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付甫金

法院: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部门:环资庭

电话:

付甫金,男,汉族,1988年11月12日出生,大学本科学历,2010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2011年入职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底入选员额法官, 目前任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环资庭审判员。

2 裁判要旨

在评价物之毁损引发的不利益时,不应局限于价值的贬损情况,还要考虑受害人使用利益受影响的时间和程度,在特定情形亦可将受害人的主观利益纳入考量。在禁止得利原则下,即使受损之物尚可修复,也可以基于受害人使用利益等非价值利益受到根本性损害的事实,结合加害人主观过错程度,支持受害人原价等额赔偿的诉请。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推荐参加裁判文书复评。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杨成银、王顺容相邻损害防免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量:       

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3民终389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成银,男,1968年5月10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顺容,女,1966年9月22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天辉,遵义市红花岗区舟水桥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伟,男,1970年4月2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光梅,女,1969年6月2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在玉,遵义市新蒲新区新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杨成银、王顺容因与被上诉人李光梅、吴伟相邻损害防免关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2017)黔0302民初51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杨成银、王顺容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吴伟、李光梅的诉讼请求或者发回重审;2.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及鉴定费由吴伟、李光梅负担。事实和理由:1.杨成银、王顺容购买房屋后现状装修,根本没有改变房屋的原始状态,吴伟、李光梅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杨成银、王顺容擅自改变了房屋的承重结构。2.案涉房屋系农村房屋,当年修建时质量就不达标,又年久失修,即便存在安全隐患也未必与房屋承重结构有关。3.原审法院在吴伟、李光梅房屋的安全问题可以采取补救措施的情况下强行判决由杨成银、王顺容收购违背民法自愿原则,应判决采取补救措施修复和加固,在各方分担修复费用的原则下,杨成银、王顺容愿意采取加固补救措施。4.吴伟、李光梅在案涉楼房四楼其房屋外墙上擅自开窗,也对杨成银、王顺容所有的一、二层房屋有影响。
吴伟、李光梅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
吴伟、李光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杨成银、王顺容连带赔偿房屋款40万元;2.诉讼费、评估费由杨成银、王顺容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吴伟、李光梅与杨成银、王顺容各自所有的房屋均位于贵州省××新区××电影院处,属一栋楼房,共四层。吴伟、李光梅居住的房屋在第四层(房产证号为遵县房权证房管字第××号),苟盛红居住在房屋的第三层,杨成银、王顺容居住的房屋在第一、二层,其中一层房屋为商业用房。2014年至2015年初,杨成银、王顺容将第二层房屋装修改建成商用店铺。2015年,吴伟、李光梅及居住在第三××向虾子镇人民政府反映杨成银、王顺容装修房屋时拆除承重墙引发安全问题。虾子镇村镇建设服务中心现场察看后发现问题严重,遂于2015年6月18日向杨成银、王顺容发出限期整改通知书,明确杨成银、王顺容擅自改变原有住房结构,已造成严重安全隐患,责令杨成银、王顺容在五日内恢复原状。