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提示信息

网络请求失败,请稍后重试.

1 自荐人

姓名:巴桑

法院: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部门:刑一庭

电话:

巴桑,女,藏族,1979年出生,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一庭四级高级法官

2 裁判要旨

电信诈骗案普遍具有犯罪分子异地作案、作案次数多、与被害人不直接接触、频繁变换作案工具等特点,使得直接证据少,证据链形成困难。本案通过对通话清单、通话清单、银行交易凭证、通话录音、短信截图、手机活动轨迹、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上诉人供述等证据的综合分析,对认定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原审被告人朱春华实施诈骗行为,并排除他人参与,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3 自荐意见

4 推荐意见

1、语言尤其简洁、清晰、明确。 2、二审查明事实清楚,对二审改变认定的事实、补充核实的证据、不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原因、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的辨析,均有清晰、明确的认定或论证。

5 专家评分

0

6 当前得票

0

党振兴、党军振与朱春华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浏览量: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藏刑终13号
原公诉机关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党振兴,男,1983年11月24日出生于河南省上蔡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所地上蔡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6年7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看守所。
辩护人罗桑群培。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党军振,男,1984年7月10日出生于河南省上蔡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所地上蔡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6年7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看守所。
辩护人央金。
原审被告人朱春华,男,1982年2月17日出生于河南省上蔡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所地上蔡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6年7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看守所。
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山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朱春华犯诈骗罪一案,于2018年6月25日作出(2018)藏05刑初2号刑事判决。党振兴、党军振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1月6日、9日二次召开庭前会议,并于同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朱雅频、薛畅、孟玉梅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罗桑群培、上诉人党军振及其辩护人央金、原审被告人朱春华、证人某某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因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阅卷及申请延期审理,依法扣除审理期限1个月,先后共延期审理2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5月初,被告人党军振因了解到被告人党振兴对电信诈骗有经验,遂向党振兴提出学习实施诈骗。之后党振兴交给党军振5000元租房费,让其携带作案工具手机、手机卡,开车先到广东省中山市租房。同时,党振兴联系并将之前从网上购买作案用的银行卡交给被告人朱春华,让其在河南省上蔡县崇礼乡负责套取现金。党振兴于2016年5月17日乘高铁到达中山市后,冒充部队领导,通过其他领导与施工老板取得联系,声称部队有工程需要施工。后又借口部队需要订购帐篷、高低床及充气床垫等让施工老板代购并提供所谓的商家联系号码。施工老板与该号码联系后,被告人又以已经不做该项目为由,推荐所谓厂家座机号码。最后,被告人以厂家名义同施工老板谈妥价格,要求施工老板往银行卡上汇款。钱到账后,党振兴便联系朱春华在上蔡县崇礼乡找专门做POS机套现的违法人员套现(手续费为赃款额的27%至30%),或者直接与崇礼乡刷POS机违法人员取得联系,让其提供银行卡号并扣除手续费后套现。每次作案得手后,被告人将使用的手机、手机卡、涉案银行卡等作案工具予以销毁。党振兴先后参与实施诈骗10起,诈骗金额共计人民币1722750元。党军振参与实施诈骗4起,诈骗金额共计人民币774150元。朱春华参与实施诈骗3起,诈骗金额共计人民币245600元。具体分述如下:
一、2016年5月16日,被告人党军振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胡某1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和垫子为由,诱骗胡某1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2928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建行客户回单、农行卡转账清单、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农行业务凭证、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通话清单、证人田某、李某1、尹某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军振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二、2016年5月17日,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王某1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为由,诱骗王某1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936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建行存款凭条、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党振兴购买车票记录、通话清单、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证人胡某2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朱春华的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明。
