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高莉

法院: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行政庭

电话:

高莉,女,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赔偿办)审判员,四级高级法官。从事行政审判工作20年,主审行政案件、国家赔偿案件、民事案件、司法救助案件共1000余件。

2 裁判要旨

一、人民法院审查行政协议案件,在适用行政法律规范的同时,可以适用不违反行政法和行政诉讼法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 二、在以奖代补型行政补偿协议纠纷中,行政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未规定行政机关应当根据行政相对人的资产评估价值给予奖励(补偿),双方自愿签订的行政协议也未约定按照行政相对人的资产评估价值进行奖励(补偿),行政相对人以协议约定的奖励(补偿)金额低于资产评估价值为由,主张行政协议显失公平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行政机关未按照协议约定全面履行,属违约行为,行政相当人要求继续履行并承担违约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约定违约金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行政相对人同时要求支付逾期付款资金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三、行政机关未按法院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还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该案确立了人民法院审理行政协议案件,在认定合同效力和违约责任时,如果行政法律、法规没有特别规定的,可以适用相关民事法律规范的法律适用规则。该文书行文严谨,格式规范,重点突出,紧紧围绕行政协议案件的争议焦点进行论述,说理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与仁寿县人民政府资源行政协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浏览量:       

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川14行初77号
原告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仁寿县天峨乡双茶村一社。
法定代表人欧波,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欧高前,男,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光林,仁寿县禄加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仁寿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四川省仁寿县文林镇文林路一段380号。
法定代表人顾贵鹏,县长。
出庭负责人徐孝贵,仁寿县人民政府协助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县级干部。
委托代理人张应忠,男,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煤监股股长。
委托代理人秦永刚,四川达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煤矿)因与被告仁寿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仁寿县政府)资源行政协议一案,于2018年7月1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立案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0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欧波及委托代理人欧高前、黄光林,被告的出庭负责人徐孝贵、委托代理人张应忠、秦永刚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红星煤矿诉称,原告原系经依法核准经营的煤矿企业,核定生产能力8万吨每年。根据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7号)和仁寿县政府《关于确认仁寿县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初步方案的报告》(仁府【2016】20号)等文件要求,2016年10月20日,被告下发了《关于提前关闭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的决定》(仁府发【2016】30号)。2016年11月20日,原告作为乙方与被告作为甲方达成《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关闭奖补协议》(以下简称《奖补协议》)。协议签订后,原告随即停止了井下采掘作业,撤除了井下部分设备,封堵了井筒,经县、市级验收和省级抽查,达到关闭验收标准,关闭到位。由于原告在签订协议后,一直忙于矿井关闭工作,未能及时测算煤矿资产价值,且因时间紧迫,井下尚有988.6万元的机械设备未能及时撤出便进行了封堵。煤矿关闭后,原告了解到,原被告双方签订协议前,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曾委托评估公司对原告所属房屋、构筑物及采煤设备设施等进行评估,在2016年10月28日的评估价值为42038764元。原告认为,根据国务院和被告的文件规定,原告的煤矿属于强制提前关闭的矿井,原告确已配合被告进行关闭,并经验收合格,被告应予以公平补助。由于关闭时间紧迫,原告当时全力进行关闭事宜,无法仔细核实煤矿资产,当时,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评估公司对原告资产进行了评估,被告理应告知原告评估结果并参照评估结果给予原告补助,但被告非但不告诉原告评估结果,反而利用原告处于时间紧迫的危困状态与原告达成《奖补协议》,双方约定的补助资金低于评估价17338764元,达到了原告资产价值的41.2%,协议显失公平,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利益。同时,被告还违反了财政部《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财建[2016]253号)第五条关于”早退多奖”的原则,比原告后关闭的复合煤矿和联合煤矿其奖补标准均远远高于原告,被告的做法对原告极不公平。根据双方签订的《奖补协议》,被告应支付原告2580万元,被告只付了2250万元,尚欠原告330万元,加上评估价值差额17338764元,被告欠原告补助资金应为20638764元;为尽快关闭煤矿,原告未能及时撤出井下988.6万元的机械设备,被告亦应给予补偿,上述补助资金共计应为30524764元。因被告延期支付补助资金,应按日增补原告1000元至补助资金付清时止且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请求判令:一、将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关闭奖补协议》中的关闭补助资金由2450万元变更为42038764元,由被告支付尚欠原告的补助资金20638764元(含原已签协议未付的330万元及评估价值与协议价格的差额17338764元),被告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二、由被告补偿原告井下未及时拆除的设备、材料损失988.6万元,被告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三、被告从2018年1月1日起按日增补原告1000元,至补助资金付清时止;四、由被告向原告支付”早退多奖”奖励金总额的10%即4203876.4元。