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称:该公司于2016年9月7日致电殷晓萍130××××1160号码未接通,发短信至该电话号码,告知相关拍卖信息,包括拍卖时间为2016年9月23日10时的内容。
上述房屋拍卖成交后,2016年11月18日,秦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陕0402执435-3号执行裁定书:一、将被执行人殷晓萍名下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金泰丝路花城F4幢2单元20××02号房屋过户到买受人樊玉成(身份证号码:)名下。二、樊玉成应持本裁定书到房地产管理部门办理过户手续。2016年12月27日,该院作出(2016)陕04023执435-4号执行裁定书,将登记在被执行人殷晓萍名下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金泰丝路花城F4幢2单元20××02号房屋产权证号S0××05予以注销。
买受人樊玉成要求交付房屋,其后又私自撬换该房屋门锁。殷晓萍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屋内物品丢失。2017年4月10日该院书面通知樊玉成:本院在执行王炜琦、马自强申请执行殷晓萍、尚烨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樊玉成于2016年9月23日在西部产权交易所公开拍卖会上,以941000元竞买价依法拍得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丝路××单元××室房,但本院并未向樊玉成交付,而樊玉成私自将该房屋门锁换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限樊玉成在五日内将该房屋恢复原状,逾期一切法律后果自负。特此通知。
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在执行过程中,在对异议人名下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丝路××单元××室房屋(住宅带一小院)评估后,对异议人殷晓萍、尚烨没有依法发送房屋评估报告,违反《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限制和剥夺了异议人殷晓萍、尚烨提出异议的权利,致使异议人殷晓萍、尚烨后续救济权利丧失,进而使拍卖本身丧失合法性,对异议人殷晓萍、尚烨的合法权益造成了侵害。
2016年9月23日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组织第二次拍卖,尽管拍卖前已先期公告,但该拍卖公司未通知该院此次拍卖具体时间,导致该院未能对此次拍卖活动进行监督,亦未能直接书面通知被执行人殷晓萍、尚烨。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五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权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八十八条第二款”交拍卖机构拍卖的,人民法院应当对拍卖活动进行监督”的规定。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2016年9月23日进行的第二次拍卖严重违反拍卖程序,损害了异议人的利益。故应撤销依据陕中大评字(2016)431号评估报告进行的此次拍卖和该院据此作出的(2016)陕0402执435-3号、(2016)陕0402执435-4号执行裁定。综上,异议人殷晓萍、尚烨异议请求及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四十七条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八十八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并作出决定,裁定如下:一、异议人殷晓萍、尚烨异议成立。二、撤销2016年9月23日对殷晓萍名下位于咸阳市世纪大道金泰丝路花城F4幢2单元20102室(住宅带一小院)以房产证信息登记为准的拍卖行为。三、撤销本院作出的(2016)陕0402执435-3号执行裁定和(2016)陕0402执435-4号执行裁定书。
王炜琦、马自强向本院申请复议称,本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其他严重违反拍卖程序且损害当事人或者竞买人利益的情形”规定:首先,本案评估程序是由咸阳中院委托陕西中大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作出的。评估程序合法,评估价格客观公正,内容真实有效。复议被申请人并未列举证据证明评估机构、评估人员不具备相应的评估资质或者评估程序严重违法,而导致评估内容无效或应当重新评估的情形,秦都区人民法院认为没有依法送达房屋评估报告的程序瑕疵,不属于拍卖程序,更不足以达到严重违反拍卖程序,且损害当事人利益的情况;其次,本案拍卖程序系由咸阳中院依法委托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进行。拍卖程序全程由咸阳中院监督,不存在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八十条第二款之规定的情形;再次,本案拍卖标的物不存在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权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而复议被申请人在执行案款尚不足以支付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以自有资金竞买拍卖房产,未通知复议被申请人参加拍卖的程序瑕疵,不足以造成复议被申请人财产损失。更何况陕西汇丰拍卖公司2016年9月7日致电殷晓萍130××××1160号码,并发短信至该电话号码,告知相关拍卖信息,足以确认复议被申请人已经收悉。因此,本案不存在严重违反拍卖程序的情形;最后,本案双方当事人经历过诉讼、调解、执行、评估、拍卖多个法律程序,复议被申请人明显借逃避送达拖延执行的情形,不应成为认定执行程序违法的客观事实。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依法采取拍卖、变卖措施,是基于国家公权力的行为,具有公信力,竞买人通过法院的拍卖、变卖程序取得财产的行为,不同于一般的民间交易行为,对其受让所得的权益应当予以保护。综上,请求撤销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2017)陕0402执异31号执行裁定书。