三、2016年5月18日,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冒充青海省海西州军分区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陈某1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为由,诱骗陈某1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990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报案材料、移送案件通知书、调取证据通知书、汇款收据、一本通、绿卡通交易明细、通话清单、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证人娜仁花出具的情况说明、证人李某2的证言、发还清单、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四、2016年5月18日,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王某2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和充气床垫为由,诱骗王某2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28875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农行回单、农行个人结算业务申请单、汇款收据、一本通、绿卡通交易明细、通话清单、调取证据通知书、实名证件查账号、卡号、轨迹活动证明、证人邓某的证言、发还清单、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五、2016年6月6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黄某某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和充气床垫为由,诱骗黄某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2518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农行客户凭条、农行自动提款机客户通知书、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通话清单、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回执、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证人白某、黄某2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六、2016年6月7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张某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为由,诱骗张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96000元。在确认张某汇款后,通知朱春华找POS机持有人套取现金。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通话清单、调取证据通知书、个人活期明细信息、新线存款历史交易明细清单、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证人扎某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朱春华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七、2016年7月11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张某某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和充气床垫为由,诱骗张某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2244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回执、通话清单、无折现金存款单、新线存款历史交易明细清单、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八、2016年7月11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雷某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和充气床垫为由,诱骗雷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2400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通话清单、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农行超级柜台客户凭条、查询财产通知书回执、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九、2016年7月11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李某3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为由,诱骗李某3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56000元。在确认李某3汇款后通知朱春华找POS机持有人套取现金。该笔款项因公安机关紧急止付,朱春华未能套取现金。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通话清单、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回执、农行回单、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轨迹活动证明、证人刘某、陈某2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朱春华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十、2016年7月11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林某某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为由,诱骗林某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996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调取证据通知书、通话清单、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单、轨迹活动证明、证人林某2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十一、2016年7月13日,被告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领导,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王某某信任后,又以部队急需帐篷和充气床垫为由,诱骗王某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人民币共计273600元。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证据清单、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回执、通话清单、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农行超级柜台客户凭条、轨迹活动证明、发还清单、证人阳某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党振兴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另查明,公安机关追缴赃款1041274元,被告人亲属退缴赃款730000元,共退缴赃款1771274元,已返还被害人1683150元。
经庭审质证确认的其他综合证据及补充证据有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捕经过、扣押决定书、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健康体检表、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通话录音、证明、短信截图、视听资料等。
