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刘大勇

法院: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事审判第二庭

电话:

刘大勇,男,1976年生,大学本科学历,在职法律硕士学位,中共党员,2000年参加工作,现任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审判员,四级高级法官。

2 裁判要旨

1.故意杀人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故意伤害致伤与故意杀人未遂的根本区别在于行为人主观上是以剥夺他人生命还是以伤害他人身体健康为目的,而判断行为人的主观目的,不应仅凭行为人当时的激愤之语作出判断,而应通过行为人作案的工具选择、打击程度、伤害部位、预谋情况及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关系及矛盾背景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并结合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及大众朴素正义感予以认定。2.刑法意义上的被害人过错,应当限于被害人的行为具有违法性,包括治安违法和刑事违法;对于只具有道义谴责性的不当行为,不应认定为被害人过错,但亦可在量刑是酌情予以考虑。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本案是一起指控及一审认定构成故意杀人罪,二审改变定性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案件。故意杀人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故意伤害致伤与故意杀人未遂,在刑事审判实务中经常发生争议,本案提出了判断行为人主观上是以剥夺他人生命还是以伤害他人身体健康为目的,不应仅凭行为人当时的激愤之语作出判断,而应通过行为人作案的工具选择、打击程度、伤害部位、预谋情况及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关系及矛盾背景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并结合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及大众朴素正义感予以认定的较为明确的认定标准。同时,本案还提出了刑法意义上的被害人过错,应当限于被害人行为具有治安违法性或刑事违法性,对于只具有道义谴责性的不当行为,不应认定为被害人过错的裁判思路。以上两点裁判要旨,对于解决司法实践中的相关问题,具有较好的参考价值。整篇文书条理清晰、逻辑严谨、认定事实清楚、裁判说理充分,体现了裁判文书事理、法理、情理的有机统一,并最终实现了案件处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对于处理类似案件的裁判文书写作也具有较好的借鉴意义。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孟宪义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辽01刑终300号
原公诉机关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男,1984年1月12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高湾镇高环路,系本案被害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孟宪义,男,1970年6月29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所在地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小十三路。曾于2015年11月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2016年6月因吸毒被行政拘留十日。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7年6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30日被取保候审,取保候审期间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10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铁西区看守所。
