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吴小军

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一庭

电话: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从事刑事审判工作14年,办理刑事案件1200余件,曾主审首都机场爆炸案、“秦火火”诽谤、寻衅滋事案、赵某某、李某某故意杀人等多起大要案。因审判和调研工作有突出表现,多次立功受奖,获北京法院刑事审判业务标兵,系北京市法官兼职教师,北京市法学会百名法学青年英才,北京市第四届审判业务专家。在全国法院系统学术论文比赛中三次获二等奖,在《中国刑事法杂志》《法律适用》《人民司法》《刑事审判参考》《法治现代化研究》等刊物发表理论文章、案例等40余篇;编著《贪污贿赂办案实用300问》《贪污贿赂办案指南》《裁判文书释法说理方法》。

2 裁判要旨

在多人实施伤害行为致人死亡的案件中,各被告人均积极加入对被害人一方推搡、殴打,以各自行为在现场完成了犯意联络,默契地形成了对被害人一方实施伤害的共同故意。各被告人实施的具体行为虽有不同,但不论是否实际殴打被害人,即便是撕扯、殴打死者以外的其他人,也是减弱被害人一方的防御能力,是对同案犯伤害行为的相互支持。被告人的各自行为均是同一伤害罪行的有机组成部分,与犯罪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共同犯罪,均应对犯罪的全部危害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在认定各被告人的地位、作用时,不能简单“一刀切”,要综合全案证据审查判断,区别对待,罚当其罪,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于证明犯罪构成要件的事实,应当综合全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对于量刑证据存疑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本案是一起多被告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二审改判案件。因涉案被告人众多,案发现场混乱,直接证据匮乏,如何根据现有证据查明案件事实,准确认定各被告人的地位、作用,成为摆在裁判者面前的难题。该判决抽丝剥茧,通篇贯彻证据裁判原则,运用刑事诉讼证明责任分配,按照证明标准的要求,明确以下裁判规则:对于证明犯罪构成要件的事实,应当综合全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对于不利于被告人的量刑情节,证据应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要求;对于有利于被告人的量刑情节,证明标准可适当放宽,对于量刑证据存疑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二审根据现有证据所能证明的犯罪事实,结合民事调解赔偿的经过,依法直接对全案作出改判,整个判决层次分明,逻辑清晰,说理充分,程序正当,结论正确。

5 专家评分

85.67

6 当前得票

176

郭艳涛等故意伤害二审刑事判决书

浏览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刑终139号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浩,男,1989年6月17日出生于辽宁省开原市,满族,小学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保安经理,户籍所在地为辽宁省开原市。因犯赌博罪于2011年9月14日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王丹,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崔金颉,男,1987年11月26日出生于甘肃省康县,汉族,小学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保安部员工,户籍所在地为甘肃省康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郝维国,北京市天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程永军,男,1975年5月10日出生于山东省单县,汉族,高中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保安部经理,户籍所在地为山东省单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陈广海,北京安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红亮,男,1988年6月19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初中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公关部经理,户籍所在地为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武云贞,北京华济融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起超,男,1992年3月31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宁安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公关部带队经理,户籍所在地为黑龙江省宁安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张新海,北京德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国锋,男,1986年3月19日出生于河南省宝丰县,汉族,初中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服务部服务生,户籍所在地为河南省宝丰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胡斌云,北京汇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国安,男,1986年7月29日出生于四川省剑阁县,汉族,中专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经理,户籍所在地为四川省剑阁县。因犯敲诈勒索罪于2007年12月17日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8年8月13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玉生,北京市旷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艳涛,男,1979年8月20日出生于河南省宝丰县,汉族,初中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服务部经理,户籍所在地为河南省宝丰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金凤,北京金则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永昌,男,1995年9月18日出生于山西省潞城市,汉族,中专文化,原系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服务部服务生,户籍所在地为山西省潞城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日被羁押,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现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明玺,北京华济融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二О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作出(2017)京01刑初19号刑事判决。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对判决不服,均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哲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及各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认定:2016年8月2日1时许,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等人在北京市海淀区车道沟1号东方一派商务会所内,因结账问题与被害人李某1(男,殁年33岁)、宁某等人发生争执。后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等人在该商务会所走廊及包房内对李某1、宁某等人进行殴打,致李某1因胰腺破损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致宁某轻微伤。