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党振兴、党军振、朱春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其中党振兴诈骗金额1722750元,党军振诈骗金额774150元,二人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朱春华诈骗金额245600元,数额巨大,三被告人均构成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党振兴、朱春华犯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基本确实、充分,予以支持。惟党军振参与实施六起案件中指控的2016年6月份的第五、六起案件事实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三被告人事先通谋、分工明确系共同犯罪。党振兴组织、指挥犯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党军振参与诈骗、朱春华套取现金,二人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鉴于党振兴、朱春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具有一定的悔罪表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家属积极退赔赃款,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条、第九条之规定,判决:1.被告人党振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30000元人民币;2.被告人党军振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20000元人民币;3.被告人朱春华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人民币;4.继续追缴未退赔的赃款并返还受害人;5.涉案工具手机,依法予以没收。
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提出:1.原判认定的第二起、第三起犯罪事实没有证据证实系其所为;2.第九起犯罪事实,由于最终未能将被害人资金据为己有,应当认定为犯罪未遂;3.其归案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应当按自首认定;4.其诈骗实际取得120多万元,但为求得政府及被害人谅解,积极赔付了170多万元。综上,请求量刑时予以从轻减轻处罚。
上诉人党振兴的辩护人另提出:1.POS机主与党振兴等人属共同犯罪,且分得部分赃款;2.党振兴及其亲属积极退赔,未给被害人造成损失,同时具有坦白、自首及悔罪表现,请求从轻减轻处罚。
上诉人党军振上诉提出:其未参与实施诈骗。理由:1.2016年5月16日党军振到广州租房后,用党振兴购买的手机、手机卡向甘肃打过电话,但因接电话方未上当受骗,便放弃了继续诈骗他人的想法;2.对党军振在广东实施的四次诈骗既无通话录音,也无对党军振声音的辨认及确认,无法证实系党军振所为;3.本案无证据证实党军振与四名被害人联系的手机和电话卡的具体情况,也无证据证实四名被害人向党军振提供的银行卡打了资金等;4.侦查人员实施抓捕时,未从党军振家中和其亲戚所持银行卡上搜到诈骗所得资金,也无证据证实党军振将诈骗资金用于购置资产;5.党振兴的第二、三次口供虽供认和党军振共同实施诈骗,但未供述犯罪过程中的具体分工、分赃及次数等,其他口供亦未谈及与党军振共同实施诈骗,请求公正认定。
上诉人党军振的辩护人提出:1.本案中无证人证言及其他证据可以证实党军振实施了起诉指控的六起和一审判决认定的四起诈骗行为;2.上诉人党振兴在广东实施诈骗的手机及网上购买的电话卡均在作案后丢弃,所以在本案中无证据证实党军振在广东期间使用的手机和卡号的具体情况。因此本案无直接、唯一、排他的证据证实党军振实施了一审判决所认定的四起诈骗行为。
原审被告人朱春华对原判认定的事实、证据没有异议,但提出第九起犯罪事实,由于最终未能将被害人资金据为己有,应当认定为犯罪未遂。
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诉讼程序合法。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和原审被告人朱春华共同实施冒充部队领导,以给予虚构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钱财的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应当受到法律制裁。党振兴、党军振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综上,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党振兴实施的第五起诈骗被害人黄某某288750元,其中认定党振兴冒充的身份为”消防支队领导”有误,应为”边防支队领导”,本院予以更正。第六起诈骗被害人张某96000元、第七起诈骗被害人张某某224400元、第八起诈骗被害人雷某240000元、第十起诈骗被害人林某某99600元以及第十一起诈骗被害人王某某273600元的事实与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一审另查明,公安机关追缴赃款1041274元,被告人亲属退缴赃款730000元,共退缴赃款1771274元,已返还被害人1683150元。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和认证,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提供了采取技术侦查措施收集的部分证据材料,鉴于当庭举证、质证可能暴露侦查人员身份和技术侦查方法,合议庭进行了庭外核实。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党振兴提出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办案中心接受讯问时遭受侦查人员刑讯逼供。就此问题,检察机关当庭出示了如下证据:
(1)上诉人党振兴2016年8月1日在山南市公安局办案中心接受讯问时的同步录音录像,证明当时党振兴神态、表情和动作自然,侦查人员在讯问过程中亦无异常举动。
(2)上诉人党振兴在2016年8月16日所作的笔录证明,此次笔录所述内容属实,但有多处与前几次笔录内容不符。前几次讯问时作伪证的原因,一方面是想逃避法律的打击,另一方面是不想出卖朋友。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心里面也舒服多了,希望公安机关能够从宽处理。
根据以上证据并结合一审法院针对刑讯逼供进行庭外核实的情况,本院当庭确认侦查人员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办案中心对党振兴进行了合法讯问,故决定不启动非法证据排除调查程序,党振兴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及其辩护人提出异议的五起诈骗事实,本院作如下认定:
一、2016年5月16日,上诉人党军振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支队长,给他人打电话声称消防支队有工程,要求介绍施工老板。被害人胡某1得知该情况,电话联系了党军振。党军振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胡某1信任后,要求胡某1代为订购帐篷和充气床垫,并冒充帐篷厂工作人员诱骗胡某1向指定账户汇款共计292800元。上述款项被党军振套现。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第一审、第二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一)第一审经庭审举证、质证后确认的证据
1.被害人胡某1的陈述证明,2016年5月16日经山南市环保局李某1介绍,我与自称是消防伍支队长的人取得联系,对方的手机号为182XXXXXXXX。伍支队长说他们要修一百多平方的垃圾房和两千多平方的停车场,让我给他报个价。过了一个小时我给伍支队长打电话报了工程造价,他让我等电话。两点钟左右,伍支队长给我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让我等他回来再详谈。过了几分钟伍支队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订购12顶帐篷并发来了厂家联系号码158XXXXXXXX。同厂家联系商定好帐篷价格后,我用朋友尹某的农行卡×××,向厂家提供的户名为司志阳,账号×××的农行卡内转入105600元。过了十分钟左右,伍支队长让我再次联系帐篷厂家,给每顶帐篷订购4个充气床垫,一共48个。我跟厂家联系后,厂家说一个垫子3900元,并让我将钱打入之前提供的司志阳农行卡内。我用朋友尹某的建行卡×××向该银行卡内转了187200元。六点钟左右,厂家和伍支队长的电话都关机了,我才发现被骗了。
2.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明,2016年5月16日上午10时许,一个自称消防支队伍支队长的人给田某打电话,说有个垃圾分类的项目,想让田某介绍施工队。田某让我推荐认识的施工队,并给了我伍支队长的电话号码。我将该情况告诉了胡某1,让胡某1与伍支队长联系。
3.证人田某的证言证明,大概在2016年5月份,我接到自称是山南市消防支队支队长的电话,他说消防支队生活区的垃圾需要处理,让我推荐施工队。我就把他的电话号码给了李某1,让李某1推荐认识的施工队。