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第一组,原告工商登记信息及采矿许可证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第二组,《仁寿县化解过剩煤炭产能关闭煤矿工作方案》。第三组,《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7号。第四组,1.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关于送审《仁寿县化解过剩煤炭产能关闭煤矿工作方案》的政府采购示仁安监(2016)132号;2.仁寿县政府仁府发(2016)30号《关于关闭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的决定》;3.仁寿县政府仁府发(2016)29号《关于关闭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的公告》。第五组,《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关闭奖补协议》。第六组资产评估报告。第七组,红星煤矿提前关闭后井下材料清单【仁煤字001号文件】。第八组,《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联合煤业有限公司(联合煤矿)煤矿关闭奖补协议》。第九组,《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复合能源)煤矿关闭奖补协议》。第十组,1.仁府发(2017)11号《关于关闭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复合煤矿)的公告》;2.四川仁寿复合能源集团有限公司采矿许可证;3.仁府发(2017)12号《关于关闭仁寿复合能源集团联合煤业有限公司(联合煤矿)的公告》;4.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联合煤业有限公司采矿许可证。第十一组,川经煤炭函(2008)783号文件、川经(2007)140号文件。第十二组,财政部关于印发《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财建(2016)253号】。第十三组,眉化解煤产能办(2016)12号文件。第十四组,仁寿县政府仁府(2016)37号《关于对<仁寿县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初步方案>再次确认的报告》。
被告仁寿县政府辩称,一、县政府与原告之间于2016年11月20日签订的《奖补协议》合法有效。《奖补协议》有政策依据,有原告申请,系双方自愿协商签订,该协议不违反国家现行法规、政策,应属合法有效。二、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原告主张按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评估数据将奖补助资金由2580万元增加到42038764元,依法不能成立。(一)本案县政府对原告煤矿关闭补助政策,实行的是原告自愿申请关闭情况下的”以奖代补”政策,县政府从未向原告明示或暗示应按原告资产价值对价赔偿。原告主张按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评估数据即”2016年10月28日的评估价值为42038764元”进行补助没有法律、政策依据。(二)原告主张县政府按《奖补协议》还欠补助金330万元,依法不能成立。2016年县政府与原告协商关闭红星煤矿时,2580元奖补资金是一次性补助。2017年7月《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实施方案》出台后,县政府虽允许原告将过剩产能上市交易,但在交易前已向原告明确该交易收益汇入原告对公账户后应抵扣补助款。原告现主张县政府还应支付其330万元无事实依据。(三)原告主张”由被告补偿原告井下未及时拆除的设备、材料损失998.6万元”依法不能成立。按本次去产能政策,《奖补协议》签订后,其资产是由原告自行处置。事实上,矿井也是由原告自行封闭,不是县政府强行封闭,即便有原告主张的所谓损失也是原告自行造成。县政府在本案中无任何侵权行为,不应承担原告主张的所谓任何损失。(四)原告主张”被告从2018年1月1日起按日增补原告1000元至补助资金付清为止”,依法不能成立。因原告参与去产能指标交易后,所得收益应在原告煤矿奖补资金中抵扣,且收益大于330万元,县政府如今已不差欠原告补助金。因此,原告该项请求依法不能成立。综上,县政府认为,县政府与原告签订的《奖补协议》合法有效,县政府现已不欠原告补助款,原告的各项请求依法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2.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川西分局对原告现场检查处罚资料。第二组证据,红星煤矿《关闭资料》。第三组证据,1.《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实施方案》,2.”仁寿县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专题会”会议记录,3.过剩产能交易资料。第四组证据,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向原告支付过剩产能交易款拨款凭证三份(2017年11月8日一笔1105447元,2017年11月27日一笔4141928元,2018年1月16日一笔335832元)。第五组证据,1.四川省财政厅川财企(2016)49号文件;2.眉山市财政局眉财企(2016)12号文件;3.眉山市财政局眉财企(2017)20号文件;4.四川省财政厅川财企(2016)60号文件。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无异议。对第二、三、四组证据文件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说明红星煤矿是强制性关闭。对第五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无异议。对第六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按照政策及双方协商时都没有把评估报告作为奖补及签订奖补协议的依据,相关文件没有要求要进行评估,评估不是必经程序。对第七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红星煤矿关闭是其自行组织关闭,不是县政府强制性关闭,其资产不能作为损失,因为自行关闭之前可以把资产拿出来。第八、九、十组证据与本案无关,奖补政策是一矿一奖补。对第十一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对第十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第十三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