案发后董浩向公安机关投案;崔金颉、王起超、程永军、张国锋、王国安、韩永昌被民警抓获归案;郭艳涛明知他人报警后在现场等候,给韩红亮打电话通知其接受调查,带领民警将崔金颉抓获;韩红亮接郭艳涛电话转述公安机关要求,回到案发现场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董浩2016年8月5日的供述证明:他是东方一派歌厅的保安队长。2016年8月2日凌晨1点半左右,有客人不买单,他过去帮忙处理。到歌厅地下一层,他看见大军,郭艳涛,韩红亮,王国安,服务生盖盖,王起超,小崔(崔金颉)和三个喝多了的客人,都站在恒生包房门口。他用手搂着那个穿白衣服的胖子的肩膀往出拽,要求其结账,旁边穿黑衣服腿上有纹身的高个子客人踹了他一脚。大军和小崔都动手了,用拳头打客人,他们这边其他人也对客人拳打脚踢。在门口打了不到1分钟,他们这边的人就把客人、他、王起超、张国锋、大军、韩红亮、小崔一起推进了恒生包房。进包房后,他们这边的人除了他,都对客人拳打脚踢。三个客人被打倒在右边的沙发上,穿白色衣服的客人从沙发上起来跑到了包房的里面,小崔追着用拳头打这个客人,用喷罐喷了这个客人,这个客人捂着脸坐在地上,小崔还要打这个人,他给拦了下来,小崔就出去了。王起超、大军、韩红亮,张国锋都对另外两个客人拳打脚踢,他一直在拦着。大军用脚踹在了那个有纹身的人的腿部,王起超一进门应该是用拳头打了白衣服客人的胸部和头部,后站在沙发上用脚踹了一个客人的胸部,用拳打这个人的脑袋。张国锋和韩红亮怎么打的记不清了。之后小崔从外面拿了一小瓶矿泉水进来,往白衣服客人脸上倒,客人双手胡噜自己的脸,脸朝上躺在地上了,头磕在了茶几上,这时候小崔又在客人的胸部踩了几脚,小崔又从茶几上拿了一个喝茶用的玻璃杯要砸客人,让他拦下了。这时候王国安进来了,踹了在沙发上靠里面的一个客人两脚。之后王志红、“大个儿”进来了,也是踹了客人几脚。后来他和韩红亮、王国安、小崔一起从后门离开了。他回到了住的地方,当天上午10点多,去万寿寺派出所投案了。郭艳涛在包房门口对客人拳打脚踢,之后好像进了包房,应该不是第一拨进去的,打没打人记不清了。盖盖在包房门口对客人拳打脚踢,没有进过包房。
董浩2016年10月24日及11月16日的供述证明:王志红给了崔金颉喷雾器。王志红喊了句“打丫的”,他说“拿家伙”,程永军喊了声“打”。他没有打架,一直在拉架,只是在包房内矮胖的客人头磕在茶几上两下,他想去扶,对方朝他胸口打一拳,他就随手给了对方两个巴掌。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董浩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在包房外和包房内都对客人拳打脚踢,打完架之后右手骨折了;郭艳涛在包房外和包房内都打人了;王国安在包房外对客人拳打脚踢,在第一拨人进去之后不到1分钟时间也进入包房,站在电视附近位置对客人拳打脚踢;韩红亮在包房外和包房内都对客人拳打脚踢;小崔(崔金颉),在包房外先动手,喷了辣椒水,对客人拳打脚踢,进入包房后,用拳头打了白衣服客人的头部,用喷罐喷了这个白衣服客人,之后从包房出来1分钟左右第二次进入包房,往白衣服客人脸上倒液体,在客人脸上胡噜,把客人推到一边,客人头磕在了茶几上,其又在客人胸部踩了几脚;王起超在包房外和包房内都打人了;程永军在包房外喊了一句“打”,接着拳打脚踢,第一拨进入包房,打了一个穿黑色上衣、腿上有纹身的客人,之后对三个客人拳打脚踢;盖盖(韩永昌)在包房外对客人拳打脚踢,之后没进过包房;宁某是被打的、较高的、穿黑色衣服、腿部有纹身的客人。
2.崔金颉的供述证明:他和服务生盖盖到地下一层,看见程永军、韩红亮、王志红正和不买单的客人交涉,后有人就报警了,当时没有肢体冲突。后来说去大厅解决问题。这时候董浩来了,直接走向矮个的客人,用胳膊搂住矮个客人的脖子。他看那个高个子客人要动手,就拉着这个客人的胳膊,这时候他听见程永军喊动手,他就用拳头打了高个子的头部和后肩膀。之前王志红在吧台递给他一个喷罐,说可以用这个喷对方。后来他、董浩、郭艳涛、王起超、张国锋、盖盖、程永军和三个客人一起被推进了恒生包厢。紧接着不到一分钟,韩红亮、王国安、王志红也进来了,他们一起对客人拳打脚踢,当时场面比较混乱,进去的人都动手了。他用拳头打了高个子客人的头部和后背,还踹了几脚。然后转身扇了矮个子微胖男子的脸几巴掌,朝其上半身踹了一脚。当时王起超在他旁边,先打了高个男子,后又用拳头打了矮个微胖男子上半身两三拳,还用脚踹了其肚子两脚。董浩始终在微胖男的边上一直对其进行踢打,主要用拳头打上半身和头部,用脚踹上半身好几脚。程永军扇矮个子的脸几巴掌,用脚踹矮个子客人的肚子。韩永昌、张国锋、韩红亮和王国安也对矮个男人的头部和上半身拳打脚踢。王国安扇矮胖男子几个嘴巴,用脚踹上半身一两脚。韩红亮对穿红衣服的男子和矮胖男子拳打脚踢,并且还骂对方。郭艳涛进包房后用脚踹客人,具体踹谁记不清了。盖盖印象中在包房里用手打了对方矮胖男子的上半身。张国锋用拳头打了对方矮胖的和高个子男子上半身。大概打了三分钟左右,他出来在大厅碰到许大个、赵磊等人,后他跟着许大个等人又进了包房。许大个和他都朝矮个客人后背踢了几脚,这个客人就顺着沙发脚倒了下去。赵磊也扇了高个子的脸,用脚踹了高个子的身上。之后他和王国安、董浩、王起超离开了单位,回到了休息的地方,警察就到他住的地方把他抓了。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崔金颉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李某1为被他踹倒在地的矮个男子;宁某是被打的较高的穿黑色上衣的客人;张国锋在包房外没有打人,进包房后用拳打了矮个较胖客人脸部和胸部,脚踢了这个客人下半身;王国安是第二波和韩红亮一起进的包房,站在沙发旁边打了高个客人的后背一拳,踹了这个客人后背上半身两脚;韩红亮是第二波和王国安一起进的包房,进了包房后用手抽了穿白衣服较矮客人两巴掌,用脚踹了高个子客人后背;董浩在包间门口用手搂了矮个客人脖子,用拳打这个客人,第一拨进了包房,看见其站在沙发上用巴掌抽了高个子客人后脑勺,用脚踹了这个客人后背部,之后用胳膊搂住穿白衣服较矮客人,用手抽这个客人巴掌;程永军在包房外喊了一句“动手,打”,有推搡动作,进入包房后看见其用巴掌打高个子客人,也扇了较矮穿白色衣服的客人一巴掌,在白色衣服客人肚子上踹了两脚;盖盖(韩永昌)在包房里应该动手了。
3.程永军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明:他是东方一派歌厅公关部经理。2016年8月2日他到地下一层时,看到三个不买单的男子站在电梯口,郭艳涛正在跟他们交涉。其中高个男子说服务不好就是不买单,但也没说出服务怎么不好。他和郭艳涛、王国安拦着对方三人不让走。他打电话报了警。后来走到恒生包间门口,董浩带着保安小崔过来,董浩问对方为什么不买单,白上衣男子就骂董浩。董浩用拳头打了白上衣男子脸部,小崔踹了对方高个男子腿部,并用拳头打了对方头部。他叫服务生将两方拉开,他们边打边进了恒生包间,他也跟着进了包间,服务生把包间门关上了。但他没有让人关门。包间里有他、董浩、小崔、两个服务生等人,他去劝架并闻到了辣椒水的味道。小崔和董浩跟白上衣男子打了起来。他看见小崔用烟灰缸打了白上衣男子的头部,小崔、董浩对那名白上衣男子身上、腿上、头上拳打脚踢。两个服务生打了对方那个瘦的男子。他拉董浩、小崔时看到白上衣男子头部有血流下来。打了大约1分钟,“大个儿”带着三个人进来,踹了对方高个肚子两脚,此时他就出包间了。在恒生包房外他让一个服务生用他的手机拍摄了一段视频,警察来后他跟着警察去了万寿寺派出所,当天下午二三点钟他打车回家换了件衣服,警察到他住的地方把他抓了。案发后他在路上曾遇到崔金颉,崔问了案子情况,但没说什么就走了。
程永军庭审供述证明:拉架时有客人打了他一下,他踢了一脚。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程永军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但没有在意当时其是否在现场;郭艳涛在包房外,没有注意是否进包房,是否动手;王国安在打架现场,没有注意是否进包房,是否动手;韩红亮在包房门口踹了客人一脚,没注意进没进包房;小崔(崔金颉)在包房门口用拳头打了白衣服客人,第一拨进了包房后,对白衣服的客人拳打脚踢;王起超在包房门口,没注意是否进入是否动手;董浩引发了打架,第一拨进入包房,对穿白衣服的客人拳打脚踢;盖盖(韩永昌)在包房外,没注意是否进入是否动手。