辩护人任雪娇,辽宁希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审理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孟宪义犯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暨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8年4月16日作出(2018)辽0106刑初11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原审被告人孟宪义均不服原判,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宫国平出庭履行职务,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原审被告人孟宪义及其辩护人任雪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7年10月16日14时许,被告人孟宪义在沈阳市铁西区小十三路2号景星家园小区门前,因经济纠纷与被害人王某某产生争执,被告人孟宪义用事先准备好的酒精倾倒至被害人王某某身上后将酒精点燃,致被害人王某某身体多处烧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王某某烧伤面积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另查,被害人王某某住院21天。其经济损失包括医疗费人民币11137.2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100元(100元×21天),护理费人民币2258.85元(39261元÷365天×21天),共计人民币15496.05元。
2017年6月8日23时许,被告人孟宪义在沈阳市于洪区于洪新城小学附近,以420元人民币的价格向姜某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0.8克。
上述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被害人王某某的陈述、证人姜某某的证言、被害人王某某被烧毁的衣服碎片物证照片、涉案冰毒物证照片、报警情况登记表、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沈阳佳实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孟宪义辨认犯罪地点的笔录、被告人孟宪义辨认买毒人姜某某的笔录、买毒人姜某某辨认被告人孟宪义的笔录、物证提取笔录、案发现场监控录像、案件来源及抓捕经过说明、被告人孟宪义及买毒人姜某某辨认毒品交易地点的照片、买毒人姜某某指认被告人孟宪义向其贩卖的冰毒照片、微信支付毒资的截图、被告人孟宪义的供述和辩解、医疗票据、诊断书等证据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孟宪义故意杀人及贩卖毒品,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鉴于被告人孟宪义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孟宪义因贩卖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系毒品再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孟宪义已经着手实行故意杀人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罪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孟宪义当庭自愿认罪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因被告人孟宪义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被告人孟宪义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中有据可依的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认定被告人孟宪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被告人孟宪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医疗费等共计人民币一万五千四百九十六元零五分。
上诉人王某某的上诉理由:因为部分票据无法提供,其实际花费数额比一审判决赔偿的数额多,望二审法院予以改判。
上诉人孟宪义的上诉理由:其没有想杀害王某某,其行为应为故意伤害罪。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本案起因是被告人通过被害人介绍高息贷款引起,被害人将要还的贷款给被害人之后,被害人没有还贷使被告人陷于更重的还贷负担,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重要责任,对案件引发具有严重过错;被告人使用的酒精量较少,并在被害人语言挑衅下向被害人撒泼并点燃酒精,只是吓唬被害人,不具有杀人动机,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被害人身上着火后,被告人立即拽脱被害人衣物,积极施救有效防止损害结果进一步发生,构成犯罪中止;被告人如实供述,应构成自首;被告人家属愿意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已达成赔偿协议,应予减轻处罚。