4.证人尹某的证言证明,我和胡某1是朋友关系,2016年5月16日,我们在一起打麻将时,胡某1说有个活找他做,向我借钱。我就把我的建行卡×××和农行卡×××借给了胡某1,胡某1自己去打的款。
5.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证据清单证明,2016年5月17日,被害人胡某1向侦查机关提供了二张银行回执单。
6.中国建设银行客户回单证明,2016年5月16日,尹某建行卡×××向司志阳农行卡×××内汇入187200元。司志阳农行卡开户行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新华支行。
7.中国农业银行卡卡转账清单证明,2016年5月16日尹某农行卡×××向司志阳农行卡×××内汇入105600元。
8.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拉萨金珠支行出具的司志阳农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明,2016年5月16日,尹某银行卡×××、×××分别向该卡转存105600元、187200元。上述两笔款项于存入当日被消费。
9.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拉萨金珠支行出具的农行借记卡账号主档查询证明,户名司志阳,卡号为×××的银行账户,开户时间为2015年10月24日。2016年5月16日,该卡取款292800元。2016年8月10日,查询时账户余额为0元。
10.通话清单证明,2016年5月16日,作案电话号码182XXXXXXXX与被害人胡某1使用的手机号138XXXXXXXX有11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是:10:26、11:50、14:08、14:18、14:22、14:27、14:37、15:39、15:45、15:46、16:53。
11.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侦查机关发现党振兴于2016年5月17日乘坐G541由驻马店西-广州南的高铁记录。
12.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支队出具的系列电信诈骗案嫌疑人活动轨迹统计表证明,作案手机号182XXXXXXXX、158XXXXXXXX于2016年5月16日至19日在广东省中山市东凤与小榄镇一带活动;党军振生活手机号187XXXXXXXX,2016年5月12日在河南省上蔡县,5月13至24日期间停用,5月25日出现在上蔡县。
13.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发还清单证明,2016年11月24日、2017年5月8日侦查机关向被害人胡某1发还被诈骗钱款165000元。
14.上诉人党军振供述证明,2016年4月到5月之间,因为家里面没什么事情做,也没有钱可以用,我就跟党振兴说了自己有骗钱的想法,问他可不可以教我做。他跟我说如果想做,先去广东中山租个房子,回头他过去教我做。我去广东之前,党振兴嘱咐我把东西先带过去,东西包括生活用品和平时作案用的工具。2016年5月份,我拿了党振兴给的5000元租房款,开着他广东牌照的车子,携带手机、手机卡等作案工具先到广东租房子。他因为女儿生病,所以耽搁了几天才到的广东。广东的房子是我租的,用来打电话实施诈骗,房子里只有我和哥哥党振兴两人。党振兴到广东后,我把手机和手机卡都给他了。后来我打诈骗电话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和电话卡。2016年5月份,我冒充看守所所长以在看守所内安装卫浴的名义往甘肃天水、陇南打了四五次诈骗电话,都没有打通。从诈骗中我没有获利。
15.上诉人党振兴供述证明,2016年5月16日的电信诈骗案不是我做的,当天我在河南省上蔡县医院陪护做了手术的女儿,5月17日才乘坐高铁到的广州。作案使用的手机和手机卡是党军振开着我的车子带到中山的,车牌号是×××。
(二)第二审经庭审举证、质证后确认的证据
1.证人某某(技术侦查人员)的证言证明,我们通过信息流发现犯罪嫌疑人2016年五六月份从广东省利用作案手机号给受害人打电话,从受害人手机里可以反映出对方的手机号,通过对方手机号发现其位置。从资金流侦查,基本确定嫌疑人是河南籍。在进一步的侦查中,我们发现犯罪嫌疑人给受害人打完电话,确认钱到账后,手机马上处于关机状态,不再启用。分析犯罪嫌疑人有其他通讯工具保持联络,而且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把资金全部盗取。当时在广东省和河南省上蔡县崇礼乡,我们通过技术侦查措施,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一些活动轨迹,最终在信息流里掌握到了犯罪嫌疑人党军振的信息,继而确定犯罪嫌疑人党振兴和朱春华。
2.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犯罪嫌疑人所使用的手机号码在同一时间段内使用具有唯一性,且有受害人手机通话记录能证实。不存在一个号码在同一时间内与其他人共享的情形。
二、2016年5月17日,上诉人党军振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支队长,给他人打电话声称消防支队有工程,要求介绍施工老板。被害人王某1得知该情况,电话联系了党军振。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以承包工程为诱饵,以代为订购帐篷为由,诱骗王某1向指定账户汇款93600元。确认王某1汇款后,党振兴通知原审被告人朱春华联系POS机持有人将该款套现。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第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被害人王某1的陈述证明,2016年5月17日上午,经山南市工信局胡某2介绍,我与山南消防支队支队长取得联系,他的电话号码是183XXXXXXXX。当时他说正在消防总队开会,5月22日凌晨他们要在总队搞拉练,需要12顶9米×5米×2.5米的帐篷,架子要不锈钢的、面料要牛筋加厚夹棉的、颜色要迷彩的,让我在山南问问有没有卖这种帐篷的。他还说如果没有的话,就从他们以前订帐篷的厂家订购,厂家经理是吴经理,只要说帐篷是西藏总队后勤处胡处长要的,对方就知道了。通话过程中,支队长提供了厂家联系方式。打完电话后,我问了几个朋友,他们手中都没有这种规格的帐篷。我就跟支队长提供的厂家号码联系说要12顶帐篷,对方说一顶7800元。之后我接到一个号码为135XXXXXXXX的电话,对方说是吴经理,让我把收货地址发给他,并把钱先打过去。随后,吴经理发短信让我将钱打入财务经理杨东欢的建行卡×××,但因吴经理无法提供杨东欢的身份证号码,重新发来了内容为”建行×××,何帅,身份证号:×××”的短信。之后我就到泽当镇格桑桥消防隔壁的建设银行柜台,将93600元汇入何帅账户。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支队长给我打电话说还需要订购帐篷里面的垫子,每顶帐篷4个,每个3200元,一共需要48个。我感觉被骗了,就打电话报案了,我觉得对方口音是河南的。
2.证人胡某2的证言证明,2016年5月的某天上午,我接到一个自称是消防支队领导的电话,说有个项目要我推荐施工队老板,我就给被害人王某1打了电话,同时把自称消防支队领导的电话号码提供给了王某1。事后从王某1处得知他好像被诈骗了。
3.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证据清单证明,2016年8月3日被害人王某1向侦查机关提供了通话清单、业务收费凭证、存款凭证。
4.通话清单证明,2016年5月17日,作案手机号183XXXXXXXX与王某1使用的手机号180XXXXXXXX有9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为:12:05、12:14、13:12、14:13、14:40、14:51、15:24、16:52、17:04;作案手机号135XXXXXXXX与王某1有3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为:15:46、16:23、17:10。
5.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南分行存款凭条客户回单证明,王某1于2016年5月17日向何帅银行卡×××内存入93600元。
6.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单证明,户名何帅,卡号×××的银行卡,起始日期为2016年4月30日。2016年5月17日,该卡内存入现金93600元,并于当日分三次消费,余额为0元。