殷晓萍、尚烨称,1、房产评估未告知复议被申请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六条”人民法院收到评估机构作出的评估报告后,应当在五日内将评估报告发送当事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当事人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对评估报告有异议的,可以在收到评估报告后十日内以书面形式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规定,对被执行人的房产进行评估后,应在5日内告知,并预留10日的异议期。而本案,复议被申请人对2016年5月25日的评估,一直未告知评估结果。直到2016年11月份,为处理执行案件,复议被申请人主动到法院进行协商时才得知,自己的房产已经经过一次评估、两次拍卖,且被拍卖成功。复议被申请人对哪家机构做的评估,该机构及评估人是否具有相应资质均不了解,完全不知情。执行法院违反上述程序规定,未告知申请人评估结果,这严重侵害了复议被申请人的合法权益。2、拍卖程序未告知复议被申请人,也未在法院监督下实施,严重损害被申请人利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五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权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优先购买权人经通知未到场的,视为放弃优先购买权。”法院应在拍卖前5日以书面的形式通知申请人到场。而本案中,拍卖机构的拍卖行为并未在法院的监督下实施,拍卖公告上载明的法院监督电话,是方便社会公众监督,并不能产生法院对其拍卖行为的监督效果。法院并未接到拍卖机构的拍卖具体时间等消息的通知,无法到场进行监督,这是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3、本案本应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拍卖前被申请人已经找到案外人愿以合理价位购买涉案房产(该价位是远高于后来的拍卖价格),所得款项用于履行本案的履行义务,这一情况,承办人是知情的,但却无视这更合理、更优化的解决方案,而是采取强制违法进行评估、拍卖,导致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的权益均遭到侵害。4、殷晓萍从未收到过陕西汇丰拍卖公司发送的短信,且案卷材料中不能证明在2016年9月7日汇丰公司向殷晓萍发送过拍卖信息的短信,案卷中的材料甚至连发送短信的号码都无法说明。5、对于申请人称被申请人逃避送达拖延执行,所以不能认定执行程序违法。人民法院规定了诸多的送达办法,被申请人虽然身负债务,但并未限制人身自由,涉案的房产被查封,导致其生活不规律,未有固定住所,也是情势所迫,不能因为被申请人送达困难,就可以剥夺其诉讼权利。综上,申请人提出的复议申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复议申请。
本院查明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另查明,本案进入执行阶段后,2016年5月23日,陕西中大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在对本案涉案房屋进行现场勘查时,复议被申请人殷晓萍当时在现场记录明细表上签字。2016年5月25日,评估报告作出。2016年6月22日,秦都法院执行局法官向殷晓萍手机130××××1160发信息告知评估报告事宜。2016年7月4日,殷晓萍通过手机130××××1160回复执行局法官,称其正在住院,待过段时间出院后来法院并同马自强商量解决问题,请谅解。2016年8月10日,通过上述手机号码向执行法官告知其女儿联系方式,称需要房子钥匙和她联系。2016年9月7日,受本院委托,陕西汇丰拍卖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进行第二次拍卖公告,因殷晓萍130××××1160电话无人接听,汇丰拍卖公司向殷晓萍手机发送短信,告知拍卖事宜。2016年9月23日涉案房屋拍卖成交。
本院再查明,2016年9月26日,殷晓萍向秦都法院提交一份情况反映,殷晓萍在该反映材料中述称,在其与申请执行人王炜琦、马自强民间借贷一案中,在整个评估、拍卖过程中,执行法官未向其履行过告知义务,对评估结果未向其送达过,在经多方了解得知评估机构对其价值150余万元的房产仅评估90余万元,严重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恳请该院予以重视,使得其利益得到有力的法律保护。该情况反映材料所留存殷晓萍联系电话为130××××1160。
本院还查明,2016年11月15日,秦都区人民法院向本案申请执行人王炜琦、马自强发放执行案款94.1万元。2016年12月6日,殷晓萍、尚烨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2017年11月21日执行法院对殷晓萍、尚烨的异议请求予以立案。复议期间,经在中国联通咸阳分公司核查,电话号码为130××××1160的机主所有人为尚飞鹰,该号码开户时间为2013年7月11日,最后停机时间为2018年4月6日,该事实与殷晓萍听证会陈述的130××××1160电话号码仅使用两三个月的情况不符。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评估报告的送达问题及拍卖程序是否严重违法的问题。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六条”人民法院收到评估机构作出的评估报告后,应当在五日内将评估报告发送当事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当事人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对评估报告有异议的,可以在收到评估报告后十日内以书面形式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规定,执行法院在收到评估报告后第一时间向殷晓萍通知了评估报告的相关事宜,殷晓萍短信回复其在住院待过段时间去法院解决问题,从现有证据可知其对评估报告是知情的,其对评估报告有异议可以在当时提出异议,但其自愿放弃相关权利。关于第二个问题,在第二次拍卖过程中,拍卖公司受法院委托,虽未书面通知殷晓萍及尚烨,但在电话联系不通的情况下通过短信向殷晓萍告知拍卖事宜,可以认定该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五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于拍卖日到场”的规定。退一步讲,即使本案执行法院未向殷晓萍、尚烨发送评估报告,未直接书面通知拍卖时间,但本案整个的评估和拍卖过程公开进行,且并未存在严重违反相关程序损害当事人或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情形。被执行人殷晓萍未收到评估报告及未到场参与拍卖,系其本人原因所致,并不必然导致拍卖无效,复议申请人王炜琦、马自强的复议理由成立,应予支持。故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2017)陕0402执异第31号执行裁定书。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陈寒瑛
代理审判员  樊志强
代理审判员  王高鹏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贾晓蕾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