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是:原判定性准确,从监控录像及庭审中原被告双方的供述、陈述看,孟宪义携带事先准备的酒精,当时其已有轻生及拉人做垫背的目的,其作为成年人应当知道将酒精倒在衣服上点燃会造成死亡的结果,还积极追求这一结果的发生,主观上具有杀人的故意;被害人陈述酒精是满瓶,并有监控录像为证,客观的作案工具及行为足以认定故意杀人的事实。孟宪义的行为对阻止犯罪结果发生起到了积极帮助作用,可以认定犯罪中止;现有证据不能体现被害人有过错。
二审期间,二上诉人及辩护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二审对贩卖毒品及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的事实、证据与原判认定一致,本院均予确认。就原判认定故意杀人部分,本院经二审庭审另查明:
被告人孟宪义与被害人王某某系朋友关系,且存在经济往来。2017年6月,被告人孟宪义因涉嫌犯罪取保候审需缴纳1万元保证金,家属通过被害人王某某介绍向高利贷借款1万元,王某某先前曾欠孟宪义5000元,孟宪义将此次借款实得9000元中的4000余元给王某某,约定借款由王某某偿还。因借款到期王某某无力偿还,二人商议通过王某某联系以孟宪义名义再向高利贷借款2万元,孟宪义将该借款实得的1.8万元全部交给王某某,王某某承诺借款由其偿还。王某某未按约定还款,期间被告人孟宪义被小额贷公司索债并逼迫写下8万元欠条。上诉人王某某身上被酒精点燃着火后,孟宪义帮助王某某拽脱外套灭火,后将自己外套脱下给王某某穿上,二人一同离开现场去沈阳市国利医院救治,孟宪义陪护治疗。次日上午,孟宪义到医院看望王某某,并于当日中午在医院被公安机关抓获带走。
认定上述事实相关证据如下:
(1)被害人王某某在侦查阶段的陈述,具体内容如下:
我和孟宪义认识一年多了,是朋友关系。2017年5月,孟宪义妻子跟我说孟宪义被抓向我借1万元,我帮忙联系在小额贷公司上班的朋友郭仲借1万元。孟宪义出来后我问他赶紧把钱还了,孟宪义说他没钱让我再帮他借2万元,他说去买点冰毒卖了挣钱就能还了,我就同意联系郭仲给他借2万元。孟宪义自己留下2000元,说给我1.8万元让我买冰毒,我说买不着,说完就把钱给我了,因为孟宪义之前欠我4000元,我合计钱我就先拿着,要是孟宪义还不上钱我拿这钱帮他还上。孟宪义给郭仲写了一张8万元欠条,当时说十天之后还4万就行,要是不还钱,之后就得还8万。之后孟宪义经常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买到冰毒,我没帮他买,孟宪义说他没有钱,我什么时候给他货,他才能还钱,之后孟宪义就不接我电话,2017年10月16日14时许,我和郭仲共同的朋友“大飞”开车送我去找孟宪义聊聊还钱的事,大飞在离现场很远的一个地方等我。孟宪义下楼,我说你兜里装的啥,孟宪义说酒精,孟宪义说完到超市买的打火机跟烟,我说你拿酒精干啥啊,我背对着孟宪义,孟宪义顺势用左小臂将我脖子勒住用力往后按,我反抗没挣脱开,孟宪义用右手拿着酒精瓶往我头上倒酒精,当时我感觉头上发凉。孟宪义说我也活不起了,我要整死你,就用打火机点燃了我身上的酒精,我就赶紧在地上打滚、脱烧着的衣服,往车上蹭,孟宪义没有帮我灭火,还在旁边笑看热闹。里面的内衣也烧着了,我喊孟宪义帮我脱衣服,孟宪义帮我脱下之后火就灭了。大号点滴瓶子那么大的酒精瓶,是新的满瓶的。孟宪义陪我一起去医院了。
王某某在二审庭审中的陈述,具体内容如下:
我和孟宪义之间有经济纠纷,孟宪义说的借钱那一部分
属实,最开始向小额贷公司借的1万元钱,到手是9千元,之后这9千元钱没还上,他之前借我5000元,后来他又给了我4000元让我还。我说我也没钱给,我们再去小额公司借点,回来再整点钱,把这钱还上。确实借了两万元到手是18000元,他把这18000元钱全借给我了,当时我说这钱借我吧,我干点啥慢慢把钱还了,孟宪义说行,只要我跟小额贷那边整明白就行,这钱不还他也行。之后能有两三个月,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把钱还上,他说没钱,我说我有两万多,你再整一万多,咱俩把钱还了。他下楼咱俩谈这事,正唠嗑当中,不知道怎么酒精就倒我身上了,具体怎么着的火我记不清了。后来孟宪义到小额贷公司签8万元欠条时我确实在场,但具体怎么签的我不知道。事发之前孟宪义没有说过要整死我之类的话,酒精瓶多大里面有多少酒精我没太注意。孟宪义对我有施救行为,孟宪义陪我到医院,身上的几百元钱给我买吃的和日用品了,主动说第二天给我送饭。
(2)被告人孟宪义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具体内容如下:
我是开出租车的,我和王某某认识两年了,以前有经济纠纷。2017年7月15日,因我被取保候审需要1万元保证金,我妻子代显月向王某某借款,王某某领着我媳妇向小额贷公司借1万元,实际给了9000元。8月中旬,王某某之前欠我5000多元,我再给他4300元,王某某帮我把借款还了,我和王某某都同意了。过几天,王某某找我说他手里不宽裕,让我再从小额贷公司借2万元,用借来的钱去买点毒品,然后再卖了,挣钱把钱还了。我知道王某某有买毒的能力和卖毒的销路,为了早还钱我也同意了。王某某又拉着我到小额贷借2万元,扣除利息得到1.8万元,我把这钱都给王某某了。之后王某某一直没还钱,小额贷公司的人经常找我要钱,堵锁眼、在墙上门上写字,我就找王某某让他还钱,王某某承认欠我钱,但没有能力还钱,说欠条是我签的,小额贷的钱得我还,王某某还带着小额贷的人来我家要钱。2017年10月16日16时许,王某某打电话约我下楼谈还款的事,我认为王某某是带着小额贷的人来要钱,我就在家中拿一瓶酒精装在右裤兜里下楼了,为了防身。