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被告提供第一组证据中的第1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文件完整性、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被告提供的第2份证据与本案无关,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对被告提供的第二组证据中的红煤字[2016]35号文件的合法性及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对红星煤矿与县政府签订关闭奖补协议的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原告与同属一个集团公司的赔(补)偿标准差异特别巨大,相对原告显失公平;对被告提供的仁安监[2016]132号文件和仁寿县政府总字[2016]14号通知、仁府发[2016]30号、仁府发[2016]29号及被告关闭原告企业网络公告,对该部分证据的合法性及关联性有异议,更证明了被告对原告是行政强制性关闭,且先关闭后补偿的事实;对被告提供的原告采矿许可证、安全许可证、营业执照、欧波身份证复印件等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对被告提供的验收报告(仁府[2016]125号)、《四川省煤矿企业化解过剩产能验收意见表》(附件)、红星煤矿关闭前照明电、关闭后照明电、原告红星煤矿基本情况、原告关闭工作总结、仁寿县政府仁府[2016]20号文件、授权委托书、眉化解煤产能办[2016]12号文件等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原告主张提前关闭事实成立;对被告提供的关闭原告煤矿关闭验收专家组意见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被告提供的仁国土资[2016]421号、仁安监[2016]137号、红煤[2016]36号、仁安监[2016]141号、[2016]37号、收文[2016]1440号等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对被告提供的仁安监[2016]144号文件的合法性有异议;对(红星煤矿)补充资金参会人员签到表的关联性有异议;对久源评报字[2016]第047号眉山久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资产评估报告》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但是原告至今未收到,系被告单方委托评估,相对原告显失公平;对被告提供的仁寿县国土局关于原告煤矿保有储量无异议;被告提供的收文[2016]1527号、川安监函[2016]108号及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拟注销内江雅安等8市37个采矿许可证公示,仁红煤字[2016]18号/红星煤矿职工大会记录、采掘工程平面图、井上下对照图、《矿井闭坑报告》等证据,均与本案无关。对被告提供的第三组证据中,对《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实施方案》、仁寿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专题会议记录、过剩产能交易资料等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对被告出示的2017年8月29日《煤炭去产能指标买卖合同》的关联性有异议;对被告提供的仁安监[2017]97号文件的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对2017年7月30日眉山市人民政府《关于参加全省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的承诺函》和被告仁府函[2017]168号文件的合法性有异议。对被告提供的第四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双方签订的奖补协议中未说明要扣除这笔钱,也没有政策和法律依据要抵扣补助金。对被告提供的第五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反而还证实了被告连上级拨款2838.93万元都未全部给付原告,仅给了原告2400余万元奖补资金,被告从中还挪作他用400余万的事实。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被告提供的第四组证据,因在双方签订的案涉奖补协议中并未约定将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向原告支付的过剩产能交易款在被告支付的奖补金中予以抵扣,且被告亦不能提供直接证据证明原告同意抵扣,不能证明被告欲证明的内容,故对被告提供的第四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供的第六组-第十组证据,因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对被告提供的其余证据及原告提供的其余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均与本案案件事实有关,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6年11月20日,原告红星煤矿(乙方)与被告仁寿县政府(甲方)签订《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红星煤矿)关闭奖补协议》载明:”根据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7号)和仁寿县政府《关于确认仁寿县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初步方案的报告》(仁府〔2016〕20号)等文件要求,按照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工作推进会议精神,经县政府研究,决定对红星煤矿提前在2016年实施关闭,就关闭事宜达成一致意见,签订如下协议:关闭时间为2016年12月10日前;甲方用‘以奖代补’方式对乙方进行补助,并按时支付补助费用。给予乙方关闭补助资金2450万元,用于对该矿职工善后处理、土地复耕、设备搬出等,按时在2016年11月14日前关闭到位给予乙方奖励130万元。第一次支付时间及金额:在规定时间内按关闭标准完成矿井关闭,经验收合格并且遗留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县财政则于2016年12月31日前一次性支付乙方补助总额的70%,即1720万元和按时按标准关闭到位支付奖励资金130万元,共计1850万元。第二次支付时间及金额:剩余的补助费用,即730万元,在关闭后无任何遗留问题,甲方则于2017年12月31日以前支付乙方。甲方未按期支付奖补费用,每超一日增补乙方1000元等。”协议签订后,原告按约关闭了煤矿,被告向原告支付了2280万元后,以”2017年7月《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实施方案》出台后,县政府允许原告将过剩产能上市交易,在交易前已向原告明确该交易收益汇入原告对公账户后应抵扣补助款”为由,未再支付余款330万元。