4.韩红亮的供述证明:2016年8月2日凌晨1点左右,他到地下一层看见有三四个客人和郭艳涛在电梯那正在说买单的事情,对方态度很强硬就是不买单。跟客人协商无果后,程永军就报警了。后他们想找个包间等警察处理,于是三个人到了恒生包间门口,收银的王志红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激怒了客人,客人就开始骂。这时董浩从电梯过来走到他们面前,接着双方就撕扯起来了。程永军就对他们说“拉开”,他就上去拉架,拉架的同时他看见董浩和小崔(崔金颉)与对方高个子的和身体壮壮的男的就打起来了,小崔拿出辣椒水朝对方喷,王起超跟对方拉扯,有人踹了他右腿两脚,他也踢了两脚回去。拉架的同时他的手表掉在地上,他就到大厅待着了。大概过了二三分钟程永军从包房出来,满脸的血。大概又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有三个歌厅工作人员进了恒生包间,进去后他听见里面有骂骂咧咧和打人的声音,持续了一二分钟,那三个人就出来坐电梯走了。接着那个高个子客人从包间出来去旁边的洗手间洗了洗身上的血,后又进了恒生包间。后来他和王国安下班了,在马路边碰到了程永军开车路过,他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儿,王国安说小崔下手太狠了,说董浩不嫌事大,就知道动手,说不应该打架。程永军让他们看了程让服务生拿其手机录的打架的视频,说是录视频之前没想到会打架,他还让程永军把视频通过微信传给了他,后就各自走了。他到家后先接到程永军的电话,之后又接到郭艳涛的电话说警察让他回歌厅录口供,然后他就回了歌厅,后被带到公安局。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韩红亮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在打架在现场,但没注意是否进入包房是否动手;王国安在打架现场,但没注意是否进入包房是否动手;董浩在包房外用拳头打了一个长得挺壮的带着金链子的男子,之后跟着打进包房;崔金颉在包房门口用拳头打了高个小平头的男子,还用喷罐喷了辣椒水,进了包房;程永军在包房外喊了一句“拉开”,第一拨进入包房;盖盖(韩永昌)在打架现场,但没注意是否进入包房是否动手;宁某是案发当时对方较高的,平头,穿黑色衣服的客人;李某1是当天被打的较矮的偏壮的客人。
5.王起超的供述证明:他是东方一派歌厅的公关部助理。2016年8月2日凌晨1点左右,他在电梯口看见韩红亮、郭艳涛经理和客人商量买单的事,客人骂骂咧咧的,要坐电梯走,郭经理和韩红亮就阻拦,他看见郭经理的脖子红了,之后客人从电梯里出来。这时候程永军也来了,让对方买单。之后三个客人到了大厅右侧恒生包房门口,另外两个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对方客人一直骂骂咧咧,之后呼啦一下人就聚起来了,大家就打起来了。他上前去拉架,在拉架的过程中,他看见他旁边的小崔踢了一个客人的胸部,还看见董浩用右胳膊搂了一个客人的脖子,其他人都围成了一圈。后来小崔、董浩进了包房,在他前面的好像是程永军,他也挤着前面一个人进了恒生包房,接着门就关上了。进包房后,他只是拉架,后来就出来了。等他再回到房间门口看,就已经不打了,只剩下董浩和三个客人在包房内。他还看见程永军躺在大厅沙发旁边,脸上有血,应该是被客人打的。后来他看见警察来了,就回家睡觉了。当天下午警察到他住的地方把他抓获了。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王起超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是东方一派的领位;韩红亮与客人理论买单的事,之后没注意是否打人是否进包房;小崔(崔金颉)在恒生包房门口踢了一个客人的胸部,之后没看清其是否进包房;董浩在包房外先搂了一个客人,之后大家一起推攘着进入包房,进包房后没注意其具体动作;大军(程永军)打架时在现场,但没注意是否动手及进入包房,离开歌厅时看见他躺在大厅地上,脸上有血;盖盖(韩永昌),没看到他在现场。
6.张国锋的供述证明:他到大厅后看见恒生包房门口有很多人,董浩在人群的右手边。他看见董浩用手拽客人的脖领位置,还听见董浩骂人,然后就看见两人开始动手。紧接着崔金颉拿着类似辣椒水的喷罐开始喷客人,然后客人和他们这边的人就打起来了,他们这边一边打一边往包房里推客人。当时人挺多,都往恒生包房里挤,后来陆续有人出来,等他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不多了。他第一眼看见他们的经理程永军脸上有血,但没看见怎么打的。在程永军的里面一点有一个微胖的客人面对包房电视蹲着。后来他发现董浩揪着客人用脚踹客人的上半身一下,客人被踹倒,后脑勺磕到茶几的角上后,崔金颉拿着喷罐喷这个客人的脸,接着崔金颉踩着茶几上走到沙发上,对依靠在沙发上的一个客人踹了几脚,揣在客人胸、肩、头部的位置。这时候他看见还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客人趴在沙发上,他就锤了客人后背两三拳,韩红亮用脚踹了这个客人上半身几脚,当时因为里面喷了辣椒水特别呛,他就出来了。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张国锋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董浩在包房外先骂客人,然后用手抓住一个客人的衣服,让客人买单,之后大家一起推攘进入包房,进入包房后,董浩用手抓着一个在电视和茶几之间跪着的客人的衣领,用脚踹这个客人的胸口一脚,这个人后脑勺磕在茶几角上,随后倒在地上;王国安,没注意其是否在现场是否打架;崔金颉在包房门口朝着客人喷了辣椒水,进包房后朝被董浩踹倒的客人喷辣椒水,后站到沙发上用脚踹另外一个人的头部和肩膀;王起超,打架当天没注意到他;程永军打架当天在现场,没注意是否动手,进入包房后看见程永军在地上蹲着,脸上有血;盖盖(韩永昌),打架当天在包房外的现场,后来的行为没注意。
7.王国安的供述证明:他是东方一派歌厅的副总经理。2016年8月2日凌晨1点左右,有几个客人不买单,程永军报了警,接着就说把客人引导到包房等警察来处理。这时候客人和王志红对骂了起来,董浩过来之后,就冲着客人说“你不买单是吧”,然后就推搡起来,接着就打起来了。他们这边董浩、小崔(崔金颉)、王起超动手了,王起超骂了一句,然后打了对方高个子男的,小崔喷了辣椒水。当时在场的还有程永军、郭艳涛、韩红亮还有一个小弟,这些人有没有动手他没注意。接着就有人把客人和他们这边的董浩、小崔、王起超等人推进了包房。他用脚想踹保安,但没踹到人,之后他就没动手了。走开和其他客人聊天去了,过了大概二三分钟,他推门往恒生包房里看了一眼,当时他是抽着烟进去的,他看到小崔正站在右边的沙发上用脚踹一个客人的身体,董浩按在客人身上打,还有程永军、郭艳涛、王起超、韩红亮、韩永昌、张国锋都在屋里,都没有闲着,都在和客人动手。他看到王起超一边骂,一边有动手的动作。离开的时候看见韩永昌刚从沙发上下来。他看的时间很短而且里面喷过辣椒水,刺眼睛,具体他没看清。之后他在大厅看见又来了“大个儿”、赵磊等四五个男子,直接进了恒生包房,里面传出骂声和打人的声音。他看到程永军躺在大厅的沙发和茶几中间,脸部、双手都是血。后来他就回家了。当天下午警察在一个棋牌室把他带到公安局。
王国安当庭供述:他手机里的视频是程永军发给他的。他在包房里只看到董浩和崔金颉动手了,其他人都没有注意。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王国安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在打架现场,但没注意是否动手进包房;董浩到场之后打起来的,在包房里看见董浩摁一个客人在沙发上;韩红亮在打架现场,但没注意是否动手进包房;小崔(崔金颉)在包房门口喷了辣椒水,用拳头打了一个客人,在包房内小崔站在沙发上在一个客人身上蹦;王起超在现场,进了包房,包房里所有人都在打,但没看见具体怎么打的;程永军在包房外让人把客人往包房里引导,打完架后看见他在地下大厅沙发旁边躺着,脸上,手臂,上衣都有血;盖盖(韩永昌)在打架现场,但没注意是否动手进包房。