楼下见面边走边说还钱的事。王某某说承认欠我钱,但是我欠公司钱,得我还,我说我欠的钱不都给你了嘛,你不说你还钱嘛,王某某说他没钱,我说你没钱我不管,王某某说现在算上利息得还公司四万元,我卡里有两万,剩下的钱让我还,我说之前欠的一万元钱,我给你4300元,你说你还了,不用我管了,之后借的1.8万元都给你了,我还欠什么钱。说话中我俩就搂在一起,我用左手搂王某某的肩膀,王某某问我兜里装的什么,我说酒精,王某某说你装这玩意干什么,我说逼我死,我不敢点别人,我点自己行不,王某某说你吹吧,我说逼死我我也得拉几个垫背的,我得让他们一起死,王某某说来吧,我就把装在裤兜里的酒精拿出来,右手将瓶盖打开,往我俩之间倒酒精,刚倒上就着火了,我当时左手还拿着烟跟打火机不知道就怎么着火了,我身上穿的是一件深色皮夹克,我马上将皮夹克脱了反扣在身上,我身上的火就熄灭了,王某某身上穿的黑色防雨绸外套右侧肩部着火了,王某某喊救命,我就过去帮他把衣服脱了,过了一会火灭了,我陪王某某一起去的医院看病。酒精是我平时吸毒及下雨时用酒精擦玻璃用的,因为没谈好冲动将酒精洒在王某某身上。王某某给我逼的,我不欠他钱非逼我还钱,逼的我活不起了,我就想和王某某一起死了。我拿的250毫升装的酒精,当时还能剩100毫升。下楼带酒精见王某某为了防身,我说过谁再逼我,打我,我就把自己点了,死了我也拉几个垫背的,我得让他们一起死。
被告人孟宪义在二审庭审中的供述与侦查阶段供述的内容基本一致,不一致的内容:我当时怕他再把我带到小额贷款公司,我为了壮胆子才带着,就是想吓唬吓唬他。我能预见后果也没想到能把他烧的这么严重,我当时感觉酒精很少,不至于烧成这样。王某某带我到小额贷公司被逼写下8万元欠条,陪王某某到医院看病买东西花费几百元,第二天主动到医院看望王某某,在医院被带走。
(3)现场监控录像记录的内容:2017年10月16日15时29分55秒,二人出现在监控画面内(根据二人笔录,应是从超市买烟出来走向案发现场),在现场二人边吸烟边交谈至34分58秒,突然被告人搂住被害人脖颈部向下按,35分22秒被害人背部着火,并蔓延至脖颈下方二人分开,被告人脱翻外衣,同时被害人解扣脱衣,被告人跑向被害人帮助被害人将外套拽下,被害人在地上打滚,被害人自行将内衣脱下赤膊上身(此时为35分48秒),36分整,二人交谈着,被告人将自己外套脱下给被害人穿上后,36分05秒二人一同离开现场。
二审期间,上诉人王某某与上诉人孟宪义家属达成赔偿调解协议,由孟宪义家属一次性赔偿王某某各项经济损失4.8万元,王某某对孟宪义的行为表示谅解。
控辩双方争议焦点问题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还是故意杀人罪;被害人是否存在过错;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中止。对上述争议焦点问题,本院综合分析评判如下:
1.定性问题。故意杀人与故意伤害的区分主要从主观目的和客观行为两个方面来分析认定,同时主观上是以剥夺他人生命还是以伤害他人身体健康为目的,要通过客观方面行为手段、工具选择、打击程度、伤害部位、预谋情况、及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的关系与矛盾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认定。本案被告人与被害人系朋友关系,因为借贷还款纠纷引发矛盾;双方商谈还贷中起争执并撕扯,被告人将酒精倾倒被害人身上并点燃,着火后被告人第一时间施救并送医陪护治疗,造成被害人轻伤的结果。故意杀人主观方面或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或放任死亡结果的发生,从上述被告人的行为过程,可看出被告人无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的主观意图,客观上没有发生死亡结果,更不存在放任死亡结果发生。不否认被告人点燃酒精前曾说过“要死一起死”、“拉几个垫背”等之类言语,从全案证据不难看出,此话是在被告人已将钱款给被害人,口头协议由被害人偿还联系的高利贷,而仍被强行索债逼迫写下对其来说巨额欠条,被害人仍找被告人出钱还贷情形下说出,这是常人被逼迫下常见情绪宣泄表现;结合被告人的客观行为,使用特殊犯罪工具酒精,撒泼被害人手臂及背部非致命部位,根据被告人供述及现场监控录像可判断酒精量不大,案发在开放的室外,被害人人身自由未受限制具有完全自救能力,着火后被告人第一时间及时灭火施救并送医治疗。综上,认定被告人主观上具有剥夺他人生命故意的证据不足,评价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亦难以为社会大众所普遍认同和接受,认定被告人构成故意伤害罪更符合其行为特征及主观故意内容,足以评价其社会危害性。
2.过错问题。通常认为认定被害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需要具备两个基本条件,一是被害人的先行为具有违法性,包括治安违法和刑事违法;二是被害人的不法行为与被告人的加害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即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具体到本案,被害人违反口头约定不按期承担还贷义务,致使被告人被小额贷公司索债并签下2倍余借款的欠条,案发当天仍找被告人承担部分还款义务,被害人的上述行为具有严重的道德谴责性,但不具有治安及刑事违法性。被告人撒泼并点燃酒精前,二人之间就被告人携带酒精目的问题,均有刺激性言语,酒精最终被点燃无法单方面归责于被害人。被害人找被告人商谈还款事宜,虽然该行为在情理上不道义,但在刑事逻辑范畴内不能直接或必然引起被告人伤害被害人,故与被告人点燃酒精烧伤被害人这一结果不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不宜认定被害人具有过错,但可认定被害人的行为对案件引发具有责任。