另查明,2016年11月8日,眉山久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久源评报字[2016]第047号《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拟核实资产价值资产评估报告书》(以下简称《资产评估报告书》),该《资产评估报告书》摘要载明:”委托方: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产权持有者: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评估目的:核实资产价值,为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评估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所属房屋、构筑物及采煤设备、设施资产价值这一经济行为提供资产价值参考。评估对象: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拟核实的所属办公用、生产用房、构筑物及液压牵引采煤、带式输送机、提升绞车、固定车厢等采煤设备及设施(详见清查评估明细)。评估范围: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拟核实所属房屋、构筑物及采煤设备、设施。评估基准日:2016年10月28日。评估方法:市场法。评估结论:在实施了上述资产评估程序和方法后,委托方用于本报告所列评估目的所申报的资产,在2016年10月28日的评估价值为42038764元。”该评估报告内容未告知原告红星煤矿。因原告对与被告签订的奖补协议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被告仁寿县政府与原告红星煤矿于2016年11月20日签订的奖补协议。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被告签订的奖补协议是否合法有效,原告要求变更协议是否符合法定条件;二、被告是否依法履行、是否按照协议全面履行了该行政协议;原告提出的诉求是否成立。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行政协议是指行政机关为实现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标,在法定职责范围内,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协商订立的具有行政法上权利义务内容的协议,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的行政协议。本案被诉的奖补协议系被告仁寿县政府根据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行使行政管理职责而与原告红星煤矿签订,属行政诉讼法确定的行政协议。人民法院审查行政协议案件,在适用行政法律规范的同时,可以适用不违反行政法和行政诉讼法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2条:”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的规定,合同只有存在订立时显失公平或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情形下,受损害方才有权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本案中,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本案被诉的奖补协议系原告红星煤矿与被告仁寿县政府双方自愿签订,原告对此亦予以确认。原告在诉讼中主张”原告的煤矿属于强制提前关闭的矿井,被告未按照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评估的评估价给予原告补助,被告未将评估结果告知原告,利用原告处于时间紧迫的危困状态与原告达成奖补协议,双方约定的补助资金低于评估价17338764元,协议显失公平,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利益”,但原告未向本院提交关闭煤矿系被告强制关闭的有效证据,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签订的奖补协议中约定了应根据仁寿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评估的评估价值给予原告补助金,双方也未有共同委托评估原告资产价值的合意,故应认定双方签订的奖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根据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规定,原告的资产评估价值与奖补协议约定的奖补金不是等价关系,原告主张应以其资产评估价来衡量奖补协议约定的奖补金,奖补协议显失公平,应予变更的理由无事实和法律根据,不符合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合同变更的法定情形,故原告请求变更协议补偿金额(即被告应按评估价值与协议价格的差额向原告支付17338764元、由被告补偿原告井下未及时拆除的设备、材料损失988.6万元、由被告向原告支付”早退多奖”奖励金总金额的10%即4203876.4元)的诉讼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和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规定,本案被诉的奖补协议签订后,原告红星煤矿按约关闭了煤矿,但被告仁寿县政府向原告支付了2280万元奖补款后,以”2017年7月《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实施方案》出台后,县政府允许原告将过剩产能上市交易,在交易前已向原告明确该交易收益汇入原告对公账户后应抵扣补助款”为由,认为其已履行完毕,不再支付余款330万元的理由,因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的政策未规定交易价款应归被告享有,且双方签订的奖补协议也未约定被告应将过剩产能指标交易款在被告应支付的奖补金中予以抵扣,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同意予以抵扣或者按照法律、政策规定予以抵扣,故被告辩称在交易前已向原告明确将过剩产能指标交易收益汇入原告对公账户后,抵扣奖补款的理由证据不足,其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未按照协议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属违约行为,其应继续履行合同义务并承担逾期履行的违约责任,故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尚欠的奖补金330万元及协议约定的从2018年1月1日起每超一日增补原告1000元的违约金至奖补金付清时止。原告的该部分诉讼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原告主张被告还应支付逾期付款的资金利息的请求,因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已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息,故在违约金已能弥补原告利息损失的情形下,对原告主张的逾期付款资金利息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仁寿县人民政府应给付原告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奖补金330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仁寿县人民政府应给付原告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从2018年1月1日起按日计算的逾期付款违约金1000元,至本判决确定的第一项款项付清时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原告仁寿县复合能源集团红星煤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仁寿县人民政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15473元,由原告负担183152,被告负担3232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彭国成
审判员  陈继兵
审判员  高 莉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李晓洁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