7.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支队出具的系列电信诈骗案嫌疑人活动轨迹统计表证明,作案手机号183XXXXXXXX、135XXXXXXXX于2016年5月16日至19日在广东省中山市东凤与小榄镇一带活动;上诉人党军振生活手机号187XXXXXXXX,2016年5月12日在河南省上蔡县,5月13日至24日期间停用,5月25日出现在上蔡县;上诉人党振兴生活手机号187XXXXXXXX,2016年5月16日在上蔡县,5月17日至25日期间停用,5月25日出现在上蔡县;原审被告人朱春华生活手机号133XXXXXXXX在2016年5月至案发时一直在上蔡县境内。
8.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上诉人党振兴购买车票记录证明,党振兴购买2016年5月17日从驻马店西前往广州南的G451(9:22-14:56)高铁车票。
9.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证明、短信截图及通话录音证明,2016年5月18日,侦查机关接到报案人陈向利提供情报称:”有人冒充山南市消防支队伍队长给我打电话,以介绍工程为名,要求我跟代购商(手机号136XXXXXXXX)代购帐篷,请公安机关调查。”接到该情报后,侦查人员以财务人员身份与手机号136XXXXXXXX机主联系,洽谈购买帐篷及汇款事宜。在购买帐篷和汇款过程中,136XXXXXXXX机主向侦查人员提供了2个涉案银行卡号,分别为”邮政:×××,财务经理司志阳,身份证×××””农行:×××,何帅,身份证×××。”侦查人员对通话的全部过程进行了录音。
10.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发还清单证明,2016年9月1日、12月22日侦查机关向被害人王某1发还被诈骗资金93600元。
11.上诉人党振兴的供述证明:(1)诈骗团伙里分电话组和套现组,电话组有我和党军振,套现组只有朱春华。(2)2016年五六月份作案时用的手机卡和银行卡是作案前购买的。银行卡是通过手机在网上搜索购买银行卡的信息,并打电话联系链接上提供的卖家购买的。我联系的是深圳、北京的卖家,买的都是套卡,卖家给我配同一个人开户的四张不同银行卡,三千块钱一套,密码写在银行卡上。卖家有时提供开户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有时只提供手写的身份证号码。我买过北京和武汉开户的各一套银行卡,作案时用的就是这些卡,但是现在我记不住卡号和开户人信息,作案以后这些银行卡都被我销毁了。手机卡是通过手机上网搜索卖手机卡的联系号码后,跟卖家联系购买的。我联系的卖家有武汉和广东的,从武汉卖家那里买过五张北京的、两张兰州的、两张拉萨的,从广东卖家那里买过两张上海的、一张南京的。手机卡的价格一般都是两百到三百元不等。我买的这些手机卡都是用来作案时跟被害人联系的,作完案以后直接丢弃。厂家号码是2016年5月份我通过手机上网搜索卖北京座机号的信息,在与卖家具体商量过程中,我要求对方做呼叫转移,拨通这个座机后会转接到我的手机上来,谈好价格是一个号码200元。我每次作完案后,作案手机直接扔掉,购买的座机号码也就不存在了。当时卖家也没给我说过使用期限,而且该呼叫转移只能接,不能打出去。(3)第一次作案是在2016年5月份,我坐动车到广东中山当天(5月17日)做了一起诈骗,当时作案使用的手机和手机卡是党军振开着我的车子带到中山的,银行卡是我走之前放在朱春华那里的。到了中山后,我用党军振带过来的手机诈骗了山南一名做工程的男子,被害人当时给我打了93600元整。随后我跟朱春华联系套现,他告诉我套了60000余元,这笔钱朱春华放到我老家了。(4)我会通过拨打查号台电话或是网络途径查询单位办公室等部门的联系号码,再打电话询问该部门主管项目领导的电话,并冒充部队领导给该主管项目领导打电话,谎称部队有绿化等工程向外承包,要求推荐施工队。有的领导相信我说的话,会给我提供他们认识的工程老板电话号码,我便联系那些工程老板,有的领导则把我的号码提供给他们认识的工程老板,工程老板会主动联系我。联系上工程老板后,我就问有无意向承包部队绿化工程。一般与老板达成一致后,我会对他们说具体协议下午签订,同时以部队需要购买军需帐篷等物资为由,向工程老板询问有无销售军需物资的熟人,并向工程老板就有关军需物资报价,如一顶帐篷6000元。当有老板愿意购进军需物资时,我会向老板指定厂家,一般为武汉和北京的,并提供厂家电话号码让老板自己联系订货,实际上厂家号码就在我手里。接着我又冒充厂家人员接听工程老板打来的电话谈价,价钱谈成后我会要求对方支付全款或订金。工程老板汇了钱会给我来电话,我便通知朱春华携带银行卡找POS机主套取现金。(5)我冒充的消防”伍支队长”是在网上搜索”西藏山南消防支队长”信息时看到的。
12.上诉人党军振的供述证明,我知道党振兴会操作打电话骗钱的流程,因为他自己跟我说过打电话骗钱方面的事情。2016年4月到5月之间,我跟党振兴说了自己有骗钱的想法,问他可不可以教我做。他跟我说如果想做,让我先去广东中山租个房子,回头他过去教我做。2016年5月份,我开着党振兴的车去了广东中山。
13.原审被告人朱春华的供述证明,党振兴与党军振是亲兄弟,我是他们的姐夫。我涉及的违法犯罪行为是帮党振兴寻找POS机持有人套现,使用的工具是银行卡、电话及对应的号码。2016年5月初,我通过手机上网搜索销售银行卡人员联系号码并打电话购买银行卡,当时以2400元价钱购买了四张银行卡,每张600元。对方通过邮寄形式将银行卡寄到我们县城公园门口后,我去取的。当月,在党振兴的要求下我在崇礼乡买了两部手机及号码,手机80元一部,号码60元一张。我把一部手机及号码交给党振兴,另一部手机及号码留在身上以便与党振兴作案时联系使用。POS机是提供套现业务人员持有的,我去套现时就在POS机上刷银行卡,对方扣除27%的手续费。银行卡是按照党振兴要求买的,购买银行卡的2400元也是他出的,手机及号码是我买的,钱也是我付的,手机号码归属地是河南,买手机是为了方便套现时与党振兴单线联系。我只要保持手机开机就行,银行卡上骗到钱后,党振兴会打电话叫我持该银行卡去刷POS机套现。我购买的四张银行卡一直带在身上。2016年5月中旬,我在上蔡县老家,当时接到党振兴打来电话说:”卡上有钱你就去刷。”我按照党振兴所报的银行卡号拿着对应的卡到崇礼乡刘桥河边,打电话约了POS机持有人刷卡套现。当时在POS机上查询卡内金额发现有93600元,POS机持有人扣除27%的套现费后,我把剩余68300余元携带至崇礼乡的父母家中。过了两三天,我把这笔钱送到党振兴手里,党振兴给我分了20000元。党振兴总共给我分赃4万元,我花了一部分,剩余的2万余元交给老婆党平存入银行卡内。
三、2016年5月18日,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冒充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军分区领导和帐篷厂经理,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陈某1的信任后,以代为订购帐篷为由,诱骗陈某1向指定账户汇款共计99000元。上述款项被党振兴套现。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第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青海省德令哈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报案材料证明,2016年5月18日,有人冒充海西军分区领导,以订购帐篷为由,从陈某1处骗取了99000元。次日,因对方电话无法接通,陈某1向公安机关报案。
2.青海省德令哈市公安局出具的移送案件通知书证明,德令哈市公安局将陈某1被骗案件移送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并案侦查。
3.被害人陈某1的陈述证明,2016年5月18日9时许,我接到朋友娜仁花打来的电话,说海西州军分区有个停车场打地坪的工程,然后给我发了182XXXXXXXX的手机号码。我按照这个号码与自称海西州军分区的领导联系,对方让我们算工程预算,我和李某2核算后打电话报了价。对方说他在西宁开会,第二天下午到德令哈市签合同。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打电话说军分区要军事演习,需要我们帮忙订购12顶军用帐篷,并发来了厂家号码155XXXXXXXX。我跟厂家联系后,自称吴经理的人说一顶军用帐篷8600元,12顶帐篷和快运费一共收99000元。吴经理给我发了一个邮政银行卡号×××,户名司志阳。随后,我和李某2到德令哈市河西莲湖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汇款,第一次汇了30000元,第二次汇了69000元,两次共向该账户汇款99000元。后因一直联系不上自称军分区领导的人,我就到公安局报案了。
4.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明,2016年5月17日9点钟的时候,娜仁花打来电话说给我介绍点活,在军分区打地坪,并给了我军分区领导的电话182XXXXXXXX,领导姓祁。我给祁领导打了电话,他答应将九百平方停车场工程交给我,还说他在西宁开会,第二天回来一起看场地。过了两个小时,祁领导给陈某1打电话,以军事演习为由,要求帮忙垫钱采购12顶帐篷。经向娜仁花确认姓祁的是军分区领导后,我和陈某1借钱给厂家打了99000元。后因打不通领导电话,才知道被骗了。