8.郭艳涛的供述证明:他是东方一派歌厅的服务部经理,管理服务员。2016年8月1日晚上9点左右,来了5位客人在“百家”包房,他给客人介绍最低房费是1480元,里面包含酒水、水果、小吃,如果需要小姐的话有400元和500元的,领班和服务员都是400元的服务费,房间服务生传递费100元,之后他就离开了。2日凌晨不到1点,房间服务员“燕子”给他打电话说客人不买单要找经理。后他在一楼电梯看见客人和服务员“燕子”、服务生郑某正好在电梯里。其中一个客人说手机丢了,他们一起回到地下一层找,其中一个穿白衣服的较矮的客人开始骂他和韩红亮,一个光头的较高的客人掐他脖子,被他们工作人员拉开了。之后程永军来了并报了警。有两个客人趁机跑了,剩下的三个客人一直在骂。不一会儿董浩过来了,直接搂着穿白衣服的矮个的客人说去一楼好好聊聊,客人就推董浩,董浩和对方打起来,保安小崔(崔金颉)也动手了,对着客人用拳头打。好像董浩喊了一句“推进包房”。当时在包房门口的还有程永军、韩红亮、张国锋、王起超、韩永昌、王国安,这些人有些上去推搡,具体谁没注意。他给对方穿黑衣服男子后背一拳,踢了白衣服的客人腰部或者屁股一脚。在门口打了1分钟左右,他们这边的董浩、小崔、王起超、张国锋、程永军和客人一起进了包房。之后他就去追那两个客人,他在院里没有找到另外两个客人就又回到地下一层,在大厅看见程永军在茶几旁边地上躺着,碰见张国锋,看见张国锋手受伤了。他到恒生包房门口,看见里面只剩三个客人,后来他上楼去接的警察,警察让打急救电话,他就用手机拨打了999急救电话,并去接的医生。之后警察把他带到了派出所,后又带回歌厅,让他配合工作,他给韩红亮打了电话,告诉其回歌厅接受调查,后他又带领民警去抓了崔金颉。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郭艳涛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在打架现场,第一拨进了包房,没注意是否打人,打完架之后看见其右手肿了;董浩在包房外搂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客人,之后就打了起来,董浩和客人都进了恒生包房;王国安打架当天好像进了包房,是否打人没看见;小崔(崔金颉),在包房门口时用拳头打客人,第一拨进了包房;王起超把客人都推进了包房,并跟着进去了;程永军在包房外没注意是否动手,第一拨进入包房;韩永昌在包房外把客人和歌厅的人一起往包房里推,之后把包房的门关上了;宁某是较高的穿深色衣服,光头的客人;允某是较瘦,斜挎一个包的客人。
9.韩永昌的供述证明:他是东方一派歌厅的服务员,别名“盖盖”。2016年8月2日凌晨1点多,他在东方一派歌厅上班,看见郭艳涛、程永军跟三个客人吵了起来,让客人买单。后来他们争吵着到了恒生包间外面的大厅,吵着吵着不知道怎么就动起手。他当时站在崔金颉身后,看见崔金颉拿了一个防狼喷雾朝对方喷了几下,并开始用拳头打对方,他怕影响别的客人,他就用手把崔金颉推进了恒生包间,当时崔金颉跟对方一个人在拉扯,对方三个人不知道怎么也进了恒生包间,当时在包间里的有程永军、董浩、崔金颉,没注意其他人。程永军在包间里对他说:把门关上,他就从外面把恒生包间门关上了。后来他认为没他什么事,也下班了,就去外面吃饭了,吃完饭有些闹肚子,回到歌厅上厕所就在东方一派歌厅被警察抓了。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韩永昌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张国锋、王国安、韩红亮打架当天在包房外,但没注意是否动手;小崔(崔金颉)在包房门口时用防狼喷雾喷了几下,接着用拳头打黑衣服高个子胖的客人的头部,第一拨进了包房;王起超,没注意是否在现场;程大军(程永军)在包房门口和客人相互撕扯,之后第一拨进的包房,并让他把房门带上;董浩在包房门口和客人相互撕扯,第一拨进入包房。
10.被害人宁某的陈述证明:2016年8月1日晚上,允某约他和李某1还有两个战友以及战友的家人一起吃饭,席间他们喝了白酒和啤酒,大约九十点钟战友的家人先走了。后来允某提议去歌厅,代驾就把他们拉到一个叫东方一派的歌厅。他们选了包间,女妈咪跟他们说,房间费一千多元,酒水畅饮,小姐四百一个,他们一个人点了一个小姐跟他们一起唱歌。大概8月2日凌晨1点左右,他们准备结账走人,妈咪说除了小姐消费大概四千多,包括房间费,妈咪的费用,服务生的费用,点歌员的费用,因为这个点歌员刚进来他就让她走了,服务生除了送一些酒水饮料之外没有再为他们包房服务了,加上妈咪的钱在他们消费前没有跟他们说清楚,他们就认为在这个包房消费就一千多元。因为之前他已经把他和李某1的小姐的费用结清了,他们就让妈咪把明细单子拿过来,妈咪也没拿来,他们就走了。期间他问李某1结账了么,李某1说已经给了一千多元,他们几个人就准备坐电梯走。后来李某1说手机落在包房了,他们就回去取手机,再回来看到电梯门口出来了好多歌厅的人围着李某1和允某不让走,他们就从电梯里出来和对方理论,期间允某让那两个战友走了。当时有七八个歌厅的人把他们围住,双方就对骂,他听见站在吧台里面有个胖乎乎的男的说要拿枪崩他们,他看见有人从吧台里拿出胶皮棍子,还有辣椒喷雾,对方有一个男的搭在李某1的肩膀上,他就推李某1准备走,对方就拦着没让走,这时有人拽他,他一看这个人就拿辣椒水喷了他一脸,对方就把他拽进离电梯很近的一个包房了。他因为眼睛被喷了,基本看不见东西,感觉对方进来了六七个人,对他们拳打脚踢,他的头部、后背、胸部被打了。大概四五分钟后,对方的人就出去了。后来又先后进来了两次人,打了他几下,也打了李某1上半身和头部。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沙发和茶几中间的地上,迷迷糊糊看见李某1在茶几和电视中间的地上。他当时头部出血了,就去旁边的卫生间洗了脸,回去看见李某1脸上全是血,他就用纸巾给李某1擦脸,李某1的钱包在他兜里,他一摸钱包不见了,一会儿对方的人从门外把钱包给扔进来了,钱包应该是没丢东西。一会儿警察和医生就来了。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宁某依照法定程序对案发现场视频影像中的人进行辨认,指出身穿黑色T恤、深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的高个子男子(崔金颉)对宁某和李某1有过拳打脚踢的殴打行为,用辣椒水喷过宁某,并手持辣椒喷罐击打过宁某的头部;穿粉色短袖衬衣、黑色裤子、黑色皮鞋的男子(王国安)对李某1有过踢踹的殴打行为;穿白色短袖衬衣、黑色裤子、黑色皮鞋的男子(郭艳涛)对李某1有过踢踹的殴打行为。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宁某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第二组四号(崔金颉)为拿辣椒水喷人的男子。
11.证人允某的证言证明:在包房外,他听见有人喊“打”、“把他们推进包房”,具体是谁说的记不清了。被推进包房后,对方进来了十多个人,朝他们喷辣椒水并且对他们拳打脚踢,他印象中他好像坐在沙发上,离门最近,靠他右手是宁某,在他俩前的好像是李某1。他的头部及上半身挨打了,他的前额部还起了个包。大约五六分钟的样子,这些人就出去了,他和宁某就去了包房边上的卫生间洗了脸,李某1就在地上躺着,等他们回来时,李某1说不舒服很难受,这时警察就来了。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允某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程永军、韩永昌、郭艳涛、王国安、王志红就是当时与他们争吵对骂的人。
12.证人苟某的证言证明:她是东方一派娱乐会所的领班。2016年8月1日晚上十点左右,郭经理(郭艳涛)给她打电话说有客人在百家包房,并且已经跟客人谈好包房价格1480元(包含房费和酒水)。于是她就到那个包房,包房里有5个男人,应客人要求给他们安排了6个小姐(其中一个提前被退了),每个小姐的费用是400元。差不多凌晨2点的时候,客人喊服务生结账,当被告知消费总额是4100元(包括小姐小费、包房钱和服务生的费用)之后他们嫌贵不结账,就往外走,她们拦不住。她就给郭经理打电话。客人强行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碰到了郭经理,在电梯口双方争执了一会儿,因为怕影响到其他客人,他们被请到恒生包房,在包房门口她看见他们争吵的挺激烈,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后来就都进了包房。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苟某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董浩、郭艳涛、崔金颉即为在东方一派歌厅与三名男性客人发生冲突的三名工作人员;李某1、宁某、允某即为在歌厅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的三名男性客人。