3.犯罪中止问题。本案若认定被告人犯故意杀人罪,其实施犯罪行为中自动放弃并积极施救防止死亡结果发生,构成犯罪中止无疑。但本案如上所述,应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犯罪中止要求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后,需有效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本案被告人已经着手实施伤害行为,虽然行为中有积极施救行为,但未有效防止伤害结果的发生,其行为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既遂。积极施救行为可在量刑时结合其他情节酌情考虑。
本院认为,上诉人孟宪义因经济纠纷使用酒精烧伤他人,致轻伤的后果,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同时向他人贩卖毒品,其行为亦构成贩卖毒品罪,应数罪并罚。上诉人孟宪义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因贩卖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系毒品再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构成故意杀人罪系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孟宪义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依法从轻处罚。因上诉人孟宪义不具有自动投案情节,故其行为不构成自首,辩护人提出的孟宪义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害人王某某不按约定偿还高息借款致使上诉人孟宪义陷入被逼债的窘境,间接诱发本案的发生,被害人的行为对案件引发具有一定责任,但不能认定具有刑罚意义上的过错,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具有严重过错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孟宪义点燃酒精后,积极施救并送医陪护,但未能有效防止伤害后果发生,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既遂。辩护人提出的孟宪义具有犯罪中止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但孟宪义的上诉行为反映其主观恶性较小,结合其庭审认罪态度较好及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悔罪态度,一并在量刑时酌情考虑。附带民事赔偿部分按调解协议执行。根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判决如下:
(一)维持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2018)辽0106刑初第11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孟宪义贩卖毒品犯罪定罪及量刑部分,即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二)撤销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2018)辽0106刑初第11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孟宪义故意杀人罪定罪、量刑及数罪并罚部分,即被告人孟宪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撤销第二项附带民事判决部分,即被告人孟宪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医疗费人民币一万一千一百三十七元二角,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人民币二千一百元,护理费人民币二千二百五十八元八角五分,共计人民币一万五千四百九十六元零五分。
(三)判处上诉人孟宪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0月18日起至2020年9月25日止。)
审 判 长 刘大勇
审 判 员 范 哲
审 判 员 杨 帆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贺 颖
书 记 员 姚鹏翔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