5.证人娜仁花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2016年初,我接到自称是海西州军分区领导的电话,要求推荐施工队后,就告知了李某2该手机号码。几天后李某2说那个领导要他垫钱采购帐篷,他与同村村民将钱汇到领导指定的账户后联系不到领导。我认为是诈骗,让李某2报案。
6.通话清单证明,2016年5月18日,作案手机号182XXXXXXXX与陈某1使用的手机号189XXXXXXXX有7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为:9:36、12:39、13:22、14:02、14:12、14:50、16:17;作案手机号155XXXXXXXX与陈某1有9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为:14:07、14:20、14:47、15:01:16、15:01:48、15:36、16:04、16:32、17:20;陈某1与厂家座机号027-82309628有1次通话,通话时间为13:44。
7.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调取证据通知书证明,2016年8月10日,侦查机关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调取银行卡×××交易记录和开户信息。
8.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法律与合规部出具的根据实名证件查账号证明,户名司志阳,身份证号码×××,卡号×××的账户,开户日期为2015年10月25日。2016年8月10日查账时,该账户余额为7元。
9.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支行汇款收据证明,陈某1于2016年5月18日向司志阳银行卡×××先后汇款30000元、69000元。
10.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出具的一本通、绿卡通交易明细证明,户名为司志阳,卡号×××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开卡时间为2015年10月25日,开户机构为湖北省武汉市静安路营业所,开卡金额0元。该卡开卡后无资金往来,直至2016年5月18日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支行先后汇入资金30000元、69000元,以上两笔资金当日被消费。
11.发还清单证明,2017年3月21日,侦查机关向陈某1发还被诈骗资金50000元。
12.上诉人党振兴的供述证明,诈骗团伙里分电话组和套现组,电话组有我和党军振。2016年5月份,我在广东实施过诈骗,当时骗的是青海、西藏的。
13.上诉人党军振的供述证明,2016年5月份,我到广东的目的是在那边给全国各地打诈骗电话实施诈骗。
四、2016年5月18日,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支队长和帐篷厂工作人员,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被害人王某2信任后,以代为订购帐篷、充气床垫为由,诱骗王某2向指定账户汇款共计288750元。上述款项被党振兴套现。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被害人王某2的陈述证明,2016年5月18日13时许,有个自称是伍支队长的人给我打电话,他的手机号是136XXXXXXXX。他说消防支队有个工程叫我搞,让我在三个小时内做预算。我们在电话里谈好预算价格后,他让我把合同起草好,第二天去他办公室签。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又给我打电话说他在拉萨陪领导吃饭,因为要消防演习,帐篷要的很急,让我先垫钱预定帐篷,签合同时把钱还给我。他给了我帐篷厂家的座机号码和帐篷的规格。我打那个座机号,说帮我订14顶消防帐篷,长9米、宽5米、不锈钢架子、加厚面料、迷彩服的颜色。对方说价格是103950元,让我把钱打到卡里,并给我发了一个邮政银行卡号。我到乃东路白日街农业银行,在柜台上把103950元转到他发的司志阳邮政银行卡×××。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消防支队长打电话说再订帐篷里面用的84张充气防火床垫。我又联系厂家,床垫共计需要184800元。当天下午五点左右,我让会计邓某去乃东路邮政银行,把现金184800元存进厂家给的邮政银行卡。2016年5月19日九点半,我给消防支队长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无法接通,厂家手机停机了,座机没人接。我感觉被骗就报案了。
2.证人邓某的证言证明,王某2是我老板,我是公司的出纳。2016年5月16日,我受王某2的委托去打了两笔款,第一笔是在山南市白日街农业银行用王某2的卡转账的,第二笔是去山南市委旁边的邮政银行直接存的现金。
3.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证据清单证明,2016年8月3日,被害人王某2向侦查机关提供了银行卡交易明细、通话清单、交易凭条。
4.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山南分公司出具的通话清单证明,2016年5月18日,作案手机号136XXXXXXXX与王某2使用的手机号139XXXXXXXX有8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为:11:42、13:02、14:17、14:49、16:23、16:28、16:35、17:18;作案座机号027-82309628与王某2有1次通话,通话时间为14:31;作案手机号155XXXXXXXX与王某2有11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分别为:14:33、14:45、14:53、15:07、15:14、15:53、16:18、16:25、16:30、16:43、17:59。
5.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南分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取款回单、个人结算业务申请书证明,2016年5月18日16时09分,邓某通过银行卡转账的方式,从王某2农行卡×××向司志阳邮储银行卡×××转支103950元。司志阳邮储银行卡开户行为湖北省武汉市南村邮政所。
6.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泽当镇乃东路营业所汇款收据证明,2016年5月18日,邓某将现金184800元汇入司志阳邮储银行卡×××。
7.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出具的一本通、绿卡通交易明细证明,户名司志阳,卡号×××的邮储银行卡,开卡时间为2015年10月25日,开户机构为湖北省武汉市静安路营业所,开卡金额0元。2016年5月18日,该卡内除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支行汇入的30000元、69000元外,还有卡号×××(王某2的农行卡)转入的103950元以及从山南市泽当镇乃东路营业所汇入的184800元。以上汇入资金,于当日被消费,消费后余额10元,消费交易机构显示为河南省郑州市分行、南阳市分行。此后,该卡除2016年6月27日小额扣费3元外,无资金交易往来。
8.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调取证据通知书证明,侦查机关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调取了卡号×××的交易记录及开户信息。
9.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法律与合规部出具的根据实名证件查账号证明,户名司志阳,身份证号码×××,卡号×××的账户,开户日期为2015年10月25日,2016年8月10日查账时该账户余额7元。
10.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支队出具的系列诈骗案嫌疑人活动轨迹统计表证明,作案手机号136XXXXXXXX、155XXXXXXXX于2016年5月16日至19日在广东省中山市东凤与小榄镇一带活动;党振兴生活手机号187XXXXXXXX,2016年5月16日在河南省上蔡县,5月17日至25日期间停用,5月25日出现在上蔡县;党军振生活手机号187XXXXXXXX,2016年5月12日在上蔡县,5月13日至5月24日期间停用,5月25日出现在上蔡县。
11.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发还清单证明,2016年9月1日、12月22日侦查机关向被害人王某2发还被诈骗资金288750元。