13.证人罗某的证言证明:她是东方一派歌厅的服务员。2016年8月1日18时许,有5位客人来“百家”包房消费,大约2日1点多,准备离开,她去给客人结账,共计消费4800元,客人觉得贵很不高兴,开始骂骂咧咧,没有掏钱往外走。她给郭艳涛经理打电话,同时跟着客人往外走。坐电梯到一楼时,在电梯口遇到了郭经理,郭经理与客人谈,客人喝多了,情绪比较激动,还推搡郭经理。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地下一层,其他经理和保安上来劝架。后来他们又相互推搡起来,移动到恒生包房前停下,越吵越激烈,最后歌厅的人和客人撕扯着进了恒生包房。期间不知是谁喷了辣椒水,楼道里特别呛,她就离开了。在大厅里时有10多个人,郭艳涛、王国安、韩红亮、程永军、董浩和一个黑衣服的保安都在。后来程永军、董浩和那个黑衣服保安进了恒生包房。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罗某依照法定程序分别辨认出崔金颉是与客人发生冲突的穿黑衣的保安;李某1、宁某和允某是与歌厅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的客人。
14.证人郑某的证言证明的内容与罗某证言的内容基本一致。
15.证人李某2(急救医生)的证言证明:2016年8月2日2时许其到东方一派歌厅进行急救,现场有两个病人受伤,生命体征均平稳,对伤口包扎止血。其中一个病人左右翻转,他们将其抬到救护车内,立即给予急救。在转院途中,该病人心电监护显示无心率。经体表初查,这个病人头部有钝器伤,其他部位没有看到外伤。
16.证人王某1(医生)的证言证明:2016年8月2日3时20分许,999急救车拉来一位男性患者李某1,症状是脉搏无,心率无,呼吸无,瞳孔散大,体温无,处于死亡状态,持续对其心肺复苏至5时,心跳呼吸未恢复。另一名男性患者宁某,可见头顶枕部3个长约5cm斜行伤口,深达肌层,污染较重,未见活动性出血,他们给予清创缝合。
17.证人王某2(歌厅合伙人)的证言及北京紫竹东方一派美食娱乐中心出具的证明材料证明:董浩为东方一派歌厅保安经理,崔金颉、张国锋、韩永昌、王起超为保安部员工,王国安为歌厅经理,郭艳涛为服务部经理,程永军、韩红亮为公关部经理。王志红是公司的吧台,许福良是公司的采买。
公安机关出具的辨认笔录证明:王某2依照法定程序对案发现场视频影像进行辨认,指出其中有东方一派歌厅的员工崔金颉、董浩、王国安、郭艳涛、程永军,其中崔金颉有殴打行为,程永军一直在拉架,其他人因为录像不清晰无法辨认出。
18.公安机关提取的手机录像、现场监控视频及工作说明证明:公安机关从罗某、王国安手机中提取了事发时的录像视频,从歌厅提取了监控录像,案发时董浩等人与李某1、宁某等人在恒生包房外发生推搡并有殴打行为以及有人员进出包房的情况。
19.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公(京)勘[2016]K1101080000002016080036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证明:北京市海淀区车道沟1号东方一派商务会所内案发现场的情况以及现场提取物证、痕迹的情况。
20.公安机关出具的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明:公安机关对程永军、王起超、郭艳涛、张国锋、韩永昌作案时所穿衣物以及案发现场内起获的物品进行依法扣押。
21.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京海公司鉴(病理)字[2016]第249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北京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毒物检验报告证明:经对尸体进行尸表及解剖检验,尸表检验可见头顶部2处创口,符合挫裂创特征;左颞部及头枕部可见头皮下出血,上述损伤符合钝性外力多次作用所致。头部损伤为非致命性损伤。死者腹部正中散在片状皮下出血多处。解剖腹腔可见大量积血及凝血块、胰腺头部破损,故腹部损伤符合钝性外力多次打击所致。死者腹腔大量积血,并可见心腔空虚,脾脏被膜皱缩等失血征象,故其死因符合失血性休克死亡。鉴定意见:李某1符合被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腹部导致胰腺破损,失血性休克死亡。在所送李某1心血中检出乙醇,其含量为130.7mg/100ml;所送李某1尿液中未检出阿片类、苯丙胺类、大麻类、氯胺酮和可卡因常见毒品。
22.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京公司鉴(物证)字[2016]第FYB1606057-WZ6057号法医物证鉴定书证明:在排除同卵双(多)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李有和、王建茹是李某1的生物学父、母亲。
在排除同卵双(多)胞胎和其他外源性干扰性的前提下,支持送检的1-4(现场血迹1-3、蓝涧矿泉水瓶1唾液斑)、6-10(现场血迹6-8、毛巾血痕、卫生纸团1血痕)、15(现场血迹15)、23(现场血迹23)、31(现场血迹27-1)、33(现场血迹28)、35(遥控器脱落细胞)、37(茶几上西侧卫生纸团血痕)、39(沙发南侧地面卫生纸团血痕)、41(电视墙北侧地面瓶盖血痕)、48(卫生纸团2血痕)、52(催泪喷射器血痕)、59(玻璃杯3唾液斑)、113(宁某深色T恤血痕)、130(董浩深色短袖上血迹)号检材为宁某所留。
支持送检的5(现场血迹5)、12(现场血迹12)、14(现场血迹14)、16-17(现场血迹16-17)、18(蓝涧矿泉水瓶2唾液斑)、19(现场血迹19)、20(蓝涧矿泉水瓶3唾液斑)、21-22(现场血迹21-22)、26(纸巾盒上血迹)、36(蓝涧矿泉水瓶4唾液斑)、40(电视墙北侧地面卫生纸团)、42(茶几东侧地面卫生纸团血痕)、54(蓝涧矿泉水瓶2血痕)、61(玻璃杯5唾液斑)、81(李某1颈部拭子脱落细胞)、82-83(李某1左右小腿血迹)、85(李某1深色短裤右裤腿处布片血痕)、87-88(李某1左、右脚拖鞋血迹)、120(郭艳涛衬衫上血迹)号检材为李某1所留。
11(现场血迹11)、13(现场血迹13)、25(纸巾盒脱落细胞)、32(现场血迹27-2)、38(沙发上卫生纸团血痕)、45(蓝涧矿泉水瓶5唾液斑)、46(蓝涧矿泉水瓶6唾液斑)、53(催泪喷射器脱落细胞)、79(李某1左手指甲拭子脱落细胞)、80(李某1右手指甲拭子脱落细胞)、86(李某1上衣血迹)、115(允某深色T恤血痕)、117(允某深色短裤血痕)、134(崔金颉深色牛仔裤血痕)号检材为混合结果,与李某1、宁某的DNA混合产生的结果相符。
114(宁某深色短裤血痕)、116(允某深色T恤脱落细胞)号检材为混合结果,与允某、宁某的DNA混合产生的结果相符。
支持送检的27号检材(黄鹤楼烟蒂1唾液斑)为张国锋所留;支持送检的30号检材(黄鹤楼烟蒂4唾液斑)为董浩所留;支持送检的28号检材(玉溪烟蒂2唾液斑)为王国安所留;支持送检的89、90号检材(玉溪烟蒂8、9唾液斑)为允某所留。
23.北京市中正司法鉴定所出具的[2016]临鉴字第1939号鉴定意见书证明:宁某所受损伤为头皮裂伤,脑外伤后综合症,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24.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万寿寺派出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证明:2016年8月2日1时40分许,程永军报警称:在海淀区北洼路东方一派歌厅内,有人滋事,不结账。
25.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到案经过及工作说明证明:2016年8月2日4时许,接布警称:事主李某1、宁某、允某在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东方一派歌厅内,因结账问题与歌厅内的服务人员发生纠纷后被打,李某1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宁某、允某身体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民警接警后迅速开展工作,发现董浩、崔金颉、王起超、程永军、郭艳涛、张国锋、王国安、韩红亮、韩永昌有重大作案嫌疑。后董浩于2016年8月2日去万寿寺派出所投案;民警于同日分别在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东方一派歌厅、紫竹院路88号E座地下二层出租房、北洼路双紫小区29号楼1309号、文慧园14号楼地下室1号、青塔西路和家宾馆226室、昌运宫6号楼602室将犯罪嫌疑人韩永昌、崔金颉、王起超、程永军、张国锋、王国安抓获;在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东方一派歌厅将郭艳涛、韩红亮扣留,该二人能积极主动配合警方工作,郭艳涛带领民警将崔金颉抓获。