遵义市新蒲新区住建局工作人员到现场察看后,于2015年7月23日委托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检测中心对吴伟、李光梅居住的房屋进行勘查、检测,该检测中心于2015年8月11日作出评定意见,其中载明:该工程房屋上部结构安全性等级评定为DU级(安全性不满足要求,已严重影响承载能力,必须及时或立即采取措施),虾子镇老电影院房屋安全性等级评定为DSU级(安全性不满足要求,已严重影响承载能力,必须及时或立即采取措施)。2015年8月26日,虾子镇人民政府下发危房整改方案,限期吴伟、李光梅及苟盛红户撤离到安全房屋居住。后虾子镇人民政府介入处理危房问题,但杨成银、王顺容拒不到场,不接受协调。一审诉讼中,吴伟、李光梅申请对受损房屋成为危房前后的房屋价值进行评估,后申请变更为对房屋成为危房前的价值(含装修费)进行评估。2017年10月23日,遵义天诚价格评估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作出价格评估为379,295元,其中装修价格50,000元,评估费5,000元。同时,杨成银、王顺容申请了对该栋房屋第二层房屋装修过程中是否改变了房屋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危房形成原因以及补偿措施的鉴定。2018年4月8日,广州仲恒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作出鉴定意见:根据现场检查、检测结果综合分析,遵义市新蒲新区虾子镇老电影院房屋为砖混结构,砖混结构体系中墙体为主要竖向承重构件,楼板为水平承重构件,承重构件布置应与图纸相符合;拆改墙体及楼板开洞会导致结构受力体系改变;杨成银、王顺容在第二层房屋装修过程中改变了房屋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杨成银、王顺容在第二层房屋装修过程中改变了房屋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对吴伟、李光梅居住的第四层房屋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的稳定性有影响;杨成银、王顺容的装修行为与第四层房屋结构不稳定有因果关系;该房屋可采取补救措施,补偿方案必须由有加固设计资质的单位出具,该房屋加固后必须经专业机构鉴定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另外,吴伟、李光梅在诉讼中陈述了在获赔房屋价款后即放弃房屋所有权的主张。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合法个人财产应受法律保护。吴伟、李光梅与杨成银、王顺容作为不动产的相邻方,杨成银、王顺容在装修自己二楼房屋时改变了房屋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对吴伟、李光梅居住的第四层房屋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的稳定性有影响,存在因果关系,且吴伟、李光梅房屋的安全性等级评定为DU级,危及了吴伟、李光梅房屋的安全(安全性不满足要求,已严重影响承载能力,必须及时或立即采取措施),杨成银、王顺容侵害了吴伟、李光梅的物权,吴伟、李光梅可要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要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虽涉案房屋经鉴定可采取补救措施,但根据受损房屋的实际状况,吴伟、李光梅选择损害赔偿合理合情合法,故吴伟、李光梅要求赔偿房屋价款,符合法律规定,吴伟、李光梅的房屋经评估价值为379,295元,对此予以支持。另吴伟、李光梅对房屋价值进行评估的评估费5,000元,这是吴伟、李光梅为确定损害赔偿标准进行的,予以确认。杨成银、王顺容履行了以上赔偿义务,则案涉房屋便归杨成银、王顺容所有。综上所述,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判决:一、由杨成银、王顺容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赔偿吴伟、李光梅房屋款384,295元(含评估费5,000元);二、吴伟、李光梅所有的位于虾子镇××电影院处××房屋(房产证××县房权证房管字第××号)归杨成银、王顺容所有;三、驳回吴伟、李光梅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已减半收取计3,650元,由吴伟、李光梅负担150元,杨成银、王顺容负担3,500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杨成银、王顺容与吴伟、李光梅对原判认定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吴伟、李光梅以杨成银、王顺容不当装修为由起诉要求杨成银、王顺容支付房屋赔偿款,应属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并非相邻损害防免关系纠纷,原审法院案由界定不当,本院对此予以更正。结合双方当事人的上诉理由和答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可归纳为:一、案涉房屋的安全问题是否是杨成银、王顺容装修行为所致;二、原审法院判决杨成银、王顺容承担房屋原价等额赔偿是否适当。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即案涉房屋的安全问题是否是杨成银、王顺容装修行为所致。