12.上诉人党振兴的供述证明,2016年5月18日,我冒充山南部队上的领导,以订购帐篷为由向山南一名男性受害人诈骗获得现金16万余元。受害人实际被骗的金额高于16万元,因为刷POS机要支付28%至30%不等的套现费。2016年5月从拉萨骗的5万元和从山南骗的钱,我让受害人直接打到上蔡县崇礼乡POS机套现人员提供给我的银行卡上,套现人员扣除28%至30%的手续费后将钱送到我父母家中。
13.上诉人党军振的供述证明,2016年5月份,我到广东的目的是在那边给全国各地打诈骗电话实施诈骗。
五、2016年7月11日,上诉人党振兴冒充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消防支队支队长,给他人打电话声称消防支队有工程,要求介绍施工老板。被害人李某3得知该情况,电话联系了党振兴。党振兴以承包工程为诱饵骗取李某3信任后,要求李某3代为订购帐篷,并冒充帐篷厂工作人员诱骗李某3向指定账户汇款56000元。在确认李某3汇款后,党振兴通知原审被告人朱春华套现。后因李某3申请银行止付,朱春华未能套现。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第一审、第二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一)第一审经庭审举证、质证后确认的证据
1.被害人李某3的陈述证明,2016年7月11日,我通过老婆陈某2与手机号为156XXXXXXXX的消防吴支队长(音)联系。他说有个项目工程让我做预算,之后我回电话报了预算。他又说他们单位需要军用帐篷,但因财务处长转业无法预订,问我可不可以帮忙预订12顶帐篷,预订完后把钱给我,并提供了厂家联系号码010-56273026。我跟厂家联系后,对方说一顶帐篷8300元。后来,厂家联系人用手机号152XXXXXXXX给我打来电话说必须要先付全款,才可以发货。经协商,厂家同意先打百分之六十的预付款。后对方发来”建行×××,财务总监曹微,开户行北京天通苑支行”的短信,因我没办法给建行卡打钱,对方又给我发了”农行×××,曹微,开户行北京天通苑支行”的短信。我就在山南市中心支行将现金56000元存入对方发来的账号。之后给吴支队长打电话时已经无法接通,我就发现被诈骗了。
2.证人刘某的证言证明,我接到自称是山南市消防支队副队长的电话,号码是156XXXXXXXX。他说支队要建停车场,让我帮忙找施工方。我就把他的号码给了李某3的妻子陈某2,过了两天听说李某3被诈骗了。
3.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明,2016年7月11日12时,我朋友刘某给我打电话问我做不做工程,我就问具体情况,他让我自己打电话联系。之后他给我发了一条内容为:”姓名:吴队长消防支队,电话号码:156XXXXXXXX”的短信。我就给我老公说了这个事情,具体的事情是我老公打电话和对方谈的。
4.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证据清单证明,2016年7月17日被害人李某3向侦查机关提供了银行回单。
5.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南分行的现金存款回单证明,2016年7月11日,存款人向户名曹微,账号为×××的农行卡内存入56000元。
6.通话清单证明,2016年7月11日,作案手机号156XXXXXXXX与李某3的手机号188XXXXXXXX有2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为:14:51、15:25;作案手机号152XXXXXXXX与李某3有11次通话往来,通话时间为15:07、15:38、15:45、16:46、16:48、16:48、17:03、17:04、17:25、17:31及次日8:38。
7.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回执证明,2016年7月19日,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南分行将户名曹微,卡号×××的银行卡交易明细提供给侦查机关。
8.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南分行出具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明,2016年7月11日,户名曹微,卡号×××的农行卡内存入现金56000元。
9.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支队出具的系列诈骗案嫌疑人活动轨迹统计表证明,作案手机号156XXXXXXXX、152XXXXXXXX于2016年7月11日至14日在河南省新郑市龙湖镇一带活动;党振兴生活手机号187XXXXXXXX,2016年7月11日至14日期间停用,7月15日晚在河南省上蔡县;朱春华生活手机号133XXXXXXXX,2016年5月至案发时一直在上蔡县境内。
10.上诉人党振兴的供述证明,2016年7月份,我去郑州做诈骗时,携带了手机、手机卡及诈骗用的银行卡号码。7月10日到郑州后,我给朱春华打电话说诈骗用的银行卡在我父母家中,到时候诈骗得逞了,就拿着卡去套现。我在郑州龙湖镇通过打诈骗电话骗了3次,第一次骗了西藏山南的一名受害人,金额是56000元,但这笔钱骗完后取不出来;第二次骗了西藏山南的一名受害人,金额是110000元,是扣除刷POS机套现手续费后所得;第三次骗了西藏山南的一名受害人,金额是90000元,也是扣除刷POS机套现手续费后所得。
11.原审被告人朱春华的供述证明,有一次党振兴给我来电话,叫我携带他所报号的银行卡去套现,我再次联系POS机持有人到刘桥河边套现。当时我拿出银行卡刷POS机并输入密码时显示密码输入错误,最终未能获得赃款。
(二)第二审经庭审举证、质证后确认的证据
1.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被害人李某3被诈骗一案,李某3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同时,向山南市农业银行营业部联系,要求冻结汇入错误账号内的56000元。当日,山南市农业银行营业部及时联系尚未下线的山南市浪卡子县农业银行支行,将李某3向户名曹微,账号×××内汇入的56000元冻结。
2.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公安局出具的呈请返还资金报告书、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冻结资金返还申请书及返还决定书证明,2017年12月22日,山南市公安局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将中国农业银行卡账号×××中的资金返还至中国农业银行卡账号×××中。
综合考虑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上诉、辩护意见,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第一审及第二审庭审调查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院评判如下:
1.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党振兴没有参与第二起诈骗被害人王某1的事实问题
经查:(1)本起犯罪的诈骗手段与本案其他诈骗犯罪一致。实施诈骗行为人自称是某部队领导,通过其他单位领导与被害人取得联系,声称有项目让被害人预算费用,在取得被害人信任后,要求被害人代购军用帐篷,并提供所谓厂家的联系方式,待被害人给所谓的厂家汇款后,部队领导和厂家的电话即打不通。(2)被害人王某1被骗案中,根据作案手机活动轨迹证实,2016年5月17日,作案手机号183XXXXXXXX、135XXXXXXXX在广东省中山市东凤镇与小榄镇一带活动。(3)据动车购票信息证实,2016年5月17日,党振兴从河南驻马店坐动车赶到广州,到达广州南站的时间为14时58分,而作案手机号135XXXXXXXX与王某1的第一次通话时间开始于5月17日15时46分,有党振兴在侦查阶段的供述、通话清单佐证,故党振兴具备作案条件。(4)党振兴与朱春华对王某1被骗案诈骗金额的供述一致,党振兴供认5月17日当天坐动车到中山后实施了一起诈骗,诈骗金额为93600元。朱春华供述根据党振兴的安排,于5月份从POS机持有人处,查看到有93600元入账。案发时间、被骗资金的金额能够相互印证,且一审判决认定的11起事实中,仅有本起诈骗金额为93600元。(5)王某1被骗案,诈骗实施人提供的帐篷规格与本案党振兴供认的被害人王某2被骗案中诈骗实施人提供的帐篷规格相同;诈骗方提供的账户名何帅与本案党振兴供认的张某被骗案中诈骗方提供的账户名相同,且侦查机关提供的电话录音及短信内容证实,党振兴实施诈骗时,还曾使用过账户名为何帅的另一张银行卡。
综上,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此项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党振兴没有参与第三起诈骗被害人陈某1的事实问题