26.999指挥中心办公室出具的任务记录单证明:2016年8月2日2:06分,999接患者朋友郭先生报警,报警电话186****8705,称有人打架受伤。
27.公安机关出具的立案决定书、拘留逮捕材料证明:本案的立案时间及被告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
28.刑事判决书、刑满释放证明书证明:董浩于2011年因犯赌博罪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王国安于2007年12月17日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8年8月13日刑满释放。
29.公安机关出具的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和被害人李某1、宁某的户籍材料证明上述人员的姓名、年龄、籍贯等基本情况。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等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指控罪名成立。鉴于郭艳涛、韩永昌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郭艳涛、韩红亮系自首,且郭艳涛有立功情节;崔金颉、张国锋、韩永昌亦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在量刑时根据上述法定情节,结合上述被告人的具体犯罪情节,分别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故认定董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崔金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程永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王国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韩红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王起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张国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郭艳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董浩上诉提出:其仅殴打了被害人李某1两个嘴巴,其具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董浩具有自首情节,没有证据证明董浩对被害人腹部有直接伤害的行为,原判认定董浩首犯理由不充分,矛盾升级是其他人实施伤害行为导致,且被害人家属已获民事赔偿,并对董浩予以谅解,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崔金颉上诉提出:案发后其自动投案,原判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崔金颉是在董浩、程永军等部门领导的指挥下,实施了对被害人李某1的殴打行为,仅是积极参与者,并非组织者、指挥者;崔金颉系初犯、偶犯,具有如实供述、当庭认罪等从轻处罚情节,原判量刑过重。
程永军上诉提出:被害人消费后拒绝买单,有错在先;其在现场有劝架行为,并报警;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程永军主观上无伤害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构成寻衅滋事罪或聚众斗殴罪;被害人李某1的死亡和宁某的轻微伤与程永军无直接关系,程永军系从犯或胁从犯,当庭认罪悔罪;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存在过错;被害人家属已获民事赔偿,并对程永军予以谅解,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韩红亮上诉提出:其配合公安机关抓获崔金颉,并协助调查;原判认定其殴打被害人李某1的事实不清,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本案应认定为寻衅滋事;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存在过错;现有证据无法证明韩红亮对李某1进行了殴打,韩红亮在本案中所起作用较小,系从犯,具有自首情节,无前科劣迹;被害人家属已获民事赔偿,并对韩红亮予以谅解;韩红亮到案后,电话联系崔金颉,提供崔金颉的具体藏身处,为抓捕同案提供线索,具有立功情节,建议对其减轻处罚。
王起超上诉提出:其进包房后没有殴打被害人李某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原判认定王起超殴打李某1的证据不足,王起超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较小,并获被害人家属谅解,原判量刑过重,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张国锋上诉提出:其进包房后打人了,但没有殴打被害人李某1,其不是主犯,原判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张国锋没有殴打李某1,其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认罪态度较好,无前科劣迹,且获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原判量刑过重。
王国安上诉提出:其没有殴打被害人李某1,不是主犯;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原判认定王国安参与殴打李某1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王国安为主犯缺乏依据;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存在过错;一审结束后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谅解,建议根据本案客观情况,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郭艳涛上诉提出:其具有自首、立功情节,系从犯,且具有救治被害人的行为,原判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郭艳涛具有积极救治被害人的行为,且被害人家属已获民事赔偿,并对郭艳涛予以谅解,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韩永昌上诉提出:其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原判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存在一定过错;韩永昌没有对被害人李某1实施殴打,其犯罪情节轻微,系从犯,认罪悔罪,无前科劣迹;在一审上诉期间,被害人家属已获民事赔偿,并对韩永昌予以谅解,原判量刑过重,建议依法从轻改判。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发表的出庭意见为:本案系因歌厅工作人员与顾客结账金额产生分歧而引发,双方由争吵辱骂引发,至矛盾激化产生推搡、殴打行为,后歌厅一方人员在封闭的包房内继续殴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的后果。上诉人一方在现场产生意思联络、撕扯、踢踹、殴打等行为共同减弱了被害人一方的防御能力,均对伤亡结果的产生有因果关系。但行为过程分为包房门口推搡、殴打和包房内殴打两大环节。被害人李某1的死亡原因为胰腺破损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包房门口的行为仅起次要作用,在包房内的殴打行为是李某1死亡的直接原因。现有证据证明九名上诉人在包房外均有推搡、殴打行为,在此过程中形成了共同犯罪的故意,共同行为减弱了被害方的防御能力,需共同对伤亡结果负责,均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但上诉人韩红亮、王起超、王国安在包房内是否参与殴打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部分关键量刑情节无法认定,在事实尚未查清的情况下,建议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的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庭审质证属实后予以确认。在本院审理期间,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