本院认为,案涉楼房第一、二层房屋结构与竣工图纸存在明显出入,比照竣工图纸,多处承重墙在内的房屋稳定结构缺失,杨成银、王顺容虽然辩称其二人装修房屋并未改变房屋结构,但杨成银、王顺容在2014年至2015年初将原属住宅用途的案涉楼房第二层改建为商用店铺的事实客观存在,同时虾子镇村镇建设服务中心在下发给杨成银户的限期整改通知书中亦载明有现场勘查后发现杨成银户擅自改变原有住房结构的内容,加之王顺容在二审庭审中亦明确认可案涉房屋的第二层在其与杨成银装修前是毛坯房的事实,据此足以认定杨成银、王顺容在装修房屋时改变了房屋原有结构的事实。
根据案涉房屋竣工图纸等资料,该栋楼房是经过当年政府建设部门规划设计并按照图纸施工建造,并非是农民自建房屋;杨成银、王顺容所提案涉楼房安全问题与房屋年久失修以及吴伟、李光梅在第四层房屋外墙开窗有关的事实主张缺乏必要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广州仲恒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出具的鉴定意见,亦明确评定杨成银、王顺容的装修行为与案涉房屋第三层、第四层房屋结构不稳定存在因果关系。
综上,应当认定案涉房屋的安全问题是杨成银、王顺容装修行为导致的事实。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即原审法院判决杨成银、王顺容承担房屋原价等额赔偿是否适当。
本院认为,在前述事实认定的基础上,根据专业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吴伟、李光梅主张的房屋安全问题的确“可采取补救措施”,但该鉴定意见亦表明杨成银、王顺容在房屋装修过程中造成了多达13处房屋结构的破坏,鉴定机构在评定“可采取补救措施”的同时亦强调“补救方案必须由具有加固设计资质的单位出具,该房屋加固后必须经专业机构鉴定合格方可交付使用”,可见,杨成银、王顺容的装修行为严重影响了房屋的稳定和安全,即便可以加固修复也必然导致房屋价值贬损。
同时,案涉楼房加固修复本应由侵权人独立、及时承担,但杨成银、王顺容在吴伟、李光梅因房屋安全问题提出异议甚至在政府建设部门责令整改后,仍不采取修复补救措施,在基层人民政府介入时亦拒不到场处理,导致案涉楼房出现严重安全问题后至今已逾3年时间内无法得到妥善处理,吴伟、李光梅亦被迫另居他处,应当认为吴伟、李光梅的居住权益已然遭到根本性的侵害。
另外,案涉楼房的加固修复,即便即时推进,亦需历经方案设计、组织施工、测试验收等一系列程序,必定需要较长时日及较为高昂的费用,而且还将面临修复后可否通过验收、验收后能否达到房屋毁损前居住利益状态等不确定因素,故杨成银、王顺容二审所提双方共同修复的主张,仍然让吴伟、李光梅处于几经延迟且不确定的权利救济状态,无异于放任侵权行为的持续存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六条“造成不动产或者动产毁损的,权利人可以请求修理、重作、更换或者恢复原状”的规定,吴伟、李光梅当然有权要求杨成银、王顺容修复加固案涉楼房,但物权法亦在第三十七条中规定:“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由此可见,一方面,法律并未禁止物权受到损害的权利人选择损害赔偿的救济途径;另一方面,案涉楼房的修复加固,虽然具有事实可能性,但杨成银、王顺容的不当装修行为不仅造成吴伟、李光梅所有的房屋价值贬损,而且在根本上影响了吴伟、李光梅的居住权益,案涉楼房的修复加固又需相当之时日及费用,还将面临实际操作过程中的不确定因素,判令修复不过是徒增鉴定、时间等成本,并不具有经济上的合理性,因此本案所涉不动产物权的侵害,应当允许权利人吴伟、李光梅选择损害赔偿的权利救济路径。吴伟、李光梅在诉请要求杨成银、王顺容承担房屋原价等额赔偿的同时,亦以明确意思表示放弃原房屋所有权,故原审法院所作判赔并不违反完全赔偿和禁止得利之损害赔偿的基本原则。
综上,杨成银、王顺容在装修房屋时擅自改变其房屋结构以及房屋出现安全问题后拒不补救修复的行为,不仅导致吴伟、李光梅的房屋价值贬损,而且致使吴伟、李光梅对房屋的居住权益遭受长时间且根本性侵害,吴伟、李光梅就本案所提放弃房屋所有权的前提下由杨成银、王顺容承担房屋原价等额赔偿的诉请,并不违背物权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原审法院对此所作判赔并无不当,本院亦予认同。王顺容、杨成银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依法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00元,由王顺容、杨成银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露露
审判员  付甫金
审判员  任建毅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七日
书记员  周玲玲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