经查:(1)被害人陈某1被骗案与上诉人党振兴供认的第四起诈骗被害人王某2案发生在同一天,且两起案件的厂家经理均为吴经理,手机号也相同。陈某1陈述及银行交易凭证证实诈骗方给陈某1提供的银行卡户名及账号与王某2被骗案中诈骗方提供的银行卡户名及账号相同。该账户开卡后除2016年5月18日陈某1、王某2的汇款外,再无资金往来,可以排除多人使用该卡的情形。(2)侦查机关提供的电话录音及短信内容证实,党振兴实施诈骗时,还曾使用过与陈某1、王某2被骗案账户名及账号相同的银行卡。(3)党振兴供认其与党军振在电话组,负责打诈骗电话;2016年5月份在广东诈骗过青海、西藏的被害人。
综上,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此项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3.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的辩护人所提,手机号和银行卡不具有唯一性,本案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认定上诉人作案的问题
经查:(1)电信诈骗案普遍具有犯罪分子异地作案、作案次数多、与被害人不直接接触、频繁变换作案工具等特点。本案是在综合分析通话清单、银行交易凭证、通话录音、短信截图、手机活动轨迹、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原审被告人朱春华供述等证据的基础上,认定党振兴、党军振、朱春华作案,并可排除他人参与。相关的手机号和银行卡确系党振兴等人使用。(2)本案11起犯罪的作案手段高度一致,能够进一步印证党振兴等三人作案。(3)本案中存在同一手机号和银行卡被用于不同起犯罪的情形,客观上在不同起犯罪之间建立了关联。党振兴等三人在作案的同时,相互之间始终保持联系,故虽然其作案所用的手机号和银行卡时有变换,但基于其相互之间的联系及在案其他证据,能够认定三人作案。
综上,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的辩护人所提此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4.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党振兴积极退赔,未给被害人造成损失,请求从轻减轻处罚的问题
经查:(1)上诉人党振兴的退赔并未完全弥补被害人的损失。(2)一审判决认定党振兴及其亲属积极退赔,在量刑上对党振兴已予从轻处罚,故对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再予从轻减轻处罚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5.关于上诉人党军振及其辩护人所提党军振未实施一审认定的前四起诈骗犯罪,侦查人员未查获诈骗所得资金的问题
经查:(1)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的供述及手机活动轨迹证实,作案前党军振主动向党振兴提出学习打电话骗钱,党振兴遂安排党军振开车携带作案工具前往广东租房。后党振兴于2016年5月17日到达广东并与党军振住在一起,其间党军振曾冒充看守所领导向甘肃等地拨打过诈骗电话。故党军振与党振兴事前有犯意联络,且党军振共同实施了诈骗行为。(2)在案证据证实党振兴、党军振二人负责拨打诈骗电话。在第一起被害人胡某1被骗案中,作案手机号的活动范围在广东,党振兴当时在河南,可确定系已在广东的党军振实施诈骗胡某1的行为。(3)党振兴供认党军振参与实施了诈骗。(4)党军振参与实施诈骗的事实足以认定,赃款未查获不影响诈骗罪的构成。
综上,上诉人党军振单独或参与实施了诈骗被害人胡某1、王某1、陈某1和王某2的行为。党军振及其辩护人所提党军振未实施一审认定的前四起诈骗犯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6.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原审被告人朱春华提出第九起被害人李某3被骗案属于犯罪未遂的问题
经查,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南分行的现金存款回单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明,被害人李某3已于2016年7月11日将56000元存入上诉人党振兴提供的户名曹微,账号为×××的银行卡内。该银行卡在党振兴的控制之下,李某3已经丧失了对所汇钱款的控制。虽然经李某3申请银行及时采取了紧急止付,原审被告人朱春华未能提现,但诈骗李某3的犯罪行为已既遂。辩护人提出止付是银行止付,不是公安机关止付,李某3尚未失去对所汇钱款的控制。经查,本案确系李某3申请银行止付,一审判决针对此节认定不准确,本院予以纠正。但此问题不影响既未遂的认定。
综上,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原审被告人朱春华所提被害人李某3被骗案属于犯罪未遂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7.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其具有自首情节的问题
经查,被害人被骗后均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经侦查已经掌握了上诉人党振兴等三人的主要犯罪事实。党振兴归案后如实供述其诈骗罪行,但在一、二审阶段不供述同案犯党军振的罪行,依法不构成自首。
综上,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此项辩解和辩护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8.关于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套现的POS机持有人应当构成共同犯罪及诈骗总金额应扣除POS机持有人提成的问题
经查,相关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上诉人党振兴、原审被告人朱春华的供述证实,党振兴等人作案后通过POS机套现时POS机持有人从中提成27%至30%。鉴于现有证据不能证明POS机持有人与党振兴等人事先有犯意联络,故不能认定其构成共同犯罪。被害人汇款至党振兴等人提供的账户后,诈骗行为即告既遂,POS机持有人所提取的手续费是党振兴等人在犯罪既遂后对赃款的处置,不应扣减诈骗所得。
综上,上诉人党振兴及其辩护人所提此项辩解和辩护意见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党振兴、党军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原审被告人朱春华明知党振兴实施诈骗仍帮助其套现,三人的行为均构成诈骗罪,应依法惩处。党振兴、党军振多次冒充军警拨打电话,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电信诈骗犯罪,社会危害性大,依法予以从重处罚。党振兴、党军振、朱春华具有共同诈骗的犯意联络,并相互配合实施诈骗行为,获取他人财物,系共同犯罪,其中党振兴纠集党军振、朱春华实施诈骗,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诈骗金额达1722750元,数额特别巨大,系主犯,依法应按照其组织和实施的全部犯罪处罚。党振兴归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并积极退赔部分被害人经济损失,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党军振积极参与实施诈骗,受党振兴指使运输作案工具、寻找作案窝点,与党振兴共同或单独拨打诈骗电话,诈骗金额达774150元,数额特别巨大,但在共同犯罪中作用小于党振兴,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朱春华套现诈骗金额达245600元,数额巨大,在共同犯罪中作用小于党振兴,亦系从犯,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并积极退赔部分被害人经济损失,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但原判认为证据基本确实、充分不准确;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有误,不应引用,本院均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索  达
审 判 员 周  军
审 判 员 巴  桑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九日
法官助理 次登罗布
书 记 员 仓  拉

7 留言评论

评论

× 使用中国裁判文书网客户端扫一扫进行投票