1.证人刘某的证言、北京紫竹东方一派美食娱乐中心(原北京东方一派商务会所)出具的就职证明:张国锋、韩永昌系服务部服务生,王起超系保安部带队经理。
2.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出具的证明材料、李炳蔚、杨亮及程永军的谈话笔录证明:2017年2月25日18时19分22秒,在该所东三区304监室内,台湾籍在押犯李炳蔚因调整监室情绪低落,喝洗涤灵。同监室程永军进行了阻止,并夺了李炳蔚的洗涤灵,同时报告值班民警进行处理。
3.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9341号民事调解书、中国工商银行电子回单等证明:经各被告人家属及所在单位北京东舫汇美食娱乐中心与被害人家属协商,就赔偿达成一致,由北京东舫汇美食娱乐中心一次性赔偿受害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人民币185万元,现已实际履行完毕。
4.手机视频及包间外楼道监控录像证明:案发时的相关情况。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经审核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对一审判决书认定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的证据经审核予以确认。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书认定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另查明,2017年5月15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主持下,被害人近亲属与各上诉人所在单位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已赔偿并给付185万元)。
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董浩、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王国安、张国锋、郭艳涛、韩永昌的家属分别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2.32万元、2万元、2万元、1.5万元、1万元、2万元、2万元(共计人民币20.82万元,已给付),被害人近亲属对上述八人予以谅解,建议对上述八人所犯罪行予以从宽处理。该事实有收条、谅解书等证据予以证明,本院经审核予以确认。
针对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和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案发起因及被害人一方是否存在过错
现有证据证明本案因歌厅消费结账纠纷而引发。歌厅所收费用在客人消费前是否向被害人一方明确告知,现双方各执一词,均未出具消费明细单或结账凭证。双方在发生纠纷后前期虽有争执和互骂行为,但保持相对克制,没有激烈的肢体冲突。直至董浩抵达现场,径直搂被害人李某1的脖子,拽其去结账,促使事件升级,引发双方激烈的肢体冲突。综合全案情况,被害人一方不存在过错,本案可认定为因民间纠纷(消费结账)而引发,在量刑时酌予考虑。故相关上诉人和辩护人所提被害人一方存在过错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二)关于案件定性及各上诉人是否均应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承担刑事责任
在案九名上诉人均系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在董浩与被害人李某1发生肢体冲突后,均积极加入对被害人一方推搡、殴打的过程中,以各自的行为在现场完成了犯意联络,默契地形成了对被害人一方实施伤害的共同故意。上诉人在共同伤害过程中实施的具体行为虽有不同,但不论是否实际殴打被害人李某1,即便是撕扯、殴打死者以外的其他人,也是减弱被害人一方的防御能力,是对同案犯伤害行为的相互支持。上诉人的各自行为均是同一伤害罪行的有机组成部分,与犯罪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九名上诉人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共同犯罪,均应对犯罪的全部危害结果承担刑事责任。故部分上诉人及辩护人所提与被害人李某1的死亡无直接关系或不应对李某1的死亡结果承担责任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部分辩护人所提本案应认定为聚众斗殴罪或寻衅滋事罪的辩护意见。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私仇、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多人成帮结伙互相进行殴斗的行为。经查,本案中被害人一方系到歌厅消费的客人,各上诉人均系歌厅工作人员,案发时双方在解决结账纠纷,没有为了实现不正当目的而纠集多人进行互相殴斗的故意,各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各上诉人亦非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随意殴打他人,其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三)关于主从犯及自首、立功等情节的认定
1.关于主从犯的认定。本案各上诉人的故意伤害行为分为包房门口推搡、殴打和包房内殴打两个部分。上诉人董浩系会所保安经理,其抵达案发现场后,与被害人李某1发生肢体冲突,直接激化矛盾,促使事态升级,其对被害人李某1及被害方其他人实施了殴打行为;上诉人崔金颉系会所保安,其使用辣椒水喷被害人,客观上减弱了被害人的防御能力和识别能力,其对李某1及被害方其他人均有积极的殴打行为;上诉人程永军、王国安、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均进入包房对被害人一方有殴打行为;上诉人郭艳涛在包房外对被害人一方有殴打行为;上诉人韩永昌在包房外推被害人进入包房,后有关门行为。综合全案来看,董浩、崔金颉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程永军、王国安、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郭艳涛、韩永昌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帮助作用,均系从犯。程永军并不是在他人威胁下不自愿地参与共同犯罪,不构成胁从犯。故董浩的辩护人所提认定董浩系主犯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的辩护人、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及其辩护人所提有关从犯的意见,予以采纳;程永军的辩护人所提程永军系胁从犯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2.关于自首、立功情节的认定。董浩案发后向公安机关投案,但在到案之初否认殴打被害人一方,其在公安机关已经掌握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才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故董浩及其辩护人所提董浩具有自首情节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崔金颉系在其暂住地被公安机关抓获,其没有自动投案的主观意思和客观行为,故其所提案发后自动投案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郭艳涛在明知程永军报警后在现场等待,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其到案后配合民警开展工作,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其他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韩红亮接到郭艳涛的电话通知后回到歌厅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到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可认定为自首。对韩红亮的辩护人所提其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以及郭艳涛所提其具有自首、立功情节的上诉理由,原判在对韩红亮、郭艳涛量刑时已予以考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2010年12月22日)的规定,犯罪分子提供同案犯姓名、住址、体貌特征等基本情况,或者提供犯罪前、犯罪中掌握、使用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司法机关据此抓捕同案犯的,不能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在案证据证明系郭艳涛带领民警抓获了同案犯崔金颉,故韩红亮及其辩护人所提韩红亮配合公安机关抓获崔金颉,具有立功情节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3.关于其他情节的认定。本案案发时间为2016年8月2日1:40,郭艳涛在民警的要求下于当日2:06拨打急救电话,时隔20余分钟,不能认定其具有积极救治被害人的行为,故郭艳涛及其辩护人所提郭艳涛具有积极救治被害人的行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一审宣判后,上诉人所在单位已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在本院审理期间,董浩等八人又分别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并获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在量刑时一并予以考虑。故部分辩护人所提被害人家属已获民事赔偿家属并予以谅解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董浩、崔金颉系主犯;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系从犯;韩红亮系自首,郭艳涛具有自首、立功情节,崔金颉、张国锋、韩永昌具有如实供述情节;董浩系自动投案,程永军在二审羁押期间维护看守所监管秩序,董浩、王国安有前科。本案系多人共同伤害致人死亡,罪责相对分散,根据九名上诉人的具体行为,结合上述法定或酌定情节,同时考虑本案的赔偿情况,对董浩、崔金颉予以从轻处罚,对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予以减轻处罚。关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所提九名上诉人均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的出庭意见,予以采纳;所提韩红亮、王起超、王国安在包房内是否参与殴打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部分关键量刑情节无法认定,在事实尚未查清的情况下,建议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出庭意见,经查,在案多人证明韩红亮、王起超、王国安均进入包房,并对被害人一方有殴打行为。本案认定相关上诉人在包房内实施殴打行为主要依靠被告人之间的口供及被害人一方的言词证据,同时结合手机录像、现场监控视频、现场勘查笔录和法医物证鉴定书等证据加以判断。本院认为,对于证明犯罪构成要件的事实,应当综合全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对于量刑证据存疑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根据现有证据所能证明的犯罪事实,依法直接对全案作出判处,故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所提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出庭意见,不予采纳。原审人民法院根据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定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未认定从犯,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且二审期间出现了新的赔偿、谅解等情节,故本院依法对全案的量刑予以改判。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一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1刑初19号刑事判决,即董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崔金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程永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王国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韩红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王起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张国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郭艳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31年8月1日止)。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崔金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9年8月1日止)。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程永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4年8月1日止)。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国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4年8月1日止)。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红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3年8月1日止)。
七、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起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3年8月1日止)。
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国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3年8月1日止)。
九、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艳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19年8月1日止)。
十、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19年8月1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肖江峰
审判员  林兵兵
审判员  吴小军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日
书记员  刘晓鸥

7 留言评论

评论

扫码
投票

× 使用微信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